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statistics
 
 
金剛經第二十一堂課-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金剛經第二十六分 法身非相分

一、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須菩提!於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不?」須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佛言:「須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轉輪聖王即是如來。」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不應以三十二相觀如來。」爾時,世尊而說偈言:「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二、互動式課程

師父:這金剛經講了大概一年半,這幾分你讀過哪幾分啊?

學生:還沒有唸過。

師父:一分都沒讀過。很好啊,那你自己手頭都什麼資料啊?

學生:現在沒有耶。

師父:完全無資料,完全沒想法。

學生:之前上的課師姐有傳檔案給我。

師父:這人生活到二十八,有何感觸與感想?隨口說無所謂,用你最能回答的話語都能接受,太子爺委請我與你們好好聊聊,因為他怕講話有時候你們聽不懂。

學生:過得還滿荒廢的吧。

師父:那你想怎麼樣啊?

學生:現在還沒有想法。

師父:那荒廢再荒廢。

學生:不至於啊。

師父:又不至於,那到底要荒廢多久啊?

學生:不會很久。

師父:大概到五十歲。

學生:不會啦。

師父:再三年,師父我這喝的不是酒,未來上課也不喝酒了,喝個小茶與你聊個小天,這倒是你應該看看人生幾何啊,還有想想自己幾何,還有看看週遭旁邊人幾何,而你自己想要什麼。如果還要想,還搞不透,那故事如然在心裡面叫深層的想法,代表自己還沒很迫切的需要,所以也覺得得過且過也都還行,是不是可以這樣講啊。縱觀人生非常之久,鑽研人性非常之深刻,也看過各式各種不同人類的資料,你這故事我的看法,只是因為你還沒有迫切需要,所以你從不下決定,原因在這。我反正還有推託嘛,成功也可以塑造別人,代表是那一隻推手,也行。放不下也叫真放下,而且很早從心裡就放下,放不下的是自己的心,過不了的永遠是自己這一關,嘴巴所言心裡所想,其實全都是一個推託的藉口,原因為啥?只因為還沒想自己真正面對自己的生活,原因只有一點,這樣子起碼失敗還有藉口。王先生,這樣子經過我小小的分析,你真有搞懂你要怎麼過嗎?

有啊,常常夜裡思量至天明,其實你早搞懂你要啥,原因只有一點,完全的對自我失去了信任度,對自我不是對別人,今天談的都沒談佛經啊,金剛經就講這一套,看見真我,瞭解真我,才能夠判定未來真正的道路,才不會像世人紛亂一般,永遠在追求自己得不到,可是又覺得也得到了百分之六、七十,而永遠與心裡想的背道而馳,因為他永遠沒有真正安心過。怎麼安自己的心?這師父講佛理很深,安然自在,聽起來很難理,很難懂,也很難做,其實很簡單,就是做心裡那個真實的自己,而不是做肉體這個自己,心裡那個自己其實老早就把方向認定,而且知道什麼是對的,肉體這個自己,從小被生活環境塑造,被週遭的環境影響,被旁邊看到的事物迷惑,它本來就叫一個失敗的實驗數據,不然怎麼叫果報之身,沒錯吧。

學生:是。

師父:那就如你所言,怎麼跳出我自己的果報,你也不想無從選擇的故事而陷進這肉身,已經造就你與人起頭的不平衡點,怎麼跳啊?現在我請教你,要怎麼跳啊?你與我相處許多,我也上過許多課程,怎麼跳啊,你來告訴我一下。

學生:請師父開示。

師父:不不,用你最簡單的語言來告訴我,怎麼跳出你這個不可解的因果循環呢?隨便講,用你最淺顯的語言。

學生:可能就…。

師父:追求自己要的生活,是吧。

學生:對。

師父:我想請教你,現在能協助你解離這環境因素,也就叫世間人講的家庭生活,你覺得真正能幫助它的是什麼東西啊,用凡間最世俗的語言來看,什麼啊?

學生:錢啊。

師父:很好,你回答的真是好,可是現階段這樣子的環境繼續下去,需要錢來解決改善重新塑造它,現在你所謀得的方法在你的生活裡,有辦法嗎?

學生:目前沒有。

師父:非常好,那代表改變不了也幫助不了,那也代表你嘴巴所講的最大助益,對吧。最大的幫助力量沒錯吧。

學生:是。

師父:那是不是如凡間所講的最簡單的語言,沒錢了嘛,對吧。

學生:是啊。

師父:沒錢要幹啥?

學生:找錢啊。

師父:跟別人借,還是等到別人來資助你?

學生:自己賺吧。

師父:有三條路,找錢的三條路,一與別人借錢,二等別人來資助你,第三自己產生一條道路能源源不絕,你怎麼看待啊?

學生:三。

師父:很好,因為選擇三的人是不想一直被人家不斷的資助,或者要去跟人家商借,原因那都叫短暫,先不談到你們人類講的面子與尊嚴,那個也暫擺一邊,那是世俗的看法或是人類社會價值觀塑造的模式,我姑且不言。我只看事物真實的本質,就如你講的跟人家借,三不五時大家都有手頭不方便之時,那個叫做短暫是吧。

學生:是。

師父:等人資助也如靠老天吃飯,下雨天不會天天來,是吧。

學生:是。

師父:也叫不切實際,也可能叫碰運氣,都如心裡所想,你一直都想要有一個穩定的生活面產生,這二個前頭二點都叫不穩,對吧。

學生:是。

師父:第三點如你能創造自己的平台,能源源不絕的生水出來,才能灌溉現在快饑渴的田,對吧。

學生:是。

師父:那你應該怎麼辦啊?那你選三,然後繼續回家商借,等老天爺資助你,等別人資助你嗎?說知道,知道可是要想想應該怎麼辦,對吧。心裡的聲音與肉身的矛盾,你已經清楚的發現,思想是很明確而且直接引導你要找出一條路,可是肉身陷在那果報的環境過久,已被牽動的猶豫不決,是不是啊。

學生:是。

師父:沒錯吧,我說的都不是你人怎麼啦。人根本都沒怎麼,這就設計的場景,叫做一個不可選擇的出生地,設計一個人生的戲碼給你,這叫把你搞得如人世間所講怎麼活得比別人糟,根本沒糟過啊,如依神佛的世界在看這角度,根本就是一場鬧劇,就是一個戲碼,有人演笑劇,有人演倫理親情感情大戲,有人就演一個不可收拾拖磨的悲劇,都是一場劇,每一台上演的劇碼不同,可是你現在身陷在這裡面當一個專業演員,可是如你今生有幸接觸了神佛,祂讓你看到了其他許多人演的喜劇,你怎麼挑選,你自己要怎麼演這角色啊。

其實很早我與太子爺,或眾神佛也好,也統稱一個『一』的神也好,早已把這戲的密碼真正破解與你知道,可是還要你自己從這戲裡解離出來,不要入戲過深,當你能從演員的角色跳出來,我會指引跟教導你,自己去編自己的劇,可是當你不從那演員的角色自己解離,你只能繼續把這場戲演到極致,也別算命,也不用問人因果,也不需問自己能怎麼樣,這齣戲已經看到結局何如,金剛經所講這如如來佛陀,釋迦牟尼先師,怎麼能勘透三世因果啊,能夠預見未來,因為他只看到種下的成因,必能看後面了結的果,而他當過五百世的人歷經各種劇情與劇碼,太深知劇本何如,不用算啊,因為導出的戲碼五千年沒變過,也就這幾百齣,怎麼演就知道怎麼結,還不預見才真的叫沒智慧,看啥,把自己從劇本裡跳出來,師父來引導你寫一部自己人生的故事。

學生:好。

師父:你有二種衝突,絕不是人類所講自信心不足,基礎層面不足,設定的家庭因素不足,還有這個人好吃懶做不求甚解,我告訴你,你在我眼中只有一故事,叫身心已不協調,靈魂已被喚醒,可是肉身不敢堅信靈魂心裡的力量與選擇,可是你們都堅信只有心的力量是世界最偉大,可以超過世界的力量,就因為這選擇,不是你不相信神佛,不是你不夠虔敬,不是你不太喜歡改變你的人生,只有一點的衝突,是肉身陷進去太深,永遠不敢相信你的靈魂力,角色被設計的不好,靈魂力在於有一個角色,換一個角色就換一部戲,智慧在這裡,不是怎麼解,什麼也不好解,用人的方法去解人世間的事,我告訴你一個人不亂,二個人麻煩,三個人複雜,五個人就一團糟,怎麼解?愈拖愈多人進去解,你就看到你一個人不亂,,二個人麻煩,三個人複雜,五個人就一團糟,想清楚師父的話,師父不解人間事,師父看得到因果。

學生:是。

師父:不是你是我是,生活是你的,靈魂也在你那裡,肉身也真實是你,是與不是都不是與神佛或師父交待,是對自己的心真正做一次交待,與誰都沒關連啊。你們喜歡演悲劇,喜歡演受害者角色,那也要給它唱到淋漓盡致啊。如果你選擇這樣,要做一個害到極深也笑得更大聲的那個,那也叫好演員,你演得棒極了,才能符合你心目中那個悲情英雄的故事,真啊,也就給它唱仔細,要嘛也不要唱一半,戲會演得亂。要嘛就不演,跑出來演一條漂亮的角色,叫做歡慶收豐年,一家和樂皆平安,懂不懂啊?

