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statistics
 
 
金剛經第十七堂課- 〈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注:本篇因錄音問題,音量較小,請將電腦音量開大後再聽;最後一小段沒有錄到,所以聽的時候會突然結束,敬請見諒

 

 

金剛經 第二十二分 【無法可得分】

一、無法可得分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無所得耶?」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我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無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二、互動式課程

師父:現在要講解金剛經,金剛經就是無懼無相,對吧?金剛經講解有平衡的磁場,對吧!我身邊有壞磁場,所以我必須先清理。

來,你們兩個把手牽,我沒叫你們相親相愛;來,牽好,放自然!來,把眼睛閉起來,妳就好,他不用!來,放輕鬆!我們來玩小遊戲啊!我來傳導我的磁場,然後來轉化,再由妳傳導給妳的先生,然後我們來形成一個平衡磁場的效能;來,把心靜下來啊。

一切無相皆幻由,勿有所思亂心性,生活原本已優渥,何來幻想思自性。靈魂展開接眾靈,莫被外界訊息擾,啟動自我之靈能,守護自性之生活。佛國世界本接引,靈魂莫有疑慮生,阿彌陀佛。

學生:可以張開嗎?

師父:妳張妳的眼睛別問我!這樣的感覺不是挺好嗎?

學生:什麼感覺?

師父:這樣的感覺不是挺好嗎?不是嗎?為什麼叫牽手?這感覺不才是對的感覺嗎?不就是在找那快樂,妳不能不快樂,對吧!不快樂很痛苦,在乎快樂,對吧!應該怎麼牽手,兩人一手牽,兩人化一人,天涯何處在,皆為你家庭;沒有環境的變化,也沒有事件的變數,只要兩個人手牽得緊,天下都是你的家啊,對吧!對吧!重要是要快樂,對吧!不是環境,也不是區域,對吧!重要是要快樂,妳想找什麼?一吃得好,二住得好,三看得美美的,心情很爽快的;妳老公要愛你,絕對不能在外面被別人控制住,所以控制得緊,對吧!所有都給妳算完了,妳還在想,對吧!重要的不就只要這感覺嗎?

學生:嗯。

師父:所以妳想不到的事,對吧!只是感覺,是吧!嫁人啦,長大了,別老是像小孩要糖吃,小孩要糖吃,會吵吵鬧鬧的,對吧!妳不就要這個就好了嗎,把手伸出來不就簡單了。

學生:嗯。

師父:那不就快樂了,還會笑了,笑得挺快樂的,妳要的都是假的,要一個糖,給糖妳吃嗎?妳笑了,是吧!師父懂妳對吧,小朋友,開心點過日子,你們本就平安。

學生:嗯。

師父:對吧!感情本來就這麼很好,是吧!要糖吃,給糖,糖就這個啊,這就是最甜的糖,你們俗稱一起去郊遊。不能有壞磁場,會傳染的,不能每個都回家吵架去了,開心,很開心吧,對嘛!不能接受廣泛靈界抱怨的訊息,台灣每個人都在抱怨,聽完金剛經回家就開始抱怨了,沒錯吧!會不會嘛!沒有情調!壞磁場!你會不會學一下人家剛剛,表演,你表演給他看,來來來,你教他來,來你表演,你看還會搖,你很自然。

學生:牽手。

師父:你看看你們怎麼不自然,來來來,再表演給他們看,你們那是什麼感覺,你表演,表演來,再表演一次!對嘛,你看,來嘛,你,表演!

學生:好像在比腕力。

師父:你心裡老是這麼想,連你都瞭解他也很內向,他也需要這感覺的嘛,不然只好去看電視,就在那等!那就換妳先牽他嘛,妳比較樂觀嘛!多好啊,這不就是在找那感覺,不就是這樣嘛!

啊,會了啊?找什麼,就找一個感覺,人間啊,就這七情六慾已打動啊,對吧!一輩子找愛,失去了愛就全天下都沒有人了。

學生:失去愛全天下都沒有人。

師父:我瞭解你們,找回來了,全天下都是好人了!開心不就是喜歡這樣開玩笑,不是很快樂,對吧!玩笑就自己開嘛,多快樂啊!會不會啊?會不會啊?

學生:牽啊?牽給我看啊。

學生:這太容易了吧。

師父:說得好,這真的太容易。你開心啊,別把金剛經拿著捧著笑啊,金剛經突然都懂了,這就是感覺嘛,人活著在世就是一份感覺,對吧!只是你們誤解,你們一直講:金剛經講啥?是講一種無相,無相是啥?用人通俗語言講,就是一種感覺,其實人被一種感覺給填滿,也叫一種環境,當填滿的那一刻,他的心是滿足的啊,對吧?看世界不就都是美麗的啊,怎麼會有,就是缺了一種感覺,很難講,對吧?缺什麼啊?其實就缺這個感覺,對吧!對吧!有這感覺,你看人類就慘了,學會給人家這種感覺的人,他連生命都可以為他奉獻,就搞不懂,你們怎麼學不會呢?連感覺都捨不得佈施給別人,要奉獻嘛。

對吧!還說聰明悟透,這就是法佈施的一種,佈施一點愛給別人,不必這麼吝嗇,那個口出狂言,怎麼樣?不是個故事,對吧!過生活也是這樣嘛,人相處不就是這樣嘛!佈施一點快樂給他,他滿足,頭就如搗蒜,大家都學不會這一點,所以都遇到困難,路都走不出去的原因就這樣啊。把心打開,世界不就寬廣了,對吧!做生意談生意也跟你談感情,搞得他滿心甜甜的,錢都不要了;用在生活啊,那個地方不能用啊,你幹嘛在那懺悔?

