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statistics
 
 
金剛經第二十六堂課-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應化非真〉第三十二
 

 

金剛經第三十一、三十二分【知見不生分、應化非真分】

一、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

「須菩提!若人言:『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於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說義不?」「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何以故?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須菩提!所言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二、應化非真分第三十二

「須菩提!若有人以滿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者,持於此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人演說,其福勝彼。云何為人演說?不取於相,如如不動。何以故?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佛說是經已,長老須菩提,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三、互動式課程

師父:『須菩提。若人言。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於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說義不。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何以故。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這一分延續之前的一合相,與三千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實有者,即是一合相。這二見分,為啥在後面?

其實金剛經讀到此,四相世界,所有的輪迴之道,其實談於理透,到後頭為啥好似在顚覆,它似是而非存在的道理,其實一直在『非要貪著其事,不生法相』這二句話打轉。仔細看,後面與剛剛的世界即非世界能相互對照,又是一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

這與剛剛所講,前頭想呼應的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說,這裡所說的『所言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裡頭非常重要的幾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所說的『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回歸一句,也就原本如此,何有增見,原本如此。二分所講在顚破貪著的三十分所講的所有道理,祂本已應該在三十分所講完,已回歸於內心所有的大自然宇宙說,它原本就一個生滅自然的道理,講的就是一個真自然,何有真道理可言。原本回到我們這句話,原本就這樣,只是因為不瞭解,而把它完全瞭解完,融入於自身,這所謂的真自信而展現,這故事就不需再言,也不需過於重視的來討論,因為它已回歸於原本的自然。

所談的前三十分,在破解所有自然,而人不斷的在討論非常不自然之事,覺得大自然好像是不應該如此,而我每每在每一日裡,在發現大自然真實的奧妙,每每覺得它非常奇特而不凡,其實它早就存在於這世,幾百幾億年這個光景裡,或許用人類時間都無法算數譬喻,只是人類永遠不自知這大自然原本就如此,它是一個自然的真道理。所以這二分所言的,非是佛說我見得這麼多,三千大千世界幾百世輪迴,只是回歸於真正自然的大道,所言只有這話,所以這之前的二分不連貫起來,好像跟前三十分連結不齊,而開始產生茫然,而有點看不懂。

這二分所講的就在顚覆之前所講所有道理的原因,是祂原本應該在這三十分完,回歸於真正的原本。而這二分所談,就是你們一直所不瞭解的寂滅,進法性空相而入真正的寂滅涅槃,所學的就是這樣,因為祂已與自然合一,哪有什麼道理可言。

學生:本來就是應該這個樣子嘛。

師父:本來就這樣,自己不懂搞清楚,懂了以後它原本就長這樣。師父今天要把金剛經作一個結語了。應化非真分第三十二,這三分原本應該連起來,前二者是佛說法,說完以後,開始說這世人不要貪著於這法相,應該自性空靈,後一分在講,雖然我見了這輪廻幾百世能穿透三世,可是有正知得正念之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因者,『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就是當應本如此,不應再貪著,而不應再說佛曾說法,因為佛說的原本就是一個自然大道的真道理,只是還法於真相。

應化非真分第三十二

『須菩提。若有人以滿無量阿僧衹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者持於此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人演說。其福勝彼。云何為人演說。不取於相。如如不動。何以故。』這一分『應化』,應化就是要顯化非真分第三十二分。應化,當你瞭解道理本為如此,而無有法相說,可是與有相之世界,要將你所瞭解的故事,傳誦與世人而知。我講這句白話的解釋這裡很容易懂。

又是一個有人以滿無量阿僧衹世界,以滿無量的這句話何解?無法算數譬喻,沒有所謂無量,就是沒辦法計算的世界七寶,大到一個無限數,持用布施,也不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持此經。這所第三十二分是佛陀當講完此經,有人能從其中瞭解,還法於真相,而能回歸自然大道,引導眾人,引導眾生,持以此經,能真正的用此經乃至四句偈等,他們受持讀誦的意思,他們相信,堅定相信,而能讓人讀誦,為人演說,替別人把它解釋,其福勝彼,勝過用無量阿僧衹世界七寶之人。祂所演化就是,所有有形都比不上能夠用這此經,瞭解還法真相於民的人,這個福德已勝於前用所有七寶之所謂的財佈施,這已進入法佈施,如何。

祂說:『云何為人演說。不取於相。如如不動。』怎麼能讓自己不會為了用這麼美好的經典,能顯化這麼大功德力的一件善事,而能讓自己不入相,還能如如不動,祂說怎麼辦啊。一切有為法,這四句偈就是金剛經的靈魂,『一切有為法』一切有形的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回到一句所有跟你們講,回到原本的自性空靈,世界本就如此,當應該以平常心面對。這不是唱高調,一句話把金剛經整個精闢已講完。請你們特別記住這四句偈,祂絕不是一個空口唱歌啊,大家很會持誦不瞭解它。金剛經講到這如剛剛這二分,原本就如此,那有師父特別,『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並不艱深也真不難,本來真正的世界就長那樣,是被有形世界障蔽。

這後面最後一分,是佛陀發的願力,還有要能幫祂讓世人讀誦,讓世人瞭解這部真正的金剛經,後面就是佛說的真正的願力。『佛說是經已。』這已經是一部可以傳誦真正大道的經,能還原真相於世人。

『長老須菩提。』祂在講,『及諸比丘。比丘尼。』眾出家眾啊。『優婆塞。優婆夷。』所有世界部洲,『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各自存於有形世界眾生。『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因為祂解釋的世界大道運行的真理,還法真相於眾生,所以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金剛經師父演化到此,希望你們真能瞭解,所學所接觸的法,祂原本只是一個宇宙大自然運行的真正道理而已,也不特別。只是希望你們,有聽過我們解讀這篇法,是緣份俱足,有機會接受到不錯能瞭解世界真相,也希望你們有緣份把祂當作一群種子的部隊,可以開始遍地開花。

師父回歸老話,絕沒有白吃午餐,也沒天上掉下來的真福德。聽完,太子爺講,就趕緊去做事,才不是祂們講的什麼緣份福德俱全,然後佛緣根基深入,是因為你們比較有機緣早點接觸,把你們弄懂了,就變成種子遍地開花,讓所有人都能還法於真相,聽完就開始工作。

師父:志強啊,非有福德受之,懂嗎?

學生:懂。

師父:絕不是運氣比別人好,絕不是師父較有緣份。出來混就要還,就開始幹工啊,這樣懂不懂?

學生:懂。

師父:是先學先知,對吧!

學生:對啊。

師父:這要讓世人都瞭解,先學先知,懂嗎?非有福德故,懂不懂?

學生:懂。

師父:開始瞭解,幹啊!師父也算你們的先學先知。我佛緣根基,我道德根基好,我幹了二千年工了。還法於真相吧,先懂有福緣的是要去傳法,把這世界都進入你瞭解的真相,就要讓所有人瞭解真相,是啊。

學生:對。

師父:說好五百大弟子,五百大就負責五百億。所以那五百尊大了嗎?那五百要負責五百億不叫五百大。大不大,何有大小分,一切皆平等,我都講所有道理皆平等。

學生:眾生都平等的。

師父:後聞法者,只聞自己法,解脫自性依平等。先聞法者,又為眾眾永生永世眾生而傳法,哪有不平等?哪有什麼叫誰根基好?

學生:沒有啊!大家都一樣。

師父:金剛經後頭這講,在摧破所有幻象及所得,怎麼會不去傳法會捨去功德力,這沒功德,只是你先得到而拿給人。

學生:只是先懂而已。

師父:所以師父在很早期就講過一個網路上廻紋針的故事,廻紋針最後換回來一棟別墅,對吧!誰知道換到啥,別想。

學生:對啊,別想那麼多,就做就對了。

師父:是吧,你們現在就幹這件事是吧。

學生:對啊。

師父:所以就趕緊講完,講完才好作嘛,對吧!圓滿功德嘛,各位世人的功德圓滿嘛,正常。

學生:是啊!課上完要上工了。

師父:各位啊!這四句偈有沒真瞭解啊?這有為法看得懂。以前是不是拿這經典,在那邊唸來唸去『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這四句寫什麼,你在那朗朗上口到處唬人,對吧!九華殿眾生,師父已啟願力,願九華眾生與師父一起來唸這四句偈,以師父眾生修為之福德,護佑九華殿眾生,請各位跟師父來唸,能真深入經藏,體解大道,智慧展開。大家跟著唸啊!

學生: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阿彌陀佛。

師父:佛陀講經講完,把祂所有的經典全部不歸功,還原於真相,還希望世人不要太執著『佛陀』這名詞。所以如來,即來即去,無有來無有去。這破解了很多玄學奧妙一直在胡扯瞎扯,搞得越來越不懂,什麼神奇鬼妙,講的就是一個本來就這樣的東西,這講完就叫不要太重視。其他知道本來就好的嘛。原本就這樣,你在討論啥。都已經懂得就不可以再去說這部經典,它將給世間所有靈魂世界修行者、高修行者所聽,連所謂的修羅界都來聽,天人什麼修羅在這三界內,有形的世界的,要祂們破解這形相之法,對吧!追求的就這個嘛,對吧!

