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statistics
 
 
金剛經第十八堂課- 〈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注:本篇因錄音問題,音量較小,請將電腦音量開大後再聽,敬請見諒。

 

 

金剛經 第二十三分 【淨心行善分】

一、淨心行善分

復次:「須菩提!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所言善法者,如來說即非善法,是名善法。」

二、互動式課程

師父:這堂開課,很多時,奈何眾生不知法,一路金剛護伴行,尚且無得徒空嘆。來報告心得。

學生:我覺得善沒有大善小善之分,沒有說我做的善是大善還是小善,譬如說服務一個老人家過馬路,跟發心捐很多錢的善是一樣的。

師父:復次,須菩提,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所言善法者,如來說即非善法,是名善法。請解釋,你得到何如。

學生:我們在行善的時候,也不要因為關係,因為他是朋友我才這麼做,也沒有說時間,我後天才能做,或大後天才能做,當下就可以。

師父:聽不懂,沒意義,中間無內容,換人。你們繼續報告,話中無精神,腦筋不整理,心中不作思,無有話中含義皆無所得者,眾生皆無法可聽,而自己也無法可得,繼續。

學生:淨心行善,就是清淨心,修一切善的時候,不要執著一切執相,只要把那件事做好就可以。不要去分那件事的大小、影響與功德,只要心是一樣的,事情是沒有分大小,只要是盡力去做就可以。

師父:又是一個聽不懂話,淨心行善連解釋都解釋不來,背一段書給我。那我下次上課就唸一堆書,金剛經唸完給你們聽。有什麼不好意思,不是上課來學習嗎,不是要講重點給你們聽嗎,講你們學不會嘛。全唸你們會,就照表操課,我把金剛經唸完就走,你們學會金剛經啊。你們幹麼有壓力啊,你不是要來學習怎麼參悟佛法,看到自己內心,是吧,沒錯吧。為什麼經不起人家講你們學習重點。我表情都沒有耶,我連眼睛都沒眨過耶,我連瞳孔都沒放大,我怎像你們都有情緒。

我講這一課金剛經所言一直在談,非是人間,非是人間法,後段,你們怎麼一直用人類的社群組織,所有的概念跟思考評斷來看這課程,該怎麼學,中間不是來談心,修整靈魂的嘛,不是來看佛法的嘛,我又沒考你們試,你們也沒在這報過名,通通不打你們考試卷,你們又不是考完又重考。

人生哪都像你們這樣,每一次都過不了關,經不起社會的淬煉,經不起人家看真實的世界。你們來學一個以心來觀照大千,看大千要瞭解大千真實長什麼樣,不是來學一些幻法嘛,遮蔽一些法眼,看一些虛相,執著一切輪迴,不是來叫你們破四相,是叫你們生四相。不是都想找師父嗎,這是真師父,完全沒有人的感覺,還不就這樣,下重駕嘛,下到連人都沒有了就這德性,這不是神嘛,談一切真理嘛,不耍一切虛相,是吧。

師父:復次,須菩提,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句在引言上一堂課的情緒,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相,修一切善法,法平等,無有高下。這堂課,在座有好幾位到早上九點半才回家,這門課全上完,信不信,這堂課你們全在身歷其境中上完了,金剛經二十三分,法平等無有高下,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才能得修一切善法,那不就是要真學嘛,那解釋一下那堂課真實的含義。

古代禪宗在傳徒授課,以心印心,不立文字,所立頓教法者,不談文字與經典,以談心中所有幻境,一切妄念如何破幻為主。那一刻,進入人心最深層的微細感覺,包含你這所有幾十輩子所學習下來的靈魂慣性做參照,而所談之法,皆無實境與無事實,而談一切幻中之影,何能破幻,那即能入真世,而不入幻,禪宗之頓教法,為何到此今,皆無法傳世,因其以幻入幻再出真境,再入幻境,才見真境,此種方法,如師法之人,無有平穩之心,那可能眾皆入幻而不可自拔。你不是在問頓教法門,眾皆入幻,誰人能醒,知法之人,也入幻中,如知法之人,心無平等,必眾生皆入幻。

懂啊,聽懂不懂?這就頓教法門,禪宗。你們九華殿用的,從頭到尾都修這功課。孰知己能,得知輕重者,非師父不真親身相授,不是不想教嗎,教好幾門,每每所有人全是逃走、關閉。然後用入另外一套規矩評判。唉啊!所以九華殿為啥趕緊封閉起來,你懂?沒有一點小小基礎接觸,等等不是沒教好,而是把混亂製造大了。

師父:無我無人,這就破四相。無我,用最近發生的幾個實例,不在這談,師父與你解,我要,我想要,已入何相?

學生:我相。

師父:我想要其他不屬於我的東西,任何一種思考,包含有形無形,一種感覺的想要,一種實物的想要,一種與人比較的想要,進入人相,你已與其他元素互撞。結果你通通沒研究清楚,因為你從沒跟他實際接觸,全在你心中入相。

我想要,我非常的想要,我想要我自身曾經擁有而現在沒有的東西,包含感覺或實物,你已入『人相』,而你自己還是一個人在想,根本沒有其他人,對吧。當你人相,要進入與所有世間萬物的評比分判中,才能得知我要的夠不夠,頂不頂級,吃虧了沒,你已與世間萬物幻動,入了『眾生相』,開始就要產生我所初期判斷、後期判斷、現在判斷,所有的物種,是否真正不足,還有沒更好的,你已與世間萬物輪迴比較,評比分判,互相學習與模仿,你已開始進入壽者的階段,叫『輪迴不斷』。此種狀態,塑造的是什麼狀態啊,也就是你們輪廻無法超脫到現今的所有狀態。

