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statistics
 
 
金剛經第二十五堂課-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金剛經第三十分 【一合理相分】

一、一合理相分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為微塵;於意云何?是微塵眾,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塵眾實有者,佛則不說是微塵眾。所以者何?佛說微塵眾,即非微塵眾,是名微塵眾。世尊!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則非世界,是名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實有者,即是一合相;如來說一合相,則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須菩提!一合相者,則是不可說,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二、互動式課程

學生:太子爺你要找誰?

太子爺:我說哪一個要換頻道?

學生:哪一個要換頻道?

學生:太子爺問說哪一個要換頻道?

太子爺:剛剛是誰說要換頻道的?

學生:沒有耶。

學生:Skype的帳號。

學生:喔,是換嘉玲的啊!

太子爺:是,為什麼?

學生:因為我們前面用那個九華殿的帳號,一直沒辦法跟你們對話。

太子爺:換了就有辦法嗎?

學生:因為之前連不上的時候就換帳號來連的。

太子爺:為什麼不問清楚換來換去?沒有電話嗎?

學生:太子爺對不起。

太子爺:換了有用嗎?沒人要回答我?

學生:因為之前用九華殿的有時候會連不到。

太子爺:我只要九華殿的帳號。

學生:是。

太子爺:只有九華殿。

學生:是,那我們現在重新連線嗎?

太子爺:我看你們上了那麼久的課,什麼都沒學會,我問幾句居然回答不出來。我不能來上課嗎?

學生:可以啊。

學生:我請他們換帳號,以後都用九華殿的帳號。

太子爺:你也是個笨蛋,為什麼換來換去?

太子爺:阿彌陀佛,人間事小尚憂煩,一問不知無人答,只問何謂轉頻道,一言不發九華生,難上難喔!難上難喔!幾位上課了,找一個可以跟我聊天的人好嗎?

學生:好,找一個可以跟太子爺聊天的。

學生:太子爺好。

太子爺:我問為什麼轉頻道呢?

學生:因為剛剛有先想要留言,然後先試試看能不能連線,可是好像不行,所以就換了一個帳號看看能不能連,後來就有成功。

太子爺:你們的生命早總在做同件事,學不會等待不打緊,永遠不想把事情問清楚,只會在那裡晃過來晃過去,在試運氣嗎?

學生:不是運氣…。

太子爺:我問的是什麼,沒人要回答我,這本來就這樣啊!Skype就這樣啊!那很多事就這樣啊!那怎麼不去死?(台語發音)

學生:沒有學會等待,弄清楚事情。

太子爺:你們把我搞生氣,我要來上課,我在問話,你們在幹什麼?師父比較專業才能來上課喔?這些課都是師父的,以前面對師父就這樣,太子爺來不行喔?你們這群死腦筋,上一年多課,我看什麼也沒上到,怎麼樣啊!換師父比較好?

學生:沒有。

太子爺:整條線就我在負責,怎麼樣啊!

學生:嗯。

太子爺:我看你們這些九華殿的人,莫名其妙!很久很久,很久。

學生:沒有學會。

太子爺:然後呢?上課被問,太子爺來,找人沒人要回答呀!是不是啊?

學生:不是,只是應該是沒有聽清楚太子爺在問什麼,就是沒有弄懂,所以不敢隨便回話。

太子爺:聽不懂就這樣啊?

學生:現在有懂了,剛剛一開始可能大家有點不太懂所以不敢回話。

太子爺:喔,就是我講話太難聽得懂,所以沒有人想來聊一下天嗎?就這樣喔?

學生:不是這樣子啦!

太子爺:嗯,那既然是如此,管你們哪樣,還給師父慢慢去玩。

 

師父:別喝茶,倒酒!等等隨便選啊,不吧不吧!各位各位,親愛的各位,你們已經上到一合理相分第三十,這金剛經快要走到尾戲了,對吧?

學生:對。

師父:這一合理相,叫一合相也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是吧,沒錯吧!

學生:是。

師父:哪個神佛來上這個課是否都叫神佛啊?

學生:是。

師父:是不是啊?

學生:是。

師父:那為啥變化一個角色出現,大家開始就不適應?就如剛剛這小葛師姐也在這等師父,那就太子爺要上課,她就一直弄扇子給祂,那就太子爺來,你們就全部就只覺得是師父,換了別人就不會啦?就沒課可以上啊?我看再這樣訓練下去我看也是沒腦袋嘛,是吧?

然後問為什麼換頻道,然後聽不懂,不是在換頻道嗎,解釋給你聽,Skype換頻道,為啥?就不回答。

在上駕嘛,人家在驗收你們的課程嘛!驗收你們,還在那邊嘻嘻哈哈咿咿啊啊的,一下子監考官來了,你看全考零分,完蛋了!沒錯嘛!十分鐘等不了,拼命的call,揪揪揪,然後就換一個林嘉玲的帳號出來,然後如果換了不行,再換一個李世光帳號,再換一個不行。為什麼九華殿明明就有北京電話,一通電話會不會更快速一點?是在起駕還是有延遲。

人生就永遠像你們這樣猜來猜去、換來換去,全都是你們台北搞不清楚北京狀況一直在做猜測,反正之前這樣換都可以,都可以嘛!所以我以後就這樣換,什麼叫都可以我以後就這樣做,那個叫做不得已的變通方法,不叫以後都可以這樣幹,以後就是這樣!

以一概全的功力沒有一合相分,沒有啊!這一合相學不太到,你們叫以一概全的功力學到了極致,極致啊!看世界用這方法,看人生也用這方法,一群人也用這方法,你們用在生活裡嘛。

這是個Skype,是在跟你談的Skype,是在跟你談一個電腦專業嘛!神佛是叫電腦智障是吧?所以跟你們談到電腦的時候,你們總覺得不應該是這樣,本來就這樣,什麼叫本來?這「本來」永遠是在人世間一次偶然的遭遇的狀態,一下就認定以後就可以這樣幹嘛?應該「本來」?

無緣啊!聽你們家真的老闆給你們上這一合相,我看這一合相祂比我專業多了,我跟你講;祂就永遠的小孩,不管什麼方法,祂還叫小孩,永遠的小孩、永遠不變的那一個,你們沒機緣聽祂講一合相。

永遠不變的那一個啊!講這一合相啊,特別經典,給祂上這一課啊,基礎的所謂的震撼課啊;問了三句金剛經大家就打砸了,三句就夠了,問到你們九華殿那裡全部聽課的人全部退駕,沒錯吧?為什麼換頻道?為什麼換頻道?三句就退駕了。

然後沒有人敢問他,為什麼不能換頻道啊?我告訴你,祂等這句話等特久,等到你們說是不是再換回九華殿的Skype,問回那怎麼樣、問回那怎麼樣,祂已經開始在上課了嘛,現在是課堂的時間,我老濟怎麼教出這一群人,人家三句話就打砸鍋了。

志強,來吧!托,你這個托給師父訓練了那麼久,怎麼今天這個托怎這麼兩光?