學生:懂。

師父:母親是因果之源,雖然互撞連動很緊密,也只要我能碰出一個因果環結鍊條裡面的扣環,一鬆開這因果網織不出漂亮,它必鬆散瓦解,師父講的課就講這些,該不該來聽啊。

學生:該。

師父:回去不是再決定了啦,是你要怎麼演你那部戲,我也會協助你,你怎麼決定我都支持你,我就協助你、引導你,把那悲情英雄演到極致,也人生另外一個唱版,也可以引以為傲,拿來當例子我看就很多人很高興了,你看你也不是很慘那個,還有悲情英雄,多偉大啊,也可行啊。王先生,你這部戲唱得我也覺得有一點歡喜,唱得太真,唱得很入迷,覺得角色演得還真不錯,然後還繼續打算演下去,所以你也是反面功德主的逆向菩薩給大家看,所以叫你王先生絕不為過,你唱得太真,我想如果你決定這樣唱下去,我要教你,我是一個很有名的世間導演,我把你教成一個叫做紅極一時的好演員也行,你唱響世間眾人的心,不錯的啦,也是一個教材,功德無量,阿彌陀佛,換小胖。

學生:小胖在路上。

師父:在路上做什麼啊,閒逛?

學生:他正在過來的路上。

師父:連上課跟太子爺約都能遲到,那你就繼續坐講到他來。師父剛講完以後,你跟小胖的鏈條也就這麼深,你這不就悲情英雄的故事嘛。這人來坑你,你還要替他擔,你不就叫悲情英雄,這我做得到,沒問題,悲情英雄就要這樣演,不是嗎。

學生:是。

師父:你唱到極致絕響了啦。

學生:不敢。

師父:現在你告訴我,剛剛聽師父所講,你自己想了啥,我們二個來套個招,聊一聊。絕對沒有得與不得罪,怎麼決定都無所謂,也沒誰得罪誰,也沒講什麼,聊個天嘛。

學生:其實就像剛師父講的,可能知道自己的想法或是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把想要去做的打槍掉,就完全否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種狀況會莫名的持續出現。

師父:唉,我想請教你這三年多從早期的九華殿的種子在種,你就有在接觸,你瞭解什麼叫磁場效能,懂啊?

學生:大概吧。

師父:很好,人是一個小磁場,居住的居家環境也是一個小型磁場裡面的更大磁場對吧,大自然是一個更大的磁場對吧。

學生:對啊。

師父:如果某一個小磁場在大磁場的洗禮之下,它會變成什麼?

學生:就同化掉了。

師父:哎,你還懂啊,那這幾年你還沒有白學,如果被同步了,是不是會唱同一齣戲啊。

學生:是啊。

師父:還好沒有幫你開光開座啊,懂不懂啊?

學生:懂。

師父:找到原因了沒啊。

學生:有。

師父:有個屁,你那回答真是應付到了極點。

學生:沒有,我從不應付的。

師父:對對對,做做做,然後回去堅絕不做,堅持不改變。

學生:看這麼透徹。

師父:那先生就已經叫尊稱,我講真,今天也不管旁邊的人是誰,干他們也沒別的屁事,生活是你的,誰講什麼,誰幹什麼,跟你也沒有什麼相關連,對吧。你這是是是,好好好,還有你這我剛與你講,磁場效能,你都深刻瞭解,那叫心的聲音,你想要把這個故事交給哪一位,現在來講好了,一個王先生,還有一個裡面真正的王先生,哪一個的地位角色,還有跟他的初始點比別人好啊?如果依人世間的價值觀,誰好?

學生:應該是外面那個吧。

師父:外面那個王先生就是你啊。

學生:其實我不太懂問什麼耶。

師父:我說裡面心的聲音,靈魂的定位,靈魂跟人是不同兩區塊的生活嘛,哪一塊比較有智慧,哪一塊的力量比較大。

學生:裡面那一塊啊。

師父:跟老大也要跟對人。

學生:對啊。

師父:要成功也要投資對對象嘛,做生意也這樣嘛,跟對老闆才能發大財。

學生:對啊。

師父:那好,這樣我們跳開你的立場,裡面那個力量比較大,起步點比較好,那你為什麼不投資他啊?所以不會做生意,一定沒錢。

學生:真的嗎。

師父:算盤打不清楚,是太子爺要告訴你,這筆帳都算不清,一定沒錢因為不會做生意,連投資誰都搞不懂。投資外在那個王先生,那個王先生就是所謂的水餃股,裡面那個叫績優股,然後每每都買水餃股,只能夠被套牢,當然會沒錢,他說沒錢就這個事,有理可證,你懂嗎?絕不是批評你,我們就看看你們到底怎麼了,我們看這人世間已經看到了無數多人,中國大陸有百分之七十的版本跟你一樣,根本就不叫為奇,這裡的平均人資基礎生活一千二百塊人民幣一個人,工資就不到六千塊的台幣,能過一個月,差不多吧。

學生:應該吧。

師父:那就已經佔了百分之七十強的人,你這故事哪有為奇啊,根本不奇怪也不特別,我協助了某一位一千二百塊的仁兄,最近進步到一個月有八、九千,因為他改變了他的思考模式與他的生活方面,調整三年,他很可能還會繼續的成長,因為他投資了績優股,績優股會水漲船高的,那公司愈來愈壯大,它的營業項目愈來愈好,它的訂單多,就他的機會變大變多了。所以他那個樹技會愈開愈漂亮。

學生:喔。

師父:不是喔,是看看你怎麼辦啊,就問你要開公司開哪一家嘛。閒聊沒有壓力的,談完你有沒有去做我也不會想管。

學生:小胖來了。

師父:我們話還沒聊完,閒聊打屁你會怎麼樣,你會怎麼樣去選擇這項投資。

學生:那就換一個投資。

師父:那就好,我只提供你一個建議思考模式。生活現在還給你了,剛剛師父在引導,也只給你人生產生建議,回歸於你王先生與內在王先生的世界,決定權交到你手上,你怎麼演也是你自己的決定,所以我當初與你閒聊的原因,態度是這樣,生活絕對不會是我,對吧,生活是你,好與壞其實講實在,都是自己去承擔。如果對壞的一面能甘之如飴之人,那也就快樂就好,懂啊。

學生:懂。

師父:我講了這麼多,這一些都是佛經寫的。

學生:好,我會來上課。

師父:很好,來吧,換人。

 

師父:太子爺他在計算,你們的資料在他手頭,資料精準得很,人生走三輪,進進出出也三輪,這三輪走完顛顛倒倒,沈沈浮浮,他說啊小胖到如今有沒有搞清楚自己的生活其實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其他都不重要,因為那本來就來你的歷練與學習課程,你怎麼搞死自己也沒有對誰對不起過,只有搞死的是你沒有別人,很恭禧的是家中很多人自己從這因果的業力中解離出來,自己解離的啊,母源自己已經解離完自己,心是開放的,這碼戲就剩你演,你這獨角戲他說唱得也是絕響,他說有沒搞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啊。

學生:有啊。

師父:閒聊嘛,沒有什麼話講出來要對誰負責,都沒有。你有沒想過你未來計劃的人生長什麼樣啊?我們來寫一個劇本,是當作討論寫劇本嘛,是夢想也好,你講來我聽聽,看看你的藍圖版本好不好,我給你點參考。

學生:沒有藍圖,沒有版本。

師父:沒有版本啊,想像也好嘛。不是說你要做什麼工作,要達到什麼目標,不是。是你想要你自己的人生以後有沒想像過,我再給你一些建議嘛,你參考就這樣。

學生:就簡單的生活。

師父:怎麼簡單啊?