你們說這門課,重與不重要啊,還叫那個無有所謂啊!傳佛法者,以解渡世人脫離輪迴之苦而來,這重與不重要啊?什麼事都可立即打回原形,對吧!那你感覺到了嗎,這也是這幾日你拚命來,引導的所有人,在引導你走出來,對吧!不然你四相俱足,怎能得一切善法,腦中所思的全是惡念,對吧!責怪、埋怨,包含詛咒,恨啊,填滿了心,哪個善走得進你的心,你的生活怎有善緣,你不是想與人和樂。懂了,世界有改變嗎?隨便啊,很好,公司是一檔事,感情也是另一碼事嗎?與修行有兩樣嗎?世界真有改變嗎?

學生:沒有。

師父:複雜了嗎?

學生:沒有。

師父:世界是你們改變了,它一直在那好好的走,從沒偏離過軌道,偏離就地震,就毀滅了。上到現在的課,我很希望,是代表我要,但是尊重所有人的要。所以無有執念,要與不要全屬於你們自我選擇與意願之下。我只說,我希望你們可以真正進入靈修的角度學習你們心靈的澄念。中間的過程,別再矯飾偽裝,用人類的社群方法來學習,學不到真法,那就像戴了一群裝飾品,對吧!

學要學一個『真我』。我批評了你,我沒。我批評了你,真沒。就是真正開始學習一個瞭解真法怎麼用於世間。唉!生活哪有變,哪一件事都與萬物同理同宗嘛,怎麼會這個叫佛法,那個叫生活呢。每一件都是持平,所有人都是流暢的,所以你研究不出來,為什麼想不出來,不敢說我紅塵裡感覺到啥來交流,那叫真感覺,沒有包裝的交流。什麼叫對與錯,那是你得到的感覺,只有你自己在找,那感覺對你足夠了嗎,干卿何事,是你在找啊。雖然一群人,坐在同一空間,真的都是各自自己在找,干卿何事,是你在找啊。

為什麼要交流,為什麼要講出來,是因為我覺得自己還不夠,可是我把我學習到的,布施流通出來,那一刻的動作在做啥你知道嗎?在用這流通,從別人心裡找更多的『有』,流通出去,就有人流通回來,他也講出他心裡真實的感受,你哪知那一塊,不是你從沒思考過的『無』,沒有掩飾的流通,才能聽到真實的答案。

『無我』,怎麼做?最真實的感受,心裡最真的語言,不斷的流通,世間萬相俱足,何如真贏啊?唯有自己一相不入,怎麼談啊,聽起來好像滿篇大道理在背書,怎麼做?進入世界,不是我不陪著你的規矩走,我只做一個真實的人,我在每件事上,都講真實的事,萬相必不入你身,而所有萬相也因你而合一,萬相合一,合到一的境界。

那『一』怎麼來,有沒討論過,進入人生我講一個最粗淺的道理,叫『真話』。我就做同一個人,人前人後,包含表相與內心,我都做同一個人,遇到每一件事,每一種幻境,每一種環境,哪一種變化,遇到誰都一樣,包含遇到自己的心都一樣,我都講同一個回答。如果表面的表現與內心的感受是二種聲音,漢忠,就如你昨日在那正宗與我交談,怎麼合一啊?

學生:只有一個真實才能合一。

師父:為什麼要陪人演,不想笑要怎麼辦。

學生:就走掉。

師父:對嘛,不想聽該怎麼辦,就走掉嘛。累了怎麼樣,就睡覺。想笑怎麼辦。

學生:就笑啊。

師父:那不是搞得不麻煩,也沒壓力。流通不是很順暢,這個桌上坐的是什麼人,想坐下來的人嘛。為什麼有一個空位沒人要坐,因為大家都不想坐。為什麼有人要離開,就想回家嘛,才能合一啊。不然這生活習慣學太多的,所謂不好意思都叫偽裝。

我們講通俗一點,能不能接受這樣的談話方法,不好意思是不是叫偽裝,是不是叫假。沒錯嘛,你假裝,假裝要,沒錯吧。那怎麼合一,怎麼破四相,你已我相俱足,你必四相齊發,你怎麼看得到真實的世界,怎麼看到真的內心。

我講真的,能接受我這真實講法,我話沒好聽過,就講實話當然不好聽,講好聽的就是修飾的。然後你們一直告訴我,師父講話好聽一點,所以我才會告訴你,你別這樣再搞我,我會輪迴。不是責怪你,我是快被你牽動,我也是一直在說服我自己,還好我很堅持。懂你們應該怎麼流通。

學生:心裡想什麼就做什麼。

師父:唉啊,很好。這幾日走進來的人,通通都在這桌子上,隨時都可離開,隨時也有新的人員流進來,對吧!沒錯吧!快不快樂啊。

學生:快樂。

師父:永遠所有人都心無芥蒂的在講實話,為啥?所有人都希望大家一起好,所有的出發點皆於善。當然是要告訴你真實,不希望你迷惘。所以你來,你來九華殿坐到這桌子上才幾天啊。曾經有幾個沒碰過面,你不認識的人給你講過實話啊。有多少你第一次碰面連認識都不認識的人,給你講實話。

