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statistics
 
 
金剛經第五堂課-《一相無相》分第九 
 

阿彌陀佛!相無相分第九。

 

無福無果能得證,心中無法無道求,誰能離欲真樂行,四相皆離法為空。

 

阿彌陀佛!此段章節之言: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皆為得果位之聖人。聖人不入流,入流即為人。心中有所得,名號皆為空。此段章節,即於經典中所談:初果、二果、三果、四果位之證問別分。四種果位看似修行高低,能從何果證何位?皆為虛妄空一場!

 

欲證六塵四相皆破除,再觀一生一滅道,始能而無不來相,才入離欲阿羅漢。

 

四果非位階,只是階段分。誰能抗其中,才可窺入門。非如眾生之我想。

 

一步高過一步登,道法佛法皆為空。心中嗔勝如然起。四相一著六塵入。

 

此段所談,問須菩提言:佛稱你為「樂阿蘭那行者」,四種果位之分,心中可有所得?須菩提言:無實有所得,無法可得。雖佛稱我為「離欲阿羅漢」,實不敢以此居為名號。此乃佛欲問,四果爭念可有去除?修法即空,實無法可得。吾看近日太子所言,盡於一解此相之分。如何破除四果爭念?細細品味啊!

 

 由分暫解,何為須陀洹?不入六塵境界,因而名「須陀洹」。須陀洹於修行法身之間,可有所得?如須陀洹修行,如自認已得果、已得道,即非須陀洹。

二果斯陀含:心氣一道,止於一生一滅未悟,心不著生滅之相,是為「斯陀含」。如已心棄於道,還有果可得否?如悟止於「一生一滅」,已除無漏業,不住六塵界,何談有果?

 

阿那含:已離欲界,習定甚深,六塵四相一一證空,而無不來之相,始稱「阿那含」。如稱阿那含,可得聞生第三果否?既無六塵四相,內欲外欲皆無,何來果位分別?

 

阿羅漢:諸漏已盡,諸法不受,心空相滅,弗有得道之心,又怎有得果之念?彰鈞字義,一一解釋,此乃經文內義。唯獨一心不爭,即為「爭勝滅」。

 

心中一起嗔勝念,萬相皆著住於心。無功無果可常駐,只有人間真幻覺。

 

生來修行佛法門,無有一心起嗔勝。貪求功果諸福業,無德無福徒惘然。

 

名號、果位、層屬,或者為人間階級分別吧!吾看此章節,唯有一法傳:

 

心無貪著法,必無爭求心。一心不起萬事平,人間必無真分岐。阿彌陀佛!

 

修行果位,每一層界似乎有法可取,可入一超聖境界。或許脫離凡夫之道,或許附於聖人之流。凡人皆求仙道佛法,欲想成就人中之龍、天下第一。此種貪著心,何能真窺佛法一全?此章節所言,一除嗔勝。

 

聖人已然證果位,不頌功德不居位。凡人爭勝求富貴,位高權重眾人傾。

 

人間法界非此相,心無一物法空相。欲入佛法之根門,先捨爭勝後入門。

 

爭勝不捨即入門,一窺果位心即貪。心貪四相流無遺,互為爭奪談競爭。

 

苦腦凡間萬法立,吾有一法現世人:無爭無欲思己過,願把真相呈於世。

 

相無相分第九,談於此。阿彌陀佛!

 

這第九分啊,談的淺顯易懂一點,當一故事對話。我們講先別把它談的法身相很大,就當一老師與徒弟的對話好了。師父問:徒兒,有四種境界,我來請教於你。有一種佛家的境界叫「須陀洹」,他是已經比凡夫德高、德重,為何分那四果位?不是佛法本無分嗎?只是要讓自己知道,他離凡間還有不夠。又唯恐人不知,修身之法以無念為宗,每每會興起所得之心。

 

這個問他徒弟:「這個已經道高德重的須陀洹,他在修行之時是否已認為自己已得果、已得道了嗎?」徒弟深知師父的言義,即回答:「沒有啊!師父。這一層界的須陀洹,是剛剛步入涅槃的聖流,出入所謂的無相之門,僅得之雅號,而心無所得。所以說:無所入啊!只是不入六塵境界。」師父:「好。那你以為第二果位斯陀含?」他回答:「他也沒自認為自己已得道了。」師父又問:「那是啥原因啊?」他說:「修入這法門,功課做足只剩一生一滅,還未全然悟法,當然已不得生滅之相,才能稱作斯陀含。」他說:「很好!」

