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statistics
 
 
金剛經第二堂課--《大乘正宗》分第三;《妙行無住》分第四
 

眾生皆有跡可循;所談寓意不欲何。法界由分,各式類生。我想,已然不復指上所談泛指四類生相。人為胎生,鳥族為卵生,我們講魚蝦獸為濕生,各式生成皆有天命所護啊。如然在佛法世界裡面,法界三千眾生,是泛指遠古時代所談之三千世界,我想現在猶如此啊。各式生成,皆由所謂靈魂體前世造就,非是已然由世界天理來做設定與預計。這裡面所有故事,佛經寓意皆一禪意。禪意須以心緒印證所有經文裡面之禪意,而非就經文裡面文字多加探討可得。或許也有立場來做分辨,我想在參悟佛經的過程中,會造成很大的阻礙。

 

三世分相,皆告訴我們它有因緣啊。例如泛指在人類世界裡面,所有的人皆只看到所有眾生的相依你們人類為主導性。何謂以人類為主導性?不做分別,只是因人類只在自己創造的社會結構與思想邏輯中進行,依自身為起初點。何謂自身之起初點?以這個人所思考為中心,對於這個人好的,我們統稱叫善類,對這個人不好的統稱叫惡徒。如此的分門別類,我想並非公道啊,也非真理可循。因為所看的世界過於狹隘,不夠寬廣。

 

這裡面所體檢,為何會說到四類生相?是告訴大家,所有的呈現於這個所謂現實社會裡面生成的各種有生命的物種皆屬平等。為什麼?因為只要你能看到「擁有生命的能量體」,而不泛指人肉眼所看能動的謂之生命。風中有浮塵,浮塵有能量,能量具靈體,各處皆生機。很多古老的書籍裡面,都有記載在這個所有的故事裡面。都能講我們看不到的空中無色,風吹風動,裡面已蘊涵了各種生命體在裡面,只是肉眼看不到,所以不稱它為生命。古老書籍亦言,草木皆有生命啊。我們也都清楚,如然沒生機,它怎能夠運作長大?這個道理大家亦然皆懂。可是呢,如果往往只依於人類的角度綜觀所有世界,這會只知道食物鏈架構。因為為啥?它的語言與我們不共通,它的痛苦我們不能感知,所以它就比我們低等嗎?我想,這樣子的所有的感覺來看,只是依自為中心去觀看所有大千世界。泛指回來,也就是我們講若想欲菩薩,不能著我相、人相、眾生、壽者相。為啥?一著人相,您看,每每依我們自己自身去行使所謂的思考邏輯,所有的故事已然不公道。泛指把它落實在人類的社會生活裡,所有人都只依自己為好處為貴人,非好處、正言指責為惡人,只要沒幫助你的,都叫無助力者。您看,是依什麼做氛圍中心?依自己吧!

 

這樣的角度看世界,當然很多看不清楚。我們講金剛經裡所講,正在教育所有人,什麼叫真平等啊。許許多多人,一直不斷的在問天、問地、問神、問靈,問啥?真的只問老天何如公平嗎?何謂有福德者?福德雙全俱足,在人世間為惡多端尚能居於高位。而汲汲營營辛苦耕耘者,循正法而前進者,為啥福德不足而生活在痛苦邊緣。試問這樣的故事依什麼做分判?依人類社會學角度做分判!

 

如然問我,何如分判三千世界?我想我看法很單純啊,所有具有生命體皆為平等。而如然只以一個人類社會學價值觀念來做分判三千世界,我想〜太過狹隘,當然只會依物慾結構產生生活高低品質。這樣的過程,我想不然吧,我想真不然。還有一點:這樣的角度要去綜觀所有佛經裡所講意境,我想會真的看不懂不打緊,也容易落入文字立場中的評判。這所謂佛學真要能精修,必須能跳脫文字,跳脫你原本社會價值觀。

 

如何分判福德俱全啊?很多古老經典裡訴說如何去劃分福德深厚,非是財富能夠判定人生的身祿,而是您這條支脈能綿延後代,創造出更好的幸福社會,為「大福德者」。我想這樣的故事不曉得大家真能體檢嗎?這也是我們不斷來到這人世間傳頌的道理。可是呢我想,到現今所有人分判還是依人類社會學結構去看所謂的故事。