學生:是因為進步所以講實話。

師父:跟你不認識幹麼跟你講實話,干他個屁事。如果是社會不就是這樣嗎,哪有你今天可以告訴我這一席話。就靠這一群人講實話流通給你,你也曾心裡不滿意過,你也曾覺得很討厭,我又不認識你跟我講那麼多幹啥,沒錯吧!你那一刻坐在那,你已把許多的善阻礙了,流動不起來。所以你哭,所有人通通笑,因為不要讓你把快樂阻礙了,懂這位置的威力了吧。

所有人都嘗試過坐這位置的威力過吧,這就是一個磁場效能的流通,那個就叫做起點。那你只要一開口、一接點,有人一連結,那個流暢度到你難以想像的自然,是什麼叫修為嗎,是誰坐這都一樣嘛。該哭他就哭得唏嚦嘩啦,每天想那是不好,不然就被大家笑得半死,因為這裡一開動,就流暢起來。這個叫引言,從誰而生,必從誰而止,所有東西全在這一串力量中,流通還給你。

坐過吧,是誰怎麼了嗎?錯,是誰起因,而那流通的速度,就如大道,丟的叫善,會讓所有人快樂到不行;丟的叫惡,他必讓他自己痛苦莫名。這流通速度看到了嗎,是誰來坐有不一樣嗎,每一個就往那一個屁股栽下去,哭到別人都還能笑出來,這才是妙。因為真的不叫事,根本沒有事,你在哭,所有人才笑。所有人都覺得根本沒事,只有你有事,所以那哭可以流動起來讓人感動,因為你講得那個難過,讓大家覺得太好笑。結果到最後你也不選擇坐這邊,你跳到旁邊去看坐這的人,連你都覺得好笑。

什麼叫大道,什麼叫順著流走,什麼叫真的流通,你們在這桌子上,學了一星期,什麼叫最好,自己去感受才真懂。懂怎麼把事情變好嗎,你學會流通,只想你自己要的,不是所有人能接受的,你再用那方法去流通,你哭的愈大聲,你只會覺得世界愈來愈快樂,因為你佈施了真快樂,也所有人心裡講的,你真有笑點。我在你們之中,還有包含到在陽明山上吃飯一樣,那也創造一個比這桌更大的流通,你們沒注意到嗎?對吧,那流通多過癮。

師父也來你們現實社會這人間學了一個過癮的話,『這笑點低沸點也低』。我有解讀我認真學習你們的語言,這叫冷也怕、熱也怕,這不叫寒暑不侵,這叫冷熱皆犯,這就是煮不開的水嘛,點不著的蠟燭,燃點很高。

這實話就這樣講,實話就難聽。這不就是真,誰敢講,在座沒人敢講,每個心裡都想了很多天,這樣的話。然後每個嘴巴說沒有關係,心裡想的話就你怎麼蠢成這樣,是我早去死。

五天,你在這世間找過多少人,誰肯跟你講實話。五天你就懂,不是功夫高強,也不是佛法無邊,是你一輩子沒聽過真話,沒錯吧!所以聽真話好,還是聽假話好啊。找別人,人家跟你講真話,你老是要人家騙你,這也是我覺得很瞎的,我衷心感言。誰能保證未來何如啊?子嫺,誰能保證,你能保證?

學生:不行。

師父:你敢不敢對老天說一句話,我愛你能永恆,你敢不敢,你能保證嗎?

學生:不能。

師父:那你怎麼老是要人跟你保證。這我是從那芝儀小姐那學會的新語言,新語言,我也必須進來這人世間學習語言,才能契合這年輕人,不然老是說我老學究。

『美麗是一種謊言,但是請給我點時間享受,我知道它是一個惡夢,但先讓我騙一下自己,老天請給我一點點這樣的權力。』好美的詩啊,我都想收你當徒弟,我應該改變你這種心境,把我這吟那古老的七言絕句通通捨棄,學新詩可真美。你那首詩,已完全把金剛經毀掉,就你這段人生感悟所吟唱的一小句,還帶著一點淡淡的眼淚,我的幾世修行就給你一句話大概就殲滅了。所以我才認真的想下來學習這新社會。

那一句話,真的可以把金剛經徹底的顛滅。而那件事,只在小小一個的感情因緣點上過不了關,就可以完全顛滅金剛經講出的一席感悟,而它真會入所有的幻相,重與不重要啊,有沒分別啊!聽起來好幽默,我捏了一把大冷汗,我拿著金剛經在發抖,看著它,都真的說佛祖老祖宗,我們怎如此在人世間脆弱不堪,如果你真是真理,你怎麼這麼禁不起挑戰。

怎麼真正落實它,怎麼真正知道所有的因,起一個因,要看到它未來會生成何種果,因為世界只有一種循環,叫『永久不變』。所有世界的架構與原世界的民俗文明,它皆以同一架構而衍生到最後,擴大到極大化,都因一小點而開始種下的故事,我們要不要審慎的去思考。

就連你們發明的語言,『嘴臭代表一種幽默』,可是在我的世界裡面所有的觀感,心想口言,到底是嘴臭還是心臭,所以標準值不同,我會學習的。既然無法引領你們契合我們的世界,只有用我們的世界開始學習契合你們,才能把你們引導出來,不是嗎。那故事不就你們在講,是我選擇了你,不是你們選擇了我,是我甘願,是你們講的,甘願做就甘願受,自己造業就自己收,學習佛法,先打破那些人間的組織系統與行為模式,才聽得到真話。

愈複雜的環境,愈看不懂的故事,只有一招,你去試驗,千變萬化老成精,受不了一招斃命,那招叫『一指中心』。剛剛談的不是打油詩,是丐幫的絕招蓮花落,點到位講實話,永遠都只有一隻指頭,就中他的心。

怎麼演,再演你就不像,你還演不下去、愈演愈痛苦,對吧!怎麼演,別演了。然後老是在家裡告訴我,這世界為什麼混得這麼糟,怎麼混成這樣,我怎麼演成這樣,搞不懂我的生活就別演了,別混了。就真的自己不就解決了。就得一切善法,真的能得一切善法嗎?依你人間的世俗觀念來看,不叫『修一切善法』嗎?