學生:聽不懂太子爺說換頻道是什麼意思?

師父:阿?你們的聲音也很小,你們那邊的聲音也真很小。

學生:聽不懂太子爺說換頻道是什麼意思?

師父:哎呀!你這托這個也真是死板,你這個托不是一換頻道就知道要上課了嗎,對吧?

學生:是啊!

師父:你們對太子爺有畏懼,我講真。

學生:對!

師父:你們那幾個臉色像是嚇傻了。

學生:對啊!

師父:太子爺知道了,衪只是在告訴你們這課什麼叫一合相?誰來都一樣嘛,對吧?

學生:對。

師父:你們不能因有畏懼而真畏懼,是吧?

學生:對啊。

師父:九華殿的初始就是祂這形象現世,永遠不會變嘛,對吧?

學生:對。

師父:沒錯吧?

學生:沒錯。

師父:不然給師父搞久了一年半,全是師父在出現,然後九華殿就變成師父的了啊,是這樣嗎?

學生:不是。

師父:師父是來上課的嘛,對吧?

學生:對。

師父:人類可以被情境置換導引,也可以被習慣障蔽了所有的眼,永遠再也看不到真實的自己與未來,再也就忘記了自己因什麼而出現,而真正的根源何在?就是人老了忘記了自己曾年輕的活,永遠找不出年輕時怎麼活的這麼真實,老來永遠茫茫然然迷迷糊糊找不到自己心裡真正的根,對吧?

學生:嗯,對。

師父:就說要跳脫所有的畏懼,因為全然的歡愉之氣沒有辦法接受任何一絲不純淨的氣息;怎麼讓喜悅之氣長存於你們心,能與你們共振而交談?就是你們開始喜悅輕鬆起來的那一刻,喜悅就與你們常在啊!今天拿祂來做一個前置課堂的題解,太子爺代表著全然的喜悅之精神,對吧?

學生:對。

師父:你嚇傻了?

學生:對啊。

師父:你害怕了,你開始障蔽起所有的喜悅了,那喜悅自然與你流通不了,是
吧?

學生:對。

師父:怎麼與喜悅常在呢?志強?你先緩口氣,不要被剛剛那個力道嚇傻了。

學生:還是保持著一個平常心吧!

師父:哎呀!這就對了嘛,不然就滿天神佛的搞死你,我跟你講,對吧?

學生:嗯。

師父:已經從金剛經以來,上課上到現在,我也如太子爺、太子爺也如我、無極大天尊也如我、我也如無極大天尊。九華何謂九華?如宇宙天地萬佛皆為人合一相,對吧?

學生:對。

師父:那變了太子爺或變成我,對你能有影響?

學生:沒有。

師父:應該沒有才對吧?

學生:對啊。

師父:金剛經上了怎麼久,是不是就在上這個啊?上一、無有恐懼,二、破絕任何一種幻象,眾生諸佛皆為合一,誰人都一樣,志強啊?

學生:是。

師父:就如剛剛太子爺講,三句話九華殿全退駕,這金剛經大概就砸鍋了,剛剛是否有恐懼?還有幻象說?

學生:對啊。

師父:然後這個訓練一年多的托,在這三句話中,這托就退駕了。

學生:對啊。

師父:趕緊跑了,這屁股黏不住椅子了,閃啊!只有一個瘋狂的想法,「躲遠一點」,然後回頭問問眾人,有誰幫忙頂著先?每個告訴你搖頭啊!好可怕!

學生:都沒人要幫忙。

師父:哇!你看看,不止沒有合相還沒有合,對吧?

學生:什麼都沒有。

師父:自掃門前雪,中國人所有的習性蕩然無存的展現,感傷嗎?志強。

學生:對啊,很感傷,人緣不好。

師父:人緣不好啊?那還好啊,還有一個曉晴敢頂上來嘛!沒人要頂她就頂上來,反正早就被師父罵過了,也沒罵得多一點,再一個太子爺也無傷,對吧!你們怎麼還訓練不出來這種心裡的強度,不管是哪個神佛來,對吧!

學生:對。

師父:對吧?

學生:對啊。

師父:懂了?

學生:懂了。

師父:那換個主管來罵你,你也呆呆坐在那兒,那就慘了。

學生:師父懂了。

師父:來啊,托,回頭看看他們吧。

學生:是。

師父:無有責怪之意,太子爺講,回頭看看這一群人。

學生:我不會責怪他們,不會啦。

師父:回頭看看,回頭看看這一群人。

學生:突然表情都不一樣了。

師父:所有人表情都不一樣了,有沒有很多人頭是低的啊?

學生:沒有啊!現在頭都抬起來了,剛剛頭都是低的。

師父:什麼時候是低的啊?

學生:剛剛太子爺來的時候,回頭看大家都看不到臉了。

師父:每個頭都是低的啊?

學生:對啊。

師父:哎呀,這一刻真的如太子爺講了,這金剛經上了一年半,九華殿人全部沒學會耶!那一刻就把恐懼整個流通在九華殿了,金剛經大概也不見了,無有恐懼才有金剛經如見佛是經典,齊花香圍繞於金剛經,居然就在三句話之中,全部消失於這個空間裡頭。

阿彌陀佛啊!那叫監考官臨時考題測驗,三句話交白卷,提出三個問題,連第一題都不提,連回答錯也不敢回答,然後就叫作交白卷,逃避考試,志強啊。

學生:是。

師父:這個例子啊,還沒開始上課呢!這故事就在上這一合相,讓你們真瞭解什麼叫一合相啊。是名一合相,既非一合相,須菩提啊,是眾生啊,太子爺講:「一合相既是不可說,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啊!」志強。

學生:是。

師父:這句話的一合相又一合相又不可說又一合相,但凡夫之人怎麼貪著其事?你看到了血淋淋的例子沒啊?

學生:對啊。

師父:此刻有沒有突然參悟懂這經典後面這一段最重要的話啊?

學生:有一點點懂了。

師父:有一點點懂啊?就是許多人覺得理論都懂了,金剛經都懂了,對吧!就談同一件事,在實際生活裡,眼界五蘊的世界裡,在這人世現實的世界裡永遠用不來嘛!那也代表只懂理論而操作不了,叫不完全懂,對吧?