 

這一部經典,包含所有佛教之經典,皆以三千大千世界為基礎,非是以你們人類社會學為創造。這樣的故事所產生的氛圍,當然會產生所有文字上的衝突與意念上的難以從導。為什麼不斷的委託所有你們口中所言「濟公活佛」,不斷的來解釋這經典印證在你們現實社會結構裡。我想,只是將它融入你們社會結構讓你們亦能了解。不然不斷的談經論法,可是呢,你們眼看不到大千世界,怎能真解大千世界之理呢?這也是我們現今不斷要傳頌。當你們有緣已來到此地,接受這樣的故事引導,還真希望你們能拋開你們人間世俗眼界,別再依你們一個小小的社會結構去不斷的觀察泛大靈界。因為我們講,這個廣大的十方靈界,非人類一己所觸及啊。怎不知在廣大靈界中,你們只屬於一極小部份。只是因為你們的社會結構過於複雜,所以要衍化過多的道理來調整。這樣的觀念思索,或許真的居於人世間的人不太贊同。為什麼?因為已經以所謂這個地球至高人種而自居,所以已然已有分別評判心。已以自己為尊,怎能真的看平等所有的生命啊!

 

佛經要解釋,不斷的在這兩段裡面只講很單純是要學會尊重眾生,學會尊重所有的生命,而非只以尊重自己為主導。這樣子,您看符不符合你們在所講的社會結構體啊?(階級區分或好惡判斷、或是黨派分別、或是你們追求的中心。)我們只想:如然能拋開成見,不以自己為評判的標準,而去思索旁人。怎麼講?對於一件事的好壞,如然你先摒棄你自我立場,你必能客觀綜觀所有事物,你就不帶情緒嘛!你也沒所謂價值觀的分別啊。當你沒有價值觀分別,你開始能讀懂他人作法、他人的心意,你必可開始了解他真正的原由。當你了解他原由之下,如果他只是抱著他的立場,維護他自我的中心利益為導向不斷前進。你想他錯嗎?我想:如然這導向有違你自身利益者叫「錯」,如果順著你自身利益者它叫「對」,這也不就是你們講的有共同的信念。這樣的故事原因之下,皆有自我的存在而開始起分判分別心。您想這樣的過程能中肯嗎?能客觀嗎?能真的心如止水、能平靜的觀看這世界嗎?我想,根本無道理可分,更別談有對錯。因為統稱這樣的故事,如然在我們看法裡面,已失去真平等的架構。那根本毫無邏輯可言,怎能言對錯?

 

所以每每在看我們,總覺得怎麼無喜、無悲,什麼事好像隨順緣法。為什麼?因為總要站在客觀的立場評判。只要此人心出善念,非是想要傷害與為惡別人之下,怎能言他對錯?那如然他已有所決定,對著我們而來,那也只能檢視,是否我自身有什麼是他想需要。而如然我能真給他之下,糾紛必會平息。或許這樣的道理驗證在日常生活裡,包含社會結構裏,是不可被認同嘛。為什麼?因為現在的人不斷的要擴張自己的領土、自己的領域,還要追求更高的品質。那誰高誰低之下,哪就是有誰失去、誰獲得。如果是依這角度看待,那您的社會結構就能合理化。為什麼?當然有人失去才有人得到啊,包含你們現在所創造的貨幣流通體制,政府機關設定的標準。流通在市面的錢,就有一定的數,那誰會越有錢,當然就有人越沒錢,這事是否是一個符合了你們人類的社會結構?如然這已成一個真正的規矩方圓,那誰能怨誰有錢、誰能怨誰沒錢啊?中間只有努力與否,是否非法取得而已嘛!非法取得,不也如同你們常常與我們所討論:「那自有世間的律法可評定對錯,怎由你們這些神佛可評論對錯啊!人間有人間律法,天有天規嘛!」那如然他在這不違法過程,他獲得較高的金錢。你沒有,那你要批評什麼?這是我們看。

 

那如然在批評的過程中,我只有看到什麼?因為你很想要而你要不到,所以你詆毀旁人。如然給你有這個所謂「非法似有法」的過程中,你可順著所謂法律邊緣摸著上鉤,得到你原本要的地位與權力,你做不做啊?我想,會批評者,十之八九絕對掌握機會。這個捫心自問一下自己有沒這樣的心態?如然有,真的回歸到一個平等面去綜觀。我想這樣的故事,非是誰福德多寡。如然有違天體運行人間律法之人,他只能短暫獲取他福德,他必遭天理報應。我們講,富不逾三代,真正的道理,不曉得這樣解釋,能否真有一點警思啊?

