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statistics
 
 
金剛經第十五堂課-〈離色離相〉分第二十
 

 金剛經 第二十分 【離色離相分】

一、離色離相分

「須菩提!於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色身見。何以故?如來說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何以故?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諸相具足,是名諸相具足。」

二、互動式課程

師父:把銀幕調下來,都看不到人,對啦,這樣才看的到人,好啦,劉嘉麟我有事先找妳。

學生:是,師父。

師父:這聲音很小聽不到他們的聲音,聲音太大。這幾日回去菩薩交代了啥事,講來我聽聽。

學生:要徹底執行清靜道場,然後要調整心態,還有就是我們自己要想辦法跟老師接續,看是要打坐還是要調體。

師父:我是說菩薩在普陀山跟你講的話。

學生:菩薩在普陀山跟我講的話,師父對不起,在這裡就是菩薩給眾生的一段話,『九華蓮花妙法生,苦海無邊竟是夢,道岸回頭修佛法,了卻今生災劫業。』

師父:所以這四句話有沒有所參悟啊。

學生:有。

師父:怎麼樣的參悟啊?

學生:世上一切諸相都是空相,只有一心向佛法去請修才是真,不要太在意。

師父:哪個佛法啊?

學生:就是道脈佛法。

師父:什麼道脈佛法?道脈又一個佛法,我說哪裡傳來的一個佛法啊?

學生:南海古佛觀世音菩薩所傳。

師父:說的好,說的好,就不再是拿一個佛法,對吧!就這四句話沒別的?

學生:沒有。

師父:叫你做啥?

學生:做宮主。

師父:做宮主那給你戴皇冠好了。

學生:那不要吧。

師父:那做宮主祂還有叫你做什麼?

學生:要徹底的執行清靜道場。

師父:那你思考完要怎麼執行?

學生:就是,要想想看怎麼說比較好!

師父:就直接說不修飾。

學生:喔!好!就是我們供養自己的道場,讓自己能夠清靜起來,不向外求,不要在乎有沒有錢,相信菩薩相信神明都能給我們最好的安排,不要刻意的去坐陣去求財。

師父:啊!很好!很好!這話講完了你有跟大家稍微商量過嗎?

學生:只有跟部分幾個有碰上面的,我準備今天大家都在還要再宣布一次。

師父:那大家應該先要把這信心能不能先建立起來啊?菩薩還有交代最後一招是什麼招啊?

學生:如果不行收回九華殿。

師父:連最後一招你都知道啊。

學生:但是我還沒有跟他們講,我會跟他們講。

師父:一定要說這是各自有的選擇嘛,這不是強迫嘛。

學生:是。

師父:不然也不能造成大家的壓力嘛,對吧。

學生:對。

師父:如果要這樣講,就如菩薩剛剛請我告訴你一句話,這就是你們自己供養自己,因為這是你們學習的課堂,而你們還會與眾生共建構足夠的一個福田來讓眾生供養你們,所以希望是你們供養自己,而眾神佛來此為你們講經說法,而你們才無愧於天下眾生,這樣你們瞭解嗎?

學生:瞭解。

師父:瞭不瞭解。

學生:瞭解。

師父:瞭解了就回答嘛,時候到了要說話嘛,緊張啥!來,經文拿來準備上課。

學生:上課了,師父那我可以到旁邊上課喔?

師父:隨便你們,可以躲廁所也沒關係。

學生:要不然我會緊張。

師父:找人最多的地方把那個螢幕調過去,今天要你們複習是吧,誰看了南懷瑾,哪一個?

學生:就是啊!就好像有一隻兔子,它在草原上奔跑然後被獵人射中了,就是獵犬,我們一般世間的人就像是獵犬一樣,就在這空間奔跑去抓獵兔,可是老鷹卻在空中從高空一叼就叼走了,就說老鷹一叼即是空,然後獵犬是在這個境界裡面。

師父:就是看不懂這一篇。

學生:對。

師父:就直白講,看不懂這一篇。

學生:對。

師氏:這樣懂了,好!給大家引喻,所以剛剛志強所講,看了又像知道又模糊,是吧!

須菩提,這個不用解釋了是吧,一個名字吧,於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不也,世尊,等師父先把這一分誦讀一遍於你們聽啊,如來不應以具足色身見,何以故?如來說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何以故?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諸相具足。這篇夠短暫寫的就是空不異色,色不異空,空中皆無,無有又分,空於即滅,滅於無空,空中無色,了然於界。

這怎解?這就像香港話的『膽改呀?』誰解的出來『膽改阿?』這句話老鷹與兔子的講法似乎有一點契合,一點點。當獵犬在追逐,人在空中,這是古代人能夠理解的,所謂三度空間概念,現在人用這比喻來講,我們應該是說衛星比較能抓到故事,這是古代人能理解的三度空間的講法,可是就是完全搞不懂。

所以師父才會開始告訴你們,十九分完開始要替你們講解佛世界的原理。佛世界,簡稱你們所說的「普羅大眾靈界說」,這個師父告訴你們的名詞,普羅大眾靈界說,叫「廣泛靈界」,也叫「唯一靈界」。而如來這兩個字講的不是你們所講的如來佛,講的是如來既來即來,既去即去,來去自如那才叫如來,這個就是你們所謂的西方科學,包含你們所講的廣泛與單一靈界說。

而古代所流傳下來的兩種教派,屬於中土大陸包含印度叫中土,所談的叫多神論說,多神論啊。西方回教也不叫多神論,叫聖母、聖子、聖靈,三靈一體合一,這也屬於多神論說。所有唯一我們講,只拜天或者唯一教,叫做單神論、單一宗教、單一神。

現在開始解釋這一篇,為什麼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也不能以具足色身見,剛剛為什麼問了劉嘉麟,菩薩交待她幹啥,我不想再當學說解釋給你們聽,我把你們修行的案例放進這一部離色離相第二十分來解釋與你們聽,你們可能才能真懂,不然就是狡兔又殺鷹的故事,那真的昏倒,看一輩子也看不懂。

這一分非常重要,很多人解釋不出來,看似話中無物,其實意境深遠,具足色身,你們現在給佛定下一名字,很深,衪叫如來。如來佛也好,釋迦摩尼佛也好,眾神諸佛都好,似乎已被定名為一名詞叫做指向標,例如師父曾告訴你們,師父從沒來過,可是也在這空間遇之與你們談法談了一年多,何解呢?何解?說錯無所謂,大聲一點啊,誰想要到前面報到說法的,說錯了讓師父調整一次,我保你終身受用。南懷瑾都解釋不出這一些,誰敢來?

學生:就像師父剛剛說的,類似衛星傳達能量經過外太空,就是外面的能量經過一個傳導系統打到我們這個世界。

師父:很好!所以現在告訴你一個實質引喻,現在就在表演一個叫具足色身,也不具足色身的方法,師父來過嗎?

學生:沒有。

師父:師父確實還存在?

學生:對。

師父:是吧!現在這方法你們在台灣台北,這裡叫中華北京,而有形世界的交聯透過另外一種訊號的傳遞連結上,而師父不在這界層的空間裡,我也透過這樣的方法與你們連結。

學生:是。

師父:懂了沒?

學生:懂了。

師父:好!請坐!後來如來說,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你們現在確實在與師父對話,是吧。

學生:是。

師父:可是你們從沒碰見過師父,對吧。

學生:是。

師父:色身怎解啊?

學生:虛妄之像。

師父:很好!虛妄之像,實像幻象亦罷,道身也足,就像你們現在所現的像叫做實像,對吧?

學生:對。

師父:你們在這所謂的這一界層的三度空間裡,就你們生活的平面空間裡來言,這叫實像,對吧。

學生:對。

師父:如果依統稱叫做多元次空間概論說,很多的界層空間,如老鷹在看這世界,把你們人統稱來講的一二三四,三十三元說的次元,重疊起來,我站在高空上看,請教你們這還叫實像嗎?

學生:不算。

師父:就不會幻這種形了吧,沒錯吧!

學生:對。

師父:志強有疑問立即提出。

學生:師父,你剛剛講這個三十三次元相,我還是聽不懂。

師父:我說啊,我慢慢解釋,你們現在生活這個世界叫三度空間,對吧。

學生:對。

師父:我們所謂的也叫三次元,對吧。

學生:嗯!對。

師父:那有一次元、二次元、甚至有零次元,對吧。

學生:對。

師父:可是以一次元他們現在能探查到的,都統稱為零次元,叫類一次元空間。

學生:嗯。

師父:而在二、三次元裡面,也有所謂類三次元空間,也有所謂類四次元空間,那就是所謂空間交錯的邊緣地帶,那很可能就像三十三台與三十四台中間的頻波,很可能叫雜波雜訊,對吧。

學生:對。

師父:那佛相所講的,你問所謂的三十三次元說,我以佛家講的三十三重天來說好不好,我把祂定名為多元次元空間概論,叫三十三次元以外三十三重天外,才可以脫離所謂的三界,如果我把所有空間像做切蛋糕橫切面,有沒吃過千層派啊?

學生:有。

師父:千層派啊,千層派合起來叫一個派,從上面看,擺桌上看你一刀剖下去是吧,你可以看到他每一層每一層的分子結構,對吧!