學生:沒有啊。

師父:講啊。

學生:沒有啊。

師父:這是誰寫的啊?那誰抄的啊?

學生:我。

師父:你抄的?我看看,抄了幾章啦?抄,一直抄,抄到現在抄到哪?哪裡?第幾頁啊?你快抄完啦?

學生:嗯。

師父:來從第一頁我翻翻看看,等等那經很快就可以講完啦,用一些實例來講這部金剛經啊,來來來,翻到最後一頁給我看看啊;不是,你抄的最後一頁,你抄空白給我叫我寫啊?哎呀,你看看第一頁跟最後一頁,你自己看有沒有什麼差別啊?來第一頁你第一次抄的,然後再看最後一頁,那有什麼差別啊?沒差別啊?你看一下,旁邊的,看出什麼變化沒?

學生:筆跡比較粗獷。

師父:喔!也是一種感覺,來來來,傳下去旁邊那裡,真是的,這真的是九華人啊,一個比一個毒,這樣怎麼找得到你要的那一種感覺啊?都被你毒死了,從小的職業是電魚還是毒魚啊?看完要講感覺啊看完,什麼感覺?

學生:感覺就是比較飄比較輕,後面就比較穩重,然後比較正。

師父:喔,還好妳有改變啊,看完講感覺,貼狗皮膏藥的講的。

學生:我覺得就是前面是因為抄經在寫,後面是寫給自己聽的。

師父:喔,好幾種變化,好多種感覺啊,有沒有人講中你那個真正的感覺啊?講啊。

學生:前面字型寫得比較亂,後面寫得比較一致、字型。

師父:喔!字型,又是字型,沒有形容詞啊,來放這邊看。

學生:前面的字,我覺得他寫得比較淺。

師父:沒關係,講實話,講一種感覺。

學生:後面感覺上比較用力,筆觸上面可能覺得,感觸很深是不是?就更認真寫。

師父:很好,這些講得都差不多,來來,看啊,看完講。

學生:前面沒有錯誤,後面寫錯的有改正。

師父:很好!很好啊!剛剛太子爺傳遞一個訊息給師父,九華殿嘴會這麼臭,為什麼叫九華人?就師父教的,嗯!有像。

學生:師父要不要吃荔枝燉白粥?

師父:師父那個解不了啊。

學生:高粱酒加荔枝?

師父:那可能毒魚毒了十輩子,鶴頂紅,天下絕毒嘛。

學生:後面有覺悟的感覺。

師父:又跑出一種感覺來,看看的傳完了吧,每一個人講。

學生:後面比較用心的樣子,感覺。

師父:喔!又用心,又感覺,喔!來來來,講啊。

學生:沒有感覺。

師父:那好,沒感覺也是一種感覺,還好妳沒講出,抓兔子,你英國皇家的。

學生:不過,我沒想過劉師兄的字這麼好看。

師父:第一頁跟最後一頁,什麼差別?

學生:第一頁就是好像很虛心地在寫,後面就很用心。

師父:喔,很好,來,再來。

學生:越寫越整齊。

學生:啊。

師父:啊什麼啊?

學生:談到他翻幾頁啊,他後面這兩三頁,我覺得是情緒穩不穩定耶,因為有粗有細,一篇裡面有粗有細,後面就沒有。

師父:很好很好!很好,來,看到什麼?

學生:找到他自己,而且越來越好。

師父:喔,來,講。

學生:前面就感覺好像只是為抄經而抄經,到後面的話,已經有耐心了,有靜下心來寫這個經。

師父:嗯,來來來。不熱了吧?不熱了對吧?因為我一直在幫妳搧風,我怕妳點火,坐妳旁邊很危險。

學生:前面這比較飄,後面比較重。

師父:很好,來來來,再傳,來,再傳下去!妳夠了,火熄了,不幫妳搧了,我搧我自己。有純淨的天性啊,叫「童子靈魂」,像小朋友的靈魂,妳知道怎麼把這靈魂的力量發揮到極致嗎?這靈魂真正存在的基礎元素,就如太子爺一般;太子爺啊,祂都自誇自己為啥?就講給人家聽嘛。

學生:喜悅之神。

師父:喜悅啊,失去了喜悅,就失去了精神,就如生命如枯槁,活得毫無意義,懂吧!

學生:嗯。

師父:要善用自己的靈魂力,要找到對應的感覺,才可以把自我發揮得最亮麗;就一種感覺,直觀動物,人,對吧!現象說,就是這個有情現象,對吧!沒錯吧!是吧!

學生:嗯。

師父:當妳心情是美,別人看你自然美,妳看別人也美,對吧?

學生:嗯。

師父:當你的靈魂力叫喜悅,妳散發了全身的喜悅,情緒是能導引別人的,它是不是滿心的喜悅,對吧?

學生:嗯。

師父:那他看妳會怎麼樣?如果妳滿身散發叫喜悅的精神力,對吧?

學生:嗯。

師父:那跟你交往的朋友,從妳身邊一坐,現代人文明病最缺乏的叫快樂,對吧!結果妳滿身的快樂與喜悅,一下大家全部被妳感染啊,對吧!