學生:我也不知道。

師父:總有一些基本架構嘛,簡單,一個人站在馬路上一輩子也可以很簡單,十字路口徘徊嘛,想一輩子。就如剛剛你那好朋友,因果業障的循環圈裡面,兩個都是,恨也恨死過,好也好死過,結果他也站在十字路口,你也站十字路口,最後又碰在一塊。為啥?一個人過完馬路又在走回來,過馬路那個階段叫分開合不來,走到對街去看著他也站在十字路口,再走回十字路口又碰面,結果那叫從來沒有走出去過,還在十字路口,所以東西南北到底要哪一向,瞭解師父這談話,我講話很輕鬆啊,今天都沒有對錯,是只有你還是剛剛那王先生,不是,這是人世間大多數的人所寫的版本,所以我一直講沒有什麼叫成功,沒有什麼叫對比,也沒有誰好誰壞,永遠都有正負二面需要觀察完,才能夠真正下一個論斷。誰錯嗎,沒人錯過,誰是對的嗎,也沒有,只是他選擇了一條好的方向造就了他心靈的安穩與平安罷了。你們真的怎麼了,沒有,大多數人也有選擇那人世間講的,飛黃騰達的道路,極速發財之道,有啊,可是背後在看自己,心靈永遠沒平安過,也不對嘛,這是正負二面看。你有沒想過你真正想要啥東西,隨口聊嘛,就當作打屁聊天,沒有負責任的話,講完也可以不幹,唱高調也行,當作國慶升旗也行,唱國歌。想到什麼,聽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投資那一位嘛,那一位投資報酬比較好,它那增值性很高,投資一下他,聽到他給你建議是什麼啊。

學生:我也不知道耶。

師父:你一定不知道,你這個人一定不知道,問一下內在那個由先生,那個比較專業一點,我比較喜歡跟他對話,你問一下你內在那個大股東,他怎麼決定寫這版本,你問一下他,他一定有譜。這五年不是也教過你這方法,怎麼與內在靈魂與靈界溝通嘛,搜尋一下內在得到的訊號源在哪,找一下內在的由先生要告訴你什麼話,怎麼寫這版本,很快就有,聽聽看他怎麼計劃你這間公司,隨口聊放輕鬆,純聊天從沒有責任過,你才能聽到他的聲音。

學生:不知道啊,現在還在看找看什麼可以做。

師父:講單的話你都沒辦法替他傳遞出來,你怎麼讓他主宰你這間公司。你這個肉身的主導性已經超過百分之八十強。我說的不負責任就是,你也可以此刻談完以後,回到了家,繼續由你這個外在的由先生去主導生活無所謂,我只想此刻誘發一次內在那由先生要告訴你要什麼,聽一下他的建議,我不是要你去承諾師父要做什麼,誘導你要幹啥,這才不幹,生活是你的,你怎麼幹怎麼過,戲怎麼唱反正早有譜了,唱完也就下戲,沒什麼搞頭,也沒特別過,什麼也沒關係,內在由先生跟你發了什麼話啊。

學生:不知道。

師父:不知道啊,那你的想像是什麼啊,問你未來怎麼想,現在當小學生啊,老師問你說,哎啊由小朋友,你未來有沒什麼夢想啊。

學生:就賺錢啊。

師父:很好,現在來了第一步,賺錢對吧,賺錢是要幹什麼啊。

學生:花錢啊。

師父:很好,花錢也很好。沒錯賺錢就是要花錢,這很簡單。那賺了錢把它拿回家當作上賓禮拜嘛,也就是守財奴。花錢,是否就如人世間講的,要追求高品質的物質生活,是吧。

學生:也不是啊。

師父:沒錯,這也是很簡單的道理,這也不為過啊,追求了物質生活以後,然後呢,然後我來講人世間我看到所有版本,追求了高級的物質生活以後,開始要追求高品質的心靈生活,對吧。

學生:對啊。

師父:這版本在你的親戚裡面有出過一對夫婦,很接近的人,到頭來他都累了,對吧。

學生:對啊。

師父:很好,那你有版本可以讓他很清淨對吧。

學生:對啊。

師父:其實自己心裡真正的聲音,自己很早就知道。就要一個所謂你剛講簡單的生活,安心的生活,快樂的內在,是吧。

學生:對啊。

師父:永遠不會慌慌張張,惶惶恐恐,對吧。

學生:對啊。

師父:內在的由先生剛剛在講話,剛剛那句話就是他了,簡單的生活,那就別把他簡單複雜化。

學生:知道了。

師父:能持平的人,持久的人,才能找到真正簡單的生活。三進三出其實你內在早有聲音,最快樂的時候你曾找過,最瀟灑的生活你也曾經盡情的奢侈過,結果兩造對比,徒然興嘆,還沒有那時候更快樂,可是那時候的生活為什麼要設計成那一般,是要讓你對比清楚,太強烈的對比也不對啊,而是尋求向中道靠攏,物質的生活不會太糟,這個肉身才不會抗議,他才能支持靈魂去追求所謂心靈的成長,這就是我一直跟你講的「太極」的原理,尋求中道靠攏對吧。

學生:對啊。

師父:那有了你講的銀兩,就要向中道靠攏,而那生活兩造都是你,三進三出的對比,自己好好追求一個平衡的道路,才會找到一個你要追求的道路。

學生:知道了。

師父:太子爺我跟你講,這幾碼戲早就設計完,為什麼對比設這麼鮮明,是讓你好判斷,好找到平衡點,修行也不是你想,窮死餓死包含慘死,那我告訴你也別去廣泛叫人來修行,直接去害死他就好了,是吧。

學生:對啊。

師父:先讓他苦死,然後在餵他一滴水喝,給他吊點滴,然後他就如淋甘泉,叫做知足常樂嘛,不對啊,苦的修行只會現苦相,那才不是啊,那時候只是在測試內在的堅定度,跟淬煉自己內心的堅強與抗性,才不致於變成這社會統稱的草莓族,叫抗壓性不好,過了測試完強度,心也練健壯變堅強就行,才沒要搞那套,有空歡迎你太子爺講,能到北京來作客。

學生:知道。

師父:歡迎你,師父的金剛經上的課,就講這幾套,熟知的人早就身心平衡的過日子,每天笑嘻嘻,才不教你們幹啥,教你剔頭當和尚,也別吧,佛門也很激烈的,怕你玩不過別人我告訴你,佛法也挺高級,叫你真的賣身來贖罪啊,你也沒那麼多罪嘛,我看是你媽媽打算賣身贖罪,你這享福的臭小子叫好運,叫福報,菩薩求來的叫享福報,眾人供養你,你也快跟我一樣,可是別把那一車的福報吃光抹淨來不及啊,起碼還沒見底,人生到現在才二十多歲還沒進入三十,才吃掉早年,吃掉三車而已還好,瞭解師父跟你講怎麼向中道靠攏,才會找到你自己真正的平衡點,今天所言都不是告訴你或是教育你要做什麼,只是剛剛講把你人生的藍圖拿出來,我給你一些許的建議,可是這藍圖要誰去弄,你不是我。所以還是你決定,懂啊。

學生:懂。

師父:這太子爺講,要把自己弄快樂也要先把帳理順,人生這筆帳,算盤好好打打,理不順的人永遠在載浮載沈中渡過,那故事就是循環輪迴不斷,對吧。

學生:對啊。

師父:賺三年窮三年,為啥?賺了三年花光光,後三年沒錢再去賺,那後三年再來,他說根本不是誰怎麼了,也沒有運氣的低落,也不叫人生老天爺折磨,開了你大玩笑,絕不是,那叫循環正常的道理,簡單再也簡單不過的道理,也沒別的故事,也不會真的怎麼樣,因為餓死就會真的去賺,然而賺了花光,快餓死又趕快去賺,這就是跟吃飯一樣,餓到急了什麼飯也好吃,那故事簡單。

學生:對啊。

師父:瞭解啊,這就太子爺跟你講的一句提點話,人生真正的建議,照三餐吃,定時定量,身體比較健康,活得比較長壽。

學生:知道了。

師父:阿彌陀佛,沒別的了,只是引導你的藍圖,還要看你怎麼選擇投資。

學生:謝謝師父。

師父:看誰的增值性比較好,他說算一下,沒別的了,阿彌陀佛。

學生:謝謝師父。

師父:看你有點譜了,心裡自己想。

 

師父:剛剛其實二個例子,請了二個菩薩在這面前用他的人生把這一門課叫三十二相,轉輪聖王,三十二相俱足,見如來者,轉輪聖王即是如來,後面又說不應以三十二相觀如來,可是必需三十二相俱全了了分明,才能勘透人生,師父這剛剛請來二個菩薩,為眾生說法,來吧我講這一課就用這二個例子,講講你看後面這最重點在這四句偈,講講看法。

學生:人生如果都用表相來看,誰輸誰贏都是要看自己的決定,沒有好壞對錯,凡事全在於自己的決定,如果說要在意別人所說的要為別人做,都不是自己。

師父:那很好,我先來講解這門課,為什麼把它定義為法身非相,法身俱全但也未俱相,這就是空亦非空,相也不是相的緣由,三十二相現在人世間,人間原本就俱全,各種版本就如剛講,如有人講苦到一個極致,與所有人來相比較,其實那也只是在一個小局部的生活裡去看,放大到全球來看,那也不就叫普通到不行的故事,只是沒看到一個劇碼裡就有各種不同的演員角色,才會湊出一場戲,有人就屬於另外一個劇本裡的角色,那他可能跟你演同一版本,其實世界上的結構就這麼簡單,跟編劇一樣,每場戲為什麼叫因果循環鍊條碰不到,他就是另外一部戲的成員,他不會跑來這演對吧。他不會演瓊瑤的電影,那對面那家演的是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魔教的故事,其實裡面架構都一樣,裡面要有喜角,要有悲角,要有青衣苦旦,各種生旦淨默丑俱全,才能唱出一部完整的戲,也就這樣,哪有誰跟誰不同,誰比較特別。法相非相,這可以講到呼應前頭的故事,肉身確實存在,各種七情六慾確實真實感受,它也可以真實不在,內在有一個自己,而那內在的自己永遠發出最正向的聲音,最清楚的故事,而這肉身能真實感受這所有情慾劇情的衝擊,怎麼去分別呢?而如來怎麼找呢?是去拜佛他老師嗎?拜個如來當老師,找個大佛來拜這個保諾比較好,錯了。這一章節在怎麼找如來對吧,來吧這四句偈怎解啊?