真正最大的也不就這靈魂,不值錢,對吧!世間一切全是假啊,真的假了也怕你們餓肚子,如果真的就動了師父這念,我跟你講,餓不了肚。你們老老怕餓肚子怕生活,老老跟你們講,用了我的方法真進入靈魂的感應世界,這有形世界有如幻象千變萬化,有時真能拿捏嗎?是吧!這寫二本劇,給你二句台詞你就過關,懂這二分啊,志強。

學生:懂。

師父:有沒有更瞭解這幾分為什麼這樣寫,突然有些迷網,有像那厚黑學的道理在顛倒了,對吧。

學生:這二分,這前面的三十分就是把應該在講一些相的部份,可能把它拆解開來,現在這二分就是把這些相整合起來,其實它就是一個大自然宇宙的概念,其實一切就是這個樣子。

師父:是啊,一合相。

學生:對啊。

師父:原本就在,是吧!那還有什麼好講的。

學生:對啊!前面三十分所講的,就沒什麼好去執著了。

師父:對啊!你只是把真相拆解完,像數學工具,分解整合、整合分解,作一個概數數完,就是這一個數字永遠在那,叫鐵板板的事實,還講什麼啊,那也就是你們講的,真理只有一個嘛,就宇宙大道運行的軌跡,這自然的生滅原本就這樣,還探討什麼啊。哪會是覺得我去傳一個很大的功德給別人,這原本就長這樣的東西,對吧。

學生:對啊,這沒什麼功德的問題啊,也不用多想。

師父:你就如如不動嘛,世界太多幻象,可以祂們講的一氣化三千,一化二,三化世界萬物。能提到什麼叫一氣化三千,懂不懂?祂懂不懂?我懂不懂?祂叫做原本就一合相的道理,祂原本就長這樣,祂變成千變萬化,千變萬化還是不離其相。

學生:對啊。

師父:宗教真亂象,就是已經不只化三千相,它化三億相,結果原本祂就長那樣,只是在那邊亂拼亂湊亂兜,從各自留下的幾千幾百萬部經書裡面,包含所謂佛經、道經、西方宗教的聖經,裡面所再衍生的野史、歷史,這拼拼湊湊又拼成一個東西。然後那個再拼拼湊湊,所以看來看去好像都長一樣,天下文章一大抄,不離難真相,對吧!講同樣一個故事叫宇宙大道,哪有誰不一樣。就你長的白、我長的黑、他長的黃、他長的紅,然後叫不一樣,然後我的最好,你的最厲害,然後他的最笨、最蠢、還最低級。那在幹什麼啊,在競選啊?割地盤嗎?什麼方法都有,借力使力也有,裝高超,包裝產品,集大德之力,對吧!弄出大羅湯,包出高級產品,施行公司形象,一切還叫有為法,搞什麼。真相就這樣,如果真相還原了,哪有這麼多變化。那變化不就要歸零,是吧。

學生:那包裝是騙不了人的。

師父:不是騙人,祂回歸一合相不就什麼都沒有,那你必須放掉有的才會變沒有,對吧!那只是你是為什麼不肯承認,原因是放不掉有的嘛,對吧!那只是自己放不掉,進不了真正宇宙自然,沒有為什麼放不掉,你說他得到,第一部佛學要證道之前,必須先放下三千煩惱,三千世界的煩惱,是吧!連放下都沒有你說他得道,當然沒得道,那還要講啥。那祂講的是真,連這點就很清楚了嘛。金剛經講到現在不就破四相,還原真相,所有捨去幻覺,無有恐懼,對吧!

學生:把所有的相先放下吧。

師父:對啊!那就是為什麼『有為法』放不掉才有這麼多宗教說,連有為法都放不掉,這句話就已經破解所有的亂象,『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對吧。

學生:對。

師父:『如露亦如電』,為什麼叫如露亦如電?朝露,太陽出來就沒了,閃電一閃即逝,看起來光放的很大,它只有打雷烏雲滿天才有。『作如是觀』,就是一個平常心,那還有什麼誰講的法好。人家探討玉皇老子從哪來,他連祂是誰都搞不懂了,從哪來。認識都不認識祂,叫他講個道理給我聽,祂長什麼樣,祂家住何處,玉皇老子住哪?在那邊譏譏歪歪,我看嗚嗚歪歪的講不出來。

學生:東扯西扯了。

師父:那就是東抄經西抄點,完以後耍老子在講話。然後佛陀講的金剛經,有大福德,大家趕快去填福德金,用多少錢都買不到,趕緊去傳誦。後面就告訴你,或許一向如如不動,你只是講一個原本東西,你哪有功德可得,那是佛陀就如剛師父講,你們有緣份聽師父講這金剛經一整部,我也願意以我功德護佑你們深入經藏,體解大道,能智慧開展,那是我發的願力嘛。

學生:是。

師父:那是一個我希望你們在有形世界都能得到的故事,包含靈魂世界所能得的能量,我願意與你們共同分享。因為有緣份,大家串連的這麼久,我輸送,那是我所發展的一個願力,不是得到嘛。不是以長取短,傳了三千部經出去,你把它流通完我得三萬,你還計算成本,一部經典五塊錢,印了三千份得三萬好賺,你看用力點啊。這是什麼道理,這不是買股票,這一點點精神用在人間買股票,我看還有一點小建設,對家庭有幫助,用在這我看大可不必了。

學生:用錯地方了。

師父:你看全是世人貪著之事,叫『有為法』,這不就全是人間思考的故事,你說他得到,他根本胡扯西扯嘛,當然永遠聽不懂。黑的講到白的,厚黑學,是與非永遠不知道,雞生蛋蛋生雞永遠搞不清楚。永遠有話講,因為那叫一個,永遠不可被評斷的未知世界。為什麼要這樣定義,代表沒標準,你講的對,我講的也對,大家能扯嘛。搞得一群笨蛋東奔西跑,為什麼那邊講一套,講一套回家想不清楚,聽了十套就精神錯亂。

學生:對,以為都很有道理。

師父:就剛那裡是真,那裡是假,原本就長這樣,就大自然嘛,談什麼。大自然你會不會去探討?今天為什麼打雷?因為烏雲來了快跑,下雨要幹什麼?撐傘別淋濕。你會不會探討為什麼那個人撐黑傘、白傘、花傘,還有穿雨衣?

學生:不會啦,本來就這樣子。

師父:那誰講什麼花招,浸百毒能騙的了你?

學生:不會啦。

師父:因為我們把那方法學起來,那叫借力打力。還有一種叫依附逢生者,依附逢生就我們講古老話,那跟吸血蟲沒兩樣,寄生在你身上把自己養肥。

學生:依附逢生。

師父:依附逢生。還有一點,還有幾個辦法,借二方產生矛盾出來當中間解決協調,漁翁得利,弄成魚蚌相爭。還有哪幾招,宗教那幾招沒搞頭,欺騙世人已夠久了。

學生:對啊,該讓大家瞭解本質了。

師父:還有一群愚民別再愚笨,自己別愚笨,就沒有人來愚你。兩造叫相生的因果鏈條,也叫一個供需平衡。有一群想被騙的,就有一群想來騙人。

學生:對。

師父:如果沒人被騙了,這個行業也沒人要騙,因為騙不了人不如改行。

學生:就沒有這個行業了。

師父:用還法於真相就解決了,重複來重複去,不就是又在界定一個,我家才叫天皇老子。請把祂的身家調查,告訴我一下,我來驗證認證是不是同一個人。所有那個他們講的應化、演化由誰得到的故事,由誰得到是因為衪還沒得道,衪還要那個暫時最高得到的位置去分別,就這樣啦!那如果是外面這群宇宙大自然的生靈,已經團結為合一,就你們所言,那個所有宗教很古老的名字元靈、元母,祂已是合一的宇宙,一合相。是因為你還在有形相沒脫解,當然給機會。所以才有人講的幾百代玉皇的故事,那就是已經到了三界有形世界將要脫離,祂在那裡,站在制高位去看所有三千世界一輪,破解所有有形相的假象,就如你們太子爺現在打算要看的三千大千世界嘛。那個不叫至高無上的境界,那叫我想瞭解,我要解脫,誰不給機會啊,你們想也來了,哪有偉大說啊!

學生:沒有特別偉大。

師父:對啊,所以祂越來越不講話的原因在這,祂在靜靜的觀,應作如是觀。祂現在從不出現,叫應作如是觀,祂在如是觀。觀完後面就會出現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皆大歡喜。就沒有你們講的極大了、皇帝來了。皇帝來了,要回到封建社會世界,全捉出去砍頭,因為你們常常跟皇帝講壞話,聽到都砍頭,全推出去就問斬,絕不會挑時辰,對吧!所以你們這幾個早死好幾回了。

學生:我們都說皇帝壞話。

師父:對吧,然後皇帝還有探子,每天隱藏在你們身體裡,你們這條靈魂每天出賣你們。

學生:老早被砍好幾次了。

師父:因為祂就是一直自然傳輸,不然怎麼讀你們的心,看得懂你們在幹什麼,這全是你們靈魂就直接傳輸資料來,就天天在出賣你們自己。是吧!你們早就已經推出去午門問斬,現在九華殿只剩一群生靈在聽法,叫聖賢靈。所以有形法別太執著,那就說說笑笑,讓一些剛入門者,執著於人世間萬象脫不了紅塵俗事的人,開始慢慢引導用他能聽的語言,引導到他能聽懂以後,就要還法真相於他。所以你必須看到,你把這法傳到誰手上,他如果是完全沒接觸的,他只懂人間世俗,所有他這輩子腦袋瓜所能想的經驗法則,你告訴他,直接跳到師父停了大概半年之久不講的課,叫作靈魂的世界。那一刻聽不懂,就跟這樣子,我不把這兩分連起來破解跟三十分的段落,你也一下沒搞懂同樣道理。別一次餵他吃太飽,他是虛不受補,他補得流鼻血了。

學生:對啊!他沒辦法吸收。

師父:先從最基礎的來傳誦,慢慢的去篩選,一天一點植入。後面可以丟一些看不懂的,更黯淡的事情,也別搞得玄奇鬼怪,太玄妙就變玄妙九華殿。

學生:對啊,這樣就不對,搞得太玄妙就不對啦。

師父:懂嗎,最近參訪的許多網站,得到各式各種奇怪的師兄姊。你看得懂這世間萬法了沒啊。

學生:道理都是一樣。

師父:不如其一,然後不如其二,然後不解其三,不了其四,最後只用一個方法,一切唯有我叫真法。

學生:對,很多都是這樣子。

師父:然後這兩分破解完,連佛陀都說別太在意我,我沒講過法,我只是告訴你一個自然道理。

學生:對啊!講到最後法都他們說出來了。

師父:那你懂什麼是真,什麼是假,會不會分辨啊?

學生:會了。

師父:所以再也不需探訪他們中間的故事,就如剛剛師父幾點,你已學會破解是不是,一切唯有我法。這個怎麼可能,你看這金剛經你上課怎麼久,連佛到最後兩邊他都要先告訴你,別太在意我啊,別把我記,別貪著我啊,別說我有講過法啊,拜託拜託啊,這也沒有功德啊,我只是告訴你一個原本的真相,你們自在一點。

學生:對。

師父:那這才是真的佛,對吧,沒錯吧。

學生:對啊,這才是真的佛。

師父:就當初祂口述,然後幾名弟子筆抄。就跟你們現在師父在講這屁話講三年對吧,然後你們用錄音錄下來,然後把它抄起來,印出來給人,就這樣啊!然後誰講,師父講,師父說我跟別人學,然後學來學去就我講什麼啊?我講一個大自然宇宙真正的道理,因為我看懂告訴你,然後原本也是祂的一份子,原本就長這樣。那誰得功德,當然沒有版權嘛,是吧!誰有版權?