學生:只會說不會做。

師父:大聲點、輕鬆一點,沒有責怪的意思,別再被那太子爺的強度,你看震撼到現在你們還沒回過神來。

學生:魂都飛走了。

師父:力道是威猛的,訊號到現在還沒有平靜下來。

學生:對啊。

師父:那個波長叫「撞擊波」,師父這個波長叫「迴旋波」,以包覆你們那個撞擊只是波長不同,還是一合相,是一團能量體裡面分出來的某個單位的訊號。那怎麼一撞擊就受不了了啊?撞擊就平復不下來了,應該是情緒的置換的要比常人都好啦!九華殿的眾生啊!馬上因瞭解人家設計一個課程,改變你們舊有的習慣,舊有的習慣啊!你看你們就開始當機了,接不下去原本喜悅的心情,祂只是改變你們所有的習慣,丟下一個你們原本預期能得到的效果;什麼叫預期?預期能看到師父,預期用上課的心情、這麼久的心情面對師父,你們有通通預期完,預期完沒錯吧?

學生:對啊。

師父:突然丟下來一個你們預期不同的,你們就一句話:怎麼會這樣﹝台語發音﹞,然後完就呈現這種呆滯狀態,再也不像一個自在的志強。

學生:對啊。

師父:師父告訴你一個最快的方法

學生:是。

師父:當遇到無法面對或來不及面對的,所有變化過快的速度、環境或能量的調整,志強,師父現在教你一個方法。

學生:好。

師父:眼睛閉起來,深深的呼一口氣,像在做天地功一樣,在三十秒內做一循環,一啟動就把眼睛張開,然後開始對話,回到現在這情境來。

學生:好像有比較輕鬆耶!

師父:這就叫「定」!在所有碰撞的社會能量、在所有現象說的世界裡,它永遠都是動,分分每秒都在動,唯有安定的人能從動中看出端倪還能維持平穩。不被別人的情境導引、不被不熟悉的環境導引,怎麼回歸到自己想要的平衡磁場,唯有那一刻,瞬間讓自己停下開關機,集合,那不就這麼簡單就好了,哪有穩定不下來,那就開始打屁了嘛,對吧?

學生:那下次太子爺問話,我要先做個天地功。

師父:你們啊!我講真的,要先過的了祂那一關,不能每次讓祂撞擊兩下,你們全躺在地上等死,反正被罵也沒師父罵的難聽,太子爺罵人還挺好聽,沒錯吧?

學生:對對。

師父:師父是罵人罵到連心裡裡子都沒有,祂罵人頂多沒面子,「衝擊波只在表面啊!迴旋波會連心裡最裡面的那一塊都被旋出來。」可是世人皆貪著於相,貪著於相,對吧?

學生:執著在那個表面啊。

師父:聽懂了,志強。

學生:懂了。

師父:魔鬼教頭絕不是白來的,這還挑戰不了我啦!只不過丟一個表象的衝擊波給你們,你們就承受力不良,還在現象說的生活裡啊。

學生:對。

師父: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心裡慌張,怎麼樣讓你們這一群人就瞬間瓦解原本的平定的心?就讓你們等待十分鐘,讓你們不斷去猜測事件,讓你們本來就充滿著期待上課,然後等十分鐘,之後丟下一個你們不熟悉的故事,你們全部就不會演你們自己的那一堂戲。唉!志強聽得懂太子爺在給你們上什麼課嗎?

學生:懂了。

師父:跟你們最近要做的這一檔事有很大的關聯喔!你們該把祂這一堂課真的好好的記起來,不然在十分鐘就可以瞬間瓦解九華殿了的所有信念與所有的勇氣,包含團結的力量啊!回頭看一看那個各位眾生、九華殿的師兄姐,再回頭看看他們。

學生:有,現在很團結了,現在很團結地在折蓮花,剛剛是很團結地把我釘在椅子上。

師父:大家萬眾成城團結一心地把你賣掉了對吧?

學生:對啊對啊!所以他們一直很團結的啦!

師父:那這個心態要徹底的根除,九華殿是一個家的概念,應該在那一刻是所有人都起來站在你身邊。

學生:我有感覺到無形的力量壓著我肩膀,我也很團結配合地坐著。

師父:九華殿這樣子是不是有潛藏著一個危機在裡面啊?

學生:對,有。

師父:有沒啊?

學生:有。

師父:訪問一下大家,大家把這一堂課當作討論,大家可以在網站上發表自己,為什麼那一刻不敢站出來支持別人的原因。

學生:就叫大家上去發表。

師父:對對對,然後要讓志強能夠體會那一刻,怎麼樣讓全然的死的明白,這一刻要怎麼讓志強死的甘願,起碼要死也要死的明白嘛。

學生:對啊!不要不明不白的。

師父:好啦,來講課了。

學生:好。

師父:須菩提啊,若善男子善女人,就如現在在座的,有男生、有女生相,以三千大千世界碎為微塵;三千何謂三千大千世界?

這個之前大家有讀過,也泛指宇宙各種延伸的三千多個星群的群體為概念,而不是一個地球,或者一個所謂物種的生活狀態;碎為微塵,把這麼大的概數弄成細小的粉粒碎為微塵。於云何,是微塵眾,寧為多否,多不多啊?這樣的數量。

學生:很多。

師父:難以計數對吧,很不好算,光一把沙你就算不出他的數量了,對吧!如果在變成微塵,比細菌粒子還小,那更難算;如果分解成所謂的核子中心點還不成分子,那更小,分解成難以算數譬喻的小,是否真多啊?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塵眾實有者,佛即不說是微塵眾,所以者何,佛說微塵眾,即非微塵眾,是名微塵眾。世尊,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念到這來,為什麼已經碎成那麼多也叫微塵,對吧?

學生:對。

師父:九華殿有沒有那什麼糕啊?

學生:什麼糕。

師父:或是飯啊?白米飯。

學生:九華殿現在有沒有白米飯或什麼糕?有。

師父:有啊,別燙死志強啊!做我的托我也把他顧好,太子爺現在也把他當托,現在你是我們眾神一合相的托,你這托也是一合相,以後大家全找你當托。

學生:呵,不會吧。

師父:要把你練到震撼力都能夠如如不動。

學生:好,這個好。

師父:如如不動。拿一團飯給志強,拿一小團不是一個大飯糰,九華殿都以大數為概念,吃要吃的比大坨,喝要喝的比大杯,拿要拿的比大顆,拜要拜的比誰多。拿一小糰給志強。

學生:有,正在拿了。

師父:點煙啊,睡覺!還有一個被罵傻了,罵到現在已呈現睡眠狀態準備逃亡,你們講的魂飛魄散就這德行,旁邊有一個小葛師姐。

學生:她不是如如不動喔?

師父:她整個魂都跑掉了。

學生:師父那個飯來了。

師父:來把那飯糰揉成圓。

學生:揉成圓。

師父:等等先別捏啊!給大家看是不是裡面一粒又一粒?