學生:對。

師父:可是合成一派,每一個分子結構就看不到了,對吧。

學生:對。

師父:這樣瞭解是名色身而非名色身之理嗎?

學生:嗯。

師父:瞭不瞭解嗎?你把你們現在的三度空間看成千層派的第三層,可以換比,對吧,你在高處只看到一個派,你看得到裡面長什麼樣子嗎?

學生:看不到。

師父:而在裡面的,就自以為他的世界只有這一層,對吧,沒錯吧。

學生:沒錯。

師父:是吧,以一概全,對吧。

學生:嗯。

師父:沒錯。

學生:對。

師父:那金剛經跟你們講如來,這樣你瞭解剛剛如來說,具足色身及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後面就是我剛剛跟你對話,剛剛問你的,我在講須菩提,我也叫你志強,志強啊,你說這句話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嗎?

學生:不可以呀。

師父:啊!對!他回不也!世尊說,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何以故,為什麼?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諸相具足,那只是一個形容的概括說,用了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入相來告訴你們,對吧,是吧,為什麼如來不能以諸相見呢?

學生:因為看到的可以說是相,也可以說不是相。

師父:那如來在哪?

學生:如來是在那之外。

師父:不活在這平面世界。

學生:在那個相之外的。

師父:不是啊,先別講幾相外嘛,那很可能叫三十三萬層外。

學生:是在那派之外的,是這樣說嗎?

師父:這樣說最簡單,而你們的世界只是在裡面的一層。

學生:我們只是在派裡面其中一層。

師父:是的,是的,然後你們活在那一層裡。

學生:所以我看不出來這個派。

師父:當然因為你只在派裡的一層。

學生:我只是裡面的花生米。

師父:還沒長這麼大,麵粉而已。

學生:喔,麵粉。

師父:所以必須出來教你們看這派嘛,不然你要到哪找祂啊,派要到哪找祂?

學生:派外面,看到派外面。

師父:說的好,這一部離色離相分二十,已經在促進金剛經整個章節要寫完的,那四句,有的人在搶波,想說開另外一部電腦搶訊號嘛,搶戲。

學生:對,搶戲。

師父:這個也沒有,兩組電腦通通上一個無線電波,對吧。

學生:對。

師父:一個所有的無線電路由器,一台網路一條網路線進來,一條訊號。

學生:對。

師父:家中無數台電腦是否都能接受。

學生:都可以啊,可是訊號會很弱。

師父:只要有密碼就好了,對吧。

學生:對。

師父:說得好,那你知道怎麼找如來了吧。

學生:那要有密碼啊。

師父:對不起,我們這一大組從來不鎖密,這叫開放共用管道。

學生:就連上路由器。

師父:不是,電腦要記得開機。

學生:好。

師父:電腦不開機,路由器永遠開通,祂永遠不鎖密祂的訊號,你們人間世界時間分分秒秒都在發射,只看哪一個人把電腦打開。

學生:是喔。

師父:那電腦怎麼開,對吧,電腦怎麼開?

學生:電腦?插電喔?

師父:你要先插完電,電腦才會開。

學生:才能開電源。

師父:很好,電腦開了要怎樣。

學生:連線。

師父:連線要怎麼連,第一次路由器你要跟祂連線要怎麼辦。

學生:拿網路線接上去呀。

師父:接你大頭,就無線還接網路線。

學生:先設定帳號。

師父:那很好,設定帳號非常好,還要設定什麼?還要搜尋,對吧。

學生:還要搜尋那個訊號,搜尋那無線訊號。

師父:很好,然後對焦,把它設定完成就通了,對吧,設定帳號是吧。

學生:對。

師父:啊!會靈拜師。

學生:喔!這就是會靈拜師的原理。

師父:喔!也搜尋訊號了,你已經註冊帳號了,對吧。

學生:對。

師父:可是你不瞭解路由器怎麼搜尋,你一直覺得要密碼,對吧。

學生:對。

師父:是吧,你一直再等密碼,對吧。

學生:嗯。

師父:是吧。

學生:對。

師父:結果我想請教你啊,志強。

學生:是。

師父:是路由器去抓電腦,還是電腦開機去抓路由器啊?

學生:電腦去抓路由器的訊號啊。

師父:說的真好啊,那到底主決權在誰呀?

學生:在電腦啊。

師父:如果這路由器是開放的不鎖密的。

學生:因為路由器的訊號,它就一個發射,那你電腦不去接的話,不去連上去的話,是怎麼樣也沒辦法接的通啊。

師父:必須先了解這原理你們才會做,對吧。

學生:嗯。

師父:對吧。

學生:嗯。

師父:然後具足色身,就像你,用人講的,你要告訴我一個訊號,你必須在我耳朵講,或者E-MAIL給我,或打電話給我,對吧,無線電波你怎麼調啊?

學生:無線電波怎麼調啊?要對它的頻率啊。

師父:你要搜尋嘛,對吧。

學生:要搜尋那頻率要去對它的頻率啊。

師父:很好,很好!你知道那路由器現在在哪嗎?

學生:路由器不在我這個地方啊。

師父:對對對,路由器已經加了一個所謂的加強波在你們那裡。

學生:嗯。

師父:九華殿就裝了路由器,你電腦不開機嘛。

學生:嗯。

師父:因為你不了解這原理,你從來沒有理解過,如你們所講的通靈是啥?這就是一種訊號源,接觸如來怎麼找,如來也不過就一個佛的名詞嗎?

學生:對。

師父:跟你們所講的無極大天尊,濟公都一樣啊,跟我一樣啊,通通一樣,怎麼找啊?

學生:要調那個頻率啊。

師父:好,叫你們擲筊就這原理,在對焦、在對頻,會不會啊?

學生:這樣我知道了。

師父:你們因為一直具足色相要見如來,所以一直依循一個有一台開機的電腦,一直去跟他借電腦來操作嘛,上網搜尋你們的資料,對吧!因為你們的電腦不會上線,對吧!那長期使用這電腦,這電腦會怎樣,那一部?

學生:會壞掉,會當掉,會壞掉。

師父:喔!是吧!所以常常有這一部電腦趕快躲起來的狀態,對吧。

學生:對。

師父:那你懂不懂?

學生:我懂我懂。

師父:然後還要趕快進廠保養,對吧。

學生:常常要保養啊。

師父:對對對!那常常神佛再講閩南語『被人玩壞』。

學生:玩壞去(閩南語)。

師父:去被人玩壞去(閩南語)。

學生:懂懂懂。

師父:如來怎麼找。

學生:我們要自己去對那個頻率啊。

師父:找到一位神,你們統稱多神論裡面的一位神祈的名稱,不管祂叫什麼,土地公都好啊,大樹仙也行啊,如果對到一次頻,是否代表你早就已經在衝浪了, 你已經上網。

學生:是啊。

師父:上雅虎,跟上Google,跟上MSN有沒差別啊?

學生:沒有差別。

師父:啊!很好!很好!那志強我再請教你。

學生:是。

師父:覺得自己駑鈍,覺得自己辦不到,是不是代表不想開機,只想用別人電腦啊?

學生:是自己懶啊。

師父:不能這樣講,是因為你忘記自己有一部電腦,對吧。

學生:對。

師父:在這色身具足的慾界裡,就在這三度空間的世界裡,每一個人的解讀與悟性及理解邏輯,因為在腦部處理交換機的部分,是不是都有些許不同,是吧。

學生:對。

師父:沒錯吧,那請教你,你一直在找原汁原味嘛,最好的才找對吧,那最好要怎麼找啊,志強。

學生:要自己找呀。

師父:說的好啊!對,所以你當初是不是一直怕,師父我這個這部電腦機器老舊,不內建無線電訊號,對吧,收不到無線電波,對吧。

學生:怕級數太差了。

師父:怕自己收訊波太差,所以弄了個廟嘛,不就添了個cable線嘛對吧,是吧,沒錯吧!添了一條cable線,永遠跑不掉,只能在廟裡拼命擲杯,對吧,擲到老還在擲,不把那兩個杯直到破掉換了三十幾個絕不甘願,對吧。

學生:對。

師父:當初因為無線波還不好,所以變cable線,如果無線波一調好,那cable線是不是就比較不需要,對吧。

學生:對。

師父:那會不會比較自在啊?

學生:對呀。

師父:會不會天地任我行,是不是。

學生:到哪裡都可以上網。

師父:那自己上到的網是不是最清楚。

學生:對。

師父:解讀也多嘛,讀一本書每個都有不同看法嘛,對吧。

學生:對。

師父:那你知道你再來要怎麼,具足諸相還不具足諸相,這句話聽的懂嗎?

學生:好像有點懂了。

師父:嘴巴講的聲音,傳遞的最近,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最狹隘,對吧。

學生:對。

師父:用訊號打出去,學會靈界廣泛訊號,祂叫無遠弗界,對吧。

學生:對。

師父:當然資訊最豐富,也就如你講的,如果有人資源最廣,他必能成就第一人,對吧。

學生:對。

師父:那我們講知識就是智慧的保障,對吧。

學生:對。

師父:喔,怎麼開智慧,志強你再回答我。

學生:就學知識啊。

師父:喔!那眼睛看到跟耳多聽到的,這些知識是不是很狹隘啊?