學生:沒有啊。

師父:沒有吧,那就叫原本的道理,版什麼權,又不是第一個新發明的叫新科第一個不得了,註冊了,我才有那個專利。祂原本就長這樣,版什麼權,專什麼利,全是一群大頭鬼。

學生:本來就自然的規律了。

師父:佛講了幾千年了,這個就叫新科學啊?

學生:不是啊。

師父:這叫得道高僧、得道大德啊?大大的得到,得到什麼啊?得到自然的道理,祂原本長這樣,祂好大得到。得到什麼啊,好修為,我悟解了、我悟透了。我悟透什麼,悟透我原本長這樣,自己應該是打自己頭一下的,我怎麼笨到連自己長什麼樣都不知道,以為得到什麼大功德。

學生:對啊,不是啊。

師父:只會說好險,沒再瞎下去。

學生:對啊,好險現在搞懂了,沒再瞎下去。

師父:別再瞎下去,只會說:哇!不得了,我得到好多哦,我昇華了。

學生:昇華就不在這了。

師父:昇華早走了。昇華,回到逐字怎麼寫,一昇一華,九華殿的華。生命的花朵,祂四季總有枯滅生滅,花最漂亮就在於綻放那一刻,完了就打算枯萎,昇華。

學生:對啊,綻放以後它就枯萎,就沒有了。

師父:最漂亮只有綻放那一刻。

學生:對啊。

師父:就不會再被迷惑,也不會別人的氣焰很高張,就把你們嚇死。然後說一些你們都不懂的話,而你們就覺得我也不懂這一塊,分解不出來,就被人家震撼住。師父早已恐嚇你們三年,我的強度比誰都有力,我這信服度還比誰好,我還當面就直接跟你們嚇起來。而且我的力道還很猛,我還有辦法罵到你腦筋空白,讓你靈魂呆滯,坐在那手腳發麻宛如被附身。

學生:對啊。

師父:網路世界全部大家寫完話,然後不曉得藏在哪,也沒人認識他,就大放詞,還負什麼責。然後你們千萬別被迷惑啊,這世界已經化成不是三千世界,已經三億世界,什麼方法都有。兜來兜去抄來抄去,原因只是在欺騙一群沒有知識的人

學生:對啊,愚民嘛。

師父:對啊!愚民嘛,為什麼講話不需負責任,你找的到我啊。我可能只是一個十三歲小女生,然後我學大人,然後騙不出金錢,可能就把你弄死了。

學生:對啊,然後大家以為他是大德

師父:對啊,這招其實志強也很高招,如果看不到你這人,你在後面亂講是不是也可以唬死他,沒錯吧!憑你付出反正無聊,網路那麼多,那邊貼一點這邊貼一點,就變一張很漂亮的文章,對吧。現在小朋友還厲害的很。

學生:對啊,他們更高明

師父:網路世界九○後的特多,搞不好你們在那個拜足大德之人,不能說他年輕沒經驗,他只是有空貼點東西給你看。

學生:對啊,不瞭解就被騙了,被迷惑了。

師父:是啊,最好在那拜電腦,給祂插三柱香,瞭解吧。

學生:瞭解。

師父:真的要先驗證,所說的話從何處來,就這些故事,從師父來,從九華殿來,對吧。它總是有出處,出處他要負責任,對吧。

學生:對啊。

師父:所以一些宮廟的網站,它會很嚴格的控管,它也怕混亂跟誤導別人,對吧。一般部落格論壇,那是他自由人性化的言論自由,隨便亂講,對吧。只是不要講的太粗鄙,談吐會控制,不要人身攻擊。其它你們隨便亂唬亂扯隨你。網路世界激盪一群完全迷惑的人,在網路世界裡虛擬人生。

學生:對啊,都是一群迷惑的人。

師父:瞭解嗎,志強。

學生:瞭解。

師父:就像住在那裡,沒人看就可以重塑一個角色出現,照片還可以亂貼,人長得像猴也可以貼的像龍,長得像虎也貼的像豹。

學生:對啊,還可以更多角色。

師父:長的像豹也可以貼的像兔子,長的像狼也可以披的像小綿羊。重塑一個虛擬的人生,虛假現實,其實就在虛虛假假、真真實實裡,反覆的推敲。也別迷茫在裡面,裡面有太多迷茫的人,也很可能在裡面得到真相。可是它傳播假的事傳播的特別快,真的事反而推不動。因為太真實沒搞頭太簡單,太假的才會太複雜。你們別傳到最後連你們都陷在那世界裡啊。師父講,這三年已經打算從現實生活把你們引導去真實的宇宙大道,別到時候你們幫忙傳法傳去假的世界,又要從假的把你們弄回來變真的人,再從真的人再搞回來我又要花一層功夫。幫個忙,大家大眾啊,這裡應作如是觀。

學生:好。

師父:世界本有定數,如果原本就是你們應該作的,你們自然而作就自然會到位。也到此生,別在意啊。

學生:好。

師父:真的假了戯也成真,到時候還要先讓你們把夢醒,先把植物人救活,然後再把他搞到恢復自然功能,十全健全,再慢慢引導他,結果那就退化了,白花那三年啊。人世間三年短短對吧,一輩子也短短,輪迴幾十世也叫短,在大自然裡沒時間概念,原本就叫自然生滅。

只是不希望你們這三年,可能要累積三十輩子都沒辦法遇到一次。有一個師兄在那白板前講,很可能不是這一輩子遇的到,或是幾十年才遇一次,很可能是三十輩子都遇不到一次的機會啊。就因為這三年浪費虛擲錯過,而再等三十輩子,這概念我看不住啊,這很可能比較合乎我的心境。不曉得是誰講,有講的那個人心知肚明,這真的會遇不到,這一次別遇到這個啊。

學生:好。

師父:你們這課金剛經上完,然後太子爺說,下星期開始,花三個星期,讓所有師兄師姐聚集繼續上課,而是以最近要作的所有的事,開始作分解報告,然後提供心得,遇到什麼狀態,由師父以現實案例來應化,什麼叫真,什麼叫假,給你們看,好不好啊?

學生:好。就是把我們要作的事情,花三個星期時間來作報告嗎?

師父:讓所有人清楚你們在做啥,你們也很可能應付不來,讓所有人都知道,而不是又侷限在少數人在做啊。

學生:好。

師父:你們很喜歡陷在這故事裡,等一下又變成,原本是眾人的公司,然後那個太熱衷,熱衷到最後變一人公司,最後開了五間公司。五組人馬變五間公司,然後各作各的,那就慘,要一合相啊。

學生:好。

師父:瞭解。下星期開始上課,包含通知一下侯照宮。請他們啊,沒有課程沒有經典的課。

學生:好,沒有課程沒有經典的課。

師父:所有最高級的課程叫沒有課程,隨便他們挑一部,他們這一輩子最終信仰的經典,道經也好,哪個什麼經也好,隨他挑。請他們先作功課,一樣先報告,裡面有不懂的,逐一而問。他們也有上一段課,該改變一個方法,讓他們自己提問。師父從課中再即興講出。高級演講者是永遠沒演講稿的,我接受眾人挑戰,隨便你來提問,我什麼都能回答的才叫真。

學生:對啊。

師父:之前是不斷傳授給你們,現在歡迎接受你們的問題。即使在討論這所有你們現在遇到的問題,開放性的讓你們來體檢。包含裡面像真實的語言又不像,你們中間有疑惑啊。現在已經講完經,開放讓你們來檢視我們,公道吧。

學生:公道。

師父:公道啊,經得起大眾的檢視,對吧。不過有人問你一氣化三千,你懂不懂,你傻在那裡,一氣化三千,一氣怎麼化三千,還有那是不是一氣大眾,上海那個上面劃三圈,是不是現在三十塊未來會漲到三千塊,化三千。這一怎麼來,三千怎麼來。志強要解那一氣化三千,什麼話都別講。師父教你一個高級辦法。

學生:好。

師父:你去印人家那個電子在檢視波長,不然心電圖也可以,如果有醫生叫他印出來,然後把它細分,那上面都有那個報表紙對吧,都分成好幾格,那一格可能一秒鐘可以分成用顯微鏡放大來,可以識別出波長對吧。可以給他們叫一氣化三千,一顆心變成三千顆心的故事。

學生:那就是心電圖把它細分開來。

師父:那就叫週期表,你也可以把它細分成各種不同的東西,它也可以變成原本對吧。光一隻螞蟻身上可以帶原生菌二十多種,那麼小一個,用顯微鏡科學研究,可以讓人拉肚子,還可以讓你急性敗血症。

學生:對啊。

師父:懂了,為什麼叫你們無有恐懼,先講金剛經把四相破除,你們才不會被人家挑戰走。因為更複雜的語言,還有越複雜的出現,到最後就有超級語言。因為被最重毒中過,最後就百毒不侵,就你們現在所研究的超級細菌。你們想毒死它,毒到最後百毒都不侵,因為吃太多毒,它演化出超級細菌。

學生:對啊。

師父:有沒什麼疑惑,金剛經讀到現在,開放接受九華殿眾生的挑戰,再激烈的語言,師父都能平心面對,千萬別把我當作什麼神佛,當我是一真理,隨便你們挑戰。

學生:誰要挑戰師父。

師父:不是挑戰,你這樣一講,誰敢坐上這位置,都想逃跑了。你那動作太明顯,穩定一點、沉潛一點,這人還當主管,要穩穩的說,師父歡迎你們來提問,還坐在那不走鼓勵大家,表現不害怕,雖然一直想逃跑。你別屁股活像是長蟲,人家一副都知道你想落跑的樣子,誰敢來,這一副就是換誰來行刑。

學生:我是讓座,讓有問題的人來提問。

師父:穩著點,四平八穩的坐,有自信的坐在那。然後穩穩的回頭,淡淡的告訴人家,如果有疑問大家來,有沒有,緩緩的來,還告訴別人別著急,各各都有份。那個回頭還要淡淡的側過去,大概不要到45度,那看起來太不好看。師父教你,有自信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緩緩的偏過右手邊詢問大家來,志強演化一次。