學生:嗯。

師父:然後他追求一輩子都找不到的快樂,對吧!那很痛苦,有工作壓力、還有家庭壓力,對吧!還有教育壓力、還有那個言語壓力、還有那個肢體語言的壓力;為什麼啊?現在人不都這樣嘛,對吧!連說話都不用就可以吵架了,妳信不信啊?人啊,疑心疑鬼的,對吧?連風吹草動,鬼來了鬼來了!風吹嘛,當然草木要搖啦,不搖就不叫草木啦!哈哈哈…很有趣對吧?稻子長熟了結滿果了,它就要低頭了。結果現在人就想,它明明長那麼高那麼健康,以前看它就像個陽光頂天,現在為什麼啊?成熟了,怎麼沒想到滿車滿谷的穀實可以收穫,就只想著它生病了,對吧,沒講錯吧!什麼啊希望,看你一下午師父跟太子爺都在觀察你們!

學生:抹粉。

師父:什麼抹粉?看另外一種精神嘛,師父就讓你們學到,觀察了一下午啊,為什麼啊?不漂亮,我在教妳怎麼讓人看妳漂亮,怎麼讓所有人都覺得妳漂亮,對吧,妳希望嗎?希不希望?希不希望所有人看妳都是漂亮的?希不希望?然後別人說妳好漂亮,妳覺得我學得像不像啊?精神我學到了,對吧?啊,對吧!怎麼剛剛我正在傳授妳怎麼讓妳變成很漂亮,所有人都看妳漂亮的方法。

妳這精神力叫喜悅,現代人最缺乏的就是滿天的喜悅,對吧!妳傳導這能量一出去,別人是開心看世界是美的,每個都說妳美,妳偏偏就喜歡聽:你要講,你要每天跟我講。還好妳遇到好人,不是詐騙集團,詐騙集團才每天講,因為想騙妳兜妳的錢,我拿妳來當勞力使喚啊,懂吧!

學生:可是他都每天講,那他就是騙人的。

師父:那他就是詐騙集團,他沒辦法了嘛,不講嗎?不講會出人命的;既然已到這份上了,對吧,會怕就好了嘛!代表妳這所有的佈局已經成功了嘛,因為已經到會怕的份上了!那有沒有找到感覺?有沒有找到感覺?都已經到會怕的份上了,有沒有感覺啊?

學生:有。

師父:那很好啊,散發妳無限的喜悅精神力,所有世界將因妳而美麗,要記住師父這一句話啊,原本就是純粹純真無瑕的童心,妳把它發揮到極致就好,別學著當人家的那個大人,搞什麼小把戲啊,那妳學不來,反而反增妳痛苦,到最後讓妳失衡啊。

世界何其之大,到哪都叫郊遊,妳的太子爺叫我告訴妳這精神怎麼生活得進去,到哪都叫郊遊,郊遊要幹啥?小時候。

學生:玩啊。

師父:哇,玩會想到什麼?

學生:吃啊。

師父:對啊!然後會不會想到別人?是不是要玩得盡興?吃得開心?會不會?

學生:買啊。

師父:買得開心,會不會想別的?記得啊,當妳不再怕那個故事,考慮到當大人,錢!瞭解吧?

學生:嗯。

師父:妳被錢綁住。

學生:喔。

師父:小時候郊遊的精神,妳忘了。

學生:嗯。

師父:吃得開心、玩得快樂、買個過癮,對吧?可是不能浪費,極盡奢侈,對吧?

學生:嗯。

師父:可是,很多,妳可以朝這方向努力,如果妳不懼怕錢,錢,將為妳而所用啊。錢不就一個名詞,也不過一個貨幣流通,把它講俗了,古代叫銅錢,現在叫鎳幣,只會把人丟痛,不會讓人吃得過癮,懂吧!靈魂力怎麼發散?聽師父講,啊!金剛經,無畏,怎麼真無畏?妳必須把妳最怕的東西,完整地放掉,妳一怕它,它就來了。

學生:嗯。

師父:對吧!然後妳越想,它越怕,它就力量就越來越大,是吧!泛指世界所有的事啊。當妳一後退,它就往前進一步,它往前進一步,妳就越害怕,因為越走越近,妳很想離它遠遠的,對吧!結果它越來越逼近,最後妳就選擇退三,結果它就進三,一直如影所形在妳身上。不要後退,保持妳以前的精神,不然妳就會覺得怎麼活得不像自己,為什麼啊?是精神變了,不是地方變了,不是生活變了。

這就是他們俗家講的「童子靈」的精神,叫喜悅。妳如果不快樂啊,我保證妳找不到以前那個感覺。走到那,人家都哎呦,哎呦,對吧!妳懂以前的感覺跟現在變掉,失去的叫精神力,不是別人怎麼樣,把精神力找回來啦,不是事件啊,靈魂妳找不到,想不透對吧!沒別的發生什麼事,也不是妳失調,這就是妳要學這門功課的精神,記住那叫心態,對世界的所有態度,要善用自己最強項的態度,對到自己真正的強項,對吧!找出自己的特質,發揮到極致不就好了嘛,妳幹嘛東補牆西補牆的,這就是我講的,貼狗皮膏藥嘛!貼來貼去,最後補丁就變丐幫幫主了嘛,九袋長老,懂吧?

學生:嗯。

師父:快樂啊,記得每天快樂才是妳最重要的學習課程,妳只要想:「一個不快樂,會折損妳十個單元的快樂,那表示妳已經降低百分之十的美麗」。那妳要一個不快樂,十個就完全不美麗了,這樣懂了沒?