學生:對呀,就不能侷限在眼睛看到的跟聽到的這部分。

師父:喔!那很好,就是這一部電腦,他不具足上網的功能,他只能做內部資料的處理資訊對吧,一個工作站,他的記憶體有限,他裝不了幾部資料就爆了對吧。

學生:對。

師父:裝不了幾部書,對吧。

學生:對。

師父:喔。

學生:所以他才要連上網找其他資料。

師父:是,如果現在我再請教你,一部電腦不具備上網功能誰要?

學生:沒人要。

師父:那你自己要不要啊。

學生:我也不想要。

師父:我們現在來做諸相具足,看似所有的東西都在我們眼睛看到,這些所謂的資料處理或者資訊來源,全在電腦的按鍵上跟操作上跟學習所有的操作程序,對吧。

學生:對。

師父:跟使用方法對吧,沒錯吧。

學生:對。

師父:這就是我們所看到的具足諸相,對吧!開的是哪個視窗啊?對吧。

學生:嗯。

師父:對吧!可是他不能上網有什麼用啊?

學生:永遠就在這個視窗啊。

師父:對,永遠就只有這部電腦存的幾份資料,對吧。

學生:對。

師父:是吧!那不具足諸相,是否也能統稱叫無遠弗界的網路,這靈界的網路。師父講了一年半的課一直告訴你們是個硬體設備,靈魂是個軟件,對吧!那眾生皆平等,對吧。

學生:對。

師父:沒錯吧。

學生:沒錯。

師父:那代表帶來軟件的基本出廠功能都會內建,對吧。

學生:對。

師父:只有稍微好一點那個升級的好一點嘛,那個隨時上網他就會隨時更新系統,對吧。

學生:對。

師父:那不上網就沒更新嘛,資料老舊,他一開通就會開始花多一點時間去更新設備對吧。

學生:對。

師父:懂了沒啊。

學生:懂了。

師父:來九華殿跟我上什麼課?會不會,會不會啊?老是在那邊打字傳資料,不知到還以為你高級Printer(影印機)

學生:嗯。

師父:自己做一部有軟件能連上無線網路的路由器,能自己上網衝浪。

學生:嗯。

師父:我再請教你一點。

學生:好。

師父:衝浪要怎麼衝,誰去衝?

學生:自己去衝呀。

師父:喔!所以這訊號不是在等師父傳給你,是你來找師父對吧。

學生:對。

師父:我就是一個Google網站啊。

學生:對。

師父:懂呀。

學生:懂。

師父:那等一等,等完以後,這部經典我剛剛所講的諸相色身與諸相,又不名色身與諸相怎解,以你理解下來講,隨口講。

學生:就是我看到的這個東西,或是我聽到的這些東西,他並不是完整的一個東西,可是他又是一個還是有一個實質的稱謂存在。

師父:等等啊,這思想太跳脫,這部經典,金剛經是不是在教你們怎麼樣找到如來啊。

學生:對呀。

師父:解脫三世嘛,因果恐懼,對吧?來這一部經典現在的離色離相分第二十,他教了你什麼方法?

學生:他沒有教我方法啊。

師父:喔!他教你用另外一種傳輸訊號對吧,所以原本在這層界用的方法可不可以用?

學生:原本在我這層界用的方法?還是可以用啊。

師父:那就要對這層界的人用對吧。

學生:嗯!對啊!

師父:對吧!

學生:對啊!

師父:可是這層界的人還是只會用這方法,對吧,那對我們要用什麼方法?

學生:要用另外的一個層界方法啊。

師父:哎呀!說的好,說的好,所以我們不是在你們這世界的人,對吧。

學生:對。

師父:你們世界所講的這個諸相,當然在我們那裡不覺得是個相,對吧。

學生:嗯!對。

師父:懂阿!

學生:懂。

師父:所以要怎麼理解我們,懂了嗎?。

學生:要先接上網啊。

師父:對嘛!而且我們真的不是人,你用人的方法一直探詢跟思考我們,永遠搞不懂,對吧。

學生:對。

師父:所以只能變成用老鷹兔子還有獵犬,對吧。

學生:嗯。

師父:是吧。

學生:對。

師父:一個叫平面,一個叫高空,對吧!結果現在飛機飛的比老鷹還高,還有上外太空的,對吧。

學生:對。

師父:怎解?

學生:就處在不同的空間裡面嘛。

師父:喔!那你找到來九華殿幹啥了嗎?

學生:來連上網路啊。

師父:這就叫真的法,因為佛經所講,很多不屬於你們這世界的東西,你如果沒辦法擺脫,你怎麼能夠就如祂們所講的,了脫三世因果,了脫輪迴或者四相,叫你們破四相,怎麼破啊?活在這世界你們的層界裡每一件都是真實彙整,會痛會喜會樂,怎麼壓抑呢?壓抑不了,壓抑只會造成失衡,所以是叫你們改嗎?

學生:不是啊。

師父:哎呀!志強你快懂啦,你這句話就活的鐵真真的一句話就放出來,就代表你很確定對吧,而是應該叫你們什麼?

學生:把他接受啊。

師父:瞭解而去驗證而得到果論,對吧。

學生:嗯。

師氏:是吧。

學生:是。

師父:所以要實證對吧?

學生:對。

師父:因為你們找到另外一個比你現在那個層界一輩子能使用的方法更好,你會不會找啊?

學生:會啊。

師父:喔!所以為什麼叫具足諸相又不見具足諸相,我們要來到這世界與你傳法,因為你們還不會,忘記了你們的無線網路訊號的功能,我只能借無化為有,有在跟有接觸完教育完,讓你靈魂在你有形的世界兩個連結,兩個無形世界的在連結起來,由靈魂下載資料,是吧!很多你們九華殿的師兄師姐為什麼說,一陣子我突然會了,對吧。

這太子爺用的叫做,無有有無的串聯方法,也就你們一直在尋找神佛能不能開啟方便之門,其實都有在開只是你們不懂,因瞭解才會去實做,對吧。

學生:嗯。

師父:不瞭解叫你們改,改什麼啊?所以你們現在十九章節前的叫人間講法,人間講法當然就是這兩千五百年沒人能改的掉嘛,對吧,看不透四相,對吧。

學生:不瞭解。

師父:如果你知道你只是千層派裡面的一層,請教你,你會往哪去啊。

學生:跳出這一層啊。

師父:當然嘛!起碼要先跳出這一層,對吧!你就不會執著無名在裡面,執著無名對吧,因為世界還有更漂亮的地方,對吧。

學生:對啊!還有更大的世界啊。

師父:說的真好,如果是這樣有人叫悟透對吧!悟透才放下,悟透對吧!不瞭解怎麼放啊,你問我,我也回答不出來。我也只能再告訴你,唉啊,執著無名放下啊,可是就是放下啊,你在放下,什麼事都叫你放下,因為我也搞不懂要放下什麼。

學生:就都不瞭解啊。

師父:一個老和尚老是講放下,我問他放哪一塊啊。哎,心阿、眼阿、耳阿、鼻、舌阿,我說那切成八塊丟給狗吃吃全放下了,悟不透,根本不瞭解要放下的是啥,對吧。

學生:對。

師父:是吧。

學生:對。

師父:才說人家解脫輪迴能得極樂世界,對吧。

學生:嗯。

師父:到最後都覺得只要我跟著佛走,相信捐錢呀,死命唸經,唸祂個三五十萬遍,三五百萬遍,我就成佛,就能極樂了,莫名其妙,誰這麼無聊每天呆在家裡就對著一本經拼命朗誦它,放錄音帶不很快,科技已經進步了,沒有這個科技,所以只好一直唸給自己聽,現在呀你就把師父這段錄下來聽師父講十次法,怎麼不學聰明一點,就在聽。志強,對佛法有沒有另外一個層次的看法啊。

學生:有一點點的看法啦。

師父:是因為你還沒有辦法碰上另外一個方法,對吧。

學生:對。

師父:你也在旁邊看有很多人突然會了,對吧。

學生:對呀。

師父:為什麼他會了對吧,是吧,我無聊嘛問問你志強,你現在生活除了上班下班回家陪老母以外,你還有什麼休閒活動沒有呀?

學生:沒有呀。

師父:那好,那請教一下那來過大陸的師姐,有一個就會突然會連結了,對吧。

學生:對呀。

師父:對吧,然後是你覺得最不可能,她以前就傻蛋一個嘛,對吧。

學生:喔,我沒有這樣講唷。

師父:本來就傻蛋一個嘛,看她每天就慌慌張張不就傻蛋一個。

學生:慌慌張張有啦,傻蛋沒有啦。

師父:慌慌張張不就傻蛋嗎?執著無名對吧,然後每天一慌張不就變傻蛋嘛,誰慌張不變傻蛋你告訴我。

學生:對呀。

師父:是吧!請教一下她的方法好不好啊。

學生:好。

師父:好不好啊。

學生:好。

師父:那你實驗成功了以後,再回頭來看這離色離相分第二十好不好啊?