 

我們真的在看這部經典之下,近幾日我與幾位菩薩交談。我們在看怎麼能真為這人世間整理出一部方法,又能符合你們社會結構,又能真進入你們的生活法規。研究了許久,只有一點:如然眾生皆站在平等的立場去觀看這社會,所有人循著規矩去運作。如然不違法,自己也不可有比較忌妒心,因為只看人成功,而未看到成功背後所付出之艱辛。是否自己也有這麼多的努力氛圍,還是只覺旁人運氣比你好,福德比你高?我想不具足吧。福德高與寡在你們眼中的評判,就是投生的家庭環境好與不好,運氣是不是高點,我想不然吧。如然在這社會繼續演變之下,無能者居上位叫運氣高,怎不想有一大群支持他的人才可讓他居上位。那這一些所有大群的人是該指責他嗎?還是本身他也被這比較氛圍打壓過久啊?這個需要來作平等揭序。

 

回到這「大乘正宗分第三」。佛告須菩提這長老,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我們怎麼調整自己的心,能夠真的讓他安忍不動。所有一切眾生之類,所有一切泛指剛剛我所談之眾生啊,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我們講蘊化而生之眾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盤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此段,只講一非簡單道理,就是剛剛如我所言。如果沒有視廣大眾生(有生命之靈體者皆為眾生),而起分別心有物種高低之分,怎麼能夠真正度化於他們。若真正有心奉獻之神佛啊(這也講到神佛),累積多少功德專注在每一塊修行。哪一塊?我們講六道(人間界、畜牲道、或是什麼道啊)。不斷專注去渡化之下,皆已著相啊。因為只覺某一眾生單純可憐,而能發揮訊號與他相連,他就搭緣而上,不斷渡化與他為主。我想皆為著萬相,而必也沉淪在因果之中,那怎能稱為真菩薩啊?

 

這故事不只法界,我想進入人的世界亦然。如你去幫別人之下,你帶著有取分別之幫忙。例如我幫這忙,能獲得什麼好處我多加點力。怎麼形容這件事?一山小毛頭,工作不順利,他必努力三十年才能成功幫忙你。你想,等他三十年成功後,我已老矣垂垂,我還需誰幫忙。那這小鬼毛頭,我不須對他太過關心,只要施加點憐憫我就比旁人更好嘍?再來另一人需要幫忙,他已中年有點富貴,只是現在暫居阻礙。如然我施一把小力,他後面鴻圖發展可能只要半年,後面我與他結交幫完忙鏈結這份因緣,未來他可以帶給我無限大之生機,還有廣大的利益。我想,這樣的故事不就落實在這「大乘正宗分第三」進入人世間嗎?幫忙者想要奉獻已有分別平等。被幫忙者需要被檢視。

 

這個故事已在教大家如何心如菩薩,因菩薩不作這點事嗎?老是在提倡一點叫無私奉獻,我們講要發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要利益大世界眾生。當然無住相要佈施啊,當然是無畏的在佈施這個方法啊。可是這樣來看,人世間的界天來講,你們真能做到此種?我想,每每只會覺得應與誰交朋友,誰與我在同一個層級與圈圈,所有的故事皆已分別取巧來做蘊藏的運作規矩。我想,這真不理想啊!

 

這第三分裡我們來再看看,如然你們真能夠體檢剛剛吾所說之方法,你們檢視一下自己。這樣的過程我剛剛用了你們人世間最良的所謂的結構體來講幫忙。如現在要由我渡你們,是否我要選擇你們箇中優缺劣啊?神明渡人要不要挑誰有錢、地位高尚或環境高雅而多花點力氣?試問云云眾生們,你們願意被我這樣體檢與分別?我想你們會說,你這個菩薩真貪啊!那如然我貪成這樣,我能稱作菩薩,那我也真佩服你們拜佛的功力啊!