學生:嗯。

師父:實驗啊,別先相信,實驗!當妳能把它實驗得到驗證,妳就每天朝這方向去找,啊!妳那鏡子最後不會在妳手上,會在別人每一個人眼睛裡看到自己美麗。這樣會不會才叫真美麗,對吧!

學生:嗯。

師父:不是自己看覺得美,重要是要別人看妳美對吧?不就是找錯地方了嗎?想太多,小孩沒長大,覺得我老了,沒什麼!傻蛋,還是小孩嘛,小孩不要再騙自己,別學,也別騙自己,就這樣就好啊!快樂嘛!跟妳相處就快樂,妳這可愛好笑嘛,很可愛,很純真。坐在妳旁邊就想笑啊,不是恥笑妳,是覺得開心!這不就是現代人最想找的一種感覺叫開心,對吧?人緣都開始集夾了,是吧?誰不想跟妳在一起?半夜都想回家,再遠都想回來了,不就是妳要的。

學生:呵呵呵。

師父:不就這方法,就這麼簡單。

學生:嗯。

師父:為什麼把他搞到怕成這個德性?每天還要做什麼,提醒今天一定回去要講什麼,懂啊?

學生:嗯。

師父:喚醒別人對妳最美麗的記憶,妳就是永遠美麗的人,不管妳年紀多大,不管妳變成何樣?在他的記憶裡,他投射出來永遠叫美麗的身影,懂吧!什麼叫做把美麗保持的永恆,會了吧!如妳想:人會老人會變,對吧!人有沒有辦法留住青春的尾巴,怎麼留,妳會不會啊?人間叫不可解,對吧!不可被抗拒的力量對吧,學會了吧,把精神力練會,師父教妳怎麼變把戲好了。

學生:嗯。

師生:神仙術啊,神仙術妳有沒有聽過啊,神仙的法術。幻化,永遠這樣不會變是吧。

學生:嗯。

師父:為什麼妳知道嗎?有沒有看過那個魔幻地圖,還有那個魔幻劇,那個千年老妖有沒有,可以變得很年輕,永遠的不老妖怪,對吧?不是妳的?真好是吧,有沒有變,那個故事叫群眾精神力的催眠。唉,教妳仙術,那叫幻境,那就是幻境的一種,「幻術」,破解神仙術給妳聽,那叫集體催眠的力量,那叫精神力的至高無限的表現,懂了吧!不是妳一直在找,有沒有辦法抗拒,我恐懼啊,那小孩才會想。也不錯啦,造這個夢我也覺得滿好的,永遠的童話故事。可不可以創造,請妳,幻境中還有什麼叫真無虛假啊,永遠是妳精神力的表現啊,好好上課啊,安靜一點。

師父:看完啦?沒講?無聊啊?別想混過去,你先說啊。

學生:只是覺得第一頁寫得比最後一頁還好。

師父:喔,好,妳沒講。

學生:覺得啊,剛開始是發心抄經,我覺得,照抄在寫,後來就發現,有想懂它的意思,所以可能是邊讀邊寫。

師父:喔,很好,來來。

學生:有,有好幾段他好像很趕時間?字比較草。

師父:喔!最後一頁呢?

學生:後面,後面有些字都比較工整啊,比較整齊啊。

師父:喔,好,來來來,傳,這還有一堆,不敢傳給他,看到別人這麼純真的感情,我也找不到,怎麼做會不會啊?

學生:我,我在家我很撒嬌呢。

師父:在家,那在外面呢?

學生:在外面啊?

師父:剛剛就講那一句話,如果兩個人能手執爾手,天下都是你的家,哪有什麼環境變化會改變,那叫永恆的家。沒人看到演一下,出去外面就…,現象說,還想破相,到處都是相,面具要怎麼拆,才看到真實的相,我內心是有,只是不好表現,什麼性子啊,妳說。

學生:我覺得,以男生的字來講,他的字很漂亮。

師父:第一頁跟最後一頁呢?

學生:就只是筆拿得比較粗而已,筆心。

師父:喔,好好好。

學生:文筆寫得很認真。

師父:前面寫得很潦草,是吧,你就講實話。

學生:不會啊,比我好看。

師父:別講有什麼好看,就看看是吧!啊,好了,來,還給他,收起來。

師父:今天拿你當一個演示的例子,師父想讓你們瞭解,你們每每在問,我說:「何如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很多世人所演化所講,叫「正知正念」,是吧?何如正知?何如正念?所有標準尺度皆不一,眾說紛紜,沒錯吧?剛剛不就一個名詞、一個字,眾說紛紜,那個標準何如在?何如真正的正知?何如正知?師父剛一直在聊,憑一個感覺的直觀,很真實的呈現,就簡單多了!當進入人腦的思維,必有補強、牽強,還有想給予,還有想協助,還有甚至想要親密,或者跟自我比較、與他人比較,這不叫感覺,那叫五味雜陳,何有正知?