學生:好。

師父:坐著正面,身體別歪,身體不動動脖子,別動那麼多,就不要45度角。緩緩過去,淡淡的講,對就是這樣。

學生:師父歡迎大家來提問,哪位師兄姐有問題可以來提問。師父歡迎大家來提問,那大家有什麼問題想要問了,大家都有機會,不然師父要問大家問題了。

師父:不錯啊,就這語調,還有一點不要大舌頭,來再講一次。志強來我跟你講,我要調整你的形象,有時候當托還不錯,別再動那身體,屁股別移動。這壞習慣不太好,像個活跳跳長蟲的小孩,屁股不動,真正能夠展現那種自信,會在有形世界讓人家看到代表四正方圓,那個人是極度有自信。長蟲就叫緊張,那叫化解心裡所有的緊張壓力。穩穩坐著偏過頭,別用鼻腔共振。你說話有很大的缺點是喜歡用鼻腔共振,才會出現嗚啦嗚啦的回音,然後就像嘴巴含魯蛋,這樣會讓人家看起來很愚癡。因為你怕所以才會鼻腔共振,用腦腔共鳴你的話語聲音。深呼吸,像在打坐一樣的把聲音從丹田傳出去。再回頭左右邊都可以,把聲音傳出去,你會知道你鏗鏘有力。作吧,對就怎樣管他看不看的到你,你看不到他你告訴他。

學生:好,師父歡迎大家來提問,那請問大家有什麼疑問現在可以來問師父,不然師父要一個一個來問大家了。

師父:然後講話,別去看別人,看別人就想看別人有沒有反應給你,別啦。你只不過傳輸一句話,你管他要幹啥,對吧,他自己決定。像剛剛那個聲音可以,別理尾音別在裝可愛。只是想取悅特殊的讓人想說,你不會有欺伍他或高調或帶個官腔,不需要。你心理沒有,只是淡淡的把話傳出去,從丹田就足了。他們也可以不要上來,各自都有各自的選擇,你只是把你話帶到。懂不懂啊,志強。

學生:懂,就把話傳達出去而已嘛,也不用管別人什麼反應。

師父:對,心裡平靜無愧於天地,就這樣。別太在意,不然你就會一直動屁股去看所有的人表情,有沒有人願意,有沒有人要幹什麼。不需要啊,就如剛師父講的,坐得四平八穩淡淡的講話,有人就會告訴你,他想要上來。他就會跟你講志強我來,那你就說請,那時候你就正面的站著離開。別去挪屁股,像個老手。

學生:好。

師父:你也沒幹什麼,你幹嘛逃走。

學生:都沒有。

師父:只是一分金剛經跟你講完了,要破四相,別再有形的相障蔽了你啊。

學生:好。也別再作那個屁股挪動低頭彎腰的故事。

學生:好。

師父:我們很想,師父教你這麼久,想跟你講一句話,人生至此開始,四平八穩的坐著、行走,坐臥跑跳都一樣。有自信的把腰幹挺直,抬頭挺胸的看世界,瞭解。也別去裝可愛,也不去取悅別人,好不好。不是叫你嚴肅打壓,就很自在的去講,你就不會作什麼。自然的來自然的去,是吧,好不好。

學生:好。

師父:沒有人啊,那你最希望有誰能坐在這跟師父講話,也別在意別人。

學生:師父,承渝想要問。

師父:哦!那就好,你把他請來,自然了來自然了去。

學生:承渝請。

師父:師父,我想問一件事,因為我們現在講的所有的東西,都是大自然的法則跟磁場,我是因為燒金紙的時候有那種感悟,就是說我覺得為什麼我們要燒那麼多的金紙?如果一直說要愛護大自然、愛護地球。是不是我們自己想辦法要自己的磁場平穩。

師父:不是自然平穩,是你們都能擺脫燒金紙這件事了沒啊?

學生:師父,我不想,我覺得那是一件很沒有意義的事。

師父:你們是否大眾、大眾啊,就我們講九華殿這一大眾,你別問師父我,坐的四平八穩,你又沒在講一個很可惡的事,別緊張什麼,一副像做錯事的樣子,你只不過是在提供一個建議嘛,對吧。那群體之中接受建議,而能針對一件事的概念,很平和的傳輸出來,也可以經過大眾的討論,也可以大眾不接受對吧,並沒作什麼不好的事,你只是在提供一個看法,詢問大眾,對吧。那你必須有自信的提出,所以你不是問師父來決定,所以師父剛反問一句話,你們九華殿所有人已經能擺脫燒金紙這件事了嗎?你應該詢問的是大眾,不是在這,在這你就能詢問。

學生:好,瞭解。還有一件事。

師父:剛剛在敎你們怎麼詢問,你瞭解,瞭解完等等再討論。

學生:現在來詢問是吧?

師父:就是淡淡的問一句話,現在擺脫燒金紙這件事了嗎?

學生:請問大家對燒金紙這件事可以擺脫了嗎?有人有異議嗎?

師父:那就開放討論嘛,這麼簡單的事。如果有人覺得還沒辦法,原因是為啥?能提供出反面的故事,那不就是在辯經,那是一個很開放的討論,心裡都是快樂的,對吧。

學生:那師父在討論這件事之前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我們家四十九天要作那個七組蓮花,我也不想作耶,可以嗎?我也不想要作那個七組蓮花燒,就是那時候師兄說,因為我們家燒金紙。

師父:那我只是要問你們,你家的人全擺脫了有形世界的牽維法了嗎?

學生:牽維法,不懂。

師父:被牽動與延續、與維繫,你家的人都悟透有形世界而進入無形世界了嗎?

學生:他們又不知道,所以他們不會有看見啊。

其他學生:若是如果他們有罣礙的話。

學生:他們不會啊。

師父:這故事我就講,分整為合、合整為分,必須考驗這所有活在各種不同層界的人,你才會有適應祂的法而生,所以我剛問燒金紙這件事,在回答你是同樣一個概念,不能以一概全。你剛剛的講法,所有的講法,包含這件事,就是講一個我自己不要。

學生:那我只是說是否可以啦。

師父:那不是嗎,你傳輸的訊息簡單一點,不是是否,而是我已經不想要了。你還在我裡頭,聽懂我的意思,我沒指責你。

學生:我知道。

師父:對吧,那我說你因為在我裡頭,你當然會看不到大眾啊,包含你家人這件事,他們沒感覺怎麼會得到,你有感覺得的到,所以才問你擺脫的三千世界了牽維法沒有?

學生:我的意思是說,因為我覺得他們還蠻穩定的,其實中間不穩定的分子應該是我比較多,那當我不覺得這件事應該會影響到我了時候,其實是影響不到他們。

師父:太子爺只是在問,太子爺本來告訴你都太子爺決定,祂說一切都還到你身上你決定。

學生:好。

師父:還沒搞懂祂在講什麼。

學生:好啦,我知道。

師父:你知道個屁才回答我,你知道什麼來。

學生:就不用,就是我覺得不用就不用啊,那當然金紙是問大家啊。

師父:亂講,不知道狀況,祂已經問你,就如九華殿剛那燒金紙的事,眾人都擺脫了燒金紙這個現象沒?而祂剛剛問你,你說你家中的事,祂只問你一句話,你家人都擺脫了三千世界的牽維法沒?你這二個重點你都沒給我搞懂,你說你懂,你只知道要跟不要而已。

學生:第一個重點不是請大家開放討論嗎?

師父:開放討論什麼,你真的含意不懂,你只是在討論一個事,你不還陷在現象說啊。承渝腦筋醒點,你在討論一件事嗎?燒金紙這件事,我只是討論燒金紙這件事。

學生:不是,不是在討論燒金紙這件事啊。

師父:那在討論啥。

學生:而是我們到底有沒有擺脫這件事情,好像恐懼啊,擺脫這個恐懼。

師父:擺脫這個現象。

學生:對。

師父:對啊,這個現象,而第二個概念,你家中所有人都已經擺脫三千世界的牽維法了嗎?

學生:師父。我不懂什麼叫牽維法?

師父:對嘛!不懂你說瞭解,我也可以不要作嗎。你只聽到要跟不要,到現在還在要與不要。牽維法就是這個所謂被有形世界牽動與維繫的一個法則,他們是否已跳脫有形世界的法象,而真進入所謂靈魂世界與所有三千世界能共振的思考裡,瞭解吧。天地萬物能跳脫有形世界不被牽動,不然你想太子爺很閒,還叫你把地址報來,祂要寄二個山海鎮給你。祂現在山海鎮已經庫存夠多,不會有缺乏,因為不太愛幹這事。你以為太閒寄二個給你啊,讓你們得到啊。不是不玩了嗎,你的思想,真的智慧稍微給我打開,你老是用你自我思考,你會看不懂在講什麼啊,看的不是你一個人。

學生:我知道。

師父:看的是各種層界裡面生活空間裡,它分類各種層界的故事。不然沒事那山海鎮全扔掉,廟也可以拆了嘛,如果是把它破解完成。再來太子爺就會問你們,九華殿你們擺脫神佛現象說了嗎?廟都收了。

學生:我知道意思了,我現在知道意思了。那我覺得我先生是OK的,可是我沒有辦法代二個小孩回答。

師父:唉!承渝啊,課上到現在,真的真實跟你講一句話,不能老是以一概全這個故事,你不要老是以為你得道了,這樣子你還沒得道,那會變成自以為得道的故事啊,請你擺脫你的自我催眠法。

學生:不是,師父,我現在的意思,為什麼我不想作,是因為我們現在作的事情,是告訴大家不要神神鬼鬼怪怪的東西對不對?可是我覺得作這些東西,我沒辦法說服我自己,應該是怎麼說。

師父:是你自以為得道了嗎?

學生:我沒有辦法說服我自己啊。

師父:你搞的懂祂在幹什麼沒啊?有形化無形,祂只在接受三十六群星的炁,祂在對頻,祂需要有三十六個有形去對頻,你以為你們得到什麼啊。

學生:師父,我不是說那三十六個對頻。

師父:哦,那不然你講啥?

學生:我說我們家四十九天要化七個那個。

師父:祂在平衡你們那個小區塊的磁場。

學生:我知道,可是我們自己平衡,我們自己可以持平的看每件事。

師父:你叫宇宙天地,你叫自以為得道的故事,你別再推給你自己了,幫幫我忙。

學生:我知道啦,師父,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現在還是肉身,還是在這個現實社會裡面。

師父:你不老不壞,大自然寒暑不侵了沒啊?