 

為師又問徒弟:「那第三果阿那含呢?有自以為自己得到果位嗎?」徒弟又說:「沒有!」「嗯〜那是甚麼原因?」徒弟說:「雖然已無欲界,修行定法已深,這六塵四相一一都證通了,才叫阿那含,何有果位所得?」老師又問:「徒兒,你為阿羅漢修行時,有沒有起念頭說已得了第四果位啊?」徒兒說:「不是,不是,他沒有。」師父問:「那是什麼原因啊?」他說:「既然已證阿羅漢果位,諸露已盡、心空相滅,已經沒有要得到之心,又怎麼有得果的念頭啊?」師父說:「很好!往下談來啊。」

 

他說:「如果於道有得,於法一定有名,這修得何法、修得何果、做過什麼,這是凡人的行為,也就是己著我、人、眾生、壽者四相啊。這道與法既已是假的名,要傳道、教法,佛法本空嘛!有何可得啊?如果有此念頭,就著四相,何能成就無爭阿羅漢啊?」這徒弟說:「老師覺得我這學生,已經沒有爭勝競物的心,所以稱我為離欲阿羅漢,可是我實在不敢這樣想。如果為這稱號,為了得此稱號而起這念頭,那我也心有嗔念,就不能真正做到師尊對我之稱號。如果我存有此念頭,心存有我,我就比出了爭勝心,那老師也不能說我是樂寂靜行之行者了。實際啊,我是實無所得也無所行啊!唯有盡了本分而已。」我想,這一課已道盡所有想修行佛道法之人之心吧!

 

如爭勝心已起,既著四相,你何處有法啊?如人稱自已得道,而真正持四相而與眾人爭勝。說與我師父聽,修得多好,我也不信。為啥?人間爭紛不平,不也就虛名好利?而修行之人,欲從凡間進我門,必先去除爭勝心。做了多少,辛苦了又多少,要評分嗎?要論斷功果嗎?可行啊,不叫修佛,那叫積陰德,來世再談吧!是吧。等到回老家,閻王自有分別,來世投胎好富貴吧。那你那叫修「來世果報」,不叫修行,那只是在為你下一輩子鋪路嘛。別去當鴨子嘛,哇哇亂叫,頭大大,嘴巴吃米,腦筋不思。是吧!為啥師父統談,哎呀〜大家來此門啊,要拋掉凡間世俗法。什麼世俗法?就這一章節所談!

 

你看,這故事裏面有一對話,師父與徒兒。那個師父叫「佛」,那個徒弟叫「須菩提」。須菩提啊,是誰啊?已證無諍阿羅漢果位。師父請教他了:「這四果何謂啊?」他明知自己已證了第四果位,敢居高不下嗎?敢談自己習定很深嗎?自己叫阿羅漢啊?

 

你看這故事,看似一段簡單對話,須菩提多麼戒慎恐懼。後頭一再叮嚀,如起此念逐四相,哪還有果位啊?什麼果也沒有,我看那叫「無花果」吧,拿來當蜜餞比較實際。而佛道門,每人修行,何謂人間法帶進來?不叫階級之分嗎?誰高誰低。修的什麼果啊?我統稱叫無花果。為啥?蜜餞,拿來吃,放久還會壞,注意保證期限啊,趁早食用,不然放在陰涼處。這就是所有人間界,看修行的迷失。紛亂從何而來?從此處!