如果一直是以此方法當做生活的模式與觀念,真有正知與正念嗎?它已五味雜陳,正知正念叫真理,也叫一種真實的感覺,你們人間講。師父就玩這一套人間高權的把戲,不說我幹啥,就叫大家做。傳送一本經文,出了這麼多現象,永遠看不到真實的故事,永遠在猜測這一個高權主導者,要你們做啥?結果,你們從沒有看字,沒有看?那邊的評比,你們在回答、猜測師父要你們幹啥?你們永遠在為我做,或者為別人而做。你們失去了真正的真我,而那真我就叫做「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為何叫無有所得?你只是找到真實的自己,原本就是你,哪有得到?而你們永遠無法看透此悟,怎麼真漸入真道啊?什麼叫無有所得?明明就有,我也找到了,你怎麼說我沒找到,對吧!找到了如果是你自己原本的你,你會說你找到了嗎?本來就是我,我要找什麼啊?是吧,這句話叫真話。

就如剛剛有幾位所言,真的契合,第一篇字寫得很潦草,後面的字寫得很工整,對吧!然後大家要修飾,其實師父最想聽一句什麼話?字,越寫越漂亮。其實你們每一個都看到了,那也不就叫第一印象直觀叫感覺,你們永遠被這些世俗、社會與脅迫中過日子,脅迫不是嗎?剛剛那故事真的叫無形的脅迫,脅迫什麼啊?脅迫你們猜測我的想法。其實,是我想聽到的嗎?錯了,我只想聽一個最真的,字寫得很漂亮啊!第一張很潦草,我只想聽原本只要看這,這叫現象說。它明明就叫實相,明明就是實相,所以叫你們看字,我沒叫你們看經文,我也沒叫你們看精神,你們就套用了好幾套,幹嘛?五味雜陳的人生,怎麼會快樂啊?怎麼找到真我?怎麼找到你們一直很想要叫心靈的解脫?怎麼叫做無有枷鎖無遠弗屆?怎麼無遠弗屆啊?怎麼如剛剛要小子告訴你們,天地何其之大,所有東西的現象,非你們自己所能用這個腦筋思考能看懂,你們怎麼打破框架,這就是一種健康的精神態度與心態,人間講的:「健康的心態」。

當你心態改變,就如我教她的,或許我拿她最想要的東西教她,她學會完,我會幫她上第二課;拿她要的美麗,訓練她打破人為思考,當她學會這一招,我就教她好幾招。真的教她美麗嗎?沒有,我在打開她的心,我在解除她的枷鎖;當你心自由起來,所有框架,就在打破框架,才有高度。

每每都套自己,你看,套完了沒啊?套到你們自己都覺得不曉得在講什麼都無謂。你們自己看看,是不是如我講,是沒看到啊?會了吧?不能直告,不能講自己好話,要謙卑,不是輕賤你自己,別人不弄你才有鬼。是你種的因啊,由你這開始傳導,我就在看有誰不會被你傳導到,這就叫能量的傳遞。也你們一直講蝴蝶效用,那裡拍一個翅膀,那邊起龍捲風,怎麼拍的?怎麼捲的?沒人搞得懂,是不是啊?誰會被吸收與干擾?所以能不能驗證,剛剛所講:「情緒是被傳染的」。

對吧,當情緒一傳染,心境不好,看世界都是醜陋跟憎恨,對吧?情緒一好,什麼都是好的,對吧?沒錯吧?這就是你們一直在談的「蝴蝶效應」。情緒為什麼磁場可以傳播、為什麼很多人叫愛的流通,就是要傳遞到對的東西,還要瞭解它所有的過程與聯絡方法、原理原則,都了了分明,而你必不猜疑,也必不懼怕。你因瞭解而不擔憂與懼怕之下,是要放下恐懼之前,必先得到恐懼,不是好方法;是你因明白清楚,而你再也不恐懼,那才叫真方法。

你要放下之前,你必先得到,所有人都講:「發生啦,放下。」放下啥?沒有要怎麼放啊?你們都快放下,放下什麼啊?到最後所有人解讀,是我應該放下的叫人生,那什麼都不應該計較,所以有疑惑,明明就有傷害、明明就有失有得,為什麼計較放不下?所以必須告訴我自己,我在修行、我必須比別人看得開,那你要對地球無私奉獻啊,什麼都撒進去,一清二白,不就苦修,才叫真修行者,對吧!對吧!結果他就對不起天下人,為什麼啊?他對不起他的家庭、對不起他的朋友,因為把他們搞乾了,因為每個都要協力他嘛,就必須把自己擠壓,吐血給他喝,搞到最後所有人面黃肌瘦營養不良,搞到一群沒有人敢再修行,為什麼啊?失血過多,超過百分之三十要休克了,已經二十八了,該跑啦,回去躺好再來,你們太誤解,你們真的誤解,不應該是如此,真的不應該是如此啊,懂吧!會不會?我講的很簡單,妳已經在歷經那個迷失的過程,是吧?

學生:嗯。

師父:而妳找不到原因,對吧?有實證,有得了嘛,妳得到了。

學生:嗯。

師父:所以妳此刻瞭解,所以妳願意放下了,對吧?

學生:嗯。

師父:願不願意放下?