學生:沒啊。

師父:那你去平衡磁場給我看看,你怎麼平衡磁場,你告訴我,我們現在在探討啊,必須把它講清楚。

學生:我的意思是說,我覺得如果那個磁場是為了怕影響我們家,我不會這樣覺得啦。那如果影響整個區塊,那當然就是不一樣。

師父:那太子說你試試看,就知道了。你們以短暫時間,這句話就是上一次,有一個曹先生再也聽不下去的話,然後氣得跑掉。所以我不想與他聊天一樣的故事,這是我必須再把這句話告訴你們。我們所看到的都不是現狀,如果我們主動出擊的東西,一定是已經開始不平衡,而它有時間的轉化性。不希望真的有不平衡產生,不希望啊。你也可以不要啊,就回到那句話,你看得到未來還是我啊。

學生:可是,師父,不是說。

師父:承渝啊,問你一句話,你這叫真自以為得道啊,真的沒騙你,還聽不懂啊。

學生: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意思。

師父:覺得沒事了,然後我不被影響了,我只要不被影響就沒關係,然後如果是影響那個區塊,會影響到別人,我們就作,我們自己是無所謂的,是吧。好啊好概念。

學生:不是無何謂,我是覺得有時候很大的考驗反而是增加自己的能力。

師父:那你去幹吧,我不要幹這件事啊。你別再給我們考驗動盪,我現在說這些是要還法真相,我在聚集能量。你一直給我弄用去考驗給我玩。你們在現一個已經講很久的故事,不要再現苦修相來誤導世人。你們別再用什麼考驗,再去告訴我講成長。你們都是為了你們自我的學習。你們的心態真的沒出現,叫自以為得道啊。

學生:對啊,不健康啦,我站在自己的立場,從來也沒有。

師父:還是剛剛太子爺所講了,等等去問問看金紙也省起來別燒了,你家也別搞了,怎樣比較簡單啊。他只是因為要燒金紙才去生出這故事嗎,如果不燒的也別搞了嘛。

學生:可是,燒經呢?

師父:話很簡單啊,如果不燒就別搞了啊。

學生:我們還是會燒經。

師父:誰啊?

學生:還是會燒經。

師父:誰要燒金啊?北京大概有~快兩年沒燒過金。

學生:因為他們說上次有擲筊出來說,如果不燒金紙就燒經(手抄金剛經)

師父:所以我說擺脫了現狀嗎?燒金紙跟燒經又是同一碼事,你們老是在談一個事件,所以每次都不懂我們在講啥。你們每次都在跟我們討論一件事,我們都在跟你討論一個現象。一個心裡層面的狀態,燒金紙跟燒經又是燒,燒什麼嘛一樣,燒拖鞋也一樣。怎麼聽不懂你要講的,那裡聽不懂。只是跟我討論燒經文與燒金紙二個有什麼不一樣。

學生:我知道,對啊,因為兩個都是燒啊,只是燒不同的物質,作的是一樣。

師父:所以我說討論一個現象,所以我才問你們擺脫了三千世界的牽維法沒有啊。牽維三千世界就是各種不同的現象說,燒經文燒金紙,神神鬼鬼。當能擺脫,就能進入天地八陽經的狀態,別自以為得道啊。很多人都還不敢這樣講。我維持平衡就沒有不平衡控制得了我,我心裡想的美我世界絕對非常美,哪一套學說啊。可是你的心真的已健壯到能不受干擾的那一刻,你有把握你能心想事成。而不是催眠世界的故事,他幻想得到,如夢幻泡影那叫有為法,那是有用的方法,對我有用的方法,何謂對我有用,金剛經第四相的第一相叫我相,對我有用已四相俱全,怎可能不被三千世界的牽維法通通牽動與連動。所以又陷入另外一個故事,那叫考驗。今天講的不是破解你哦,你這是很多大眾修行者的故事。

學生:我知道,對。

師父:對吧,這是所有大眾修行者的故事。

學生:對沒錯。

師父:是吧,要體檢是那心裡的狀態,是否已不受干擾。是一個現象說你擺脫了沒?就可以不用作了。為什麼中國古老以來佛道永遠相輔相成在這人世間,道教取決一個叫做入世,貼近人世間的方法,比較貼近人間界,佛家代表一個出世,比較接近靈魂界的故事。他兩者交錯在運用,是在看介入的是哪一個層界,哪一個層次所能使用,交替使用的方法,瞭解啊?

學生:對。

師父:是啊,所以才說你們擺脫了沒,當擺脫了就再也沒教說。所以才問你們擺脫了沒,如果都擺脫了,就可以不用作了。師父想真的,認真把這金剛經講完以後,要給承渝一個建議。請你能先把那一套深植在心裡的催眠學先拿掉,你就能真實的感應自己,而你才能跳脫的出來。不然你太過進入狀態,而且很快你就懂,那個懂不叫真的瞭解,而是馬上說服自己承認。那沒辦法看到真世界啊,還是用一個有為法,叫幻象取決於幻境中去對治幻境啊,以幻制幻的故事,那不叫做堅定的信仰。

學生:那叫催眠自己。

師父:唉!說的好,說的很多大眾修行者的故事。

學生:對,我身邊幾乎都是這樣的人。

師父:是吧!那突然好像看懂的一個大新聞,好像看懂了世界,你必須真正去瞭解你是否已融入祂,而跟祂同步。而不是就我相信,然後我就這樣,這些我不要我就可以叫放下,那叫丟掉,那不叫放下。那跟清家裡的廢棄用品一樣,只是扔出去環保而已。

學生:我知道了。

師父:金剛經講的還原真相要真瞭解。

學生:師父,那如果是這樣,因為我覺得在談這一塊的人,有很多像我這樣迷失的人,要怎麼樣去把這個現象給…。

師父:不是要告訴別人怎麼的,是承渝你解決了你自己了沒?當你解離完自己以後,不用問方法,你侃侃而談,你解決了你自己而已沒有啊?

學生:師父,我現在就是覺得,最近又覺得有一些東西我是沒有解決自己了,所以我才會有疑問啊。

師父:你這不是疑問,這叫不肯放下的故事而已,不肯而已。又回到一個不肯自我意願的問題,瞭解吧?你現在這狀態每一年都有一次,我突然解決我不想要了,這個方法既然可以不要了我馬上丟掉。你現在所講的這句話啊,還原的思考你剛進九華殿曾經講過一模一樣的故事。就是這樣的方法我沒辦法接受啦,我不想要啦,所以應該不用作,大家可不可以不要作,你又是想說服別人或是告訴別人怎麼解離。回歸到自己身上才是師父問你,你解決了,你擺脫了嗎?好好仔細想,你剛剛那個話三年前講過一次,師父有幫你作好課程記錄。

學生:我有說過一次,對。

師父:然後你現在這個心境跟三年前的心境又一樣了,你那時候是接受一些大觀念的大德薰陶,你又看的幾本書你就懂。你得到一個觀念跟你現在的是比較想要,你比較想要的方法。就是我剛講你適合你嗎?這是你要的嗎?當然大家也想要嘛,那是一個自然原本的概念,可是你擺脫了這樣一個現象說了沒啊。

師父:怎麼你突然當機了,我還沒發揮威力呢。

學生:對啊,我就突然當機啊。

師父:我現在軟軟的談話都有俱備讓人類當機的可能性。

學生:我回答不出來,所以應該是沒有。

師父:回答一出來,代表是還沒完整。

學生:對,沒錯。

師父:對啊,那個現狀是什麼都還沒把它釐清,怎麼擺脫,對吧。

學生:對。

師父:我只告訴你一個生活的高度,我們用現實一點的社會,剛剛那例子來談。你一直在問一個燒金紙,我們快一點來談,你的速度會變快。別撐在那你才能接受話語啊,別撐著再去想你會當機啊,回歸我們很快的節奏在對答,你剛問我一個燒金紙對不對?

學生:對。

師父:沒錯吧,那可不可以,你有一個建議可不可以別再燒了,因為它不環保,它也浪費地球的資源,對啊。

學生:對。

師父:沒錯吧,你一直想問的一個故事,就是你心裡已預設一個答案,叫要跟不要,對吧?那要跟不要你也沒有太大的堅持,就如果說還繼續要就繼續燒,那也無所謂對吧?

學生:對。

師父:然後說如果不要也可以不燒,那就很快樂皆大歡喜,也可以對吧。

學生:對。

師父:可是你心裡只想聽到叫要與不要這二個字,中間的故事你省略掉了。

學生:哦,我知道了。

師父:所以所有的東西都聽不到。

學生:對,要是什麼原因,不要是什麼原因。

師父:啊,對對對,取決在一個心裡的狀態一個現象說,而不再是一件事件說。

學生:對,要的原因跟不要的原因,二個要互相去考慮說它們怎麼樣。

師父:還有適不適合大眾。

學生:對,適不適合大眾,因為這是大眾的事。

師父:很好承渝,那個叫小乘,只在於自我,那猶在我裡脫不了四相。

學生:對,知道了。

師父:那就是心裡的高度要先拿出來,就師父一直談的高度,這樣的心裡想法,其實我在引導你們行菩薩道。

學生:為什麼。

師父:以大眾的利益為最大利益。

學生:對,我知道了。

師父:別陷在我裡頭,你會把現況搞得亂七八糟,然後你自己還搞不懂,我也沒什麼想法,怎麼變成這樣。最後都聽不懂別人在講什麼,就像你剛那樣標準制式一號動作,手撐在那很久,你還在家裡撐過三天三夜,祂說別再搞了,原因就只是一個心理的狀態還沒進來。

學生:知道了。

師父:還繼續再談,你還有第三個問題,來談那個高度一不一樣。

學生:第三個問題。

師父:來解決你第三個問題。

學生:我有第三個問題嗎?

師父:有啊,就最近得到的,要怎麼改變,你有想法嗎?手頭上幾點事,來這談一個寫書的故事,可也自在的做。

學生:對,我今天想要跟大家討論這件事,我自己都忘了。

師父:然後你怎麼解決你自己現在這問題,剛剛我們從燒金紙,到自我的概念,還有燒經文的事,你已經瞭解是一個心裡狀態的問題,這個問題我希望你能夠在這裡,我們二個互相來討論,你怎麼解決你自己的問題?

學生:心裡的問題嗎?怎麼解決?