善因緣,結善緣,你們講廣結善緣,這人脈廣闊就金脈,得了金脈就有銀脈,到時候這世界就是我的,這不是你們人間的語言,沒錯吧!還呼悠手則,明明都在得,不要得的是我,因為我用不著,你只能燒給我,誰不得啊。

師父:如來說非善法是名善法。金剛經這一堂在演這禮拜的故事,我用一星期的時間,讓你們自己學習這堂課,不要再別人教了吧,講的這麼簡單。我剛講『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那是我世界的語言嘛,可是可能跟你們人間的組織架構有點接近,跟你講真實話,實話很難聽。因為我們那裡沒有矯情偽裝,我們覺得這樣的談話內容,那叫做文明。直來直往講心法,珍惜守意皆如一,那是我們的文明。

可能我們的文明比較不同,所以我先去考托福,我不想移民落後國家,這是為什麼你們一直在修佛,想移民到先進國家。然後你們一直以落後國家的標準來跟我談,移民官不收而已,托福永遠考不過,其實就這麼簡單易懂。不用問為什麼,要移民人家國家不是要考托福,不是要學那裡的社會文明,去那裡生財置產,落地生根,開枝散葉。如果你要移民,你會不會問啊。

學生:托福考及格。

師父:對嘛,就這樣啊!漢忠,簡單到不能簡單,是吧!想要嗎?只要積一切善,如果依人世間怎麼標的,何謂真的善?何謂真實的信仰?那個信仰是一種精神,不泛指各種名詞、各種行業、各種教門、各種國家,那就是你堅定相信的精神,對某一件故事精神的執著力,如你們人間語言,『堅定力』。

何謂真信仰、真精神?那是沒有人三言二語、沒有時間能夠撼動你,如果所有的三言二語,包含大小事件一出,你就動搖,那也可反推而知,你從沒真正信仰過某一件,這理論可不可被接受啊,現在的語言可以接受啊。

可是那信仰必需在人類社會文明的道德準繩的標準下做規範,那才能容於這世界萬眾能夠認可的,那才叫一個能普遍存世的信仰。如果違反了人類社會文明道德準繩的標準,它只是不被社會萬眾所能接受罷了,也有人崇尚燒殺擄掠一輩子堅定不移,這叫百挫百撓。可是那信仰因失去了人類道德準繩的標準,而變得蒼白難看。

精神力怎麼評判,真信仰?那人類道德準繩的標準何在啊?那古老孔孟老人家,我們活在老人社會,老化社會沒有生產力。儒門的學說,孔孟三綱五常,弟子規。三聖,東方的三聖,儒道釋,三教聖人。天地人三法,都在裡面,合而為一才叫真天地、真世界,相生相協,什麼叫人類道德準繩的標準,『君子不欺暗室』。

學會精神力的第一門課,學會不被人家控制,學會不接話,惡就流通不起來了,你知道我罵你就好,罵你不叫惡嗎?別把惡流通下去,就有善了,一模一樣粗俗語言,調整你,打算用壓制的力量,讓你先學會戒條,守戒,那個力量,就叫衝突與矛盾在你們人世間,是不是也叫惡。怎麼不讓惡流通下去,就是那一刻,不接球,你就不會不斷的流通惡。這也是請教我這師父怎麼開啟你這智慧,讓你這嘴巴不會亂說話。不想接球的叫做惡,惡誰想接,懂嗎!

這不接球不就流通不起來了嘛,這學了一星期沒學會,中間只要有一個人一斷層,那個局就流動不起來,那不就不接球,就不會亂講話了,會不會?今天你坐在那都不想接球,那個場面很冷清。怎麼把惡斷絕?怎麼把衝突與矛盾消除?怎麼問我們?怎麼找一個真正快樂的生活永遠沒有衝突?這不接球不就得了。然後把快樂佈施出去,大家就快樂了,結果那快樂可不可以自己創造啊?那要快樂的人就創造快樂啊,幹麼創造痛苦,對吧!那真痛苦受不了才會哭,會不會啊。

金剛經簡不簡單,真的很簡單,而你真的在做,就別再問了,寫這麼難我哪看得懂。看得懂沒用,會做的比較真,方法不是拿來研讀和思考,是拿來用的,有用的才叫好辦法,會用就好了,會用的才是真正會的人。不是你說你看不懂,結果你這幾天很爽快,對吧!那就會用了。就我好想這世界單純一點,人學得快,厲害一點的人就學不會。

所以太子爺常講,九華殿只找飯桶,飯桶才學得會。我跟你講學會的那就不叫飯桶,學會的人家講高人啊,每天都過得那麼爽,那不叫高人叫什麼。唉呀!他一定很權謀,他一定很多爛方法,他一定有很多手段,結果他是最單純那個,全世界都複雜光了,然後每個都在猜忌中痛苦,結果那個每天很爽,老天爺才會有那句話『天公疼憨人』,因為傻傻的做、傻傻的爽,就別人還在痛苦他全在爽。