學生:嗯。

師父:得到的那一刻太慘了,所以下次還要不要得到啊?下一次要不要再得到這一次的過程?那還蠻無聊的,是誰把自己搞得這麼慘,除了很笨的;妳是笨的嗎?說對了,就是這麼直接的回答,妳就能解決很多複雜想不透的。因為妳不笨,知道那很慘啊,所以妳不做,妳知道那叫慘,當然不幹了,對吧,是不簡單就這麼簡單!還有什麼慘與不慘,下次不再做,我想那是因為還沒慘過。

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有所得!因為找的叫真我,你得到什麼?因瞭解,當然沒有得到了,本來就是我,我得到什麼啊?不是依字面而障礙,對吧,後面又講啥?金剛經會越來越白話啊,你們會開始看懂。

「如是如是,須菩提」,須菩提是什麼啊?哎呀!看不懂須菩提是誰?他就叫劉小胖,跟劉小胖這三個字沒兩樣,它就一個人名。「須菩提,須菩提」,聽了就哇,這一定很殊聖。沒錯吧?我也看不懂,覺得自己笨,它就這人名,它就這麼簡單,它簡單再也簡單不過,從簡單的就好啊!「如是如是」,是什麼啊?就是就是就是,就如你今天下午一直在講的,哇,那感覺太好啦,好妙啊,對吧!可是妳的回答不是更好笑啊,我忘了啊!

「我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無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廢話講了這麼一大堆,叫口述,講一個起承轉合,像寫一篇文章,我迎面就告訴了妳,我找到了自己,我原本就是它,當然不得啊!還要寓意什麼啊?妳找到妳自己,妳會在家很開心,妳丟掉了嗎?妳什麼都會丟掉,鑰匙、錢包,對吧。唯一不會丟掉的,就如妳先生講的,妳只每天記住不會把自己丟掉而已,妳會說我找到了我自己我好開心,我丟掉好久了。當然不會得到,找到自己很開心,又丟過自己嘛!就這麼簡單!簡單啊!

我都覺得解釋了半天,講一大堆冠冕堂皇的大話,就為了猜測你猜測別人,應付別人講的話。如今啊,具備這種精神,那經拿起來,管它寫什麼文字什麼都看得懂,就是精神不懂,態度不對。就為了講給世人聽的法,希望得到別人贊同的法、為別人的感覺而講、希望迎合世間所有人的贊同而講的法,寫小說好了。

就如今天坐你車,其實是太子爺在看你看那個,哎呀!什麼心明啊?什麼婚姻兩性啊?什麼得到愛就自成什麼,那屁話一堆,太子爺只妳什麼話啊:「哎呦,你在看言情小說啊?」為了讓世人都能接受所寫的文字,沒有啊!只為了迎合,早已失去了真我,那有精神?就如剛這故事,其實也是設計來給你們看。

丟掉的是自己啊,沒丟掉別人,結果找回來妳覺得是我原本,所以妳也沒有很快樂,妳只是平均?,所以妳無有所得。別再把自己丟掉了!那真丟掉自己,因為沒有妳,怎麼有自己?如果妳這個「我」都不在了,這世界也不會因妳而成倒影產生了現象,是吧?那妳會覺得好像快失去一切的感覺,因為妳把自己扔了,不是怎麼了,別再丟掉自己啊。

學生:嗯。

師父:生活,生活嘛,對吧?妳不認識他嗎?生活嘛!妳不認識他嗎,就寫了一篇字,生活。佛法在那,生活在那!怎麼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哇!好殊聖!你只要古梵文翻來的意思,就什麼正知正覺,結果大家都說,哇!殊聖,念了一大堆,然後找了一堆引經據典的話,來跟別人討論表示有學問。你只是想告訴別人,你讀很多書,你念了很多字,結果你一竅不通,因為你丟掉了你自己,你怎麼看懂。經就叫你學回來找自己,結果你一直想告訴別人,我有沒有自己,我自己好不好啊?

問自己嘛,問別人幹啥?你就也想問別人,剛剛講法希望別人給你。一看也知道那剛開始隨便亂寫嘛,那寫不下去,後面我寫得很認真,所以字挺漂亮的,自己還看出,唉呀,最近字寫得比較好,活得這麼假啊!你就叫劉小胖,就上次師父講:「胖子沒有一個好貨。」妳沒有,妳的聲音很大,念力很俱全,妳這念力的方法用在跟師父引導啊,保妳心想事成!拿妳最懼怕的,妳的念力馬上就俱足,一聽,馬上那念能,涮,夠集中!用這個剛剛那感覺,師父為什麼這麼大聲聽到妳的念能,用對峙在修行學習之念能學上,那就叫俱全,叫單一,而沒有雜念的思考模式。

我一說胖,妳就因為妳太相信自己是胖,而且妳很討厭人說我胖,所以妳很堅定的相信那胖那個字,而一遇到胖這個字,有人在抵毀,我就立刻專心地反擊它,專心喔!絕不是恥笑,我要拿妳最真實鮮明的例子來比喻。那就是一種感覺,也叫做俱足的靈能,也就是剛講的:「合靈合能」。而中間的精神力代表什麼?就是我已跟人腦與心合而為一,兩造通通同一堅信不疑的故事,妳才會專心。

「怎麼心想事成」?看著這個…傳遞流通心意,想好的才是會好,你根本不堅信,那怎麼叫做傳遞訊息,五味雜陳的電波到底要解讀那一塊啊?單一的訊號,就是這麼,靈界怎麼來啊?世俗講的「通靈」,每一個都比感情受傷,有些很多東西放不下啊!他發揮的訊號,能夠完全合一嗎?只有他自己堅定相信那故事。然後每一個都應該家庭腐敗,對吧!沉船過日,對吧!然後災劫頻傳,因為他堅信那故事,所以這就是修行者應該呈現的,對吧?苦修相!結果啊,是神佛懲處他嗎?唉,反問你自己吧,求求你們啊!那才叫修行者,他應該什麼都不要,一無所有。