師父:對怎麼解決,你要把它還原你原本想跟大家討論的那件事,然後現在你怎麼看這件事,那你是不是自我解決自己了嗎?來試一次。原本的洪承渝要怎麼處理,現在我們探討瞭解心裡層面的故事,你已經想到怎麼看這件事。

學生:好,原本我是希望說大家可以問出來,我原本是希望說我只是得到一個答案。那我現在想的是說,大家討論出來,就是說到底大家有沒有辦法依心經所講的心無罣礙,這個心無罣礙到底作到了沒。

師父:對啊,別把心無罣礙放這,用最口語話,就剛師父講的。

學生:心裡層面到底對於這件事。

師父:大家有什麼看法,這兩種思考大眾的心裡想法,這大眾的故事。能不能做,然後做不做的來。然後作不來的時間,時間可能怎麼樣會延遲什麼,這東西已經變成大眾思考,而不再是你個人在作一件事,負責的故事,不是責任說。跳脫出來去看整件事,它才會整合得起來,整合一大群人,是以大眾的利益為考量,包含與大眾會產生同一個故事而考量,所分解出來的兩方面,就是好與不好的狀態,提供給大家作看法。在那過程,如剛剛講燒與不燒,其實對你不重要,也不就燒嘛,也燒這麼久。

學生:對啊。

師父:沒錯吧,其實不是你要的答案。

學生:不是。

師父:對吧,而你的故事就很簡單,你想得到大眾的助力,助力。

學生:師父,助力,對啦算,因為我覺得如果我們這些東西發出去之後,其實這個東西是別人對我們的另外一塊疑問,那我們要怎麼樣去告訴他們,我其實最基本的意思在這裡,譬如我們燒或不燒。

師父:你腦袋瓜在裝的一堆事,想等等怕自己忘掉,然後去跟大家弄,你剛剛講怎麼跟大家說,對你的疑問,我在剛剛那一堂課已經把它講完。別張這嘴巴,這樣看起來有一點點突然失去智商。

學生:我很久沒有智商了。

師父:更穩定一點,穩著來,承渝要穩著來。師父這問法很一般話啊,要穩著來,絕對不要把下巴掉下來,不管剛剛有沒有真聽到,剛剛師父那堂課解了你的故事,疑問與不被疑問,而不再是解釋。

學生:講的是一個現象說。

師父:而我只是在傳遞給你一個訊息,就如剛跟志強演化的讓你仔細看,我只在傳遞一個訊息,眾人皆有取決,要與不要。而你越來越自信,你只是很簡單的從內心傳遞一個聲音出去,它必有力道,而不必去解釋,不再解釋啦。

學生:師父,我知道為什麼不再解釋了,因為解釋是自己還沒說服自己,可是如果是現象的話,是自己已經通透了。

師父:當然,還有就是怎麼跟對方這樣對答,就像師父這樣問你,問你三句你會掉下巴,二句你會撐著頭思考,我在演化一些你要的方式。

學生:瞭解,解決我這幾天的問題了。

師父:你那燒經跟燒金紙,你要再思考一次啊。還要你大利益眾生的思考,你別是把那個問題放在腦袋,然後不斷反復提醒自己等下要作什麼,等下要作什麼。太子爺說很簡單,祂說洪承渝,認識你這麼久只想告訴你一件事,可以解決你這些困擾,買一本小簿子拿一枝筆,想到要作什麼記著,別老是放在腦袋瓜。

學生:師父我試過了,結果那個本子我會丟掉。

師父:那個本子買一個能掛在身上的。

學生:我先生也很苦惱。

師父:把它套在脖子上,除非頭掉了,或衣服被人家扒光。

學生:因為每次要問我就會忘記。

師父:你忘記,來我告訴你有一個這樣的東西,你可能搞不清楚。曉晴幫忙找,誠品有賣這個東西。

學生:掛在脖子上的嗎?

師父:可以掛脖子上的筆記本,而那枝筆還是可以從那個筆記本套這頭拔出來,然後再套回去。祂說除非脖子不見或衣服被扒光,就知道他去幹什麼了。它會出現。然後每天記得練習習慣,忘記也就算了,練久了就有習慣,每天就掛在脖子出門,久了你就看他,沒有就提醒他,你那東西沒帶出來,然後也別逼他回去拿,就只七天提醒他,久了他就變習慣。

學生:好。

師父:請大家幫他這個忙,不然他每天不是不進入狀態,他是一直把事提醒自己,我今天要作什麼,一二三四五在家想完出門,然後開車也在告訴我等等要作什麼,一二三四五,然後很多人在聊天他又怕忘記,又再告訴自己,一二三四五完以後,就全部聽不懂了。

師父:這樣可以吧,曉晴幫忙這個忙,太子爺說有那東西幫他準備啊。

學生:好。

師父:然後準備三本,一本放在他家讓他隨身攜帶,一本放在車子裡面,一本放在九華殿,怕他家裡忘記帶出來車上也有,車上下車沒有,來到九華殿大家就提醒他,沒看到他掛這就提醒他,然後九華殿就叫他拿去那本掛。他最好把三本統統帶回家,然後大家每天叫他帶回來。幫個忙啊,沒看到就提醒他,就說承渝明天要記得,要來九華殿就打電話給他,你書本帶著沒,請這大家幫幫忙,久了他就變習慣了。

學生:瞭解。

師父:然後他就煩死,別再叫我帶本子,那刻他就會帶了。請大家幫忙煩死他,沒有就打電話給他,就時間到他會出門,他如果這星期一到星期五正常上下班的時間,上課的時間,他早上七點準備就會出門,大家有早起牀要上班的,就幫忙記個打個電話,這三二個月就搞定他啊。他最怕的就是人家一直唸他煩死他,最後他就逼使自己就會帶了,他就記得了。太子爺講以他最大的人性抵制他的人性。

學生:謝謝太子爺。

師父:把他的時間留存好等就通知他啊,幫忙協助他的習慣,不然那腦袋瓜沒辦法思考。曉晴,太子爺說以公費準備十本。

學生:好,十本。

師父:有八本放九華殿,以備不時之需,沒有就叫他帶回去,十本都帶回去就再準備。然後大家就開始打電話給他,請財務長幫他報告他已帶回去幾本,每個星期開會。幫他記錄啊,絕對不要跟他講那本子別叫他出錢,別讓他出錢啊。

學生:有,有。

師父:有啊,他要出錢也不肯讓他出錢,對不起,別了,太子爺說這是九華殿要協助宮生的方法。就讓他每個星期報告,他已經從九華殿帶回去,放在家裡忘記帶出門的幾本。

學生:是,十本。

師父:準備好看一點的,別把他搞得像一個傻蛋在街上。

學生:這棒棒糖很可愛。

學生:OK,我不怕別人看我傻蛋。

師父:你喜歡就好。而不是太子爺看得東西比較好,有一種它上面還有個殼,然後上面作個像筆套,那筆是在那個簿子上頭,合起來剛好像一個整體,祂說那個看起來比較質感好一點。

學生:我還有一件事要問,那個網路,我想說把隨喜功德那一欄拿掉。

師父:很好。

學生:因為我們現在在作,我不想有留任何給別人攻擊的話,這樣子。

師父:很好。

學生:好像還有一件事。師父,因為我們這個網路最主要是那個佛道雙修,我們是不是要把功法開闢成另外一個單元,譬如我們上課是修心、佛法的部份,我們是不是要在能量的部份另外闢一個單元,要不要這樣作?

師父:可以啊,師父在講課,能量的那一塊是不是都以太上清靜經跟道德經為主,能量那一塊是以太上清靜經為主。

學生:對對,那我是想說那個天地功,還有師父上次作的那個能量導引小魔術,我想說把道德經,能量導引那三杯酒、還有天地功,把它拉成另外一個單元,這樣子。

師父:去作啊,好的去做,正向的去做,還有要先把你腦袋瓜的東西清出來,你會越來越清楚。

學生:怎麼清。

師父:腦袋瓜一些習慣性的慣性,已經佔足你每天百分之七十的腦容量,就是不斷打卡,一二三四五要作什麼,一二三四五要,花的太多時間在那一二三四五,就是要幫你改掉這個習慣。網路的事情你自心裡會清楚,你的智慧會開展,你不是笨,你不是沒辦法瞭解,你是用腦過度,在這一塊上面。

學生:好。

師父:相信太子爺的方法,它是最直接又有用的,你這調整的完,祂說網路上的事,你講祂已經知曉,就是你想把它重新跟以前的改版一次,對吧。

學生:對。

師父:那去改版啊,祂說隨喜功德早就可以拿掉了。就看你要怎麼改版,把它真的改成唯心,一個在講心法,一個在講能量。

學生:對。

師父:啊,去做吧。只要你有那本子好計劃,不然你有時候今天講完,明天要跟人家講,就在那邊皺眉頭我想一下,完了那個人沒信心了,然後又忘記。

學生:對。

師父:是啊,本來是應該帶個錄音筆掛在脖子上,太子爺說怕太貴到時候花好幾萬丟了十支。成本太高所以才先用簿子,以後習慣掛就掛錄音筆,作什麼你都可以想到,就建檔你好聽。

學生:對,因為我每次都很有計劃,可是後來都忘記了。

師父:是啊,先練習完後就掛錄音筆,會方便一點,隨處你都取得了。想到把它錄起來,你才會方便。在家裏閒閒想想,你就準備錄音筆在家,想到你就對著錄音筆講話。不知道怎麼跟人家講,就直接放給別人聽,你也不用再想一次了。

學生:對。

師父:這樣瞭解,祂說使用一些方法,彌補自己的習慣,你現在只差拿掉這一塊,你會清醒一點。去做吧,太子爺說祂懂你要作什麼,去做吧。

學生:好。因為我想說網路上應該變成大家在家裏面修行可以作的一些依歸,要不然大家都知道要修行,可是都不知道怎麼修,那我們就等於說很明白,告訴他要作哪些事情。

師父:很好,同意啊,祂知道你要作什麼。

學生:好。

師父:先把那習慣開始慢慢的補起來,你會越來越有規律性的在作很多事。

學生:好。

師父:再來能夠換成錄音筆,就進了一階了。

學生:希望各位幫忙。

師父:你這方法實驗成功,很多人就適用了,不只你,九華殿好幾個都一樣。你解決掉了就會大家起身效尤,就會開始訪問你怎麼做,然後他們好幾個就會開始學習。

學生:好,因為連我都可以。

師父:好幾個,太子爺講好幾個。

學生:那是因為太子幫的嗎?還是因為師父幫?

師父:好啦,還有誰有問題來。

 

學生:師父好。

師父:好啊。

學生:師父剛有提到侯照宮上課,地點一樣在侯照宮,請他們跟師兄連線嗎?