學生:好。

師父:很好啊,後面人有沒有聽到這一席對話啊。

學生:有。

師父:小曾上台來。

 

學生:師父好。

師父:把你以前的空不是空,空亦非空的道理,用所謂跟這個所謂的具足色身以非具足色身的同理同源的故事,用一個現在你聽了師父這一席話,用最淺直的方式告訴師父,隨便講嘛,不用講文言文,打屁的說法師父都能接受。

學生:最淺直的唷?

師父:對。這部經文就只有講那兩句話嘛,講來講去講一堆屁話嘛,就具足色身又不具足色身,具足諸相又不具足諸相,對吧!所以叫離色離相分嘛,對吧。

學生:對。

師父:對吧!跟空不亦空,空亦非空的道理是不是一樣的,對吧。

學生:對。

師父:好!很好!來,用最淺顯的方法分析給師父聽。

學生:師父我不會解釋。

師父:那我問你,你回答好不好啊。

學生:好。

師父:在這個三度次元空間裡,就在這色身居住的社會裡,空的了相嗎?

學生:相是空不了。

師父:很好,我們就這樣不用解釋啊,慢慢問話啊。

學生:好。

師父:在師父的世界裡法身本不具足,所以諸法必空相,對吧?

學生:是。

師父:在我的世界裡對吧。

學生:是。

師父:一定空的了嗎?

學生:是。

師父:沒有了色身怎麼還不空,是吧!

學生:對。

師父:那現在你帶著色身具足,諸相具足的相,生活在這層界裡,去修一個法身皆空相的法,要怎解啊?色身空不了,對吧!

學生:是。

師父:那哪裡能空?

學生:只有心念可以空而已呀。

師父:很好!可是你又心念已空,色身具足,你要怎麼做呢?

學生:隨緣。

師父:要平衡,對吧?

學生:是。

師父:因為所有空相的法,對於這世界萬物的一切,這個三次層界的一切皆能捨去,因為皆不需要可不可以這樣解?因為不需要嘛!

學生:不可以。

師父:拿衣服給我穿我也穿不來,對吧?你在弄個在漂亮的床給我睡,一張那個紅木家具仿古古代古董那個,拍賣拍它三千萬美金的我也睡不著,對吧!

學生:對。

師父:所以我是不是代表我不需要。

學生:是。

師父:那具足色身會不會需要這些東西。

學生:需要。

師父:很好!空亦非空,取之於平衡,相之於中道,所以才叫你來學道法。

學生:了解。

師父:因為心已空,但色身具足。

學生:是。

師父:就已找不到空的平衡,該何如把自己走出來,取決於平衡相,對吧!

學生:是。

師父:喔!所以最後還是要學習人間這色身相,稍微要演一下啊,這有一部分,那股東算他的,起碼要把這肉身照顧好,對吧!

學生:是。

師父:那他才會配合你的心一起空,對吧。

學生:對,師父我瞭解了。

師父:你瞭解啦!

學生:這就中道呀,不走兩邊,兩邊並存啊。

師父:哎呀!很好很好,所以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

學生:是。

師父:因為還有另外一個世界存在,另外看不到的靈魂裡,對吧。

學生:對。

師父:對吧!那可是這色身又具足對吧?

學生:是。

師父:那這句話講的模稜兩可,搞不懂就是要走中道,是吧!就如你講,不走兩邊,對吧!

學生:就是也不能斷滅呀!

師父:是吧。

學生:是。

師父:斷滅要到什麼時候啊?

學生:掛了以後。

師父:色身結束的時候,對吧?

學生:對。

師父:靈魂永遠能知解脫,而色身不再具足恐懼,他知道色身的衰敗只是靈魂力更大提昇的那一刻,請教你色身會恐懼嗎?

學生:不會。

師父:哎呀!他甘願奉獻,對吧!

學生:是。

師父:所以色身也要能夠共體法喜對吧。

學生:是。

師父:這樣懂?所以就分成兩派嘛!一派來自祈求得到色身法喜心不空對吧!一派只是為了心空不管色身法喜,到最後造成法律糾紛家庭問題,然後感情問題,然後抱怨不斷,你瞭解嗎?

學生:瞭解。

師父:所以你知道九華殿為什麼還要你們奉旨富貴的原因?

學生:瞭解。

師父:喔!取於中道平衡而走,是吧。

學生:對,他是名色身。

師父:很好很好,好啦好啦,你懂就好換小黃。

 

學生:師父好。

師父:來!小黃,師父經典用一個最簡單的話告訴師父,最淺顯易懂。

學生:淺顯易懂?諸法緣生。

師父:你這樣講旁邊人都聽不懂,這些人國文造詣,包含佛學知識,佛經看的比誰都少啊,諸法緣生怎麼講,用一個最簡單的話,閩南語都可以。

學生:所有一切現象都是因緣所生,都是有因生成的。

師父:講閩南語啦!卡緊啦!(快一點)

學生:講閩南語快一點喔?所有的現象都是有原因的啦!

師父:很好!用一句你們小時後很常聽到老人家教訓你們的一句話,還有你現在很喜歡跟你小朋友講的一句,那個話我蠻欣賞的,來!講給我聽。

學生:小朋友?

師父:一個那個俚語,俚語嘛!絕對不是那個『ㄏ一摟』(台語:那個),你常常在講。

學生:想不起來!呵呵呵。

師父:什麼想不起來,你常常跟人家講的一句什麼話呀?口頭禪、口頭禪不是『ㄏ一摟』(台語:那個)

學生:口頭禪?

師父:你太太在不在?他常講什麼話?一句一句講來聽,我需要你蹦幾句閩南語。

學生:閩南語怎麼講?

師父:個人造業個人擔,這不就也應了你剛所有世間萬物皆為因緣所生,對吧?

學生:對。

師父:對吧!

學生:沒錯。

師父:那如來怎麼找呀?

學生:如來怎麼找?

師父:為什麼你還沒找到,對吧!

學生:對。

師父:是吧,就應了你那句俗語,個人造業個人擔,所有因緣世間萬物皆由因生起,對吧!

學生:對。

師父:剛剛師父有沒有教你怎麼找如來呀?

學生:有。

師父:你會不會去找呀?

學生:很想找啦。

師父:啊?

學生:很想找。

師父:不是你想不想,我問你會不會開始去找啦?說的好旁邊有人幫你回答了。 諸相具足,現在就陷在諸相具足的相裡,因為不瞭解何為即非具足色身與諸相,因為不瞭解佛家世界真正的成因與原理,對吧!

學生:對。

師父:而不瞭解怎麼去找祂的方法,對吧!

學生:對。

師父:現在諸佛經,諸實像,諸禮儀,諸法規,已把你障蔽的色身具全,諸相全足,對吧!

學生:對,都足了。

師父:要不要放棄之前所學啊?重新來一次啊!因為沒找到對吧!

學生:對。

師父:是吧,所以換個方法會不會比較容易啊?

學生:會呀。

師父:會不會?

學生:會。

師父:很好,等等跟小曾討論一下,因為你們兩個一個木頭,一個石頭,對吧。如果點石能成金,枯木能逢春,那奇蹟也都來了,好不好啊?

學生:好。

師父:等等跟那個劉嘉麟好好探討。

學生:好。

師父:好不好啊。

學生:好。

師父:對吧,那個以前也看不只是石頭,那叫絕緣體,好不好。

學生:好。

師父:不是教你們神通,是要教你們真正的佛法,怎麼能夠悟透真正能悟透經典裡面所言,再也不是文字,把從文字跳出來,文字也叫色身,也叫諸相。

學生:對。

師父:佛經也是,對吧。

學生:對。

師父:跳的出來,你就能看到它背後真正的精神,你才真懂我們佛經告訴你們的是什麼世界啊。

學生:是。

師父:唉阿,把移民手冊看一下好不好,這次看師父能不能把你移民回去,這個你們怎麼通靈,通靈的方法不叫真通靈,要拿來辦事,考托福總要懂語言對吧,要能溝通對吧。

學生:對。

師父:要移民也要先會語言對吧。

學生:對。

師父:新的生活方式對吧,

學生:對。

師父:瞭解吧,不是通靈,切記呀,要考托福嘛,托福要先考成功。

學生:知道。

師父:啊,懂啊。

學生:懂。

師父:絕對不是要拿來辦事用的,瞭解。

學生:知道,知道。

師父:很好,等等再溝通溝通。

學生:好。

師父:劉嘉麟。

學生:是師父。

師父:你有壓力啊?

學生:我很緊張。

師父:你緊張什麼?

學生:怕做不好。

師父:什麼東西又不好了,要不要去競賽啊?

學生:沒有。

師父:還是要去比賽?

學生:沒有。

師父:你要不要招攬業務?

學生:不要。

師父:很好,只要你們好好把課學好,業務不用你們招,我們自有業務部隊。

學生:我知道,瞭解。

師父:我們自已有部隊。

學生:是。

師父:我們多的是人,我們教了兩千五百年的課,多的是學生,哪裡沒門徒,只怕門徒教出來不像,人家不來學。

學生:知道。

師父:這門課在教什麼?

學生:不要只相信眼睛所看到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師父:哎呀,說的好。

學生:不要只是當個井底蛙。

師父:喔,很好,那請教你,你以前一直覺得你自己是絕緣體對吧。

學生:對。

師氏:還絕緣五十年對吧?