結果都是你們不要的故事,希望別人演。你就不要,誰要啊?然後到最後看到真有那個人,就他講的,模範生啊!出現了,我們要學習,可是對不起,我沒準備好的原因是那個太辛苦,我承受不了!懂沒啊?不可能!世界是你們自己轉動的,事情都是你們自己找回來的。念能到極致都心想事成了,通靈者現在活得一窮二白比別人慘,他到底是那一號人物啊?他是那裡來的,他俱足了叫灰暗的力量嘛,叫痛苦的泉源啊,他叫佛家子弟,佛家是痛苦的煉獄啊?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就是這樣放棄世間,什麼都無有!然後換來的叫做,我要堅持下去、我要對峙我的妄念,那叫貪心、那叫可惡,每天壓榨的是自己,然後抵毀的是自己,把自己搞慘。然後還覺還有時看看,哎呀,我不能貪心,我要控制。

你們使用的叫痛苦的來源,太子爺是喜悅之神,佛法用的是無限愛的能量。修行用的是痛苦的泉源,難怪啊,世界修行,每個都在遭遇魔考。使用不對能量嘛,沒把特質搞懂,當然有魔考,為什麼啊?都快變成他們專業人士了,怎麼沒有魔考。

學生:專業人士,魔的專業人士。

師父:結果魔為什麼巨大的出現?我跟你們講,因為這力量都是你們傳輸的嘛,這被你們創造出來,祂也很不甘願,只希望你們別再過著痛苦,我也很想開心一點,那麼痛苦,不要啊!所以祂也在買門票聽佛說法,祂說:「怎麼辦啊?我被他們養成了,所以祂也是幻境的一員,祂要問怎麼突破幻境,別再被他們搞了。」所以到底是魔來找你們?還是祂被你們追得無所遁形?然後你們講:「魔,非三界產物,不在六界六道中,祂已遠離所有的世界,自成一派。」為啥啊?因為活在你們心裡,當然自成一派。而你們每天供養祂們,都快拜得比我這教還大啊,拜託一下啊,燒對香啊。

然後還要講,廟也拜陰廟,比如拜一拜神也變成魔啊,然後廟也不曉得站的是誰,是吧!我們講廟不能隨便進,廟都不曉得怎麼搞,所以我叫你們燒對香啊,這沒錯吧,這都被你們燒香燒出來了,還怪誰。

磁場是連動的啊,一般的道廟,還有佛寺,唉!去了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傷心人,磁場效應全俱足。唉,修行者,就這樣被你們污染,他原本很快樂,到最後他比你們還傷心;心理醫生會去跳樓的原因,就是承受不了,我不再想教你們怎麼避劫,我只想教你們,怎麼快樂的活下去。

九華殿不再詛咒別人,叫你們該注意啥、幹什麼,我只希望你們真的能夠把你們的真我純淨起來,而且簡單快樂,而世界就很快樂。沒有別人干擾得了你們,只有你們自己能忘掉自己,對吧!那才叫最可怕,也就你們講的,人最怕失去生存的目標與存在的價值,對吧?你們說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對吧!其實是誰啊?誰啊?

搞懂了怎麼找你自己要的道路嗎?搞懂了沒啊?是來聽師父講課,還是學習別人正確的修行方法或者生活態度,是來學的嗎?是嗎?還要學啊?別再學了,別再學了,把自己找回來,不是來學的,這是來九華殿真正的目的,不是來學的。師父早就找到自己,你別再學師父,你也永遠不會是師父,你永遠還是你,別再學了,懂嗎?真實的呈現你心靈的聲音,而且純正的相信祂,你才會有信仰。你信仰的不是師父、不是太子爺,你信仰的是那一份真正的精神,那叫真的信仰,永遠不動搖。信別人,永遠會有動搖的時候,因為不是你。

幹嘛那麼沉重啊?你在考喪啊?叫你思考不是沉重,應該是滿心法喜才對嘛,找回了自己不快樂嗎?就你們人間那句話:「做真的自己最好。」結果都會這樣講講,每天都在做別人,做別人心目中那個自己。這個故事不就是別人,但久而久之記錯忘掉自己,就不見了,那自己不見了才可怕,那要找什麼啊?怎麼找都是別人,怎麼會是找到這東西呢?怎麼會快樂呢?找到什麼也不快樂!找到一本書,也不是我要的、找到錢,也不是我要的、找到千變萬化的萬物,也不是我要的。我為什麼還不快樂啊?自己不見了,找到什麼都不是你,當然一無所得啊,然後我還要跟別人講,要放下。

太子爺問過佛祖一句話:「沒有,我沒有,我說什麼沒有,我沒有,沒有什麼,沒有,要放下什麼?我沒有啊,我沒有嗎?」祂說你要做什麼,我沒有,講幾句話沒有,要放下什麼啊?多麼單純的一句話,單純不就很好嗎!該看得到真理,先把自己找回來,才會學會放下;都沒有自己,要放下,當然學不會放下也悟不透。要我放下,該放下什麼啊?把世間萬物全想完了,該放下的先想完,我怎麼還放不下,你明明就沒有,你要放什麼,當然放不下啊,先把自己找回來,你再學著放下。