你的生活該自己拿回去了,你以前就傻傻的笑、傻傻的爽,所以你過的很快樂過的很爽,對吧!俊傑,把你們的生活從此刻拿回去好不好,把你們真正屬於你們很久的快樂,拿回去。不要學別人,也別去模仿,因為你們本來就這麼快樂,學了也不快樂,不就這麼簡單。

師父:這九華殿,近來有個志強兄,那經典的語言,師父也一直在跟他學習。『人類有三種進化階段,從嘴壞進化到嘴臭,最後變嘴賤。』這你一種感悟,師父有在思考,這真是人類的進化史,其實有變嗎?這就是你們所言的進化史,變複雜了,花招多而已,還不在做同件事,世界哪有變過。做了這麼多筆記好用功,來唸給大家聽,九華殿的新成員。

學生:時間沒有改變,改變的是自己的心態,變的只有自己,其實在我的工作跟感情都是同一件事情。學會不要接話,惡就不會流通下去,所以把快樂佈施出去就會流通回來。怎麼樣把惡斷絕、怎樣沒有衝突,就是學會不要接球,在那邊就會停下來。

師父:寫完了啊,這麼多就寫這幾句。

學生:重點在那邊。

師父:說的真好,你此刻的回答才叫真回答,重點就真的是這樣。這一輩子才剛開始啊,保持這個心態、保持這方法,運作看看,搞不好你才是未來最圓滿那個。因為你來這裡只有一個單純的目標,我想學會怎麼過生活,我不想每天都這麼不快樂。師父不跟你談佛,也不會跟你講法,我會開始教你怎麼過生活,就是這麼簡單,等你學會過生活,千百本佛經在你手裡就如一本,你樣樣精通。

懂啊,這就是課,沒有屁話,太子爺叫我講的,屁話都是別人不是我,我為什麼要講屁話,這他講。九華殿創建的精神,客人要經過我的同意,我才叫他走進來,要給錢還看我爽不爽要,你想學我還不見得要教你,你想幹麼請你回家去幹麼。就這精神,從頭到尾都沒變過,所以他不能來上課,他不想貼近你們的生活,他選擇不要,所以他很少出現,原因在這。

為什麼?他說『我就叫哪吒,我千世萬世都叫哪吒,因為他講話,就你們講,他嘴太臭,所以我一直勸他別來,太臭世人無法接受,貼近不了人。』所以他說『師父我別來好了,我也不想貼近,我有我的選擇,所以你來。』你們老是問為什麼,一句話這麼簡單,到底是誰來學,到底是誰來教,然後他就告訴你們幾句解答完,你們就受不了,他說不學全部滾蛋,我不想教你們。

怎麼辦?世界接受的了這樣的真話嗎,真現實嗎?神佛世界就這樣啊,用你們人間的語言叫『難聽』,難聽的語言叫『實話』,在我們世界就這麼單純的對答。學、不學?學,來,還要問我教不教,你學我教才來,你想學我不想教也沒辦法來,我想教你不學你也不會來。

教你們托福對吧,真教你們托福,對答就沒有你們ABCD這麼困難,他的對答就這麼容易。你們的想法會變得複雜萬千,而我們就這樣,你們能接受這種語言嗎?能接受的時候就是太子爺出現的時候,也是師父我可以下班了,對吧!沒終身俸、又沒薪,還沒福利,只有工可以幹,馬上就交辦的,你的地方你自己來。

怎麼靈魂能出三界,他這種靈魂才出得了三界。是不是這樣,還要問,原本就這樣,再問下去還是這樣,這就是你們搞不懂他的原因。九華殿為什麼是這樣,原本就這樣,還是這樣,就是這樣,你聽得懂沒?所以你沒辦法考托福進入他的世界,所以你就移民不了。神佛世界就這樣,還有哪樣。

不是你們人類文明世界,選擇啊,選擇你們要的修行方法嘛,神佛依眾念而生,就會依循你們要的方法調整,因為是你們要學的,就換幾百種幾萬種相也無所謂,慢慢來,因為是你們自己決定要來學的,慢慢來。

師父從頭到尾就這德性,師父有變過啊?從你看到我的第一次到現在,有沒變過?就長這樣,也沒別的什麼好德性,那也是我會教出一大堆徒弟。就蓮花落,不是打油詩也沒什麼高學問,還有打狗棒,到時候還有什麼九袋長老,還有丐幫幫主。不想依循人類社群組織,也可以反向幹丐幫幫主,活在不同社會,用不同生活方法,這就你們人類社會看所有故事都是這樣,請選擇你們共同的學習方法,太子爺選擇不接受,不幹、還是不幹、就是不幹。

師父:講實話就笑,這就叫真經典。只有你敢笑這麼大聲,這就是師父一直眷顧你的原因,只有你敢笑這麼大聲,那叫真自己。那就好笑嘛,對吧!

學生:對。

師父:誰沒掉到因果裡過啊,就是掉太多了才會講法嘛,故事都是用生命血淋淋寫出來的嘛,才叫挫折、才叫迷失,覺得好笑就應該笑。這就太子爺從以前在九華殿面臨你們的故事,該笑就笑,該怎地就怎地。如果要聽這麼多意見,這裡早收起來,也沒辦法從那空間一路殺出,就跟那劉家結緣。

太子爺在大陸講給人家聽,別來我這耍官耍屌給我耍富。我告訴你一句實在話,我是從菜市場一路長大,哪個世面沒看過。這幾句話聽起來非常通俗,這是他的真道理,他絕不叫恐嚇與威脅,聽得懂全記在心裡,那叫真話。因為想跟你交真朋友,有沒有在修真,幹麼搞假。

師父:俊傑,要怎麼改啊,這不是你在跟我師父嗎,師父進度趕這麼兇,我怠惰好久,我怎麼快啊,要怎麼快啊,大聲一點告訴大家。

學生:就做真自己。

師父:你說的真好,就這一句話,這麼簡單。動與不動,重要嗎?快與不快,就真的快嗎?做什麼最快?