學生:對,他們說對。

師父:好,現在把它捏成一坨,捏成一坨圓圓的讓它從表面看不出來,記得要洗手,要不然手上有那個細菌它就變黑飯糰了。

學生:來不及已經揉好了。

師父:揉好了看看有沒有黑啊?

學生:沒有。

師父:那志強衛生習慣滿好。

學生:好了。

師父:很好!再給大家看,它是不是團結在一起了?

學生:對。

師父:志強再把他拆開,捏成好幾塊。

學生:捏成好幾塊,好了。

師父:然後再把它揉在一起。

學生:全部都揉在一起?把好幾塊都揉在一起,好了。

師父:剛剛你拿手上一個完整的一糰,我們把它比喻成三千世界的概念,裡面有各種米粒大小在裡頭,原本的米粒,你可以說它是米粒還是飯糰啊?

學生:都可以啊,是米粒也是飯糰。

師父:是米粒又是飯糰,碎為微塵也是三千的一小部分對吧?

學生:對。

師父:志強你來告訴師父這概念,有沒懂這在講所謂的碎為微塵眾,又非為塵眾,是名為塵眾啊?

學生:如果說今天單純看這個飯糰,如果我們只看到一個米粒的話,它就是一個米粒,那如果我們今天眼睛看是一整個飯糰的話,就看到的是一個飯團。那所以可以解釋它是可以說是一個米粒也可以說它是一個飯糰。

師父:很好,那米粒還可以分解還原成之前未煮熟的稻穀,還可以把它輾碎變成米粉,米的碎粉,碎為微塵眾,對吧?所以,佛說:若是微塵眾實有者,它真有那個你們所說的細小成因,佛不說即不說,是微塵眾所以何?如果那是真實看得到的,佛說:微塵眾即非微塵眾是名微塵眾。

回頭問一下大眾,別再被那恐懼或障蔽自己智慧之眼,托啊!不要面對神佛,神佛有壓力,面對的叫志強。

學生:是。

師父:志強幫我問一下,師父這剛剛所說的一合相非一合相,是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這一分所講的這米粒飯糰的故事,大家可懂了嗎?

學生:懂。

師父:不懂要問啊。

學生:不懂要問喔。

學生:沒有很懂。

學生:承瑜說沒有很懂。

師父:哪裡不懂?

學生:哪裡不懂?

師父:你幫我問她啊。

學生:我正在問她,哪裡不懂?

師父:幹啥一直睡覺啊妳?深呼吸把自己找回來,嚇到魂都跑到三千里外去休息。

學生:它最主要的精義在哪裡?就是它最主要的精神在哪裡?表達的精神在哪裡?

學生:承瑜說這一分最主要表達的精神是在哪裡?

師父:要表達的精神就在前頭叫「一合理相分」,分合皆為一合。也就如一創二,二創三,三化世間萬物,皆能夠歸元合一。可是世人凡夫之人貪著其事,欲要談微塵眾而時,必須細分以小看大世界,以一概全之說。而原本不須在意,它原本就是一母體所產生的現象,它也不過是所有現象中千千億億分之一,是吧?

學生:對。

師父:你再也不會這麼計較某一小部分,而你開始只會找到它的母體成因,你開始學會超越現實現狀,亦為一合相。而這一合相還非一合相,那本來就長這樣!也別去說他,但凡夫之人就很想追根到底的往裡走,到底對我有啥用?哎呀!承瑜這托也用到經典,到底要講什麼?就講剛剛太子爺用那一招,要看什麼你們就不會用。

學生:看這堆米粒有沒有變成一個飯糰。

師父:此時只看米粒嘛,你們太細分米粒嘛,所以你們看不到真相啊。來,承瑜,妳的意思是啥?來,換妳坐上來。

學生:沒有,我現在瞭解了。

師父:不能說現在瞭解啊,妳剛剛那個問法的用意的成因何在?妳必須告訴大家,大家才懂你問那句話的真實故事嘛,對吧?

學生:應該是說,我只是想知道它代表的精神力,然後如何去實踐而已,而不是看歸看,然後做不到。

師父:倒沒有做不到,就是凡夫之人太想貪著其中一顆米粒大小去研究,而以小窺了大了喔。

學生:畏懼高位。

師父:為什麼,為什麼這句話大聲點講,給大家聽。

學生:沒有高度啦。

師父:畏懼高度。

學生:對啦。

師父:所以從剛剛一開始就已經在點破你這句話,畏懼太子爺的高度,太藐視師父的平凡。

學生:不是,是畏懼太子爺的高度沒把自己的高度拉起來一直在低度,是自己低度啦。

師父:哎呀!妳這句話讓太子爺聽了很感動,你們總算真懂在教育你們為啥一直接軌不到生活裡的原因。因為你們太不懂你們在九華殿學了很多東西,這些東西真驗證在生活裡面,你們全是很高度的生活人,高優質的生活人。而你們真的畏懼自己的高度,而一直把自己放在低度。

是時間了!要放你們出門,讓你們在這世界去檢視自己真的已站在那個位置上。關了你們三年,祂說是時候放你們出去看看你們所學為何?因為你們一直在狀元的家裡跟狀元上課,所以你們搞不清楚,因為你們永遠在比人世最高智慧的太子爺;可是祂不是人,世界也沒有智商有幾萬的那個,所以你們如果被訓練到一百多、兩百,在祂的眼裡比起來叫弱智。

學生:對。

師父:而你們忘記了自己,對吧?是時候了啊,開始做祂交代的事,就是打算驗證你們自己在九華殿這三年來得到了什麼啊?你們才能重拾你們畏懼高度那顆心回來平衡衪啊,原本就是合一的啊。

學生:我們會保持太子爺的高度,在外頭。

師父:師父的平凡在心裡頭。

學生:嗯,好,知道。

師父:懂了啊?

學生:懂。

師父:這一門課在上這一合相,就是凡夫之人貪著其事,以一概全,就要告訴你們用在現實實際最近要用的例子上。各個宗教就是一顆米粒,其實他們完全沒合一過。

而當遇到世界真正高度真理的檢視那一刻,三句話他就退神了。他就如你們剛剛的方法一樣,全部坐在那兒不敢站上來,因為他們都是人,你們也是人,你們的方法一樣;除非你們沒有那高度,相信那叫真理;當只有唯一真理出現那一刻,再也不如你們講,也就是叫世光去那玉皇廟抽那隻籤絕對大吉大利的原因。

只有你們堅信是真理的那一刻,當真理出現叫一合相,所有裡面也不就是微塵數眾。當有這高度一出現的時刻,就會如剛剛太子爺出現三句話所有人退神,哪有辦不到的啊,除非你們缺乏那個你們現在所學的師父所教的,叫做異類或變態的學說,如果這真的叫真理,那一出門無懈可擊啊,那未來的人就像太子爺這樣問你們,為什麼要換頻道啊?