學生:想要有不同的人生要自己跳脫出來,其實就好像皮皮一樣,一直在埋怨自己人生的話,他不自己跳脫出來,就算有人想要幫他,他自己不把手伸出來,他還是在演自己那悲情的角色,他以為他自己很需要那個悲情的角色,然後他就一直拚命的演,演得很開心,如果他開心的話也還不錯。如果他想跳脫的話一定可以跳脫。

師父:沒叫你管別人的事,我叫你管自己,來來來我給你一個引言,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這如果在佛家所言,就是色界、慾界,就是所謂進入人間界的方法,見不到真如來,而這現在所解這如來叫佛,是如來佛祖,這個解釋真不好,真如來叫找到真我,真實的自己,我用很淺顯的話來講,就如剛剛用了二位菩薩來跟你們做見解,第一位菩薩的故事,第二位菩薩的故事就在這四句偈裡,若以世間各種現象來評斷自我,以能聽到的語言,世界各種能傳遞訊息的管道,來找自己,或者要來求助自己,這是人間界所用的叫做不良的方法,他沒辦法找到真正的如來,因為他原本就是你的真我,用世界萬象來找自己內心真實的想要,就如你們講找到內心真實的自己,跟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那是一個內心世界的層面,我們統稱在人世間叫靈魂與肉身,真正的心靈平靜,也就我們統稱叫靈魂昇華,可以講有形書、有詩書,人世間各種知識,包含受苦找人安慰、與人閒談、心理諮詢,為什麼總解離不出真的自己,因為還存在在人世間的萬在表象裡,用幻相來解決自己的幻覺,那叫二次催眠,第一次受不了催眠自己,再來看一個幻相假裝它很好,那叫二次催眠,然後心裡依然惶恐慌張,永遠不切實際不踏實,因為從來沒看過真我,見不到真如來,所以這個方法叫錯了。剛剛最實際的例子,傾聽自己內心最真實的聲音,相就不再相了嘛,因為由別人來主導這外在的相當然干擾不了他,所以法身非相,怎麼做啊,如剛剛告訴皮皮的故事,其實已經在告訴他真方法,沒上課我也用這個故事在教他,所以他做了什麼嗎,沒有。他只是太入戲,所以這演員也不錯,如果這導演來看這演員挺敬業,沒有他這故事怎麼解,可是這個例子必需要舖陳給大家知道,這前因後果,不然這故事永遠講給九華殿自己的人聽,外面聽不懂,是吧。這不是什麼老鷹捉兔子啊,這叫真實生命的故事,裡面也要有生命真實的案例,所以我說找二個菩薩願意奉獻他們的生命光,實際的例子,與要幫師父寫這一篇文的人,有實證可以驗證,好不好。我比較想聽你們用你們的內在生命來告訴我來驗證這一課在人生裡,這不是講別人,講別人沒用,他已經講完了,來我作引言啊。

學生:以我自己的話,做真實的自己,在我這一路來所走的路,以前我都很在意別人的想法,都很在意這個社會的觀點,看起來好像是犧牲自己,其實並不是,是不敢勇敢說出自己心裡的想法,現在快樂的做自己,開始敢說真話,會比較快樂。

師父:你有沒覺得,這應該要做個正反二面驗證,應該訪問一下旁邊這個叫現象說,旁邊的人比較喜歡現在的你還是過去的你,這要考證的嘛,才有實驗數據,科學的信佛。

學生:可是他們又不認識以前的我。

師父:有一個人認識,認識以前的你跟現在的你,你訪問一下他嘛,那最真實。

學生:那要他自己來說。

師父:哪有,你回頭問人家,是你要考證的還要人家自己來講,你看你們又陷在這現象裡,關係說裡,地位分別裡,課堂上皆是眾生啊。

學生:他很孝順,他說好多了。

師父:我這在問你看你們陷在這現象裡,現三十二相見不到真我。我只問一句很簡單的話,比較喜歡過去的你還是現在的你,講到了一個含糊的政治語言。

學生:喜歡現在的我。

師父:不是你啊,我說他。

學生:他是這麼說。

師父:對,這不就簡單,那就回答的很肯定,不用猜測模稜兩可,玩一些愚民政策,那很好你得到考證對吧。人行邪道叫做不好或歪魔邪道嗎?

學生:不見得是,人行邪道可能是世俗的想法,或許是不適合自己的方法。

師父:哎,這句話才叫做真解,是沒找到適合自己的真正方法。很好,你破解了這幾千年的迷思。你自己破解了幾千年的迷思,這歪魔邪道叫外道,對吧,叫做台灣好,外國皆不好,總有得嫌,哪裡會真好,這就是我說的現象說。

學生:如果是那樣子的話,就不能找到心裡頭的那個真我,因為如來就是自己。

師父:哎呀,真好啦。不能找到真我,解釋出來了,你解釋的啊,不是我。你衝擊那外面所有的水平知識,是你講的啊。人家解釋很多了,這謗佛了嘛。然後也讓那個自大說的更健壯了,有人說自己就是如來,我也如如來,如來就是我,結果他們講的都叫如來佛祖,我講的叫真我,原本就是你當然也沒什麼好破解,大家都膨脹開了,為那個膨脹說也加強了一些力度。懂了啊,師父用這個玩笑的反諷法。你解釋的,你破解了那四句話嘛。常常有人拿這個來笑別人,來跟別人做辯論。佛陀講法嘛,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然後把它解釋到拜佛的故事裡,每天看那神像,然後拜佛的每天唸的很大聲,佛陀你解救我,我哪裡不公平,我哪裡很苦,那你告訴我讓我聽到你講話嘛,然後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那是邪魔歪道搞的方法,開始產生很多激烈的偏激與衝擊,那不就找一個適合自己的方法,內在的心夠健壯,靈魂力夠俱全,也就是我現在教你們所謂的收發訊號,靈魂力的收發,也不就這個嘛,這不就解了嘛。你看了不懂怎麼這個經愈來愈簡單,包含你們快對這部經典失去興去,想說來找另外一部來解了。就看來看去就好像講的事都差不多,一件事都快搞懂。你知道為什麼嗎,是你們不尊重這部經典了嗎,不是啊,是你們不想再鑽研它了嗎,不是啊,懂了就該放下了,不是抱著。你們九華殿有進步了,懂了就該放下而不是抱著當一種驕傲來炫耀。懂了就好了嘛,來學是為什麼,是因為不懂,懂了不就好了嘛,這就師父講的希望有一天你們可以不需要師父,沒錯吧,來學學到都會了,你們找師父幹什麼啊,找師父的原因就是都還不會所以才一直找,這不就是簡單又不過的道理。這不是師父很可惜啊,我們不會忘本,我們很需要你,我們很感恩,感恩個頭,你感恩幹什麼,感恩不就大家交朋友不就好,不就沒師父了嘛,師父變朋友了不是比較好,平等。也是我一直在追求的平等,眾生平等,我希望與你們平等,好了來點名,聽聽大家對自己有何解,提點提點。

 

師父:你好啊,我是說聽完以後你什麼感想,不用拿那二隻手一直拜,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真正的如來常住在你心裡,永遠在傾聽你內心真實的聲音,別以外相社會的規矩來評判自己的是非對錯或者價值觀,否則比不完對吧,好還有更好的人,看你也是有福報的,你真有福報,歷經一番寒徹骨,你相不相信你是有福報的。

學生:相信。

師父:對吧,你最近快不快樂啊。

學生:最近啊,勉強是快樂。

師父:你還笑得出來,你看你還笑得滿開心,你自不自由啊,最近。

學生:很自由。

師父:哎啊,真好,你總算講出你真正要的東西,身體的自由,心理的自由,自由快不快樂啊,別拿枷鎖套自己,小朋友,阿彌陀佛,在我眼裡小朋友啊,歲數沒有比我大,別拿枷鎖套自己,好不容易自由了,自由的空氣很紛芳,套了自己就不是自己了,要演一個別人要的那個人是痛苦的,你就是你嘛,我也滿欣賞你,所以太子爺也跟你結緣挺久,這也不錯啦,起碼話很真。拜完師有什麼感覺啊,有沒打坐啊。

學生:沒有。

師父:你有沒想請幾個師兄姐教你打坐,不用盤腿也沒關係,坐舒服為原則的打坐方法,要不要。

學生:打坐的話對哪裡好。

師父:哎啊,對所有都好,氣場好。

學生:我身體內部構造都不好啊。

師父:對身體也一定好,氣機循環,生機旺盛。

學生:那我要打坐,誰要來教我。

師父:開始還沒教你禪修,先請他們教你導氣,那也是氣功的一種入門,道家的養身術,養身術對身體一定會健壯的。要不要學,我找一個人來引導你好不好。

學生:好。

師父:來來來,現場有誰報名,開始學著自己舉手。

學生:師父我可以幫忙。

師父:那很好,請這位師姐協助你好不好。記得到時候不要告訴我,師父來了腦筋想就好了。心裡專心想師父,師父來協助你好不好。他們會慢慢跟你解釋,行行,會快樂就好,記得常笑,有助身體健康。那個劉宮主,師父未來不會再喝酒,我也有承諾太子爺,每一次他來這課,每一次倒一小杯給他喝,一小杯一點點5c.c.,打坐前,不是要酗酒,我是要活血用。