 

為啥每每教育,真想修行之人要先看破此法。初頭一句話:「欲入本門內,先除爭勝心。」如果不去除,帶著爭勝心進佛門,我看腥風血雨吧,爭鬥不斷。變成啥?組織啊。這故事就像師父之前講過的笑話,佛法真的是要深耕人心,而是要真調整好人的性子。古代,要挑人進門人,先除爭勝心。爭勝心不去除,我想還坐得遠遠,慢慢聽課啊!現今,你不覺這又一句批評宗教界的話,又是我師父每每就是忍不住就講:這真叫傳直銷啊!告訴人家:「這產品吃了會好,長生不老。吃了百病皆除,最好還有一靈丹妙藥,吃了隔天大富大貴。」可能嗎?可能,你趕快介紹我,我先去買。如果不行,那就回歸本源,先除爭勝心。

 

就已談:佛法存於心,唯有一路徑,紮根修自性,現世廣傳人。是你自己改變讓周遭人感動,那才叫靈丹妙藥。如果有一法,廣為傳法,講:「來噢,來噢,這裡的東西物廉價美,六百塊換一生。」我想不是六分鐘護一生啊。那我看你要小心,又不叫天橋下賣膏藥啊,可能嗎?有啦!有一種藥,在這裡有賣。要讓大家,叫強力止痛藥,為什麼?發生了危急危難,先讓它不惡化,可是效能大概只給你三個月。為啥?這三個月你要看病,聽醫生做復健,還要去運動,早睡早起身體好,對吧。不吃刺激食品,養生之冠,才能把病醫好。你吃了止痛藥,回去大吃大喝,糟蹋身體。我看啊,止痛藥吃完,可能變癌症,為什麼?惡化更快!

 

佛法現世,實無所得。佛皆慈悲欲度眾生,所以有佛法護持。欲求正道之念之人,所以幫忙。只是讓他感受到佛的慈悲,讓他也能相信。可是,是用來引導與誘導嗎?大錯特錯!如果用這來講,這又是師父講的叫:傳直銷的做法啊!又不是要把各位訓練成業務高手。那如果這麼簡單做,那我們來組織個公司,叫「濟顛傳直銷」。我們開個產品發表會,看看用什麼買甚麼,一個療程大家吃了好,好了。這樣比較快,可能嗎?這不就是人世間人想的,日夜所談,真的就是如此。為啥很多人說這些神佛想甚麼真的難猜測?欸!不是難猜測,不在人世間嘛,怎會有人間法?也不能用這種去思考真正的佛法與神靈。

 

今天上這一門課,是要讓大家真正看一下,這些統稱在經典裡面述說著所謂你們眼中口中所言「大修行者」,都還這麼戒慎恐懼,怕自己落入一念。你們〜你們?如果我們只窺佛法中一小門,怎能如此肯定斷言全盤啊?所以你看佛經講的,有人說很高深、很難懂、很難做,你不覺如果我們把那名詞轉換,就叫一個老師與學生的對話,是多麼口語啊,多麼自然。而這學生要多麼謙卑啊!這師父要何如的惇惇教誨,才能創出你們後世流傳的大修行者。

 

你看〜已修到阿羅漢境界,都還在學習。那你們、那活在這人世界上的所有聖賢者,何如?想想思考一下這個師父與徒弟的對話。而佛呢?何時曾說過自己大功大德、大慈大悲?我想沒啊!是眾人誇讚,是眾人的話。我想〜祂從來沒真正以此念,做祂開心的根源或得道的標準。

 

看:金剛經往下講,我想遲個個把月再往這經典來談,大家應該會比較感同身受。教育的是甚麼?如果只是單純的講經,那談完就像講完法一樣。講完一堂課,像大家以前念書一樣。國文課本,老師來了趕快背一背,背完了準備考試,考完忘記。現在回去問你們以前背過的國文課本,你們記得那一段?我看你們每個也講早忘了,誰記得?這不就考試用嘛!是吧。

 

讓你們在這個把月,每個設計的所有不同的故事在你們人生,互相體驗吧。回頭再看這部經典,會比較能夠相應啊,是吧。師父只做註解,我們比較口語化啊,因為我也在這人世間與你們長期相處。我看啊〜在這樣子批評下去,我也快跟你們一般了!搞不好再搞不定你們,下輩子我真開一個傳銷公司,把你們通通找回來,訓練成一級業務。開個玩笑啊!