師父:地點就在侯照宮,然後請他們把每一個星期那幾點抽出來。看他們再約一個時間,他們去討論完再通知我就好。我把時間挪給他,開放性啊。

學生:好。

師父:好不好。

學生:剛剛我有察覺到一個現象,就是說志強師兄跟洪師姐坐在這邊的時候,是不是他們二個的磁場,會影響到周遭人的心情跟動作。

師父:當然你站在那個歌劇院,他如果站在音場共鳴的主要點,它會呈放射性的輻波,瞭解啊。九華殿現在坐成一個扇形。

學生:對。

師父:扇形你回頭看,是以師父上課這裡主導,作放射性的延展,那這裏所接觸為什麼一個托,這是一個無線網路的傳輸,到那在透過一個延展再去發散,所以坐在這位置的人,很容易影響周遭所有人的情緒反應。

學生:所以當我心情浮動的時候,周遭的人是不是可能就會走來走去。

師父:對,當你很害怕很緊張,旁邊的人就開始緊張。

學生:瞭解。昨天我有扶鸞寫一些文,可是我對這篇疑惑蠻大的。

師父:疑惑什麼啊。

學生:就覺得文字上一直在調整,然後調整到最後,就變成原來的文字是對的,感覺好像反反覆覆的。

師父:那不是反反覆覆,那是後來調整不出來,只好用第一次那個最接近值。

學生:瞭解。

師父:然後是什麼,你唸給我聽,我把你翻譯完。

學生:我這邊沒記錄下來,放在另外一台電腦裡面。

師父:你放著還沒整理好不敢拿給大家看。

學生:對,因為我還沒有確定好。

師父:最接近值,就是第一次完叫最接近值,後面完全調整不出來。最後只好用第一次的作定案,是不是這樣?

學生:瞭解。

師父:莫何人生無所歸,一切皆今有緣法,眾生接觸皆原意,緣份,一切連接普業力,業力延展皆廣闊,一人一圈三十圈,已成世界大千界,莫說無有互碰撞,交錯交流已久遠,深入生活更連結,取決於法唯心性,莫入眾生私人界。

師父:聽不聽得懂啊?

學生:等一下再重新思考一遍。

師父:扶鸞難怪你會當機,扶我這些東西都全都是些古話,你一個古話都連不出來,才敎你唸唐詩三百首。

學生:哦。

師父:這篇詩的大意是這樣來,一切所有有形世界眾生的連結,都是因為原因點、緣份點產生,就是所謂因果點碰撞,包含認與不認識,能同一屋簷下,就像九華殿這樣來作一個譬喻,一個人是一個大千世界,它有一定的業力碰撞,先別說業力,一定的事件碰撞,還有一定的故事交錯的在演,有時你當主角,這三十個人當你配角,所有一人一圈有三十圈,可是三十圈已經在交錯交流許久,所以所交辦所有告訴你們的,是莫入別人的私人界,就是莫近別人的私人世界太深,否然交錯起來在裡頭,它會越牽扯越複雜。一切有形與為法唯於心,只談在九華殿大家談法談關心,莫碰觸別人的私人世界過於深入,否則交錯起來的碰撞,將會影響有形世界的產生越來越複雜,懂不懂。

學生:瞭解。

師父:你寫那篇搞清楚也差不多就這些鳥事。

學生:我寫出來差蠻多的。

師父:就是莫入人家的私人世界,一切在九華殿裡談,這個所有事大家可以連連私人事,可是不要涉歷過多。就如剛教承渝與志強那方法,談的教大家的分析而且很平等,好與不好選擇權完了,訊息傳遞完了,你也別涉入也別去引導決定,也別發表意見,那叫不涉入別人的私人世界。否然這三十條靈魂所展開的碰撞,那真的就是一個業力大網。

學生:知道了。

師父:裡面一定叫複雜的成因,對吧。

學生:對,會越來越複雜,越來越鉤得越緊。

師父:然後大家本來是想脫鉤的,結果是脫了自己的鉤,來這三十個人一起掛鉤。

學生:對啊。

師父:懂嗎?

學生:瞭解。

師父:寧靜的心,而不是在要與不要中求答案。金剛經上完了,老是在等要與不要,跟你那扶鸞寫不出來一個鳥樣,是不是要與不要、對與不對,總一直在找對跟不對,只想找到對,所以什麼屁蛋都找不到,找到最後第一個最接近的算對。反正你只是要聽對跟不對,唐詩三百首趕快去弄到手啊。

學生:我知道。

師父:來開始要幫你上唐詩三百首。

學生:今天也可以上啊。

師父:唸一首詩來聽,別在跟我吃便當那首詩。

學生:不會。

師父:你在翻什麼啊,查資料那麼多啊,你是幾百首,宮主抽籤已經抽完了,也還沒找到。

學生:好那就…。

師父:就什麼,隨便翻一頁嘛,怎麼這麼不自然,還要挑一份你喜歡,挑一個比較合於大家,你在想什麼,你自己的東西,你就隨便翻一頁不行。

學生:好,它那個詩的名字叫『清溪』。『言入黃花川,每逐青谿水。隨山將萬轉,趣途無百里。聲喧亂石中,色靜深松裡。漾漾汎菱荇,澄澄映葭葦。我心 素以閒,清川澹如此。請留盤石上,垂釣將已矣。』

師父:好,你看完這首詩什麼意境啊。

學生:就好像自在的在山林裡面遊山玩水,欣賞風光景色,然後到最後好像捨不得走。

師父:你在拍電影啊,我問你什麼感受。

學生:就享受大自然的那種感覺。

師父:那詩給你唸完,我都想把它扔掉。享受大自然什麼感受,你的心什麼感覺。

學生:輕鬆自然,就是自在的穿梭在自然的環境裡面,然後好像感覺跟自然融合在一起。

師父:有一點想超凡脫俗的感覺是啊。

學生:有,有一點像閒雲野鶴的感覺。

師父:那個感覺是用眼睛看到了嗎?

學生:不是。

師父:是用眼睛看啊?

學生:不是。一種感覺,因為這首詩也是我第一次唸啊。

師父:當然嘛,隨便翻,你看這麼自然,這才適合大家,總不會談一個愛情詩集給大家聽嘛,李清照後詞。身處大自然中,感覺萬物的靈性,他是用心的眼睛去看,他不是用肉眼去看,他也不是看到漂亮的樹,漂亮的風景文化,它是一種心靈的饗宴,它是一種靈魂與大自然的碰撞。當那碰撞展開,他突然感覺萬般的舒暢,那靈魂已與他融合在一起無限自在,他流連在那個環境裡,再也不想進入世俗的眼界故事。

我講完大家覺得浪漫是吧,給你講完那個故事誰聽得下去,乏味可陳有如嚼蠟泥。宥心再感受一下,重新講一次給我聽,靈感想創作,你們寫完砸電視了,有沒有促進電視機行業的發展。

學生:我好像化成山、化成水、化成所有的樹木,然後我想遨遊在這一片山川的自然環境裡。

師父:就西藏那個湖,大家在車子裡面,突然稀哩嘩啦的哭成一團的那種感覺,就一種感動對吧。要像這樣講話才行嘛,把心裡真正的感覺舒發出來,很自然的絕不肉麻,肉麻是用編的,是吧。

學生:是。

師父:那是一種心靈真正的感動,很好,今天第一課啊。下次慢慢來,一定講你越來越能夠把心靈舒發出來。

學生:謝謝師父。

師父:沒別了,就唐詩三百首的課上什麼也不跟你講,等你上到會才告訢你。

學生:好,師父我個人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我發覺我對工作上的心態,好像一直都沒有改變過,好像什麼東西是我沒學會,還是放不下。

師父:承渝來,等等你聽我把他工作上的事情講解給你聽,聽完你告訴他,你剛剛學到的東西。他現在覺得那工作已不適合他的現狀,因為他覺得他能夠作比較不一樣的事,然後他覺得現在那勞力活,作起乏味可陳,他覺得他應該已經能夠進入另外一個層界,然後他現在已經打算向那層界昇華,而且他真的是準備好了,不是沒準備好。他也不是貪心,也不是說嫌棄現在這工作很卑微,他只是想說他這時候應該可以改變一個生活的心境與境界,自己在這世界的生活重新展現一下。所以他現在對那工作做起來抗性很大,一直很想不要它。來承渝你回答他,那叫四個字哦,我們來考驗一下,那個叫默契大考驗,叫什麼,五個字。

學生:四個字我能不能用國文講,你找得到你理想的工作再說。

師父:不是啦,我們有那五個字剛剛師父送給你,以我為中心點所出發看世界,然後覺得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去,然後開始就不想要,馬上就不要,完全沒有你剛剛現在這想法。就是當你能找到好的,或是大眾都能夠同意大利益的時候,就可以擺脫那現狀而不要,就你剛講那句話,有找到好的再換,可以剛師父送你的是來默契考驗。

學生:三千世界的什麼,如果可以甩掉三千世界的牽緣法,牽絆法。

師父:還有那『自以為得道』。

學生:『自以為得道』,師父這個比較貼切,你現在是示範一個給我看就對了。

師父:對嘛,人都有這問題,修行也有這瓶障,一個轉化的過程,它必須圓融,有時間效應,它不是今天決定斷然就去,它必須有一個折衝點。大自然的生滅也是這樣,最簡單的草木生長,種子發芽它叫苗,苗它要經過幾個月的時間,才會長出一點小樹,小樹經過十幾二十年才會變成一棵青年樹,要長成古木參天,它可能百年千年,它中間都有一個過程需要經歷,對吧。

學生:對。

師父:過於快速就叫揠苗助長,自以為得道。馬上今天決定明天就不要,然後馬上今天就我已經想開就這樣做,想開什麼,總有時間要計劃一下嘛。總有一個連結點要產生是吧,你說承渝剛告訴你那句話,等找到了再說,對吧。

學生:我剛提的所謂工作上的心態沒有改變,就表示說,從當初到現在我一樣都沒變就對了。

師父:當然,自以為得道。

學生:瞭解。

師父:瞭解,這曉晴問過我好幾次,為什麼還停留在三年前,覺得就自以為得道了,哪會變啊。

學生:我變了。

師父:我已經長得不一樣了,其實還在蛻變裡,殼還沒有破繭而出,還在蛻變,那時候把它拿出來,它只會血肉模糊。

學生:是,師父我瞭解。

師父:學會了自在自信以外,還要俱備一點人格特質。世光,這叫學會『等待的藝術』,瞭解啊。

學生:知道了,師父以前還有提醒我。

師父:最近就有一個課程在訓練你,學會等待不急躁。不然你以前想要一件事,你那吃像挺難看的把人家嚇跑,不知道還會弄出太子爺講,怪叔叔的眼神。

學生:瞭解。謝謝太子爺、謝謝師父。

師父:學會等待的藝術啊,要蛻變也要先織繭,對吧。

學生:是。

師父:織完繭要等繭乾,裡面還要孕育完成等翅膀長出來,時間到了歷經一場黑暗期,破繭而出才能展翅高飛,對吧。講的通俗一點,也就剛承渝講的,等找到好的在說嘛,再去。這句話就送給你們兩位啊。