學生:對。

師父:回頭問一下九華殿,有誰絕緣的比你還久啊?

學生:我第一名。

師父:那還有誰辦不到呢?

學生:大家都辦的到,只要願意。

師父:哎呀,很好,具足色身跟非具足色身,你來大陸師父有幫你講解過了,是吧?

學生:嗯。

師父:剛剛這一門課對吧?

學生:嗯。

師父:你懂了沒啊?

學生:懂了。

師父:很好,很好,不要當井底蛙啊。

學生:嗯。

師父:也不要道聽塗說,對吧。

學生:是。

師父:要找菩薩,對吧,找這個如來是最真的,對吧。

學生:自己找。

師父:找誰都沒用,還要自己找這志強講的,對吧。

學生:對。

師父:對吧,電腦要自己開吧。

學生:要自己願意。

師父:對,關著機一直問師父,怎麼不來連線,對吧。

學生:哈哈,有他們已經在努力了。

師父:很好,這就是未來九華殿上課的模式,真要把一群人都搞懂,還能真去見如來,再也不是用人間講法的方法教你們,那真會教出一群只會唸經的,以後就變成九華誦經團。

學生:瞭解。

 

師父:劉小胖,來。

學生:師父。

師父:聽了這一席話,這一門課你有什麼感言?

學生:感言啊?就開機嘛,師父直接開就好了。

師父:還有讓色身也能瞭解,他在這社會原本就要存在對吧。

學生:對呀。

師父:那必須要養活他對吧?

學生:對。

師父:是吧。

學生:對。

師父:只要不違背社會的法律與正常倫理道德觀念,是吧,是不是也應該養活他。

學生:對。

師父:你還有懼怕沒有呀?

學生:沒有啊。

師父:喔,很好,那法空種於心,對吧!

學生:嗯。

師父:是吧!來解釋一下具足色身及非具足色身,用你能理解的話講給師父聽。

學生:師父我可不可以用我的肉體來講?

師父:當然。

學生:我人還活在這世界上,可是我心已經出家了。

師父:那很好,對吧,那這肉身還是要養活對吧?

學生:對。

師父:我懂,這就分成兩塊,一為肉身,二為靈魂的世界,兩塊你能分清楚就好。

學生:嗯。

師父:很好,如如來。

 

學生:師父好。

師父:很好,來這堂課得到什麼感覺?隨便講緊張什麼,這不是要知識,要一種感覺,把感覺說出來就好。

學生:走進去瞭解那經文的意義,然後…

師父:別緊張。

學生:包括我今天早上就是再複習的時候,就是感覺到一種感覺,就是我們…不會講。

師父:一種什麼感覺,隨便形容。

學生:早上很法喜,可是我不會去形容。

師父:很好啊,劉嘉麟,有一個工作要指派給她,地藏王菩薩如果迎接供奉在斗姆殿的時候,這位師姐引領大家誦經,再問斗姆要誦哪一部經典,初一十五啊。

學生:好,是。

師父:由妳帶領,久了就會在眾人面前說話了,由妳帶領,妳這叫主誦經那個主誦者,帶著大家誦。

學生:好。

師父:先培養一段時間,這課妳就會跟師父對話了。

學生:好,謝謝師父。

師父:喔,還有慢慢的相信你,靈魂的覺醒,妳已不斷上網搜尋資料,請妳要每每固定的把它確認出來。

學生:把所得確認出來?

師父:是的。

學生:好。

師父:那些都是妳不斷上網搜尋而來的資料,不要枉棄他啊。

學生:好。

 

師父:那個宗翰坐上來。

學生:師父好。

師父:這門課你得到什麼,你坐在那聽的挺仔細。

學生:嗯,就是不要只相信眼睛看到的東西。.

師父:這別人講過了。

學生:呵呵呵,喔,就要慢慢捨棄有線的,要學習無線的,這樣學習才會快。

師父:很好,這句話你以前交女朋友就講過了,現在到底真學會了沒啊?

學生:啊?

師父:捨棄有線,才能得到真正無線,而你真正感覺到了嗎?

學生:嗯,最近有一些醒思啦,在想自己當初…

師父:有一些改變與調整。

學生:對對對。

師父:你進來聽課的比較晚我不會為難你,我只是對你有另外一層的希望啊。

學生:是。

師父:人間所能找的,絕不是你眼睛或是聽別人講的叫好,而是你自己心裡想,怎麼對自己與旁邊人都好的事,才叫真好啊。

學生:好,瞭解。

師父:這是師父送你對這一部離色離相分第二十最淺顯的一句話。

學生:好好,我瞭解。

師父:好。

學生:好。

 

師父:那個小嘉玲。

學生:我剛有跟宗翰講說,叫他不要出賣自己的肉體,就是要兼顧肉體跟靈魂,不能為了靈魂出賣肉體,也不能為了肉體出賣靈魂。

師父:那個叫出賣靈肉,講講妳的看法,拿妳自己對自己生活的看法,講來給師父聽,驗證在這一章節裡。

學生:就是我常常看事情,會很執著在我現在發生的問題點,然後就一直執著下去,然後一直鑽牛角尖,可是有時候師父或者是其他人,可能突然一句話,就會讓我點醒我,就是我現在看到或我執著的那個點,不是真正的問題,也只是整個事件的一個過程之一,可是我就僵在那裡。

師父:很好。

學生:可是後來就是把自己換不同的高度,跟跳出來往裡面看的時候,你就會比較釋懷,就會覺得說,比較看得清楚一些事情的真相,然後你就比較能夠耐心的去等候,讓那個過程經過,然後讓真正的事件醱酵出來。

師父:很好,這就是妳一直在問,什麼叫戒定慧啊?當妳瞭解,放大人生的思考,一輩子不是只是都在幾件事上卡住過不了關,一輩子的時間很長,包含靈魂的一輩子,那真的叫無窮無盡的時間,而當在妳能夠真正瞭解這過程,妳就能夠靜心安定下來的看世間的萬物,那一刻,妳就能夠找到很多不同的方法去面對,這也不就妳們在講的定慧嘛。之前的守戒叫人間法,因為還不能瞭解到這一層次,所以才規限了很多的限制,與所謂的罰條,叫妳們去遵守,對吧。

學生:嗯。

師父:可是如果妳們懂了,戒中已無戒,何有戒可說,不就所謂的具足色身又不具足色身,空非空亦非空,寂滅不寂滅了,什麼意思?對吧,就是戒中無戒,必無戒之說,瞭解啊。這就是古代文言文的意境,妳們如果真能開始瞭解這一篇,師父以後講話,妳們絕對聽得懂。古代文人雅仕,講的文言文,所有古代的詩文裡,談的叫意境,如果這學得會,妳們就能解籤詩了。籤詩講的叫意境,它不叫文字,所以只會看文字唸白話,永遠解不了籤,這籤解的二二六六,懂啊。

學生:懂了。

師父:瞭解吧,談話聽藝術,藝術中聽精神,精神中還要去取其精,才能真聽懂一句話。色身具足的社會,這些都叫做政治家,說話有藝術嘛,藝術中還要取其精神,從精神中還要去蕪存菁,才能真聽得懂他講話嘛。色身具足的社會在這,而佛經不能這樣講有異曲同工,它所談的都是一種精神層面的東西,絕對不能用意象化去表達它。

學生:瞭解。

師父:瞭解,那個要回家拜土地公那先來,等等要回家。

 

學生:師父好。

師父:這部經文學到啥?

學生:我把它放在生活中好不好。

師父:那當然好。

學生:因為你剛剛講說志強,我是想到說我跟志強認識也很久了,那你說看到志強這個人是不是如我所看到的,那其實這塊是需要思考的,就是說我認識他,看到他我自以為說我真的認識他,可是,是不是真的認識嗎?

師父:很好,回家拜土地公。

 

師父:來,譽蓉。

學生:師父。

師父:師父提點得到什麼?

學生:我剛到,但是我剛有詢問一下其他師兄姐,然後稍微理解一下,我覺得是就是不要拘於相,然後心中有佛,處處都有佛,然後如果人人心中都有佛的話,那世界就會非常的和樂,那只要放開心胸學習的話,要用靈魂去感受。

師父:那不求相就很多方法囉?

學生:嗯。

師父:也不能執著於意,相指世間萬相,對吧。

學生:對。

師父:希望你能切記這一句話。

學生:嗯。

師父:好不好啊。

學生:好。

 

師父:來,品穎。

學生:師父好,我的心得是,就是剛剛在講那個曾師兄的部分,就是中庸之道是什麼意思,我現在有比較多一層的瞭解,因為我又比較用二分法去分辨所有的事情,所以在中間沒辦法取得平衡,那取得平衡的方式包含要去接受認清事實。

師父:我們來講,依佛法這部經典來講,具足色身,就是我們現在活在這世界,是不是真啊?

學生:也是真。

師父:也是真,也如人在講的幻覺對吧?

學生:對。

師父:我們把他放大點來看,依靈魂我們知道靈魂永生這裡也不用分你相信這樣,對吧?靈魂永生代表無窮無境的時間,這一輩子是否也就如衪,靈魂睡了一覺起來?可以這樣講嘛!對吧!