學生:做自己最快。

師父:不錯啊!真不錯啊!就這幾句簡單的屁話,就解決這些狗屁倒灶的事了。就人家講的叫屁話,沒錯吧,那可能叫真道理喔。連講經都能講到人家吐,難啊,這普羅萬象難修行,講經都講到吐,這裡想說好啊,他懂,我快應付不來了,我都在找佛祖幫我開智慧。幾句玩笑話叫真的禪理,希望你們能聽到心坎裡,用在人生,你會應付不完,志強,懂嗎?你在這裡講好,然後那個都聽懂,讚賞,人間公司上班不叫得到個真成績,然後那個跑去吐,你要怎麼應付?

學生:不用理他。

師父:他吐他的、我做我的。

學生:給他垃圾桶就好。

師父:對嘛,希望你能悟透啊。

師父:快不快樂簡易啊,兩個以前九華殿笑的最開心燦爛的,這一陣子是哭喪的最嚴重的那個,沒錯吧,真好還真不好。

學生:看不懂什麼是真好,什麼是真不好。

師父:就剛剛講,開始語言評判,與世界所有故事評判,做比較。因為有真不好,因為永遠不會真正比每一個人都好的故事,那叫真不好,是吧?

師父:燈熄掉要怎麼樣?

學生:就打開。

師父:忘了拜拜該怎麼辦?

學生:去拜拜。

師父:不會該怎麼辦?

學生:就學啊。

師父:很好,希望你能真開始穩定,沒有什麼應該緊張。沒有人聽應該怎麼辦?再多講一些,因為你的目的只有想要講給人聽,是吧!那這個不聽你該怎麼辦?

學生:找別人。

師父:講給別人聽,會不會啊!我的目的只有一個,我想講好的給人聽,那個說你講的不好,那怎麼辦,找下一個嘛,就這麼簡單,哪有什麼好在意,哪有什麼叫壓力,渡人就這樣,總要有人願意聽,聽的那個就渡人,這不就簡單,哪有什麼叫好與不好。不要有設限框架,不就自由解開了,這不就快樂。

做一個真的自己的小漁,沒有壓力,沒有設限,就剛剛這故事。喜歡的來聽,不喜歡的當唱歌,再討厭的當火車開過,再不爽的當噪音,每一個人評判價值不一樣,怎有一定,世界只有一種一定,就是人一定會死,怎麼有一定嘛,對吧!就不會有真壓力了。應該是剛剛那一刻,所有人都不敢笑,而你覺得好笑,那就笑,生活不應該是如此嗎?怎麼會再有壓力跟緊張,你又沒在販賣你自己,幹麼要大家都說好,你在路上拍賣自己啊?還是你在世界拍賣自己?沒有嘛!你還覺得自己滿好,不賣嘛,別在拍賣了好不好,留著給自己用,還滿珍惜的。我也覺得還不錯,你要賣記得要先通知我,我會出個價。

沒有什麼叫特別,就這爽與不爽,他就敢笑,我覺得他爽,我就大老遠回來幫他搞一個名堂,別人沒有的。別再問誰有沒有,就沒有,因為我不爽,就這麼簡單。他就敢笑,每一次我講課,只有他敢笑,我很爽。你信不信我就這點爽,你們都搞不懂而已,我很喜歡看到很真實的事情。怎麼叫人家都很喜歡的人,就這一點。因為這世界很少有真的事情,是不是叫最寶貴,買不到。別人都假的,只有你是真的,不得了。

很多人有疑問,看似師父那樣,對小漁挺偏心。偏心沒錯,我就爽,還有什麼好問,就是看他爽。你問為什麼不幫你做,我不好意思回答怕傷你心,就看你不爽。因為我每一次講課,說些什麼隨便講,笑我自己,他也敢笑,為啥?真好笑,就是你們講真瞎的故事,為什麼不笑。

誰有分別,懂怎麼讓自己不再緊張,別在把自己愈吹愈大,壓力就這樣吹出來,跟吹氣球沒二樣。小漁,我對你還不錯吧,你有感覺到沒,人世間講通俗一點,別人蓮花是紙的,你是金的,比人家高一等。大家都記恨你信不信,我也不在意,別管他。你也要支持一下我,變得真輕鬆,不然人家懷疑我,我投你一票、你也要投我一票,沒錯啊,應該不應該?那你應該輕鬆一點過日子,別再拍賣自己,你沒不好過,那管那麼多閒言閒語幹啥,那不叫找麻煩,該笑就笑,該快樂就找快樂,不就想輕鬆過日子嘛。有驗證才有實證嘛,佛法不好傳,看懂了沒,開個智慧拜託你啊。

師父:芝儀,那一段有沒聽懂。聽懂我剛講的那句話沒,做真的自己,生活這一段的迷思該怎麼度過啊?

學生:找到自己。

師父:做自己最快樂。今天幫太子爺跟你對話,你懂為什麼一入北京,就把你的衣服扔進垃圾桶,知道為啥嗎?有沒想過?