學生:剛我得到最大的一句話,就是知道我自己都沒改變這句話。

師父:唉啊!很好、很好。

學生:這才是我要的答案。

師父:希望你與他共勉之,共勉之啊。

學生:好。

師父:要不要,又是要與不要。是吧,沒錯吧。

學生:師父,我忽然想到為什麼會有這個那個,因為我那時候是想說,師父你不是說要以身試法嗎?然後我一方面燒一方面跟人家講這是不要,這是大自然,這是鬼鬼怪怪的事,我就會想說這樣我說不出口。

師父:不是叫你以身試法,不是叫你去講道,是你的生活所有的行為已經流露出來,那叫以身試法,不是叫你去講道跟傳道。

學生:哦。

師父:一直要想辦法怎麼跟人家解釋,告訴別人我已經長的不一樣,那一下就完蛋了,就長得一模一樣。

學生:對。

師父:世人都看出來你不一樣,對吧。幹麼去解釋,不一樣就不一樣,原本就不一樣嘛。

學生:長得比較胖啊。

師父:胖是你講的,我看不到誰,看到能量體,別老是想把我涉入你們三界現相學裏牽扯,絕不介入你們私人故事,跟你們三十個人碰撞,我看我那交織的網也大了。

師父:世光,這句話說的好,原來你沒變啊。

學生:是。

師父:外表變、作法變、形象變的,這叫有為法的改變,內在真正那個真實的質,而要擺脫這有為法,因為你怎麼能變成這樣,因為你本來就長這樣,才不是刻意去改變,那既然是這樣,自有你該去的定數與因緣,那一刻就自在了,不再談要與不要了,瞭解啊。

學生:瞭解。

師父:而不是打擊自己啊,小吳最近也還在學這課。

學生:對啊,常會打擊自己。

師父:原來我這麼糟,我三年沒變過。別這樣想,要想還有更糟的,我可以告訴你,你三十輩子都沒改變過,還是長這樣子。那你該死了,二千五百年世界都沒變過,怎麼辦啊。

學生:還是會變啊,世界還是會變。

師父:問題解決了沒啊?問題解決了沒?

學生:解決了。

師父:好吧。

學生:沒變問題還是一直存在。

師父:和侯照宮聊一下,這個問題傳輸給他們。

學生:瞭解。上課的事情,我會跟他們講。

師父:莫急莫躁,現在在作的這檔事,盡力靜觀其變。

學生:是。

師父:任何一件事都一樣,包含自己的工作,現在所面臨同一個狀態,一個現象說,一個狀態,盡力就好,對吧。靜觀其變學會等待。

學生:好。

師父:好吧,還有誰啊?

學生:還有人有問題或想跟師父聊的嗎?大家好像沒什麼問題。

師父:大家全部健康起來了。

學生:都在吃喝當中渡過。

師父:那好,那這是天人共喜,奉時奉行。只在等一個人,還有一個人沒真出來我就走了,還有一位等一下。問題學會等待,你就坐在那我們慢慢等,絕不是逼迫,絕沒有任何指定啊。

學生:好。

師父:來來,說說你懂,懂什麼?原來還沒改變完以後我們再聊完,你懂了什麼,你心裡感受了什麼?心裡,不准思考。

學生:我剛最直接的想法,就是說以為學會了沉潛,其實完全沒有學會,只是學會了強迫壓抑自己而已。

師父:不是思考,你這又是思考,心裡的感覺。心裡的感覺很直接,馬上就可以出來,感覺什麼。

學生:心裡有一股力量想跑出來,可是我不知道是什麼。

師父:什麼力量啊,想要解脫的力量。

學生:我不確定是不是想要解脫的力量,就是心這邊有一股什麼東西想要跑出來。

師父:你看看跟那唸詩一樣,慢慢訓練你。這是大自然的力量,不知道它多美,很想和大自然合而為一,講完就沒感情,沒有感覺,靈魂沒感覺的故事啊。慢慢訓練唐詩三百首,你的感覺會出來。

學生:好。

師父:真的會出得來,那個感受是什麼,突然覺得還是這樣,原本本來長這樣,怎麼沒有把它內化完成,對吧!內外還不合一,對吧?

學生:對!內外不合一。

師父:就學會了改變,用事件來調整你們,師父用的這幾年的辦法,先用事件人世間有形的世間歷史來調整你們的外在,跟你們真正的腦袋思維與體悟,完以後開始進入內化你們內心,要讓你們身心能合一,把你們真實的自己長出來,其實每每在訓練你們的方法,是我們已看到你內在完整的自己,其實所用的只是調整你們外在,要等時間讓他跟衪長成一樣,其實所調整你們變成現今你們說,你們已經改變很多,變成現在的人。

你們怎麼從沒想過,那就叫做『原本真正的自己』。本來就是你,才這麼容易改變,不是你改變你幹麼,怎麼改得來。中間所產生的矛盾就如你講的,很多的不自信,就是你不知道原本師父把你弄成這付德行,叫做原本的你,我只是把外面這泥塑娃娃從新捏了一次,還是那一塊土,沒有多沒有少,只是外面這泥塑娃娃從新捏了一次而已。別問我為什麼變成這樣,會不會有辦法,還是外面已經改變了,是哪裡還沒準備好,是內在那個還沒承認外在那個就是衪,因為外在這個沒搞懂,裡面原本就長這樣。

學生:裡外不協調,沒有共識。

師父:很容易造成賀爾摩失調,火氣就太大,內在就有衝突,水火不和,好好的看一下,現在真正才是你。所以才有九華殿的課程,依每一個人量身打造用不同的方法,然後初期都不跟你們講為什麼要這樣做,然後每一個人都被塑造成不同的樣子,或是習慣針對每一個人特殊的給,其實只是讓你們皈依,歸回跟自己內在一樣,可是腦袋瓜沒想原本就長這樣,所以還在思考怎麼調整,其實如果你們已經知道要調整,那其實就是你們自己啊。你們只是被習慣改變而已,然後忘掉真的自己長這樣,自己以前就是這個樣,忘掉了自己真的長相,有東西要跑出來,告訴你們講那叫鱉太久了,要解脫了,就原本就是我,還在問我,看看我心裡有什麼感受,當然沒感受,因為原本就是我嘛,是你把我改變了。

學生:那我最近常有這個狀況,是表示他一直想跑出來了嗎?一直在告訴我這個肉身了嗎?

師父:什麼想跑出來?原本就是衪了嘛,衪只是你要越來越堅信,不是師父的改變,是內在的改變,不是師父改變了你,也不是神佛改變了你,也不是誰改變了你,是你自己改變了自己,暸不瞭解啊。

學生:還在思考當中,應該說藉由外在的因素,調整回接近自己原本的樣子,是這個意思嗎?

師父:是的,這句話很接近,非常的接近。

學生:瞭解。

師父:回歸到原本的自己,所以不能用你現在的樣子去要求別人,因為別人不是你,所以才會有量身打造,適用於你也不適用於任何人嘛。太子爺安排了一些課給你,讓你去照鏡子,你如果照得了自己就照得了別人,這故事你也很簡單的解決。什麼叫一定有緣份,有緣分是來共同學習的,那叫照鏡子,好好去照一下鏡子,照完鏡子你就懂,敏感度高一點啊,不要沖昏你這個腦袋,要照鏡子。剛不是有一個問題沒解決嗎,世光來幫忙引導一下,他們要寫書,要得到眾人助力,是什麼助力沒講啊,你訪問他一下,你來當托學習一下。

學生:不是說有書的問題,最後一個問題要問師父,你沒有講出來。

學生:師父,我是有在想印出來的書主要以功法和心法為主,因為文章都在網路上。

師父:觀念如果傳遞不出去,這些方法都徒然啊,又是變成一套教義。一個方法,就是我怎麼成功的方法,觀念如果出不去,再好的方法都沒有用,所以你們這樣交錯的使用沒問題。

學生:我現在要先丟的是佛學通識那一部份。

師父:所以現在是想聽我的建議,要聽建議,我的建議就挺多的,我的建議不代表決定啊。

學生:參考嘛。

師父:我的建議,廣泛去撒的叫觀念,你會收集到一套人,對這觀念能接受,能慢慢植入,他一定會來告訴你方法,而你所說的心法跟功法,就是你們長久以來,覺得能夠塑造一個人進入這個境界,能再往裡走的觀念,這個所有的觀念叫做取決一個信任,當有信任的進來,才能傳遞後面這第二套的故事,告訴他方法。

學生:對,觀念為先。

師父:就這樣,我沒有太多的建議。

學生:觀念是很重要的。

師父:承渝我請教你一件事,你知道這個動作在收集什樣類型的人嗎?

學生:願意接受觀念的人啊。

師父:而這一批是什麼人。

學生:這一批是什麼人?修行的人。

師父:我想給你一個建議的名詞,那叫做有一定基礎概念的人。

學生:願意內化的人。

師父:是,而他就會開始學習方法,而這批人週遭一定有一大群相同朋友,相同環境的人存在,這可以運用進去,這概念會更清楚。狂灑豆再篩豆,才能夠再擴大到所有的豆子。

學生:師父,請教一下,是以佛學通識為主,還是金剛經前段為主。

師父:佛學通識先出去吧。

學生:佛學通識先出去,然後第二部再打金剛經前面。

師父:所以它就分成好幾個步驟一直出去,它到最後就會變成,適合各種層界的人,他會各取所需。金剛經講的,真要俱備一定基礎概念的人才能進來,佛學通識是針對一群沒有基礎的人。所以幾種就如他講的大灑豆,各種階層都迎合,都有它互動的東西在裡面跑,然後你的功法會因應有基礎概念的人再出去,因為他會主動來跟你要。

學生:我知道了。

師父:不然到時候他就去練乩童,不然又去通靈。功法出去真的會塑造出一批只要這東西的人,其它的他不要了。

 


  請按右鍵另存錄音檔
 
 
金剛經第二十六堂課-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應化非真〉第三十二 2010-10-11 21:38:28
金剛經第二十五堂課-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2010-10-11 21:31:28
金剛經第二十四堂課- 〈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 2010-10-11 20:24:20
金剛經第二十三堂課-〈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 2010-09-05 22:17:13
金剛經第二十二堂課- 〈無斷無滅〉分第二十七 2010-08-29 09:58:00
金剛經第二十一堂課-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2010-08-29 09:54:45
金剛經第二十堂課- 〈化無所化〉分第二十五 2010-08-24 21:57:49
金剛經第十九堂課-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 2010-08-24 21:47:50
金剛經第十八堂課- 〈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2010-07-11 15:54:17
金剛經第十七堂課- 〈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2010-07-11 15:2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