 

真的好好看看這一段,真的含義在何處啊!而不是只鑚研這經典上。哎呀呀〜要證哪一個位啊?須陀洹。哎呀〜遇聖流之雅號,這個讚!這個讚!趕緊修來這個看能不能得道,驗證一下,嗨〜有有有有。再來還有第二課是甚麼?哎呀〜斯陀含、斯陀含。哎〜好、好、好,精精兢兢啊,修無漏業。哎呀離六塵境界,喔〜得到了得到了。哎〜再來第三課叫甚麼?阿那含。哎呀〜好啊好啊,第三果第三果。哎〜再來要馬上朝阿羅漢境界。朝哪個境界?我想搞到最後就變傳銷頭,還可以上台領獎〜送跑車。非是此法啊!

 

不過也是讓大家在人生真體檢,再來看這經文,真有感觸而能相應。再往下講,大家比較能夠真正的深入經藏啊!這就叫深入經藏(ㄘㄤˊ),不是你們講深入經藏(ㄗㄤˋ)〜經典、寶藏、唐三藏取經。經藏是真的讓我們體檢這個經文裡面深藏的意義。如果把它簡化點,這一段就叫「老和尚與小和尚的談話」這麼的平常。可是,老和尚真正的用意是啥?那就看小和尚如何想啦!

 

嘿〜這經文寫我們講阿羅漢,欸〜也有人稱我師父叫「降龍羅漢」,十八羅漢在內。趕緊大家努力一點啊,阿羅漢能飛行自在,歷劫不死。飛行自在啊,想不想?大家很想啊,加油一點。是這樣嘛?飛行自在還坐在這裡跟你們耍嘴皮,多麼自在啊?差點變成你們嘴巴開玩笑的那句話:好自在哩!真的師父偶爾很喜歡開這些玩笑,這是要你們真正了解這玩笑背後的意義。

 

我們還在做這工作,這是歷劫不壞,還在做這些事。叫歷劫不壞,就是每一輩子看到你們都做這種事。我看我真的福馬林用很多,所以壞不了。加油啊,各位!真正有機緣也有這緣分,能聽一些神佛講道。真的好好體檢背後的含義,而真能夠從自己身上找到這些陋習。我想,才是真正用意啊。

 

下個禮拜啊,第十又要講。我看好好設計一下,讓你們在這禮拜體驗一下。不然每次講經,你們當道理聽。你們從小〜看看這幾個從小看到大,我講真,真從小看到大。小時候媽媽講道理,是!是!是!。爸爸面前裝乖巧,是吧!出門就飛揚華麗,回家樸實賢淑。說的不只女人啊,男人也一樣啊!所以怕你們又「聽道理」,一入廟門心虔敬,一出廟門開始算計。所以師父今天下來,真的好好解釋。所以師父現在的地位,如果要講〜你們講地位有點降低,叫客座教授、叫助教。開玩笑!開玩笑!不過真的很想跟你們能一起有收穫啊!謝謝你們啊。阿彌陀佛!

 

一相無相分第九

 「須菩提!於意云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須陀洹名為入流,而無所入;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是名須陀洹。」「須菩提!於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來,而實無往來,是名斯陀含。」「須菩提,於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為不來,而實無不來,是故名阿那含。」「須菩提!於意云何?阿羅漢能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即為著我、人、眾生、壽者。世尊!佛說我得無諍三昧,人中最為第一,是第一離欲阿羅漢。世尊!我不作是念:我是離欲阿羅漢。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世尊則不說, 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者,以須菩提實無所行,而名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

 


  請按右鍵另存錄音檔
 
 
金剛經第二十六堂課-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應化非真〉第三十二 2010-10-11 21:38:28
金剛經第二十五堂課-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2010-10-11 21:31:28
金剛經第二十四堂課- 〈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 2010-10-11 20:24:20
金剛經第二十三堂課-〈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 2010-09-05 22:17:13
金剛經第二十二堂課- 〈無斷無滅〉分第二十七 2010-08-29 09:58:00
金剛經第二十一堂課-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2010-08-29 09:54:45
金剛經第二十堂課- 〈化無所化〉分第二十五 2010-08-24 21:57:49
金剛經第十九堂課-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 2010-08-24 21:47:50
金剛經第十八堂課- 〈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2010-07-11 15:54:17
金剛經第十七堂課- 〈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2010-07-11 15:2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