「根源沒找到,根深枝葉茂,果開千百個,種子已消失,眾人言果報,菩薩畏因,眾生怕果。」聽不懂嗎?就怕果報,明明就怕報應,對吧!菩薩畏的是原因,因為原因會生成果報,你懂為什麼啊?然後菩薩是智慧,因為慧命雙全,祂也得到慧命,我們沒有,所以我們放不下,是因為我們看到故事的真實原因,最怕找不到原因的事,就解決不了啊,你們倆啊應該怎麼辦,生活的好,就把原因找到事情就不見了,就這麼簡單。那是笨還叫聰明啊?那叫真聰明!找到原因,事情不就解決了,不把原因消除,不再有那原因,不就它不會越變越多次了。就跟種一顆種子啊!下次有一個家,種種子啊,種金桔比較小顆,不能把房子撐壞啊。

一顆金桔的種子種下去,一個種子,對吧!土壤滿心灌溉,最後開始長出,長出滿坑滿谷的果子,對吧!是吧!如果當初沒種子,我把種子拿掉,它開得出果嗎?那要去研究每一顆果實的甜度,改良它,還是直接把種子改良比較好,那果實就又肥又美。啊,用在生活啊,怎麼把那初始的感覺找回來,不然每次你們講的話,我就覺得很好玩:哎呀,結婚前啊,他對我什麼都好啊,婚後沒多久就變啦,哎呀,怎麼啦?對啦,就是那果實是苦的嘛,你們不把當初那種子找回來,它不又甜了嗎?

學生:嗯。

師父:會了吧?

學生:嗯。

師父:會了吧,好你個大頭,完全的抵毀我,開妳玩笑啊,會不會啊?不是來拜師、不是來學方法、也不是來當宮生;九華為何而生?為一個真理而生。你們為何來這裡?因為你們來找回真正的自己,就是你們來的目的。別再學了、別再模仿了,是吧!除了叫高等智慧生物,老是把自己當鸚鵡跟巴哥,我這兩句可以對仗。鸚鵡跟巴哥,就是你們每次胡說八道的原因,亂兜一通,結果真的事不幹,兜來兜去,就變四不像,結果自己也迷失,我該相信的是什麼啊?會不會啊?

真實存在嗎?虛無存在嗎?對啊,真的都存在啊,本來就存在,也可以不存在,因為到了虛無界,就沒有真實,對吧!回到了真實界,就沒虛無,存不存在啊?哎,可不可以也不存在,那對嘛,活到另外一個世界,這世界不就不存在了嗎,那無也無,空也空,是又非是,你們在想什麼啊?這是道理之簡單,對吧!

你講英文又聽不懂中文,講中文又聽不懂中文,兩種語言誰多啊?到那裏用什麼就好,就是這麼簡單!有時你還說,就這麼簡單嗎?那是我太笨,人家講得好複雜好過癮,對吧,我怎麼都不會,就把你自己找回來就好,搞不好你想的才是最真的那個。嗯,就是因為才不再叫你笨,沒那麼多事,找到真,然後不敢去說,然後學一些假的,那叫真笨!然後聽別人講那才叫生活啊,結果你不要啊,你快逃走了!為什麼?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丟掉你自己。結果人家找的是你這個自己,你的自己丟掉了,哎呀,那找的到底是誰啊?那個自己不見了、那個人怎麼不見了,因為他真的不見了!他躲起來了,現在躲起來以後應該怎麼辦啊?趕快回家吧,對吧!然後那個收驚啊!定魂,那個小朋友趕緊歸位,記得回家啊,別在外面亂晃,這就是收驚啊。要誰收?把你收到口袋放起來拿去賣錢,你要不要啊?你划不來,對吧,學會收驚的方法了沒?

學生:嗯。

師父:學會對付空亡的方法沒?

學生:空亡?

師父:嗯,一片空亡,空空又亡亡,到處流浪,世界都沒我存在的地方,那世界到底是什麼,我到底在哪裡?就空亡啊,學會怎麼把空亡解決。算命講空亡,糟了,對吧!慘了,那一年很慘,對吧!那會空亡,對吧!收驚被驚嚇到,自己跑掉魂跑掉,你學會怎麼收驚、怎麼對治空亡了沒?到底是誰能管?

學生:自己。

師父:對啊,自己記得回家就好了,嘿,回來囉!這就叫自己回家。

學生:嗯。

師父:別把自己這樣扔了,什麼都記得留下來,就忘了留住自己,還想留住什麼啊?哼,對吧?

學生:嗯。

師父:拿她當例子可以吧,願意敞開心胸,給眾人學習嗎?心胸變開闊,以前不能笑。很好啊,學會心胸開闊,世界必因妳而開闊。我怎麼變了,我以前不是長這個樣,因為妳自己不見了,當然變成別人。 


  請按右鍵另存錄音檔
 
 
金剛經第二十六堂課-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應化非真〉第三十二 2010-10-11 21:38:28
金剛經第二十五堂課-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2010-10-11 21:31:28
金剛經第二十四堂課- 〈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 2010-10-11 20:24:20
金剛經第二十三堂課-〈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 2010-09-05 22:17:13
金剛經第二十二堂課- 〈無斷無滅〉分第二十七 2010-08-29 09:58:00
金剛經第二十一堂課-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2010-08-29 09:54:45
金剛經第二十堂課- 〈化無所化〉分第二十五 2010-08-24 21:57:49
金剛經第十九堂課-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 2010-08-24 21:47:50
金剛經第十八堂課- 〈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2010-07-11 15:54:17
金剛經第十七堂課- 〈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2010-07-11 15:2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