 

學生:師父,阿彌陀佛。

師父:阿彌陀佛,法身非相這是在講一個佛理,每一部經一模一樣,都在講同一個道理,來講講你的感想給大家聽一下。

學生:我們這個色身也是需要人間的生活,但是重要的也是要色身才能修行。主要是要找回自己你要的是什麼,有正確的方法。有邪知邪見的話,就沒有辦法找回如來的心,就這樣子。

師父:很好,就是找一條適合自己真正的方法,修行就這樣嘛。

學生:正確的方法最重要。

師父:只有一點,不要被組織迷惑,這是我一直提醒你。我們來引導一件事好不好啊,就如你前幾次來上課,如來說有渡過眾生嗎?如來說他有此想法他渡過眾生,他非為如來,對吧。

學生:自己渡自己吧。

師父:真好,真好。

學生:我們要去求佛,求佛只是在引導我們這一條路走在正確的方向。

師父:很好啊,世間有很多混亂的知識來源,有很多人自我的想法引導,產生了所謂的人為故事,這一條路走的,選擇的都是對,而能適合自己都好,千萬別被別人障蔽掉。

學生:來這裡就很快樂啊,你看我妹妹都沒有笑,只有來這裡笑,這是最好的環境,修行最好的地方,學完了回去就不一樣的心情,來這裡至少有快樂這一段時間。

師父:很好,希望是把這快樂帶到永遠,回到社會。

學生:用在生活裡面快樂才是真的學到了。

師父:很好,你這幾年有紮點功底,希望你愈來愈快樂。想從不可解的故事解脫出去,在世界萬相裡,只有自己解離完自己,那現象必不存在。看似不可解,萬法都可解,希望你也愈來愈快樂。

學生:師父,我們家那個胖子要幫他啊。

師父:加油。

學生:能力不夠,沒有辦法講通他,要他來這裡上課才有辦法。

師父:倒也沒有,到哪都行。只要自己願意解脫自己,哪一個環節都可以,哪一個環境都無所謂。原因在這裡為什麼會有輕鬆的心態與修行的環節,是這裡都平等,只有一同修學,沒有師父,師父未來也不會是師父,這才不會有上下分。

學生:所以這一輩子學的也就是這些。

師父:真好,師父現在破解一個人間叫做「法師」這個名詞,學習法的引導師,因為他先學所以引導後學,就這一般,而不叫真正的大師或老師,這條路上還俱足色身者,沒有師可拜。

學生:我們也是學他的法吧,對不對。

師父:所以剛剛講完這二十六分了吧。

學生:講完了。

師父:最喜歡聽這句話啊,來吧你點名下一個人。

 

學生:我看了這一篇,四句偈言就是不外求,看到真的自己這樣子。

老師:哎呀!真好!剛師父吟了一首詩就有這句話啊,『世人障蔽智慧眼,不懂內求反外觀』,就妳這句話,我有聽到,如果真懂這道理,我們就同步了。

學生:就還是要落實在生活裡,還有細節裡面。然後經歷的每一刻都可以這樣子做。

老師:哎呀!真好!社會生活的每一刻都是在焠鍊你不變質,就設計的課堂跟課程,對吧!真正的定,在生活裡,不在打坐上。不被外界干擾嘛,不固執、不偏私,開放的心態接受這社會所有的現象,還能很清明的看待這社會的真理,這不就才叫真正的定嘛。

學生:師父,現在是說我聽起來是這樣子,但還是要自己心裡面能夠去做得到。

師父:那很好,反觀一個觀念告訴自己,這生活的每一件瑣瑣碎碎的小事件,包含所謂麻煩狀態,都是在粹鍊你自己在裡面找一個安定的心,這樣的觀念去看待事物,那必不會有情緒的引導,對吧!這樣講用一個最粗淺的方法先去實驗啊,如果每一天所遇到的細微小事,就是設計一個所謂的課堂,就像防空演習好了,這樣的概念是不是讓自己學得更會處世為人,對吧!那叫粹鍊嘛!設計一個演習的狀態給你,那就不叫真的事,就不會有真情緒。就用這一點回去生活裡實驗一下,帶著這個態度回去就好。

學生:師父,還要多聽幾次再揣摩看看。

師父:就是每一天一睡醒,除了一個人自己的內在時間,碰到的任一個人,不管關係多麼接近,都是所謂的演習對象,不能草木皆兵,那都是來幫忙的,幫忙你學課的嘛,那叫戶外教學,懂嗎?

學生:懂。

師父:就這樣的心態去看待這個世界就懂,沒人來找過麻煩,也沒麻煩來找過你,也沒有壞人曾經要來傷害妳,他們只是要來讓你看清三十二相,上次那部經典看的怎麼樣?

學生:有,看到第一卷結束,第二卷剛開始一點點。然後疑問還滿多的,對於字裡行間的寓意不是很懂,但是截至目前為止,我覺得跟金剛經講的差不多的感覺。

師父:那真好,他講的是所有幻相嘛,對吧。

學生:可是師父,裡面有的幻相有感覺,但是沒有辦法很有系統。

師父:你暸不瞭解催眠啊,你有沒有看過催眠性的節目,催眠大師在舞台上面表演,他就下了很多口令,被催眠的就坐在椅子上表演很多七情六慾,對吧!其實他就還是坐在那椅子上,對吧!

學生:師父我還是不懂。

師父:就是我們講,他被催眠是不是就坐在椅子上,被那個催眠大師催眠,根本沒發生事,對吧!旁邊也沒有什麼故事,他就被催眠,自己演出那叫做幻覺嘛。

學生:可是怎麼會這樣。

師父:進入一種想像的催眠空間,肉身產生的叫做腦波引導,腦細胞產生記憶體,人身能感官的訊號,而創造出一個夢境像做夢一樣,那叫記憶的現象,被引導嘛!其實根本就沒有嘛,對吧,懂啊,多聽幾次。

學生:師父,你剛講的是不是跟那個過去現在未來是同樣的意思?

師父:對啦!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自己想的。

學生:師父,楞嚴經裡面有幾個寓意,就是說心在哪裡,阿難說心在身裡面,心又在外面,心在中間,心無所在,我不知道是不是要瞭解每一個寓意?

師父:沒有啦,不是要做文字翻譯啊。

學生:裡面還有提到心無所在的部份,我們應該要認定不執著,一切事物就是心的本性也是不對的。這句話我覺得很有感觸,可是我覺得那是我的一個盲點,不懂。

師父:那個心有兩塊,內在的思考有兩塊,怎麼分辨叫真的心,靈魂叫真正的靈性思考,一塊叫做腦筋的思考。腦的思考是被世界萬相所教育而產生的感觸、感覺,一種感覺的記憶感覺是被植入性,我用很白話來解釋你剛講的那塊。而心無所在,它所講,它原本已自在如見如來,它若來若去,它當然不會常在,它不是真的就住在這嘛,對吧!

學生:對。

師父:沒有住在身體裡嘛,對吧。

學生:對。

師父:你用白話現代科學去解釋它的含意,別翻譯它,不然就空亦非空,寂亦非寂,空不是空,滅不是滅,就聽不懂。

學生:對啊,就越看越煩。

師父:用現代的觀感去看它,同步的心態,你能看懂它的啦。

學生:看來看去,到目前為止,我永遠都記得上一堂課,師父教我們的,就是劉師兄寫的心經那個。師父問我們字寫的如何,那大家都用不一樣的意思去揣摩師父要的東西,或很多的包裝,我看到目前為止就是跟那堂課是一樣的。

師父:哎呀!你說對了,瞭解幻相,真正瞭解所有幻相,你真瞭解而不恐懼也再不會有疑惑。當你很瞭解的事件,你怎麼會害怕,對吧!師父為什麼請你唸這部經典,你以前最怕在修行或學佛的這條道路,最怕產生幻覺而不自知,就讓你去面對所有的幻覺,去研究它。

學生:師父,那在楞嚴經裡是不是一一舉例了我們在人生中所有會面臨的幻覺是什麼。

師父:是的!一般所謂的高僧大德要涅盤時,他要去讀的這部經典,他必須參悟完成,就他的標準課程啊,他必須參悟所有的幻境,他才能寂滅啊,涅盤嘛,對吧!就用太子爺剛講的一句簡單的閩南語,『一切都是假的』。如果你都知道他是假的,你就不會相信,如果你覺得它都是假的,你當然不信,不信你就不會入了嘛,因為你不相信它真實存在嘛,他就變假的,反覆聽幾次沒問題啊,有問題開口問啊。

學生:好。

 

學生:聽完剛剛的講解,我覺得每部經典講的好像意思都是一樣的,就是要做自己。

老師:本來就都一樣。

學生:我看完天地八陽經以後,好像也是這樣講,跟金剛經實質的內容也是一樣的。

老師:其實我就是在學習這方法嘛,就如同我剛跟皮皮對話,跟小胖對話,其實這部經就是用每一個用不同實證的例子,來講解出來的一個故事。依現實現狀符合社會需求,當下來問經的那個人而解釋的一個例子,