 

 

妙行無住分第四

 

 

復次,須菩提!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所謂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須菩提,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於相。何以故?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須菩提,於意云何,東方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須菩提,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須菩提,菩薩無住相布施,福德亦復如是不可思量。須菩提,菩薩但應如所教住。

 

我想這門課,我不以註解為主導,我以導引為主導。您仔細看看:這裡面跟不跟第三與第四其實叫相連性。如然著於相,幫忙有目的,到最後我想從目的中再衍生的叫作—幫忙的目的能獲得什麼?我們講不住色,不住聲香味觸法,這樣來講籠統,泛指各種所謂的感官情慾,所有的感知世界裡面,這樣泛指過於籠統啊!

 

進入我們剛剛延續的故事。如然幫忙有目的,還選擇性幫完以後,從這幫忙過程我就要計算:他能夠帶給我多少人脈、帶給我多少財富、可以帶給我多少的生意?還有我與他交朋友中我能獲得什麼?往往開始計算,當計算完而有所得,這是不是就是我們講這經意裡面講的:有各色的感官知覺啊,這樣比較容易狹隘點了解。如然您看已進入這個感官世界,您想是否所有的故事都有目的與預設立場而前進?您怎能調伏你的心?因你的心,因一件事敞開的因,你已不斷不斷的擴大這個因子,很可能已經進入第十階段。什麼第十階段?貪可分為小貪,您已進入大貪裡面的第十階段。為啥?叫「圓滿貪念」,這真的叫圓滿貪念而真圓滿。這樣的貪念已藏在你的心裡,你想你的心能安忍自在嗎?絕不可能!因為他已無限向外界擴大想尋求更多的東西啊!若菩薩不住相佈施,其福德不可思量。如果菩薩我們反著講:菩薩都有這樣的計畫,您講我是菩薩,我也不敢承認。你們如果想拜這樣的菩薩,我也只能真正敬佩你們。

 

於意云何,東方虛空可思量否?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否?我們講,絕對沒有層界的所有探尋。這句話所言,你們如然閉上眼睛,進入所謂的天體運行結構。我們講現今我們居住在地球的某一表面,如然你開始把你的心展開來看,您會開始看到暗夜的天空繁星幕畢。可是,不止只有肉眼(只能看到星光閃爍),當您的心不斷擴張,您開始離開這個地球表面進入星河中。當您進入這星河中,您已看到廣泛的宇宙天體啊,絕不只一個你們的太陽系或是你們所講的第九太陽系,很可能有萬千個太陽系。所以祂們不希望在這經典再告訴你,給予你現有的知識,有五方世界而已。我們講,可能有萬千萬方世界,諸佛難以譬喻啊。別只侷限在你們所了解的知識範圍裡束縛自己,這樣子真的不太能夠了解所有經真正的含義。還有一點,會讓你狹隘難行。也就是我們剛剛講的,只依人類社會結構觀看所有世界眾生的社會結構。用您的短暫的價值觀,您當然理不清楚所謂大千世界啊。這樣可了解這兩分的說法嘛。

   

我們現在來看啊:上次的第一堂課,叫大家好好的省思ㄧ下啊。我們講,您不覺得有趣嗎?剛剛講話的方法很不同,講課的方式很不雷同啊,你們不曉有沒有感覺,那個話語與聲調皆有不一樣。您看,我這個老師父跑去講「道德經」,另外一個老師父來講「金剛經」,你不覺得有趣嗎啊?剛剛是老君下來講經,您看佛道真雙修,大家啊滿有趣。

 

落實在現實生活裡,現在真要做一個很大的註腳。如然我們真的看完金剛經,怎麼安住自己心不分比較心?在人類的生活世界,我們現實生活世界講:你先不以自己為立場去觀察這世界,你才能客觀不受所有的導引嘛。一般我們現在人皆以自身為評判中心點,去評判所有的事。當然很多事都是錯了啊,每個都是壞人啊,為啥?因為都沒有好處,當然所有都是壞人啊。這我可清楚。你們仔細去體檢上次我們的課。

 

(以下為師父抽點上課心得,因網路聲音品質不良,僅節錄部分師父回答)

 

一、我想我們談一點現實生活比較簡單,第一點如然要做到所謂經文裡面所講的,第一個基本架構,要學會不自私。不自私可以做得到吧。我們講如然在這個過程裡面,先學會一點叫不自私。這一點應該比較好做。還有一點客觀點看世界,不能起分別心先瞧不起人,那一下就什麼也做不到啊。