學生:因為在欺騙自己。

師父:為什麼欺騙自己?不要入罪好不好,現在沒有法官升堂叫認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別再認罪啊。心裡真實的想法是什麼,不滿、生氣都叫實話。

學生:就不爽。

師父:那你知道為什麼丟出去嗎?他以前最疼你對吧,一路把你帶著,怎麼會在那一刻把你的衣服扔出家門,你知道為啥嗎?因為他說這個不是我徒弟,懂不懂?為啥不是,因為我不認識他了。以前你是一個很真的陳芝儀,因為那個長得不像,是假的,所以趕快把假的拿出去,懂啊!就跟你講,人生不要猜忌嘛,永遠問那個做那件事的人最單純,這下不就聽懂,那怎麼說我還能回到那房子裡。

學生:找到自己。

師父:變成自己就回到那房子,因為那房子原本就是你的,只是你突然變得不像房子裡的人,所以住不進去。怎麼住回那房子,就是變回以前的自己,就住進那房子,就這麼簡單。

師父:有沒愈來愈簡單,漢忠。我說,師父對你有小點期許,我真希望把你讀的文字扔掉,好不好。搞了你們這麼久,再問我為什麼找你們,迷失與輪迴,永遠只因為自己還崇尚一種信仰啊。

師父:嘉玲,迷失與輪廻就因為自己還崇尚一種信仰堅定不敗,所以你有頑強的生命力。因為六年前太子爺與你談的一席話,六年後換師父與你談同一句話,你已被幾個神佛尊重了,你屹立不搖,你也是永恆不變的那個。唉啊!你也有金剛經的精神,唯一真理。要不要開始貼近金剛經啊,拋棄你以前堅定頑強的信仰,有沒選擇啊。

學生:要啊。

師父:好,我當你的路標,沒法當你的明燈,你那頑強的力量我也很尊重。

師父:品穎,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學生:真理是真。

師父:要怎麼做到真。

學生:放鬆一點,別想太多。

師父:別再問了,等會走路跌倒,想太多沒看路。就這樣,別再問我為什麼老是會跌倒。就是想太多沒空顧路,懂啊!可不可愛,真可愛。做自己才是真可愛。

學生:原來這麼簡單。

師父:真的這麼簡單。

學生:師父我找了好久。

師父:找了好久,繞了好大彎,訪問了太多人,再訪問下去不得了,當記者了。繞了三年彎夠了吧,方程式賽車都繞不完,就這麼簡單。

學生:一切都會值得,希望我可以做下去。

師父:本來就會做嘛,這樣子瞎都搞得完,搞真的自己怎麼會不容易做。

學生:現在有點沒有信心,搞了好久。

師父:做自己不就簡單,最快。當然不要再學別人了。這就對了,知道還會去做就好了。

師父:人稱江湖由二姐,九華殿沒變,太子爺沒變,你也沒變,所有人都沒變。就是一直要與你們由家講一句實話,因為你一直在學習、打探,九華殿所有人,改變了什麼模式,應該怎麼順應這模式,而搞到無所依從。這也是太子爺想告訴你們由家的一句話。

『我是從菜市場出來的,我最熟悉的是菜市場,菜市場怎麼了,菜市場很真,賣菜的賣菜、賣魚的賣魚、賣肉的賣肉,也沒有超級市場打標籤的好,因為貨真價實肉大塊。』

他說借我口傳給你們游氏家族兄弟姐妹這句話,『簡單的多,別再跟別人學,因為永遠不是自己。』吵吵鬧鬧,太子爺也不嫌吵,不想管他就跑,想管他就來,一切主角在他不在所有人。他說請你代言,世界怎麼變,只有他不變,誰也改變不了,聽懂沒?只有你們在變,做好你自己。

金剛經啊,講到現在,哪一篇講,我告訴你們都講同一件事,真的都講同一件事,真的會不變,真的沒有變過,包含你們自己。可是那變就你們在講,何謂變,都想朝更好更圓滿的變,需要改變,是因為自己已經覺得不好不圓滿,才要變,所以好的永遠不變,而會變的,永遠是要應命而適。那不叫大道,那叫趨炎附勢才會一直在變,好的它永遠不變,一直沒變過。幹麼因別人講而改變,你有在你的生活裡驗證一次了嗎?有沒有?

學生:有。

師父:現在這個是真正的你啊。

學生:現在啊,比較偏真正的我。

師父:回答的真好,比較偏真正的自己。比率比較高,比較像自己,所以做起來比較順,比較快,比較沒有阻礙。

學生:太開心了。

師父:比較開心啦!因為就這麼簡單,好簡單。以前愈做愈不順,阻礙愈來愈大,愈做愈不順手,對吧。

學生:因為好話講太多了,繞一圈繞到自己很累。

師父:因為都是學著做別人,這小子真不錯,幾歲啊?

學生:三十歲。

師父:三十。一九九幾?

學生:一九八○。

師父:喔,一九八○。我還以為是九○後,看起來挺年輕。你的人生,絕對會有希望,因為你比人家早太久找到自己,所以你叫起步比較快,未來怎麼誰也不能保證。你三十,這裡有五十,那裡有四十,看似你現在還沒有很好,而等你四十、五十,啊~。來你換個位置,今天關起家門師徒聯誼。

師父:志強。不是你,會了就好,老是來幹麼。下次到你公司弄個白板,換你講課給他們聽。拿一個小杯子,倒一小杯給志強,師父答應回來陪他喝個酒,誰會陪你喝酒啊,只有我。來吧,我的承諾不會改變,看似不可解的生活,永遠沒出路,怎麼解啊?用你最近的想法,怎麼解?