學生:所以就是為什麼有這麼多的經典就對了。

師父:就是講解給不同的人聽的。

學生:道理都是一樣的。

師父:不同的例子嘛,原理原則從沒變過,所以你們看不懂,只有當下問的那個人最清楚,對吧!那你們也可以幫我,跟每一個人講說寫出他們的真實案例,對吧!然後也可以變成現代的經,是濟公說法嘛,不必這麼嚴肅就講古,不就這樣,佛陀講法時,就像與大眾聊天一樣,就是聊天。

學生:就是用那個時代的語言而已,

師父:祇樹給孤獨園與大眾講法,現在就在民生東路講法,佛問須菩提就濟公問譽容,濟公問了皮皮,濟公問了小胖,就這樣,小胖怎麼回答,對吧!然後濟公講的比較多,然後小胖就回答簡單一兩句,你看這部經典演的戲碼版本一不一樣。

學生:一樣。

老師:很好,經典怎麼來的你們快搞懂了。

學生:所以只要真正瞭解一部經典裡面隱藏的涵義的時候,其實不需要讀太多部經,意思都是一樣的。

老師:對啊!懂原理原則,一法看萬法,法法分明,而只是從裡面在找到不同的現實現狀,來驗證跟參悟,就像工具書一樣。就如你現在學的科系,城市計畫,你為了台灣的都市人文來研究,你也會參照美國、義大利,來做相同比較驗證,再去融合變成自己的吸收與知識,妳們講的就創造一個你們的時代,然後融合出自己最適合最熟悉的方法,就是這個道理。廣泛涉獵不同的例子,去蕪存菁取優點,天下文章一大抄,不就都在搞這套。這樣懂為什麼有這麼多部經典,不同的案例,他有時候在台灣蓋房子,有時候在美國蓋房子嘛,他組織還要調查不太一樣嘛,然後美國人喜歡什麼類型的房子嘛,台灣人喜歡什麼,這樣有沒有很淺顯易懂,用你的科系來看原理原則從沒變過,人世間每一件事都一模一樣,就像你回去說你會說,為什麼要用這麼多種方法面對不同的人,對吧!就每一個人要的不同,意見對他們比較合適。

學生:所以要這麼多部經典的原因,是因為每個人看的不一樣,找到合適的方法就看懂了。

師父:沒錯嘛,坐著聊天嘛,每一個人的疑惑點不同。

學生:所以有一天,他找到那一部他看的懂的,然後他就都懂了。

師父:那就叫相應,講好聽叫相應,找到自己適合的就看得懂,它工具書。

學生:所以一本也是不行的,不是每個人都看得懂。

師父:對嘛,所以你們可能合適這部金剛經嘛,等等天地八陽經再講,故事差不了多少。

學生:差不多,真的。

師父:真的差不多,可是被文字障蔽才有看不同的故事。空亦非空,寂亦非寂,空不是空,佛不是佛,人不是人,鬼不是鬼。講的搞不懂,到底是人還是鬼還是佛,就繞口令。其實它這是古代的一種語言,文言文的用法,它是一種意境,意境的文字,它不是現象的文字,所以古代出大師的人,每一個人看得懂就是看這意境很美,沒有人會講文辭華麗,古代講文辭華麗叫批評這個詩人叫文學家,為什麼,他叫摩而不實,浮華誇大,他沒有意境沒有精神,懂啊!這是一種古代的文學藝術,它是一種意境說,可是現代人喜歡文字說,白紙寫黑字你看嘛,現在人都喜歡對簿公堂,原因就這樣。

學生:對就是對,錯就是錯。

師父:它就是寫這樣,白紙寫黑字,邪道嘛,帶來的邪道,還有宗教拿香的笨蛋,唯一真理,家裡還拜真理,開玩笑,這一切都是開玩笑,這樣懂嗎?

 

學生:我覺得就是相由心生,如果心沒有所生就沒有所謂的相。

師父:很好啊,看到正反兩面,妳進展很多,很想早一點回家,懂了懂了,這門課也不想問,你們想讓天地八陽經先來插播嗎,天地八陽經先來吧。

 

學生:要從頭嗎?

師父:不用啊,你看完了有什麼疑問,還是裡面有什麼感想。

學生:天地八陽經裡面有提到,人這個字左邊那一撇代表『真』,右邊那一撇代表『正』,所以做一個人需要真與正,就是跟金剛經所講的就是要做真的自己,要行正道,我覺得這是兩點相同的地方。裡面還有提到很多例子跟反證,如果得了人身走向邪道而不是正道,就很容易沉於苦海,然後受種種罪業,就像如果我們看不清自己的話,就會常常做不適合自己的事情,然後自己在受苦。

我念完經之後有問世光,世光之前有請教過師兄,我想我先看的瞭解,跟他請教過師兄的有什麼不一樣。裡面還有提到,如果眾生有一些不好的念頭,或是婚喪喜慶之類的,其實你只要唸經,不需要一些比如看日曆啊,只要唸經都可以解決,這是我那時候也有疑惑的,然後我有得到解釋。

還有提到說,如果要結婚的話,不要問說有沒有水火相剋,相不相容,但是要看入命書,可是我不知道入命書是什麼意思,要知道他福有多少,才能作為他的眷屬。師父我想要請問的是什麼是入命書,這點我看不懂。

師父:等等,我想請教,它裡面哪裡有講說靠念經就沒事啊。

學生:有,它裡面真的寫了好多,如果說死後要入地獄要唸7遍,如果他可以瞭解就可以不用到地獄,它裡面有很多這樣的故事。後來我問世光,得到的解釋是說,如果你可以理解的話,內心就可以得到解離。

師父:等等,他說的不是靠念經就好,是講解到他的靈魂心真懂,他就可以解離,不是靠念經唸7遍給他,那你應該是給他700塊給他買路錢,買門票嘛。

學生:我一開始看的時候,我想說它只是要強調念經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所以舉了這麼多的例子。可是看到後來我就覺得很疑惑,哪有那麼好的東西,什麼事情都靠它就可以了,後來得到的解釋是說,它的好是能夠解離他,然後可以脫離輪迴的意思,我就瞭解它的意思了。經典裡有提到,人的心就是一個傳法的工具,然後心是佛法的根本,我理解到的意思,如果說能有真見正見的話,就是合一,那這個人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正念。

師父:等等啊,我要以你上次的語言,講一句話與你聽,這句話叫做心生假相,道生不滅,永生輪迴就是心有執念有假相,看不透嘛他就報身不滅,為什麼,他會一直不斷的循環。

學生:因為他有執念的意思嗎?

師父:是的。

學生:經典裡還有提到,生是自然生,長是自然長,然後求長不得,求短不能,我覺得就是自然的意思。

師父:這句話解釋的真好,就這句話就夠,其他的就叫廢話,講多了都是多餘。

學生:就是師父常講的隋順機緣自然。

師父:我再來解答另外一個天地八陽經裡,講了一大串啊,我用很真實的科學語言來講,地理性環境,磁場效能,先動的是什麼,能夠牽動的是什麼。

學生:是心。

師父:錯,是肉身。若靈魂已看透假相,他早已與所謂的自然同在,同一種思考的原理原則,生滅原本在它裡面,就如你剛講,求長短不如,那他會被什麼牽動,不會耶。他本就是自然,怎會被自然牽動。可是永遠就假相存在,而肉身不滅報身不滅,就一直在牽動。這天地八陽經講,這如果到一種境界與修為,就金剛經所講的,看破所有萬相,破相,對吧。他能被什麼牽動啊,他們所講的牽動包含妳所講的婚喪喜慶,包含所謂的陰陽宅,他能牽動產生的現象,是牽動什麼?

學生:肉身。

師父:對,說的真好,可是肉身會不會被牽動,因為他確實存在,對吧!他是一個聰明體,他真感覺的到,可是為什麼師父此刻一直跟妳講的另外一個法,這是我們國度的故事,永遠是靈魂在思考,對吧!這些本就不存在。壞狀況來,如果跳脫的出這所謂的劇本,也能把他導成喜劇對吧。瞭解這部經典在講的就是這個,沒有衝突利益。他這又是講給另外一個人聽,另外一個人問他說,那個陰陽宅為什麼沒關係,對吧。

學生:對。

師父:婚喪喜慶擇日,對吧。

學生:對。

師父:怎麼解離這人間世俗的故事而不被牽動,對吧。

學生:對。

師父:因為我懂這報身的存在,一定會有很多他們講的因果業力循環,那我怎麼解離,他就講給另外一個人聽,那修行有很多道術,去問佛對吧,這樣妳懂吧。你找出那問題的人是什麼層界,什麼職業,什麼態度,什麼生命的歷史,你就看的懂了。這就是人家講的佛道雙修之人,也是你們九華殿一直用的方法,也就是妳上次請教你們的師兄,不是有那徹夜長談的故事,講了很多實話給你聽,對吧!你也覺得奇怪嘛,怎麼不上去拜拜,以前不是這樣拜嗎?他回妳一句話,我就住在這裡,回來就已經拜過了,我本來就住在這裡,我又沒出門,然後講的一個笑話,把香留給需要用的人,比較有環保概念。