 

二、回歸到人世間用比較口語的話,如然真的在這個現實社會裡面,能做到剛剛的幾點,我想都不太容易。一個不自私,後面講的要平等看世界,要為人無私的奉獻與服務,那叫「大修行者」。如然要怎麼把它用在人世間,我想那個就是你們所談叫公平交易。如然放在做生意跟所有生活裡:我們不誆人家,我們也不愚痴人家,我們也不鄙視人家,我們就是創造所有真正雙贏的事件裡面去做運作,看待平等嘛。那如然你成功,你也不會讓你自己變的高傲自大,我想用在人世間很簡單這叫做人的道理,小學都有教過,可是長大怎麼都不會用,這也很妙啊?這個要省思,這個真要省思啊!

 

三、說到現在的兩堂課,第一段講我們不能放棄初始心。還有單純在人世間講,做人不要有架子嘛,那個銅臭味別那麼重嘛,那個勢利眼別那麼多。今天講第二堂課,很單純嘛要平等心面對,不能自私自利過日子啊。很單純的一些道理,我把它統籌起來,你們繼續看看裡面所講。

 

四、整部金剛經真正的經典,我們講只是安忍住心,還有到你安忍住心之外要能求解脫。可是真正的入門啊,到最後我們所看的,金剛經真正很多的功能,我們講這部經典裡面所寫比較多在所謂的安心、調伏自己不產生亂象,不產生幻境。而能破除幻境者必能求到解脫之道啊!這個在談某某很多的幻覺啊,這裡面真的有講許多,很多人真的靠這部經典解脫幻境能解脫三世因果哦。

 

五、金剛經裡面還有談一點,我們講叫不起攀緣心啊。如然別人對你作一個動作,或許講一句話,你覺傷害到你。你靜下心來思考,他有沒有真能實質傷害你?如果沒有,那也叫做嘴皮之爭啊。而起煩惱心,我想中間就很多的故事,就依我剛剛所談:有太多以自己為出發點去評判喜與惡。如然先靜下心先看看他做那件事,是否是真想傷害你?如果不是之下,你能不能以平淡心看待而不帶情緒去反應自己?我想,如然別人想傷害你,他一定讓你難過、沮喪、悲憤,你已進入極度無端恐懼中。金剛經後面所談,無有恐怖啊,這也進入他們的故事啊。你如進入他所設的局面,你動了情緒,是否真的被造成傷害?如然你被勾動而造成傷害,我們看因果業力來談,是他產生傷害造就你?還是你自己陷入傷害的因果裡面?這個真的要省思啊,要省思!這個我們講要學會一個聰明人,聰明人不太陷入別人情緒的勾動裡面,也不會陷入他所創造的情境幻覺與你。金剛經很多在講,不入幻境,不入幻境,即為如此之談啊。

 

精練所上一堂課,皆因內心無始貪嗔癡。

 

旁人觸動之所及,自身反應回緣法,一債欠來一報還,生生世世永輪轉。

 

阿彌陀佛心自在。阿彌陀佛!

     

大乘正宗分第三

 

佛告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妙行無住分第四

 復次:「須菩提!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所謂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須菩提!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於相。何以故?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須菩提!於意云何?東方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須菩提!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須菩提!菩薩無住相布施,福德亦復如是,不可思量。須菩提!菩薩但應如所教住!」

 


  請按右鍵另存錄音檔
 
 
金剛經第二十六堂課-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應化非真〉第三十二 2010-10-11 21:38:28
金剛經第二十五堂課-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2010-10-11 21:31:28
金剛經第二十四堂課- 〈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 2010-10-11 20:24:20
金剛經第二十三堂課-〈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 2010-09-05 22:17:13
金剛經第二十二堂課- 〈無斷無滅〉分第二十七 2010-08-29 09:58:00
金剛經第二十一堂課-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2010-08-29 09:54:45
金剛經第二十堂課- 〈化無所化〉分第二十五 2010-08-24 21:57:49
金剛經第十九堂課-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 2010-08-24 21:47:50
金剛經第十八堂課- 〈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2010-07-11 15:54:17
金剛經第十七堂課- 〈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2010-07-11 15:2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