學生:因為有一個非常好的頻道啊,你們不知道我趕快告訴你們。

師父:為什麼要改變說法啊?

學生:因為真正的真理現在才要告訴你們啊!

師父:那也很好,就不會像如剛剛大家坐在不曉得為什麼換頻道講不出個所以然來,是吧?怎麼把衝擊波化成喜悅波,就是你們全然的喜悅不被撞擊的那一刻,無有撞擊力產生在內在,那撞擊將會被無限的自在而化成喜悅啊!所以你們剛經過太子爺那一關,這也在嘗試給你們這叫做模擬的心理作戰,會了吧?

學生:會。

師父:不但世人都用這口氣給你,還有高深大德兩三句你們就退神了,然後就拱一個志強釘在那兒準備等死了,然後所有人頭都是低的,然後趕快想心裡只有想別找到我,坐在那是想我趕快跑,你們怎麼為這真理而宣戰啊?

學生:因為還沒有上一合相嘛。

師父:那一合相請你們瞭解,剛剛的上法是為啥?現今社會天下一大抄,都是從這一合相裡分出的小支部,拆開黏來黏去就那一塊,原本長的就是飯粒那樣的一糰,才看得出來飯粒分明,把它搓揉以後,看起來像一圓,其實還飯粒分明,再如志強剛剛把它捏成幾塊變成不同的形象,結果還是萬體不離衷;原本就長那樣結果,只是把它捏來捏去變的不同,當你相信它原本就是那一圓,所有各種形體將被那一圓所化解而成一合相。

為什麼要講一合相?金剛經在上了全在教你們,為什麼會有無有恐懼?這世界千奇變化,各種形象、各種情緒、各種方法、各種手段不同,也難離其中,如有人能了這真正道理窺得了世界全貌,他當然會如後面講的如如不動。

師父講經很簡單,真的可以用在生活裡啊,你們不習慣把它放在生活裡啊,你覺得到生活人家會覺得你怪啊!當你不走他的遊戲規則,而你走的夠穩健,可是因為你也不知他們心裡完全的充滿恐懼,那根本叫烏合之眾。團結不起,灑在世界各地的各一顆米粒。

當有一團很凝聚的飯糰出現,它就如滾雪球效應到處滾米粒啦!人世間鬆散的結構能夠讓你們所感覺的人情薄如紙,那也不就是所有人心裡從來沒穩定過;而當有一群很穩定的,看懂了世界而不只一群只要有一個就足,只要有一個就足,就是永遠被問到不會退駕,當它把所有疑問問完,他就退駕了,你信不信?因為他還很穩健的每每安定的回答他完他就退駕了,當它開始退駕就要進入它的思想系統。

唉!不能恐懼啊!不然你們做不來你們想還原於真相告訴別人何謂一合相?還有你們每每在讀了經,以前用了很多不好方法,對吧?傳頌金剛經,對吧?大功德!個人為世人講解金剛經這功德甚前,如果能教人家實用金剛經,那那個故事我就不想替佛陀來評判,這金剛經是祂發願力所留下,那一刻沒什麼功德啊,就變成佛陀的弟子而已,因為教別人實用金剛經,沒有功德啊,只有變成佛陀的弟子而已,傳承祂的思想,一合相重不重要啊?

學生:重要。

師父:當能瞭解一合相就不會有恐懼,因為它千奇百怪捏,捏出各種形體還可以把某一小塊弄成捏麵人,還可以上課,也不會覺得它很怪異啊!因為你看的懂它原本長什麼樣。好啦!你們坐在那也很尷尬,為什麼每個坐上這個位子的人都很尷尬啊?為啥?妳替別人講講這心聲給我聽。

學生:尷尬喔,我的尷尬是我覺得後面都是人。

師父:覺得什麼啊?

學生:尷尬,就不知道耶。

師父:喔,很好,來換曉晴,剛剛頂上來死的那個,那個就一副等死的臉。

學生:師父。

師父:你剛剛上來等死的喔?

學生:不是啊,想說總是得有人上來啊。

師父:喔,上來幹啥啊?

學生:上來回話。

師父:永遠不知道人家問什麼,雖然沒有問,也比第一個好,起碼說了話,走了第一步對吧?

學生:是。

師父:剛剛還有一個準備下決定的叫小葛師姐,那是不是就直接換頻道了?當時太子爺就走了,第一個答案叫沒有答案,第二個答案叫做隨便寫一個答案,第三個答案叫做錯誤的思考,直接下定義的答案。這下完,三個比沒做的還慘,越來越慘,唉!當場祂就說去死吧,祂說不是說去死祂說氣死了。氣到丟麥克風,沒有丟麥克風嘛,如果演變一下世人,你們要傳承的經義出去給別人,是這一些回答方法,別人家問,這不就丟麥克風嗎?就別談了嘛!

學生:是。

師父:瞭解啊?

學生:瞭解。

師父:來來來,說說妳對這一合理相分第三十,來說說妳看了這部經典,妳心裡什麼感覺?

學生:我覺得以我以前的習慣,就是會像剛剛師父講的,都是著重在小細節,但是往往著重那個小細節,反而失去了大方向,然後自己以為看的很仔細,但事實上連方向都沒有。

師父:喔,忘了大世界,只不斷的鑽研每天細小的事宜,自以為精通經義然後深入瞭解,結果連到最後搞到自己在幹什麼都不知道,對吧?

學生:對,就是其實連大方向都沒有。

師父:喔,你快懂世人所有的故事,包含政治經濟宗教這三結構裡面,對這震撼世人的故事,大家全在事件裡打轉,再也看不到人生的大方向,對吧?

學生:嗯。

師父:沒有死,哪能等啊?

學生:嗯。

師父:結果你連死為何物都還未知,怎麼上來等死?這就太子爺想告訴妳的話。

學生:是。

師父:然後這一章節完,祂說第一個坐在那兒不回答,原因是不肯承認自己的高度叫「托」。

學生:嗯。

師父:神佛的「托」就永遠在對答如流中度過了,而每每任何一個狀態來,他都能穩定的對答如流才叫托,對吧?

學生:是。

師父:祂那故事叫忘記了自己的高度,而畏懼那個高度,是吧?