天地八陽經就是給一個有道術修為,道基根深,他在請教佛法,佛怎麼解離這現狀而我能從裡面跳脫出來,因為他一直找不到解決的辦法,有些還真的解決不了實際的現象。如果那真叫果報,怎麼解離對吧,那叫不可被改變的事實,就如剛第一部那位王先生的故事,生命的出生地,就叫人世間永遠沒辦法的第一個選擇,怎麼跳脫?我們兩個在對談,可能只有你清楚,然後旁邊的人聽到就如擬,就把它寫出來,我問了你什麼,你回答什麼,對吧!那解釋完了其他人都看不懂你信不信,看的似懂非懂,然後只有你懂,因為講給你聽,那要瞭解天地八陽經講給誰聽,他在哪一個故事裡面,談這句話只有你清楚,絕沒有詆毀嘛,那是講給一個道術很堅定的人,而他鑽研了人間幻相會牽動的磁場原理,去請教怎麼跳脫而不被牽動。師父早在教你們,後面大家對這段有沒有什麼疑惑啊,趁著在講這一門課三十二相啊,這跟這一門課有很深的關係。

學生:師父還是有人沒有聽懂。

師父:因為他們沒有看到天地八陽經,分發下去,下次有疑問的隨堂請教啊,你問沒聽懂的是不是沒看過天地八陽經,你剛講的他根本搞不懂。就像剛剛那部經典,沒學過道術的根本搞不懂什麼叫這個東西,對吧!他不想從裡頭解離出來,他也就不會去請教對吧,然後堅信這套原理原則的一一反對,對吧。

學生:對。

師父:那叫攻擊。

學生:所以只是在導正心態而已。

師父:對嘛!談的是一個怎麼解決疑惑的方法嘛,他說疑惑他有嘛,怎麼從裡面跳脫昇華一次,那個人可能要正位了嘛,解離自己嘛,哪有對錯分,分發下去大家看完,下個星期可以請教,因為說到底都聽不懂,因為現在是跟妳在對話。

學生:大家自己看嗎?

師父:大家先把那部經讀一次,知道在講什麼,剛剛哪個講不懂,聽不懂的上來。

學生:陳芝儀。

師父:我用一個最簡單你最容易聽的懂的話語告訴你好不好,磁場風水,包含祖先、黃道吉時、他會牽動肉身沒錯吧。

學生:沒錯。

師父:還真是有影響,因為你在裡面嘗試過,驗證過,沒錯吧。

學生:沒錯。

師父:所以你相信,你講的是報身。所謂的報身是什麼?

學生:肉體。

師父:太子爺曾經告訴你們,或一些老人家常在講,『神明子,無命子』,他沒命可算,他叫『沒命子』。

學生:對啊。

師父:他該死、慘死,他不能過生活了啊!這又是亂解釋,為什麼?他已與自然同在,他與神佛的思考在同一個狀態,他不會入世間幻相,所以很多的干擾必不會對他造成實際的牽動,因為他活在另一個世界裡,那這個不同世界的故事怎麼影響的到他。就這樣來再解釋一下,我們講我們的靈魂世界,我們的靈魂貨幣,就『功德』嘛,你們人間的貨幣,就是這有價幣值,拿來我世界用不來,有沒有都叫零,這樣暸不瞭解。怎麼牽動的了,因為肉身已經交給靈魂主導,由靈魂做主力思維,所以這干擾都不大了嘛,壞事他都有辦法變好,他永遠走在那個中道,他怎麼會有好壞之分啊!來這樣講好了,之前不是教過你們練過那個道家的功法,有沒有練過?

學生:有,天地功。

師父:講一個你最熟悉的故事炸鞭炮,炸鞭炮怎麼會炸不到身體。

學生:就很奇妙啊!

師父:那對,因為那一刻,這個肉身已經不屬於自己,他是屬於靈魂力嘛,他與自然同在,那鞭炮能傷的是世俗的事,他怕他會受傷他就受傷了,知道他會著火他就著火了,對吧!那一刻他不相信他會著火,炸不傷就不傷,沒錯吧!

學生:沒錯。

師父:第一次手會受傷,是因為那一隻手相信手會炸傷,手就受傷了,是吧!

學生:是啊。

師父:如果靈魂與大自然同在,他原本就叫做自然循環的真道理,他哪會有折損,他永遠順著自然運行,他順著流走,他永遠沒有逆流走,他怎麼會有損傷,所有的洪流更快速,水流更急,只是讓他的速度加快,其實他根本沒變過,懂嗎?他反而覺得乘著一陣風好修行,其他人講狂風大浪嚇死了,對吧!

學生:不要聽就好了。

師父:慢慢研究,先看完了經典再來問,然後記得太子爺告訴你,很簡單你聽得懂,『神明子,沒命子』。

學生:嗯!有方向了,大概知道了,我先去看,謝謝師父。

師父:今天有客人來,對吧?

學生:對,侯照宮。

 

師父:請上座,來吧!侯照宮通通上座。

學生:師父, 你好。

師父:你好,聽完這門課有什麼想法沒?

學生:很深的感觸,在這個階段,這個心態就像這些師兄師姐所說,在自己身邊所發生的一些事情,既然跟著神佛,覺得這幾年來跟師父上課以後,所體會到只要跟著神明所交待的事來做,他都會給我們最好的,這些時間才深深體會。真的,真的給我最好的。這個階段來說神明都給我們最好的,可是我們都沒有體會,好像我們的父母,最好的都會給小孩,但是這些小孩都體會不到。

師父:講的真好,都要等到自己做父母才會覺得好。

學生:這二十幾年來,體會到神明所安排的都是最好的,只是我們要求的最好,跟神尊要給我們最好的,有一些是我們必須去磨練的,有一些是我們必須要經過要面對的,就是學一些經驗與體會。到現階段,從師父開始上課到這個月,體會很深很深,因為一件喜事的形成時,人家是忙碌很久,很自然的老天爺給我的都是最好的,也就是到現在才深深體會,自己小孩的成長,我們給他的,跟神明給我的,跟今天說的已經相應。

師父:我想請教你,這個圓滿的事件是誰給你的?

學生:是誰給我的?應該是自己做來的。

師父:說的真好,神佛沒給你,是你給自己。

學生:算自己做來的,對吧。

師父:自己就能找了。

學生:這意思是不是說,這樣做就好了嘛,

師父:對嘛。

學生:算是說一路走來跟師父結緣,還有跟小鄧,一般來說人生都要找那種最好的,最高的。但是師父剛說,算算還是找最適合自己的方法。

師父:真好啊!

學生:找那麼久,碰那麼多牆壁,就是要找最適合我們的方法,總算是找到了。

師父:對!然後就有一群想要跟你同樣方法的人出現了嘛。

學生:剛師父與眾師兄姐說,那麼多部經典,那麼多人翻譯,現在想也是正常啊,士農工商那麼多行業,流傳在民間的就是那麼多版本,給不同的層次,不同的年齡,不同知識程度的人,自然就有這些經典的必要。

師父:是啊。

學生:所以說,一理通萬里冊,只要瞭解,什麼都可以瞭解。

師父:是啊!所以師父告訴他們常在講,太子爺的方法,要誰來信,不要說服別人,想要的他自己會來找,隨順機緣。這大家氣死,這怎麼運作的起來。又不是要開公司,只是一直在講的就是這個道理,結果很可能才是最好的方法。

學生:就如師父說的,的確自己來的最真。

師父:對啊!自己來的最真,最好聊。因為你不在意,他也不在意,因為他來他就不在意了嘛,就變得很好談。

學生:對!很好談。

師父:越想要越要不到,勉強的沒好貨。

學生:對啊。

師父:還有一點,用在你的職業,廟啊。

學生:師父請教一句,兩個字就夠了,道祖同那個字也可以用啊。

師父:當然可以。

學生:二個字就夠了啊。

師父:一樣道理,簡單的就好。

學生:越簡單越好,一切都在『心』字的應用。

師父:所有的等待洗禮與淬煉,是要把心健壯起來,他的胸襟夠大,才能去採納世界各個眾生。

學生:就是王爺說的王道,王道行天下那個胸襟。

師父:王道以人得於民心,才能稱王,對吧!王也不會覺得是王,因為他從沒覺得自己是王。

學生:他沒有說。

師父:再來二趟。

學生:沒問題,那簡單。

師父:阿彌陀佛。

 

學生:師父好,今天的課題好像有點到生滅的問題。因為有講到,若用色見我,用音聲求我,又有點到生滅的問題。一開始講到,生滅的問題不能放掉的話,他就用形跟聲音來代表生滅。如果說在聽法的當時,執著於聲音跟形象的話,那聽的就是聽法,做事情就無法如法,就不能依法。如法的話就是說你有辦法去吸收,那在生活的形式就比較能夠運用。如果你是依法的話,就會被形跟聲障礙住,就比較不能如法,不能如法就比較不能運用。所以他就在提生滅,所以這兩個東西不能看破的話,也是沒有看懂,我覺得是這個樣子。

師父:生滅代表什麼。

學生:你現在擁有的並不是真的擁有,滅也不是真滅,生也不是真有,我覺得應該是這麼解釋。

師父:泛不泛指世間各種事啊?

