發新話題
打印

夢的解離

夢的解離

上個月某一天早上睡覺時做了一個夢  我要回家在九華殿門口跟大家再見  看到師兄跟宥心很快樂  師兄親了宥心的臉頰  宥心好高興  然後離開的我覺得  啊  怎麼回事啊  搞什麼  心裡很生氣  然後我去一家醫院看病  醫生忽然變成師父  他告訴我  我看到的是師父對每一個人的關心跟愛  因為他們需要  他們只因為需要而給  沒有所謂的關係  要跳脫自己的五蘊所感覺到的  那不是真的  然後送我一個東西  好像是水晶做的  告訴我就這樣做吧  打破所有的關係結構  打破所有的認知  只單純的為別人的需要而做不計毀譽  沒有人性的思考

離開後走到一間教室  先看到嘉玲  他給我看他的編輯  然後問我  怎麼樣  很棒吧  我跟她說  我覺得可以更好  只是表面華麗  內容如果更有生命力更好  然後我沒看他的感覺一直給建議  他忽然生氣了  我就說了一聲哦  就走開  沒有任何的情緒或想法  祥和的走開  
小金魚在另一個座位  跟我商量??  我又說  我不會配合  那不是應該做的  他就生氣的說那你離開  
後來素英跑過來  告訴我  算了啦妥協吧  小金魚把我從九華殿除名  那妳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沒了  所謂的功果一筆勾銷  划不來  妥協就好了  趕快回去  我跟她說  那就算了  我不要所謂的功果  如果真是那樣  所有的都是假的  還要他幹嘛  就走了  
後來又碰到黃師兄  大家都在教室唱聖歌  看到我  叫我一起唱  我坐下來正要唱  他忽然開口說  我諒妳也不敢不唱  我站起來  走到最前方  鞠了個九十度的恭說"對不起"  打擾了妳們唱聖歌的時間  我不唱了  在我說對不起時  忽然聽到一句很小聲的對不起  來自嘉玲  然後我就醒來了  我看了一下鐘  哇  我睡到快十點   
清醒的我忽然想到這個夢  醒來的我並不像夢中的我那麼祥合跟堅持  腦袋圍繞著  要當夢中那樣的性格的人嗎  我好害怕  想到害怕我就大聲的哭起來了  不  我不要被驅離九華殿  我所有的朋友都在那裏  我不要被孤立  忽然那種孤立的感覺讓醒來的我害怕起來  一直躺在床上哭  清醒的我還告訴自己  夢中都很安靜的我怎麼醒來才不斷的害怕恐懼  清醒的我明知道現在是個幻境還哭  夢中的我是那麼的安詳而無憂  我靜下來  問自己的心  真的要變成那樣嗎  他告訴我  那只是為了全然的善  做吧  我聽到更是大哭了起來  人靈的掙扎  我到底要把人性丟掉多少  醒來的我怕丟掉了人就丟了所有  我一直喊著我不要  我想要以前的我  因為那擁有最多  這時小金魚打電話過來  聽到我哭的聲音  關心的告訴我  快寫下來這個夢  這是我們要做的啊  我忽然清醒過來跑到電腦前記錄下來跟大家分享

夢中第一個嘉玲  他代表一個我包裝的和善而非真善  我只要碰到朋友做的事需要讚美  我都會再錦上添花  雖然心裡不認同但還是滿嘴跑馬  只因為我不想得罪  只想做一個偽善的人  維持關係不受傷害

第二個金魚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是一個朋友為重人  所以朋友的事即使是我不認同或想法跟我不一樣  我並不會阻止或勸阻  我只會默默表面好像認同但實際不參與  即使不是我要都不會拒絕  因為他是我好朋友
第三個素英代表我的所謂團體制約力  我是否會因為團體制約力而做  我以前演表面戲  我的心不被制約但我的人會因為制約力隨便亂做  做砸讓大家說  妳就算了休息吧  別做  其實是逃離心中枷鎖而表面的敷衍  是一種妥協  為了制約力而作的妥協
第四個黃師兄  夢中的他代表強權  我是否會害怕強權  是的  我怕強權  但害怕的主要原因是因為自己沒有自信  如果真知道自己是全然的善怎麼會害怕
第五個道歉  他在跟我說  丟掉吧丟掉人吧  丟了之後所有的人知道丟的世界有多好  他們就會丟了  妳的對不起不是得到回應了嗎  只要等待  那才是真正平衡的理想家園  極樂世界啊  
謝謝這個夢的提醒  因為當我冷靜下來  清醒的我以為靈性的我甚麼都沒了  其實它擁有的是真的  實境的我手上握著滿滿的東西  但全爛光了還不肯放  我一直回想著  我到底還掙扎什麼啊  想到這裏覺得好笑  如果沒有人類關係的思考  夢中的那個我  我喜不喜歡  告訴大家  那是我最愛的自己  我想要的自己  是一個平衡家園中最應該擁有的自己  我願意為變成這樣的自己而努力  這是對自己的承諾  因為那才是真的愛自己  懂得愛自己的人才會懂得怎麼愛別人  如果極樂世界是平等的  那不就是創造無數愛自己才懂得愛別人的那個人嗎  極樂世界很難嗎  忽然覺得單純真是一件世界上最美的事

TOP

简单难不难?

感谢师姐的分享~
让我以此来映照自己内心
多多少少其实都有相同的反应与想法

然 就只是简简单单的 难吗

或许太多 生命周遭的伪
让我们不赶去面对心理的真

做到心想的与做出来的一致
更智慧圆融的去面对

相互勉励之
再次感谢您的分享
晓晴

TOP

作自己

看見你的文章於我有所戚戚焉,因為我也正在調整自己中,不想當一個「不真」的人﹒﹒﹒﹒
我想過,即時是同修者但是也有迷失的時候,如果你家人有迷失的時候,
你不會想拉他一把嗎?當你心裡有所不舒服的時候,面對你的家人,
你還是會有所顧忌而不敢說嗎?

所以,內心的障礙仍跨不出去,還在「太客氣」,怕說了,人家即使表面和善
,說沒關係,但是不知道會不會傷害到對方,不知道對方怎麼想的,
更會因為自己是晚輩,深怕自己歷練不足而說錯了,而見笑,或是怕和別人不一樣,所以,那個「自己」好像不見了,我變得在家是一個樣,在外又是個樣,
不是要我們「同修者都是一家人嗎?」

我也常告訴自己,不是要當雙面人,作自己快樂而對的事情,要適時的把內心的不舒服表達出來,和對方友善的溝通,我想這是我的本分該做的事,而不是「視而不見」,只要放大心胸不作任何預設立場才能達到真圓滿,若是大家都在「同一合流」裡,若你是出自「善意」的,別忘了那「一念」的速度,很快就回流了。不是想法「越簡單越」好嗎?

加油,希望我們都是「真」人,才會有真善出現~

TOP

發新話題
site statis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