學生:是。

師父:是要你們謙虛謙為的看世界從不自大,而不是卑微的看世界啊。

學生:好,瞭解。

師父:就那第一個祂說志強,祂給他的定義;第三個就叫做那個完全的協助心態在幫大家化解一個衝突,其實連衝突都沒有而不自知,因為那衝突建立在兩種價值觀兩種世界的語言都沒交集,結果祂用現實現狀下的定義,這叫做假好人。

學生:嗯。

師父:第三個不錯在你們,第三個錯在我旁邊,假裝解決事結果連事都搞不懂。

學生:嗯。

師父:叫做馬上把那林嘉玲的Skype帳號換成九華殿帳號就好,因為問換頻道了。哎呀!現象說,這現象的,神佛不問Skype的故事那才真叫教化,難怪祭神佛,那不叫做細小的事件,永遠不肯看到祂放大的招,對吧?

學生:是。

師父:只是覺得九華殿應該是與神佛同樣高度來對談對吧?

學生:對。

師父:這永遠在談現象說永遠在談微塵,對吧?所以微塵到微塵只有,可是佛機不說是微塵眾所以者何?祂說微塵即非微塵之眾是名微塵眾。談不下去了嘛,對吧?

學生:嗯。

師父:不能一直與你們談微塵眾對吧?所以它有大小之分原本就是同一件事,只是不肯把心裡的狀態高度昇華起來,還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凡夫之人才會貪著其事。

學生:嗯。

師父:然後凡夫的世界你們也一直過,越過越不快樂,所以越來越想來九華殿,然後越來只會找師兄師姐,你們早就無法那樣過生活了,不是嗎?是嗎?曉晴?

學生:是啊!

師父:那就選擇一個自己適合的方法出現不就好了嗎?妳就不會去流俗微塵裡面去學微塵。誰有疑問來問師父啊,師父回答來解他啊。

學生:誰有疑問要問師父?

師父:告訴妳,現在絕對是沒有。

學生:是,好像沒有人。

師父:因為剛剛那衝擊波還迴盪在每一個人的心裡和腦袋裡,還呈現屬於那個停機狀態,瞭解的夠清楚了嗎?千萬別被別人拿你們懼怕的神靈、拿你們最虔誠的信仰變成你們最恐懼的來源啊。

學生:瞭解。

師父:否然啊!所有道教或者宗教系統啊,所用的就是最虔誠的信仰去反噬信仰而產生了迷信,懂不懂?

學生:懂,就是用我們敬畏神佛的那種恐懼心。

師父:這就是上次老賴來想告訴你們的話,因為外面你們沒轉透,他們被騙光了才會懂,不然放出去就「挫起來」(台語),兩下就用這一招你們就昏頭了嘛,克服了所有恐懼沒呀?曉晴?

學生:有。

師父:此刻菩薩來了妳怎麼面對啊?

學生:一樣啊,就平常心面對。

師父:當然嘛!才不會感動痛哭流涕嘛,看到老母親,為什麼?在外面做太多錯事,外面慘死回家哭啊?你們太有感情太感性,不過也好啦!太子爺八卦他原本就是精神中樞在每一個九華殿的心裡,他有感受到啊!對吧?待遇是比這平凡的老頭好多了,進去就迅速解決所有人變乖而且沒有問題。世光什麼時候回來啊?

學生:世光什麼時候回來?可能會再晚一點耶。

師父:喔,沒問題,那他今天沒托誰當他的托啊?不只開會啊。

學生:譽蓉。

師父:那很好,那她代表。

學生:好的。

師父:接受委託眾人之事,對吧?剛剛應該是妳第一個上來解決所有人的困境,不是嗎?

學生:對。

師父:不是,結果妳搖手搖的最明顯,我有看到那手還搖到那個攝影機當格。接受九華殿所有頒布的命令,一合相剛剛上完了,各自回去理解,而且用現實的現狀、精闢的方法與你們做破解你們迷障的故事。

現在真的進入開始宣達的故事啊!不開玩笑,這太子爺講,說也說完了、談也談完了、方法也搞完了,所有為了這件事努力的人,曾經都被這細如微塵的各種教義與方法迷障而離去,非是所有的對錯,只是一合相看不到真理出現不了,此刻九華殿本就擔負起這傳承真理的故事。

不管用何種方法、不管能不能把這書建立起來,現在已在網路上流通,而且已流通出去十幾份的文章,別再停下來,也別再期許任何一人是否真的如能把微塵的文章併成一合相。如不行,也可化為微塵,遍法世界,因為微塵夠凝聚,不用手捏不在九華殿裡面,它也會在世界的轉輪裡轉成一合相。

三千大千世界早已碎為微塵,早就碎為微塵啊!把這故事流通出去。這次啊,將由太子爺主導,如然未來將要面對所有的故事,將由真理驗證真理,請協助把這故事流通出去吧,這是九華殿長久以來從沒要求過一群人必須徹底執行一項任務,祂說從沒要求過任何一個人要為九華殿做什麼,祂說請為你們自己的良心做一件善事吧!徹底要求九華殿現列名為宮生者也可不列名,瞭解嗎?

學生:瞭解。

師父:徹底把這故事傳出去,還有,宜蘭侯照宮本已接受祂的命令而執行,有心想做之人皆為九華之宮眾,也沒九華也沒各個宮名,皆為這世界的一分子。打破所有建制觀念、打破所有主導性的觀念,只為世界的法輪動起來,讓它自然形成一合相也行,各種方法皆可,別執著於某一個現象說,為了寫書而等書出來。

學生:好。

師父:瞭解啊。

學生:瞭解。

師父:祂說這不再是九華殿的事了啊!祂說啊,這一次所做的事叫良心殿,沒有九華殿,屬於有良心的人都為良心殿的宮生,再也沒有侷限任何一個人,除非他不是宮生,不是良心殿的宮生,那他可以選擇不支持。還法還理還於世界,沒為別的而做啊,就只交代這啊,記錄起來了沒啊?

學生:嗯。

師父:記錄起來就好,這就是祂一直告訴你們:「名為九華實非九華,可以不要九華。」沒錯吧!支持這理念了沒啊?

學生:支持。

師父:譽蓉,當機。

學生:沒有,沒有,我沒有當機。

師父:名為九華實非九華,可以沒有九華,也可以確實存在九華。

學生:我理解了,因為它在大家的心中。

師父:哎呀!說的真好啊,那最重要啊,對吧?

學生:對。

師父:很好啊,這堂課就這樣混混也混到九點了,其實這門課就拿一個飯糰來就講完了,然後大家把它搞得挺複雜。世人貪著於事各種現象、各種理念、各種支持、各種喜惡,而創造出這麼多千奇百怪的社會亂象,我想非是宗教啊,而是世界早已變成這樣啊!

原本它不長這樣,原本它不長這樣啊!都是加工品,太有匠氣,所以不自然,加工品啊!加工品的最不自然,永遠不是真理,每個都想加工看起來最匠氣,五顏六色五花八門文藻華麗,結果殊不知最真實的最自然最撼動人心,殊不知凡夫之人貪著其事,瞭解啊?