學生:現在或許我聽這個金剛經,我以前也有聽過。可是我今天聽,是因為在九華殿,因為這因緣俱足的場合,包含師兄姐也是因緣俱足才會聚在一起,那今天有聽懂的話,也是一個生滅的問題,就是你在當下已經聽懂了,但是你不要執著你是在哪裡聽的,是由誰來講,那你如果沒有看透這一點的話,以後再聽到金剛經會覺得說,一定要在九華殿聽的才是真的金剛經,那在別的地方聽的就不是金剛經,可是問題的本身不是在這個經,而是在你聽的當時,有沒有看透聽懂的問題。

師父:我比較想聽你,最近你們夫妻倆跟女兒考試這件事,你得到什麼?

學生:我一直希望她達到什麼標準,實際上那個標準的本身並不是我的,那因為不是我的,我就會想要她去達到我想要的要求,可是考試的不是我,讀書的也不是我,未來的方向也不是我在決定,因為那是他的人生,我覺得說我只能從旁協助,然後盡量開導,但是我沒有辦法主導,就表示說我沒有辦法看破這個問題,因為她是她,我是我,所以好與不好是由她來承受,而不是我在喜歡。

師父:所以會有一點點小小的無力感。

學生:可是我覺得說或許我認為的好,也不見得真的是對她好。

師父:那用另外一個引導例子給你聽好不好,就侯照宮的賴先生的例子。他說與小鄧師兄的結緣,結在十八年前也許二十年前,也數不清啊。其實那時候小鄧喝醉酒去他家小便,滿口惡行惡狀,屌兒啷噹態度,哪知十八年後結下這份機緣,這個例子可以應在如何看透你這個故事啊。

那個時候,吃喝嫖賭十項俱全,怎知現在大家變同修,生命中所有的改變,就如一種課程的學習,正反兩面都在淬煉生命的強度,也可能是設計好的課堂,讓他去經歷與學習。有時候早來學會,就如你們講,小朋友讀書的過程裡,早年花盡心思去讀書的人,不用付出勞力生活,他要勞的是心。但是人間好像這是好的是吧,勞力的要出米不勞心。正反兩面,什麼叫好,或許都在學習同一門課,經歷各種正反兩面的焠煉,陰陽兩道,不斷的讓他交融,讓他漸漸往中道偏行。

早年的學習,就如老人家說的,早年的時候跌一跤,從怎麼跌跤學會怎麼不跌跤,總比年過五十後跌一跤,再也爬不起來的好。什麼叫真值得,以我的看法,我在引導你們學習,就像你們如如師姐講的一句最粗淺的話,『不要餵他吃魚,最好教會他拿釣竿』,自己能釣魚,才能一輩子源源不絕流通的福田。你的無力感是想要餵她吃一片魚,你這勞的不只是心,你還勞力,勞心勞力這個很煎熬。

學生:謝謝師父。

師父:阿彌陀佛啊。

 

學生:師父,阿彌陀佛。

師父:今天有沒什麼感想。

學生:就是不向外求,惟有向心內求,所以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都是向外求。

師父:那很好。

學生:惟有向內心追求真實的自我,才能找到真的自我,才能見的到如來。

師父:那很好,最近你會TRY。口頭禪不見了,今天講話很流暢,舌頭不會打結,這是另外一個人開始在講話。很好,恭喜你們夫妻倆快畢業了啊。

學生:謝謝師父。

師父:快畢業了,加強學習啊。

 

學生:師父好。

師父:你好啊。

學生:這一段就是在夢中尋求各種解決方法,還是在夢中啊,那出夢就ok了啊,就是在小我中追求各種想像方案。

師父:要改變你這與世人談話的方法,用一點現實語言,要把文字繞進來用現實的社會現狀拿來當一個皮,用現在人聽得懂的話,你剛講的是古代人的話。

學生:我只學到這個。

師父:學著當古人不成,現在人不懂。就如仙祖講,山也枯了水也乾了,找不到一塊地能種田,全蓋房子了。隱居山裡,還會喝到化學污染的水,還會中毒。用現在人講的話來談,現實生活的案例,拿自己當例子。

學生:就是肉身跟內在靈魂力,就是以靈魂力的追求,才有辦法見到自己本性的如來。

師父:我說拿自己當例子講給大家聽,你這一輩子走來,看完這些故事的感觸,用現在你的生活,你才有辦法引導別人,吸收到你要傳達給他的知識。

學生:師父引導一下好嗎。

師父:你這人生幾年的過程啊,跟現在的心境來比,當初你的心路歷程是什麼,你能引導很多東西。

學生:這四、五年來講的話,感覺這個世界比較無聊,充滿著危險,心理就比較負向,現在感覺這些也沒什麼,本來就這樣。

師父:很好啊。

學生:謝謝。

師父:我希望你能用很淺顯的語言,才能把你要傳達出去的知識,讓人家真正感受到。

學生:這些都是會變動的假象,並沒有說一定會怎樣,對我來講也是個機會,讓我的人生研究一下,我到底要什麼。也沒有正向或負向的問題,搞不好反過來講,這是一個好的機會,讓我這輩子可以比之前沒有經歷這一段更有意義。

師父:很好。

學生:我想到以前問師兄的一個問題,就是順著流走才能找到真門。

師父:很好,阿彌陀佛。

 

學生:感想是找到自己的目標跟快樂的地方,然後不要管別人說什麼,只有自己才是最重要的,雖然身邊的人會講很多,可是還是要找到自己的答案。

師父:今天怎麼比較快樂啊。

學生:就是有點小吵架。

師父:吵架很不快樂對吧。

學生:對啊。

師父:那要來探討一個故事,為什麼要吵架。

學生:其實也不知道耶。

師父:吵架會很不快樂對吧,那為什麼要吵架,你是希望快樂,還是很痛苦?

學生:快樂。

師父:所以應剛剛師父那句話,吵架會很不快樂,對吧!後面就接一句,那為什麼要吵架啊?不是檢討發生什麼事,事件也別檢討。人每每只在找尋心裡真正的快樂,對吧!他不喜歡找痛苦,對吧!那吵架就是一個痛苦的代名詞,對吧!那為什麼不去找快樂的事,而要去找痛苦的事。

學生:不應該去找痛苦啊。

師父:所以它沒有事件,只是找錯了方向,回頭有時吵架想一想,這雞毛蒜皮事,對吧。有時候因為一句話,因為一個疑心的舉動,就會造成,對吧。

學生:對。

師父:那師父一直告訴你,應該是要找快樂,還是要找痛苦。

學生:應該找快樂。

師父:所以不是為了什麼而吵架,是因為很懂要找快樂,而吵架代表了是痛苦,對吧。所以不能製造那狀態現象發生,對吧。

學生:對。

師父:那久了又有人問,有時忍不住,或者是別人會不會愈來愈過份,對吧。

學生:對。

師父:別人很可能因為這樣而被改變而影響,因為他會被同化。因為能場不穩定,能量不夠強健的靈魂會被你同化。世人之間最粗淺的語言,當一個人道德很高尚,內在修為很好,品德修養非常好,他從不用跟人家吵架。而旁邊的人會自己覺得自慚形穢,而開始修正自己。吵個三十次可能吵贏,得到某件事的平衡,可是他創造不了永遠的平衡,只有那件事解決了,後面來還是一樣。有時候用高尚的品德去包容,看似前十次以你們人講,處於失敗的局面,叫受委曲的狀態。可是,第十次他已自行強化而改變自己,後來他沒事了,這叫真得到他要的東西,這叫太極。就找快樂,也沒別的事,也不是吵架嘛,你自己想想。所以真應該要笑笑自己,沒事找罪受。

 

 

 

以下是小金漁師姐的課後心得:
相由心所生,如來現眾多相,是由於眾人的心念所產生;就像師兄回九華殿,可是師父卻一直上駕,就是因為很多人想看師父,所以師父一直現師父的相給我們;我們周遭的人事物也都是心念所產生,我看某某人的心境與行為也都反映我自己的心,就像我看某某人的貪婪,其實是心裡想看他還有甚麼方法可以更貪婪,所以他們盡力表現給我看而已。

日常生活中一草一木皆是如來,自有其自性,皆由心所生,都是短暫的,都是虛幻的,都是稍縱即逝的,唯一不變的就是無常,所以不能執著於相,也不能外求,要自己體悟,才能找到自性,找到佛性,找到真我,見到如來。

  請按右鍵另存錄音檔
 
 
金剛經第二十六堂課-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應化非真〉第三十二 2010-10-11 21:38:28
金剛經第二十五堂課-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2010-10-11 21:31:28
金剛經第二十四堂課- 〈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 2010-10-11 20:24:20
金剛經第二十三堂課-〈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 2010-09-05 22:17:13
金剛經第二十二堂課- 〈無斷無滅〉分第二十七 2010-08-29 09:58:00
金剛經第二十一堂課-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2010-08-29 09:54:45
金剛經第二十堂課- 〈化無所化〉分第二十五 2010-08-24 21:57:49
金剛經第十九堂課-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 2010-08-24 21:47:50
金剛經第十八堂課- 〈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2010-07-11 15:54:17
金剛經第十七堂課- 〈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2010-07-11 15:2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