學生:嗯。

師父:對吧,那睡了一覺起來,那重要嗎?

學生:只是睡一覺起來是不重要。

師父:喔,只是也要讓他睡的舒服,不能睡起來腰酸背痛對吧。

學生:嗯。

師父:是吧,這樣可有其他參悟?隨便講無所謂。

學生:因為師父剛講說睡一覺起來,師父我想我是很貪心,因為我擔心忘記,我害怕停止,怎麼說我害怕所學的會忘記。

師父:唉,品穎,所學本來就都該忘,為什麼你知道嗎?因為他在反覆的練習中,已經變成自然反射動作那一刻,要不要記得他啊?

學生:喔,嗯,瞭解。

師父:他就已經會了,會了要不要怕他一直跑掉啊?

學生:好。

師父:小時候回想,第一次拿筷子的時候你還記不記得?

學生:不太記得。

師父:第一次寫字的時候還記不記得?

學生:第一次騎腳踏車我記得。

師父:很好,第一次騎腳踏車對吧?

學生:嗯。

師父:會不會啊?

學生:第一次不會,跌跌撞撞學起來。

師父:那等學會以後,以後看到腳踏車還會不會先想怎麼騎它啊?

學生:不會,師父我懂了,我懂了。

師父:後頭叫做靈魂永生的學習,為什麼叫做每一輩子來到這人世間皆在學習,學習的就是把它變成自己的所謂的生活中的一部分,包含細細的某一個細胞深層,當祂已經變成你,祂不再不見,而你也就不需再執著祂,而放掉祂,這才能夠變成法身共相,對吧,都已經會了幹麼怕忘,只怕未來不能學更多對吧。

學生:懂了

師父:對吧,所以才會永生的學習對吧?怎麼靠近中庸?就如你講,色身具足,人世間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前世不生,真還印鈔票了,還有銅板丟了會痛,對吧,以前古代的銀兩砸會砸死人,對吧,這些東西,穿在身上的衣服,包含身體、心靈上情緒的各種疼痛,通通一目瞭然,真不真?真啊!可是靈魂有另外一塊取決於心,因為這瞭解這只是疑問對吧?他必然能分辨出輕微的疼痛,對吧,他自然能開始看淡,可是靈魂罷工,肉身會變得不適應生活在現在這一輩子的真實空間裡,那會變怪人對吧,那就如你講的,會產生魔障也會混亂對吧,因為沒辦法形成一個平衡出現對吧。

學生:對。

師父:原本就兩個世界。

學生:師父,我懂了。

師父:喔,懂了啊,就是要記得下戲的原因,就是演的連續劇上去拍戲要濃妝豔抹,演完下戲要素顏對吧?

學生:師父,我懂了。

師父:瞭解啊。

學生:嗯。

師父:懂了啊?

學生:嗯。

 

師父:很好,新朋友叫新朋友來。

學生:師父。

師父:聽完這些課,有什麼感覺沒?隨便講,絕不為難你啊。

學生:以前我都不知道這方面,現在就是因為小吳的關係,漸漸知道,然後很多師兄姐的幫忙,像師父說的要自己當自己是一台電腦,然後讓自己可以就是無線上網,然後搜尋到更多的靈感之類的,然後對於也瞭解到就是有靈魂跟自己肉身,因為是真正的一個生命,所以還是會有每天真實的現象,可是就是說要在中間現實生活也要過的好,不要人變的怪怪的,好像什麼都不理,或是不上班,或是不養活自己這樣,就是上班也要演的像一點,演的配合大家,就是演讓自己可以生活下去,然後心靈上的話,就是在另外去找要悟透的東西。

師父:很好,這不就你一直在看誰能那麼情緒穩定對吧?你也在找方法嘛,你瞭解這世間只是睡了一覺,這一輩子你就不會過於認真,還能輕鬆一點,如你想來這裡,你真想開悟自己智慧啊,是吧。也是你在看小吳怎麼可以到處都不害怕對吧,還能那麼大聲罵人家你在怕什麼,對吧。

學生:是啊。

師父:他有沒來啊。

學生:他下班才會來。

師父:我知道啦,托師父的話給他,不要每次看到別人害怕,怕被別人傳染到自己也害怕,就開始大聲叫人家不准害怕。

學生:喔,是唷,原來他是…

師父:叫他真正把害怕學起來啊。

學生:我怕我傳染給他。

師父:所以他只能用武力嚇阻你。

學生:我想說他怎麼每次都那麼兇。

師父:因為他也很害怕啊,他怕變成你,因為他以前就那樣子比你還緊張,好不容易擺脫那故事,還找一個人來再把他拉下水,他不幹。

學生:原來他是怕被傳染。

師父:情緒真的是會互相傳染,如果你想讓你自己情緒很和諧,這中間的領導集團分子,他就要帶著穩定的情緒出現,所有的情緒必會被你傳染,你懂嗎?

學生:那這樣子我有時候問題,到底是要該問他還是不該問他?

師父:問的過程中毫無情緒,永遠只是在瞭解問題,而不是在發洩你的矛盾,懂嗎?

學生:喔,好就平平的問。

師父:記得啊,這個打開這話師父送你一點點小小人生建議啊。

學生:好。

師父:就是啊,別再拿筆記,這你馬上就記得,就是這問題先不談先抱怨一大堆,把情緒先發洩完,結果每次想到那問題就問該怎麼辦,那開始就問該怎麼辦就好,前面那些少演一點,很累耶。

學生:好。

師父:這樣就不會有衝突,人家也會耐心的告訴你,你前面起碼抱怨五十七分鐘,真正談問題只談三分鐘。

學生:好,懂了。

師父:瞭解啊?

學生:懂了。

師父:師父給你建議慢慢來,這我針對你慢慢設計一個小小課程引導你?

學生:好,謝謝師父。

師父:師父先整理你的DVD啊,下次上課我會放幾部給你看。

學生:喔,謝謝師父。

師父:記得啊,要演一個禮拜,我都演最近的給你看,蒐集你最近的DVD

學生:喔,好。

師父:如果沒有了,就設計不到啊。

學生:喔,好,我會努力的。

 

師父:曉情。

學生:師父。

師氏:學到什麼?

學生:就以前會覺得好像懂,但是就是自己還是為有矛盾掙扎,那現在就會覺得說,其實是沒有真懂,因為當你真懂真瞭解的時候,你就會去,就是剛剛師父講,你才有辦法真放下,以前只是一直跟自己說要放下,以前會有點像要強迫或壓抑自己去做,但事實上因為沒有真懂或是真瞭解,那剛剛聽的時候,就是其實我一直在找那個平衡點,就是曾師兄講的那個中庸那個中間的那個方法,然後找到平衡點的時候,其實就會真的去經歷那個過程,然後就沒有所謂的放下與否,因為你其實就是去經歷這樣子。

師父:願意啊?

學生:願意啊

師父:甘願啦?

學生:甘願。

師父:甘願啊?

學生:對。

師父:總算甘願啦!

學生:以前會覺得說就是嘴巴講願意,可是可能心裡或什麼其實沒有真的要,所以就會一直矛盾掙扎,然後不平衡,那現在比較能夠找到那個平衡點。

師父:喔,說的真好。

學生:這是我今天上課的心得。

師父:下一次啊,非說所說分第二十一,希望所有同學自己先做個功課,下週師父要先聽你們對我有所感覺報告。

學生:好。

師父:還有誰沒有上來?

學生:還有小漁還有芝煙、芝儀。

師父:躲兩邊,照哪邊,跑哪邊,小漁上來過可以了,就那個兔子嘛。

 

學生:師父。

師父:對吧,這說到什麼來,這具足色身又非具足色身,這你最需要的一門課。

學生:就眼前看到的真不一定是真啊。

師父:那你相信的真又非常真,那怎麼辦?

學生:可能他是假的啊。

師父:用最簡單的話,你自己的話講給師父聽。

學生:嗯,最簡單的話。

師父:急什麼?就最簡單的話,平常不是很會聊天,現在看到我就聊不出天,怎麼啦!我今天找你聊天,來!小葛你別笑,等等你發表感言所有人發完言。

學生:就要怎麼講,要真誠的面對自己嗎?