學生:照著自己感覺走。

師父:什麼感覺,你以前也都是照著感覺走,跟著感覺走,指標永遠不理我。

學生:做自己。

師父:看似不可解,洞挖大,挖的土不夠去填洞,對吧。可是現在只能挖這土,因為每天要這土才能養活自己,對吧。

學生:對。

師父:可是這土又不足以解決那洞,在這人世間這基本的平面上來看,這叫不可解的故事,永遠需要的是一輩子,那不就叫無解了嘛。

學生:看起來像。

師父:人生沒希望了嗎,會不會悲傷?

學生:不會啊。

師父:不會嗎?人生沒希望不會悲傷啊。

學生:人生沒希望當然會悲傷。

師父:那你覺得有希望啊。

學生:對啊。

師父:那要怎麼做會有希望。

學生:土多挖一點。

師父:說的真好,就這麼簡單。集合一群人一起挖,從自己生活的時間,每一個人節省一小時,找了八個人就有八小時,就變成另外一個班,就賺第二份薪水。因為你自己的一小時只有五塊錢,八個人集合起來的一小時有四十塊,懂啊!加油!再喝一杯。這師父跟你講,只有喝酒才講得出真話。

學生:不喜歡喝酒。

師父:很好,真好,你會成功。

學生:謝謝師父。

師父:不是謝謝我,好好謝謝你自己。加油,把你自己的生活轉動起來,把你的世界拿回家,這才是真。當然自己挖的洞自己去填,這師父為什麼收你當徒弟的原因,自己搞的自己回來擦屁股。怎麼看你爽,因為我也是那個貨,就是那麼簡單,所以什麼人交什麼朋友,如果那個真的是個叫洞,那就不能再搞了。

學生:那換一個。

師父:那當然,換一個更大的洞。你被認證成功,絕對是九華殿的弟子,因為夠瞎。這也是我們答應你,回來陪你喝口酒。懂啊,就這麼簡單。

『新居落成有新人,一切萬物皆新象,欲斷前路之迷茫,唯有自性處心底。』總隨著道路,可是也別把那個自己原本很瞎的道路繼續走,打狗棒這時候,幫你走回舊路,絕對不會是你新的道路,你只是年輕的那個人,可是那個方法一樣,不會有新的。懂啊,再找失敗數據,就別用失敗的方法,加油。

上這課沒別的意義,如太子爺對九華殿所有期許,絕不再是神蹟萬萬年年,也不叫佛法無邊,是你們把美夢傳送在整個世界,而你們生活在世界每個角落遇到不同的人,在不同的職司上,你們才叫奇蹟。不是我們奇蹟,我們是做古的奇蹟,不用來了,奇蹟是你們。真正的精神,是你們都是一個奇蹟,而把那個奇蹟放在每一個生活角落裡,因為現在人永遠不相信叫奇蹟,只有快死的那一刻,自己都沒辦法了,才有奇蹟相信。可不可以別等到那一刻。這也是太子爺一直想要做的事。誰是奇蹟啊?

學生:每一個人都是。

師父: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奇蹟。沒錯吧!那你會不會是奇蹟。

學生:會。

師父:會啊,那你週遭人就看到奇蹟,而他們就相信奇蹟,怎麼傳法佈道,誰在傳?

學生:我。

師父:真的會是你,因為我為自己創造了奇蹟,所以別人會來詢問你怎麼創造奇蹟,所以每一個人都希望有奇蹟,可是每個都沒看到過,當他看到會不會想要,他會不會來找你,那他也會學會。

學生:對。

師父:就是你在傳法佈道,是應該坐在這個位置傳法佈道的快,還是你這個方法比較好,是哪種方法好?

學生:自己去創造一個奇蹟。

師父:對嘛!當然是你那個方法好,好多了吧!這個東西用了二千五百年的方法,有好過嗎?你講。

學生:有。

師父:放屁!有好過我就不會繼續坐在這,沒錯吧,哪有好過?懂啊,新時代不就新方法,退流行也沒有好與不好,所以不能找老方法,老方法適合老時代,新時代就用新方法,沒有好與不好,也沒為啥。

學生:就是適合。

師父:希望你變成新方法,太子爺傳授出來的徒弟,就是要修自然,修真,管我是誰,因為你是誰,沒有不尊重,才不會這麼拘謹,不知道以為你在當兵,人存於世首重為何?

學生:誠信。

師父:誠信啊,誠信是因為什麼而產生?心與腦同步傳輸,沒錯吧!何如立世啊?一有錢、二有勢、三會變很好。 


  請按右鍵另存錄音檔
 
 
金剛經第二十六堂課-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應化非真〉第三十二 2010-10-11 21:38:28
金剛經第二十五堂課-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2010-10-11 21:31:28
金剛經第二十四堂課- 〈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 2010-10-11 20:24:20
金剛經第二十三堂課-〈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 2010-09-05 22:17:13
金剛經第二十二堂課- 〈無斷無滅〉分第二十七 2010-08-29 09:58:00
金剛經第二十一堂課-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2010-08-29 09:54:45
金剛經第二十堂課- 〈化無所化〉分第二十五 2010-08-24 21:57:49
金剛經第十九堂課-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 2010-08-24 21:47:50
金剛經第十八堂課- 〈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2010-07-11 15:54:17
金剛經第十七堂課- 〈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2010-07-11 15:2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