學生:瞭解。

師父:祂說石頭丟的又急又猛,希望不是只有三天效能,是誰能做這檔事啊?

學生:大家。

師父:是這世界的每一分子都能做這事對吧?

學生:嗯。

師父:良心殿,幫世光把這話請他整理啊。

學生:好。

師父:課我越上越乏味,因為文辭多的浮華的文字已經不想講,講一些勸世說也不想講,勸世說叫安慰人。我只想講實話啊!所以講實話話不多也扯不完,文辭華麗,九華殿沒有啊!良心的殿堂也沒文麗華辭的故事,永遠只有良心的話啊!

或許你們從聽不懂太子爺的真語言,祂那就真單純真直接而真簡單,請記得那經典的源,絕對不是罵人也沒有衝擊力,一要二不要三滾,世間本來就這樣,對吧?順著道走走,逆著道走流,不就這樣嘛?不夠自然,對吧?

學生:對。

師父:最近變的很簡單,會了吧?妳看怎麼祂一下來三分鐘不到,後面的課變的那麼好上。扯那麼多了,好啦!有疑問問沒疑問退朝了。

學生:大家還有問題要問嗎?

師父:聰明如九華殿,今天有另外一股能量在師父這,所以師父才講啊,有事來奏無事退朝啊!你們都能感覺的到那股力量還沒消弭對吧?

學生:嗯。

師父:沒事啊。

學生:好。

師父:問一下,詢問一下大眾真沒事啊?妳就代表說沒事啊。

學生:沒事了嗎?有要問的嗎?有人要問作陣的事嗎?師父,做陣,中秋節的時候大家在問說可不可吃月餅?應景。

師父:中秋節為什麼不能吃月餅?

學生:因為它有奶蛋啊,那些在裡面,然後還有一些可能沒有很純淨的油這樣。

師父:你沒有刻意去吃就好了,吃月餅不行沒有人性化,吃月餅吧,吃吧吃吧,吃蛋黃的。

學生:好,後面歡聲雷動。

師父:什麼?

學生:我說後面歡聲雷動。

師父:吃吧吃吧。

學生:好,那還有什麼問題要問嗎?

師父:只保中秋節那天,其他天都不管啊。

學生:好,只有中秋節那天。

師父:一天吃十個不消化,去看醫生。

學生:大家還有什麼問題要問嗎?有嗎?

師父:等等啊,等等啊。

學生:好。

師父:等等問無極大天尊,三筊落定眾人心才安,奶蛋開放。

學生:哇,無極大天尊我愛祢。

學生:我等會上去問問看,要擲筊啦。

師父:不是我決定的,我也在聽候差遣。

學生:好,我問問看。

師父:大概是沒什麼問題,因為是被交代的,可是三筊落定眾人才心安。

學生:那可以有三次機會嗎?

學生:什麼三次機會?

學生:沒有啦,開玩笑的啦。

學生:稟你喔,師父還有想要找誰嗎?

師父:沒想要找誰,有誰找才是嗎?今天有另外一股力量存在,有事來奏,無事退朝。

學生:阿華跟皮皮今天有來上課。

師父:誰啊?誰啊?

學生:阿華跟皮皮。

師父:有事來奏,趁現在能奏趕快奏。

學生:沒有事就算了,皮皮說沒事。

師父:看他事多了也就算了,太難解決所以不上來,沒關係,省一條。有事來奏,無事退朝。

學生:沒有,大家都沒事。

師父:真的沒事啊?

學生:嗯。

師父:沒事最好,各自各安天命啊!祂講的,眾卿退朝,各安天命,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回頭送給那兩個小子一句話:「請保重!」請保重!祂講了三句叫:「請保重!」

學生:他有聽到了。

師父:最好就講說沒事,最好不要有事,那就請保重。

學生:他聊個天好了。

師父:誰啊?

學生:師父好。

師父:師父一直很好,師父從來沒有不好過。

學生:是是是。

師父:人生為何啊?

學生:人生為何?

師父:嗯。

學生:不是很懂意思耶。

師父:不是很懂,代表沒有計畫人生,不曉得幹什麼,就是不懂,不懂人生要幹什麼。

學生:喔,人生,人生為何喔?生活啊,為了填飽肚子啊。

師父:用什麼生活啊?

學生:用自己的勞力啊。

師父:用自己的方法過。

學生:是是。

師父:然後永遠不改變方法,那你要學會更能知足常樂,更知足常樂啊!

學生:不要吧。

師父:用你的方法過生活,也只能過到現在這種生活,也算極致頂尖了吧?

學生:還好,還好。

師父:對啊,也算一種創造的奇蹟,叫終日無所事事,心中無事想法,還能一切平安順利、還能攢活到今日,那算是人世間的奇蹟了。

學生:不敢不敢。

師父:奇蹟啊,奇蹟啊!可是啊,必須言明告訴你,請保重,請保重那三個字的原因,那三句話的原因,「時代已在交替,方法早已改變」,以前的奇蹟將不再會是奇蹟,沿用舊的方法,只會讓奇蹟一無所剩,還會讓自己錯扼萬分,因為不是講你,是時代的法則法輪早已轉動,舊的方法需要重新思考,不然奇蹟將會離你而遠去,不是因為你創造不了奇蹟,是你的方法早已過時了。

學生:好。

師父:也別好了,祂說沒事你都不知道好,祂會讓你好好好連三聲大叫好,三個好拼在一起那個字,你會變成某一個字,請你改變一下生活方法好不好啊?

學生:好。

師父:趕緊自己努力一點,祂也盡力在協助你,不過不要每次都講假的來。

學生:不會啦。

師父:假的聽不聽的懂。

學生:我懂。

師父:只為了欺騙世人假裝找一件事幹,告訴你現在別人你說你很努力你有方法,等應付一陣子的時候再想辦法逃跑。

學五:不會。

師父:祂說你的方法太老招了啦!世人早看清楚,只有你自己覺得大家被蒙在鼓裡,只為還留一個面子,他說不會啦,面子何在?早就沒面子這檔事很久了。

學生:是沒有。

師父:是你自己覺得還有,因為你早就連裡子都輸完了,你自己還看不懂,還我過的很好,我ㄍ一ㄥ得很住,我還有很有面子,慢慢的留吧!連裡子早輸光了你看看嘛,大家也都越來越對你笑,笑久了你就知道了。祂說:我協助了你,打算啟發你那藝術與智慧之門,希望你能好好去構造與堅持,否則再用你人生舊有的方法,只能告訴你一件事,別把你的福報用盡,別把你的福報用盡。

學生:好。

師父:沒事了啦,好好努力啊!哪一條門路都是行行出狀元啊,只要別拿來當做幌子欺騙世人都是好路啊。

學生:不會不會。

師父:這祂告訴你的,請保重!