師父:說的好,正視自己心裡還有另一個存在,而這輩子所看到的幻象,先不談論太深,還很年輕,所能用感覺跟看到世界都還過於短促,不能以一去評判人的一生,而未來的發展都侷限在這一刻你所使用,用現階段所能看到人生去評判你未來的一輩子,就如你講的,面臨自己最真誠的想法與說法,我想進入另外一世界的訊號與去引導自己,因為這一輩子所設定給你的環境與學習的狀態,這就叫色身具足,或許也叫他們講的出生家庭,或者不能選擇所要面臨的學習功課,怎麼從裡面覺醒,不再演這一輩子大亂相,請你切記師父跟你講,而你回答師父這一句話最重要最重要,也是你自己在教你自己,面對自己心中最真誠的想法與做法,很好,這句話針對不是不能講,好,換芝煙。

學生:謝謝師父。

 

學生:師父,我覺得就是其實之前也是懂一些些,然後但又不是很懂,那今天就是比較清楚的就是說,其實我們在這一輩子有報身,但是我們要進入到就是如來世界,或者神佛的世界的話,那就必須要跟神佛的思想是一樣的,那之前都會覺得說,那這一輩子就想要修行,但是又有報身的存在而有互相的矛盾,那其實在如來的世界裡,我們的那個報身其實一點都不重要,而我們卻會去限制於在這個報身當中而去阻撓。那所以有時候我們都會去太執著於我們現在看到的一些所謂的虛像和幻像,而去執著,而去產生人的很多情緒。

師父:如果這只是一個學習的課程。

學生:那就不重要。

師父:那就每一件都歡喜的在學習對吧。

學生:沒錯,因為其實真的要進入到如來的世界,這些都東西都不是重要的,那些都只是虛像,那又何必要沉溺於現在的快樂和憤怒,或者一些痛苦當中。

師父:說的好,為什麼在如來的世界這些報身都不重要了?科技的講法我解釋給你聽,如果你在我們的世界,我們看到你叫陳芝煙,他可能只有一條靈魂的編號,而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光點,所以你報身的那過程我都看不到,因為你在我們的世界只是一個光點。

學生:對。

師父:科學的講法啊。

學生:嗯。

師父:瞭解。

學生:瞭解。

師父:當然在我們的世界都看不到,在如來,當然如來如去就永遠不管人間俗務,因為祂在祂的世界沒這些事,可是我們又要進入人間說法,我們又要具足這色身所有能瞭解的各種七情六慾,才有辦法協助,協助唷!記得師父這句話,協助你們瞭解而才能看明白,你們才真能搞懂另外一個世界說。

學生:嗯,瞭解。

師父:來換一個吧。

 

學生:師父好。

師父:先說好不要又為大家報告啊。

學生:就今天講的我想有個感觸,就是針對如來在講離相實相,到後來他就說連我在你面前跟你講經的,都不是真的我,那這樣子大家應該都可以體悟到那個所有的相,就是我們看到喜歡的東西,可能都是一切因緣具足,現的短暫相,那有時候為了現短暫相去追逐,反而很辛苦,那如果說連菩薩都說,在你面前講的相你現在看的是這個樣子嗎?絕對不是,那如果我當時在現場我一定會說,我看到不是這樣,那我看到的是什麼,那就會很恍然大悟說,在你面前聽到老師不是老師這個樣子,那以前我們看到的那些東西到底是什麼東西,就是這個樣子。

師父:有一點道理啊,那你知道為什麼這世界,你們所看到的什麼叫好,什麼叫壞的東西,為什麼會有定義啊?

學生:我覺得有兩個字害了很久,就叫做永恆,我現在對這兩個字很討厭。

師父:叫什麼啊?

學生:永恆。

師父:唉,錯,我還以為你要講兩個字叫政治。

學生:不是,永恆啦,我覺得這句話真的是,會讓大家陷入那字義上的快樂吧,字義上的滿足。

師父:是是是。

學生:因為我覺得根本沒有這兩個字的存在。

師父:說的是廣告名詞嗎?

學生:不是,因為永恆…

師父:那個永恆,鑽石代表恆久遠。

學生:對啊,如果要這樣講的話,那我覺得那個是指Diamond嘛,那你如果以金剛經來講的話,金剛經應該比Diamond更堅定囉!應該這麼說啦,那如果以這樣來講的話。

師父:這個就是要告訴你,金剛經為什麼比Diamond還堅定。

學生:為心所照嘛。

師父:因為它能瞭解整個過程,所以他不是堅定也不是相信啊。

學生:因為連菩薩都願意說我都不是真的,那你們還信什麼,那這句話意義滿深沉的,他為了離相,我覺得他為了講離相,這個地方講了很多次,從頭到尾講了大概21次吧!從之前的一些有的東西,有沒有,然後一直講講講到後來你還不信,那我告訴你現在你面前的我也不是真的,那你要怎麼講?

師父:那真的,所有都不是真的。

學生:對啊對啊,所以他從一開始講講講講從有形的東西講。

師父:所以也不能跟別人講,你還要先聽後面講,色身還是具足,還是要把色身弄好,不然這些人會精神錯亂。

學生:我知道啊,可是我又覺得這一部分就變成說,你自己本身好像色身沒辦法進入那麼快啊。

師父:我懂你意思,你知道為什麼菩薩這一次決定不再廣開授課,而先把裡面人教好了吧,你懂這份意義了吧。

學生:懂了。

師父:你懂啊。

學生:懂了。

師父:就如你剛講的,怕有一些色身沒辦法進入這麼快,就如你剛講的,連這些都是什麼,到時候還能不能相信什麼是真,到時候都送精神療養院,這樣瞭解啊,你知道為什麼不廣開門徒了嗎?

學生:知道,謝謝。

師父:喔,所以永遠不要相信眼睛看到跟耳朵聽到的文字。

學生:對啊,就不要相信什麼永恆不變,我覺得所謂的永恆不變,那個定義你怎麼去定義那個時間,所以會害死自己。

師父:所以要不要開始追尋另外四個字啊,素英。

學生:哪四個字?

師父:來,不能人生失去精神信仰,你能相信永恆不變對吧,那現在覺得永恆不變這太執著又很可能不能相信,要不要開始追求師父信仰的四個字,「隨緣自在」。

學生:這境界很高,這四個字我比較喜歡啦,隨緣自在。

師父:要不要追求師父的精神信仰啊,永恆不變的太狹隘,也很可能把自己走上絕路對吧。

學生:對,因為你要去保持它不變很難,真的很難。

師父:天動地變,所有磁場效能宇宙瞬息萬變,何能不動?這是不是你們要學的所謂大道之說,順著道流走,隨緣自在這四個字叫順著道流走。再來你看你先生就會看的比較歡喜,因為他以前把如如不動想成就是不要動。

學生:可是師父我覺得他真的是有在探索這一塊,其實我覺得他真的有在認真學。

師父:別替他說好話,這小曾、小黃這兩個我會特別嚴厲。奉法旨,有兩位啊,這一次必須要在這一輩子一次渡化完成,該回家的總都要回家包含你們。

學生:好,一定要回家,好。

師父:尤其那石頭,就是要點石成金,奇蹟來了。

學生:謝謝師父。

師父:所以我才說,千萬不要不相信你看到的跟聽到的,有時候的要求與速度進展不同,所用的方法不同,就叫隨緣自在,再來你們才能真正接受師父一直講那句話,絕對要相信神佛對你們的絕對善意。

學生:絕對相信。

師父:對,永遠會是善意,有時候用的只是方法,因為還要面對你們這一些群具足色身,所以太子爺與我進入這色身的世界,去鑽研兩個字,學的非常精闢,叫政治。因為色身所有的教育程度,包含人間社會的價值觀,都是被這兩個字所操弄設定完成,我必須完全瞭解它,我才能引導你們從這色身的世界一步一步走出來,因為用你們最習慣的方法嘛,相信我,我不會愚民放心。

學生:相信啊。

師父:我會教你們教到最後不需要師父,因為師父本來就沒來過,也不想回來,會教到你們最後不需要師父,瞭解啊?

學生:瞭解,我們會把握因緣的。

師父:很好阿,阿彌陀佛。

學生:阿彌陀佛,小葛。

 

師父:講你的心得。

學生:我的心得是肉眼看到都是假的,只有用心體會才是真。

師父:為什麼?

學生:就是我覺得在這人世間,面對各種人事物,很多人是用演戲的方式,或是很矯情的方式,去面對每一件人事物。所以有時候可能每個人會為了避免自己的錯誤暴露在外面,或是自己不好的一面暴露在外面,都會粉拭自己,裝潢自己,所以很多人可能你看到別人對你的態度跟反應,或許不是他內心真正的想法,所以我覺得,總歸眼睛看到的所有的事物,都不見得百分之百是真的。

師父:那你給我的封號請你收回去,哪個封號?

學生:封號?魔鬼老頭。

師父:所以你看到的不是真啊,是吧。

學生:對。

師父:很好,這就是要澄清的故事,魔鬼老頭要開始上課了,包含這EMBA碩士來這裡講說,師父你這教課的方法比唸EMBA還可怕。相信師父永遠沒有罵過人,因為我沒發脾氣,所以不叫罵人,那只是你們色身世界用的一種手法,不然用你們最習慣的先讓你們守戒,因為為什麼?你們從小習慣,做錯事應該被罵,才叫做錯,才會怕被罵,而不做因為以前不會守戒,會守戒絕對不用那方法,瞭解?