學生:是。

師父:這次你還有告訴祂你很想做這件事啊,還請祂幫忙,祂還幫了你忙,沒錯吧?

學生:有。

師父:你還拿走了祂的幫忙,祂說這次希望是跟祂玩真的不是玩假的,以前你從來沒跟祂談判過,對吧?你這次是真的跟祂談真的。

學生:對啊。

師父:祂就會很當真的幫你啊。

學生:好。

師父:請你不要亂換頻道啊。

學生:好。

師父:祂就會把你轉台。

學生:好。

師父:就那麼簡單嘛,大自然的規律嘛,你換頻道祂就轉台,自不自然?

學生:是啊。

師父:自然啊!很好,自然就非常美了,希望你更自然一點。

學生:好。

師父:也別想剛剛我與曉晴談那句話,沒有死,哪有等這個字?保你長命百歲,沒有死哪能等。

學生:好。

師父:祂說你真正最後,祂轉換你的福分到你的壽命上,讓你長命百歲,就是你可以活的比別人長,可是你活的方法不知道會不會比別人好。

學生:好。

師父:福氣啊!良辰,轉個命不得了耶。

學生:不要啦。

師父:延壽長壽啊,不得了耶,長壽永生。

學生:不要太長壽。

師父:不會啦!當你還沒活夠那一刻,學不會方法,就永遠讓你不死永生,保證讓你變成百年人瑞啊!祂說幫得上你的忙,就這樣啊,這次別給我換頻道,我就給你轉台。

學生:好。

師父:絕不會人家講的短命啊,夭折啊,福氣不好,活得久的都叫有福氣,恭喜你啊,得到了。

學生:也不要太久啊。

師父:啊,你啊什麼啊,這次你跟祂所談完的啊。來來來,換另外一個來聊天。

學生:另外一個跑掉了,剛走剛走。

師父:馬上逃跑啊?

學生:沒有啦,他之前就走掉了,他有事先走了。

師父:逃的真快啊,良辰啊!

學生:是。

師父:真的好好把握你的生活啊,別再這樣下去啦,好不好?

學生:好,嗯。

師父:找一條道路,只要自己肯努力,行行能出狀元。

學生:是。

師父:不要半途而廢。

學生:好。

師父:也不要沿用你舊的方法,打破你的腦筋思考,不用表現給別人看,最怕你學不會,表現的初期好,後面的路走不順暢有個屁用啊,就是要像初期像一張白紙給人家填空,你才會把那條路走的變的專業,你懂不懂?

學生:懂。

師父:別急於表現自己,那不重要。

學生:不會啦。

師父:重要的後來這條路能不能走的寬廣才是真,懂啊?

學生:懂。

師父:懂不懂師父這句話?

學生:懂。

師父:別再去搞自己專業的只會把自己定型,路不夠寬;最好是打破自己完全不專業的進去學習,人絕不會有學不會,只怕不肯學。

學生:是。

師父:初期不習慣、不專業的、不內行,永遠會做的比較糟,專業的還練幹麼?

學生:對啊。

師父:當然去練不專業的,對吧?

學生:是。

師父:不專業的,就練到會專業的,自然就更好了啊,懂啊?

學生:懂。

師父:打破那個思想死要面子的故事了。

學生:好。

師父:連裡子早就沒了自己也懂,還要什麼面子,懂不懂?

學生:懂。

師父:神佛還是在眷顧你的,可是請你別把福分用完啊。

學生:好。

師父:阿彌陀佛啊,好好走一條路吧,堅持走下去。

學生:好。

師父:不要半途而廢啊。

學生:好。

師父:懂了啊?

學生:懂。

師父:好啦,沒事師父要離開了啊。

學生:師父慢走。

師父:托啊,上來吧,師父要離開了啊。找托啊!那個托不在這跟師父最後結語。

學生:師父。

師父:眾生只知知與行,細節紛爭記於心;不知世界為何物,只查細項探分明;心已微塵怎合相,相如不合怎勘透;陷入迷障枝節記,一切真理流為俗。阿彌陀佛!

學生:阿彌陀佛! 

 

 

 

 

 

 

 

 

 

小金漁師姐金剛經〈一合理相〉分第三十心得:  

 

課前心得:

 

所有的生物都由細胞所組成,不同的細胞組合成不同的生物,所以細胞是生物的一部分,生物也是細胞的聚集,所以整個世界都是由一個個小單位堆疊形成的,也就是一合相,也就是一;但一般人執著於表相,認為這三千大千世界是真實存在的,不了解這世界其實是由每個生物所交錯產生的世界,都是幻相,如果能破除幻相,就能找到真我‧‧‧找到如來。 

課後心得:

三千大千世界皆由一化二,二化三,不斷分化下去乃至於微塵,成分皆相同,沒有特別,只有大小不同(但相對於浩瀚宇宙都是微乎其微的小);如果反推回去,找到母體的成因,歸原合一,可以發現都相同,都是一,原本就是一,很多人執著於表象,沒看到本質的相同,如果我們把高度提高,就可以明瞭事物的本質,看到真正的成因,看到未來的方向,對於任何事不會有恐懼,不會看不透,心不會隨著境轉,不會被牽動,讓心維持平穩,我們的身心靈就能合一。

太子爺問說:為甚麼轉換頻道?

當下我心裡回為甚麼不能轉換頻道?試試看有沒有更方便?找找問題啊?這也不行?可是因為沒信心,不敢回答,怕太子爺生氣,從以前我就怕上位的人,雖然師父說過要有平等心,尊重但不要害怕,我還是沒有做到。

 

又聯想到元靈老母,我們剛轉換頻道,是哪裡出了問題?呵~想太多,我總是想太多了‧‧‧

 

推強強出去,因為強強反應好,又是上課的司儀。

 

推曉晴出去,因為小晴反應好又聽得懂太子爺說的話。

如果我反應跟他們一樣好,我就會出去頂著,我是說真的。


  請按右鍵另存錄音檔
 
 
金剛經第二十六堂課-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應化非真〉第三十二 2010-10-11 21:38:28
金剛經第二十五堂課-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2010-10-11 21:31:28
金剛經第二十四堂課- 〈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 2010-10-11 20:24:20
金剛經第二十三堂課-〈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 2010-09-05 22:17:13
金剛經第二十二堂課- 〈無斷無滅〉分第二十七 2010-08-29 09:58:00
金剛經第二十一堂課-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2010-08-29 09:54:45
金剛經第二十堂課- 〈化無所化〉分第二十五 2010-08-24 21:57:49
金剛經第十九堂課-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 2010-08-24 21:47:50
金剛經第十八堂課- 〈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2010-07-11 15:54:17
金剛經第十七堂課- 〈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2010-07-11 15:2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