學生:瞭解。

師父:戒定慧三個字是過程,從守戒中慢慢的失去很多的慾望與雜念跟妄想,才會使自己的心與頭腦安定下來,當你安定下來,你開始學會情緒平衡,有良好的EQ去處理所有的事,跟這所謂大陸人所講的情商,你們才會開始產生智慧,為啥?因為你很安定不會慌亂,你不會激動,你那一刻你會想到很多的方法,那也不就你們一直在找的智慧之門。

誰慌亂之下不會腦經一片空白啊,拼命唸啊,雜雜唸啊,誰在情緒激動的時候,不會一直想發洩,一直憤怒的埋怨與辱罵,真試過那一刻,誰會有冷靜的頭腦思考,結果你們要的只有一點,解決那個困難與事件,結果都被慌張與憤怒淹蓋完,只把事情越搞越糟糕。

戒定慧啊!定中才能生智慧,所有人唸書都唸過,佛經只要有入門的,戒定慧,持戒、修定、開智慧,結果就變成口號,就那個雙十國慶要到中華民國萬萬歲沒兩樣,唸完以後就永遠就是罵總統,罵社會,是吧?只有雙十國慶那天升旗很感動,感動一天,一小時不到,只有二十分鐘,是吧?結果從來不瞭解真涵義,那叫過程,定中才真能叫開智慧,不是說叫你們為了要學佛法學什麼,學什麼都沒用,學給師父看,師父也說好學生、乖寶寶,送你貼紙,對我一點用也沒有,我又不在這世界,我給你這貼紙幹啥,你也來不了我家嘛!就不能把托福考好嗎?對吧?托福考好你們才來的了,真正對你們好,定中才能開智慧啊。

情緒不穩定的人怎能有智慧?他每遇一件事先發脾氣,罵完三小時還要氣個二十分鐘才能平衡,對吧。完以後一天過完了,一天能處理幾件?生活哪會好,這叫生活小語,跟這篇經沒關係,這就叫生活小語,其實這部經典,很多人一直解釋不出來這二十分,因為沒寫什麼嘛,寫來寫去就具足色身又非具足色身,具足諸相又非具足諸相,講完誰能解釋你告訴我?

為什麼這一篇我遲遲不談,就是因為沒把你們先訓練到一個階段,到你們開始能夠所謂第一次的觀自在、觀自己,才能開始平衡自己,還有開始知道怎麼樣修正自己行為,不然這課講不下去啊!

師父在用心,有了東風,懂啊?所有東西這過程停掉課這包含什麼,要瞭解我的手法,認真思考,學會了不用拖這麼久,弄個默契來,這些都叫手法,根本沒生氣,也沒想怎麼樣,也真想教出一群真徒弟,只有這樣啊,政治那是講給點頭,想當一個大主管,想當高官,先把師父這幾套學會,懂啊?九華殿這整個過程,拿去研究模擬一次,你能有收穫放在你職場生活,保證你節節高升,我這就從色身裡研究出來的方法。新來的小朋友,好好問問他們,師父這手法厲害,還綁腳綁身,我還叫你們上吊,來承瑜來做前面,還沒訪問你。

學生:兔子不算唷。

師父:來跟小金漁一起坐。

學生:來。

師父:這課已經講完師父要閒聊。

學生:好。

師父:兩個一起坐,坐一排,看到人,所以手跟腳都被我綁完了。

學生:我們甘願被綁,是自己伸手伸腳出去的。

師父:那很好,希望你們專心學習,把這個宗教這一門先擺脫掉。

學生:好。

師父:不要讓宗教障蔽你們,這樣難學了,師父這一門課不太多收學生的,我講真,這次太子爺請我回去收完,我已經差不多伏好譜了,我有很多政治手法你們不懂而已。

學生:嗯!對。

師父:是你們真的要有很多的人間思考,就是你們想,我都故意弄得很明朗給你們看,你們都沒人看得懂,我已經把徒弟都找完,要先把幾個種子真培養出來。

學生:好。

師父:那才能真的對世人有幫助,不然現在我講的法,你叫其他一個宗教團體進來聽聽看,我看他馬上混亂了,聽完可能就馬上瘋狂。

學生:對。

師父:不是罵啦,就是哀傷。

學生:送精神療養院。

師父:一切都是假的,結果搞半天都是假的,有一種叫心裡還沒調整還沒有真正能夠平衡,他會覺得一切都是假的,他會失去希望,他會覺得他做的一切都是徒勞無功,他會完蛋的耶,支撐力會不足。另外一種就罵死了,說這妖言惑眾胡說八道,對吧,信神的回去會被神明處罰,會被車撞死,對吧。

學生:對。

師父:就這兩種人出現,另外一種就是不相不信,他會在裡面發出很多矛盾的聲音,不行啊!這就是師父這一次還有菩薩真正的用意,先把這幾個能教好的教起來啊,唉!不懂這一塊嘛,別人家去上那研究所,佛學研究所都在教第三隻眼怎麼開,你信不信啊?

學生:信啊。

師父:去訪問一下,因為怕2012逃不掉啊。

學生:謝謝師父。

師父:管他202啊。

學生:對啊。

師父:管他啊。

學生:不管。

師父:趕快把我的課複習一次。

學生:好。

師父:好沒事了,來劉嘉麟來。

學生:謝謝。

 

學生:是,師父。

師父:這怎麼每一個九華殿站上那宮主兩個字,套在頭上就變同一張臉。

學生:不會啦。

師父:啊?

學生:如果知道任期很短的話就很開心啦。

師父:任期啊?不會限制延長,因為幫你算過,依人生48歲過後已無事業運對吧,未來只有52歲開始只有投資運,所以沒有正當的工作,小孩慢慢長大,各自有自己的出處,然後越來越不需要你,那就找一個永不退休的工作,不然你一閒下來就到處找人麻煩,那譽蓉講的不是我講的,譽蓉講的,譽蓉他老師轉述我,這龍女菩薩講的,所以讓你找一個永遠不會退休的工作。

學生:師父。

師父:這一定有給付,一定有福利的,這公司滿好的,無極大天尊的公司福利相當好。

學生:喔,這我瞭解。

師父:終生撫恤。

學生:師父這樣子喔,那我就得要認命嘛。

師父:什麼認命,沒有認命這回事,就是你也要開心法喜充滿。

學生:法喜充滿啊。

師父:無極大天尊的公司只有一點,享神明界的勞健保。

學生:神明界的勞健保,永保安康,師父我法喜充滿了,謝謝。

師父:好好做,別再有壓力啊!只是堅持菩薩所講清靜道場的原則,因為一定要有一個能夠專心全職在那負責,能把這道場能夠安定下來,讓所有人不再驚退與恐懼之中渡過,還有不會產生壓力的人出現,才能夠讓他們真正好好與師父好好學學這堂課,譽蓉有沒同意啊?

學生:有。

師父:那你妹妹有沒同意啊?要幫我訪問啊。

學生:妹妹不在。

師父:沒關係啊,你記得幫我把這訊號收回來啊。

學生:我要問他什麼?

師父:問他願不願意,因為要開始徵調人員。

學生:法喜充滿。

師父:好啦,太子爺那邊早有線報,如果真能這你妹妹還覺得驕傲,他還覺得比較有保障。

學生:好,師父知道了啦,知道了我會好好做。

師父:好啊,好好做是可以,別每個當宮主上來都是這一張臉,同一號表情,不知道還覺得說整形完成。

學生:好我變臉,我會去變臉。

師父:輕鬆一點,真的把課學好,相互討論,還有這一次,你自己在普陀山的心得,你自己在太子爺家裡的心得,等等跟他們轉述分享,包含這承瑜,他自己也有一些小小的心得,真的跟大家分享,教大家怎麼真正把這台機器打開,不要再懷疑。

學生:好。

師父:好不好。

學生:我們已經有做計畫要跟大家分享,以後我們每個禮拜五,也會跟他們做一些小小的宮務報告,然後大家一起做天地功,這些我們都有在計畫。

師父:那很好啊,譽蓉你不會來搗蛋了吧?

學生:譽蓉你會不會來搗蛋?不會啊!師父在問你。

師父:會不會努力的服務啊?來來來叫她來,我有事要問她。

 

學生:師父,什麼?

師父:為什麼最近很努力在服務啊?來,說點給師父聽。

學生:我嗎?

師父:不然問妳問誰,問我啊?我服務兩千年了,我還服務啊!

學生:服務唷!很努力的服務,因為我覺得除了自己開心以外,就是幫助別人開心,大家都很開心不是很好嗎?

師父:那很好!想開啦?

學生:對啊。

師父:反正宮主別人幹走了,不會輪到你,放心啊。

學生:謝謝。

師父:這出來混總是會還的,之前你頂別人,現在換別人頂你對吧。

學生:我多少還是會做一點。

師父:好啊,真的服務別人,看到別人開心自己也開心不是很好,對吧。

學生:對。

師父:阿彌陀佛,讓你們聊天啊。

學生:好。

師父:願九華殿一切法順,阿彌陀佛。

學生:阿彌陀佛。


  請按右鍵另存錄音檔
 
 
金剛經第二十六堂課-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應化非真〉第三十二 2010-10-11 21:38:28
金剛經第二十五堂課-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2010-10-11 21:31:28
金剛經第二十四堂課- 〈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 2010-10-11 20:24:20
金剛經第二十三堂課-〈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 2010-09-05 22:17:13
金剛經第二十二堂課- 〈無斷無滅〉分第二十七 2010-08-29 09:58:00
金剛經第二十一堂課-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2010-08-29 09:54:45
金剛經第二十堂課- 〈化無所化〉分第二十五 2010-08-24 21:57:49
金剛經第十九堂課-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 2010-08-24 21:47:50
金剛經第十八堂課- 〈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2010-07-11 15:54:17
金剛經第十七堂課- 〈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2010-07-11 15:2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