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statistics
 
 
金剛經第一堂課---《法會因由》分第一;《善現啟請》分第二
 

我們講你們上這一堂課、很單純要上這堂課,我們講為什麼要精修、要精修。精修這課的過程,沒別啥!我們為啥以金剛經為基礎入門?或許裡面有很多人很喜歡金剛經這部經典、精研金剛經這部經典,或許覺得了解金剛經這部經典。這經典的涵義沒別啥,只要你們真的這一次學習的〜你們學習怎麼進入這經典裡面、怎麼真的可以把它實踐在日常生活。

 

我想你們雖然覺得讀了很多經,每每問人家說:「這部經要讀幾遍啊?要唸到甚麼時候啊,再讀下一部經典?」我想如然你們中間有人唸經唸了許久,我想試問一件事:「能不能真把經用在生活裡?」我想不然吧,我想真不然吧!你們只是單純經歸經、生活歸生活,老是告訴我說:「很難把那個經行在生活裡。」我想心裡還是很單純只有一個念頭:「我唸經歸唸經、我生活歸生活,生活很多日常俗事中的一些事情不如經典講。如果用經典要幫助法存在世上,我可能被人欺負、我可能被人踐踏、我可能真活不下去。」我只會回答你:「胡說八道。」經典那一套如真能落實在你生活裡,那叫無堅不摧。怎麼可能沒辦法?只是你真不了解也真沒嘗試過嘛!因為你帶著這個報身來投胎,這一輩子已經做了很多的故事,你也覺那才是真正能夠幫忙你的地方嘛。我想他覺得這樣的方法,在人世間你可以活的游刃有餘。我想不然吧,我想不然吧!

 

我們講剛剛講,誰可以把它落實在生活裡。如然還不行,都別與我師父講說你這部經典已認識完。當你認識完這部經典,你必了解它的涵義,你必能夠真正的落實在你的日常生活裡。

 

佛法無邊心自在,一切靜中學安靜,安靜中間學心靜,心靜學會真等待。

 

我們講這一堂課現在正式開始。人一多,你看看每個心煩意亂。停下來等等,師父只是暫且準備、還不說話。你們已經先覺得聽不到,想要怎麼樣。每個想求最高品質,每個想求最好音質。我想不然吧!靜下心必能聽、定下心你必會穩定,不要以人為因素干擾這電子波動好嗎。這個故事很單純,金剛經在講無有恐懼嘛不懼不怕。這不懼不怕連安靜中或等待未知狀況都要不驚不怖嘛。這要用在生活任何一種情境與狀況裡面,不是到了看到佛或是有幾個修行者出現你們面前才能展現,或是師父我突然出現在你面前你們看到才真的開始進入佛世界啊。這不是這樣講,這佛世界原本就存在啊。沒聽到並不覺得失去啥,在那過程中要學會等待、學會安靜,不驚不怖啊。

 

我們講金剛經這個精修,很久以前我們曾經一直談到這部經典。這部經典裡面,大家可能也解釋了一些所謂的寓意與你們聽。白話註解各處都有,裡面寫的一些寓意其實淺顯易懂,大家也有經歷過。可是往往跟生活無法搭配在一起啊。然後現今你看一群人聚集,如果我們把它安排這場景,安排在哪呢?如果安排在一個課堂裡,師父我在你們面前開始講課。然後你們覺得這聲音很清楚,你們坐在那,後頭我如再擺幾尊佛菩薩雕像,我看你們可真安靜啦。每一個都進入金剛經這個不驚不懼的世界裡。你們需要創造情境、需要得到眼睛所能看到的故事。當你現在不也是正在跟我詳談嘛,你怎不知九天神佛已然降臨在此,準備來恭迎這部經典降世,與你們來一起分享真正能實踐的心得。

 

你只覺現在你們坐在家裡全看一部電腦,家中還有一些繁繁瑣瑣碎碎事,有人可能還開一視窗與旁人聊天然後把這訊息傳遞。我試問你:你們真聽得懂還是只是做翻譯啊。還是把師父我講的話記起來當作歌放mp3裡面聽起來,在開車時候聽、在睡覺時候聽,你們當在聽流行歌曲還是安眠曲。

 

我想這故事你們真要進入這一個境界裡面,為啥?現在為何用這方法在訓練,你們在家中也與外界一樣,你們可能要恭迎這部經典,你們沒人管束你沒有外界眼光看你們,你們也能抱持著在師父面前那種心。如然你們心有變異,我看也沒真進入真正這個經典裡面嘛。是看到神、到廟裡才真虔敬想起經裡面的經文,然後開始實踐。然後回到花花世界、窩在自己家裡,我看又原形畢露。這就是你們自己已起氛圍心。氛圍啥?你們有設定給自己在甚麼情境裡面必須達到修佛的境界,而沒真正告訴你們真正只要啟動經典法門深植於你們心,處處皆有佛、時時皆有佛,而且時時皆紀錄、時時皆乾淨。

 

我們講我們在看你們現在的故事,這幾人啊網上我剛看過幾個人的名單,往往起這麼大的分別心。我想經文所在處為佛塔廟,我們講那個八方護法皆降臨、十天諸佛皆護佑。如你們在心時時持誦此經(我們講不是只有唸),信受奉持這部經典,你們是否到哪移動包含上班場所、家裡、我們講包含祭祖去墳場,到哪皆有這部經典在,你們各人人心就像一個佛塔廟,誰都護佑你當然不驚不怖嘛。是你們在眼中、心中開始起分別,覺得我已到紅塵俗世我必順應別人方法而前進。是否我請教你,很多經文寫:我們講要脫出昇天難,墜入紅塵易啊。你們一進紅塵覺得必須順應紅塵之方法,當然內心交戰衝擊嘛。又想深耕這份經典、深耕佛法,又想應付紅塵又要學習紅塵。你們這不叫雙重人格我看要看心理醫生啊。那心理醫生講的叫作雙面人。什麼雙面人?裡面住兩個人,一個在唸經的、一個想住紅塵世。難怪你們衝擊交戰,每每勞苦相、面目可憎。這就是我剛剛在這故事中所告訴你們。我們講你們如果真能學習,我們現在在網路前你們也真心安靜,我想影響不了你們啦。再多人在一起,怕的不是電腦衝擊,我只怕是能力衝擊能量互相衝擊啊。這故事就這樣。

 

欸這個系統可能有點改善空間,再說啊。我們講現在開始來持誦此經,真要教你們進來過來。不然看你們唸經,我也看得滿頭大。我們講你們手上的經典,那個爐香讚下午我才教他們起過一次。

 

爐香讚

 

爐香乍爇,法界蒙熏:就當你們開始燒香的那一刻,如果你們心誠意誠,這個法界、諸法界皆會蒙到熏養。諸佛海會悉遙聞:眾神諸佛其實皆已接受到這訊息。 隨處結祥雲:甚麼叫結祥雲?隨處解離、解難、賜福增祥。這個到處都可以,只要你們的誠意真的這麼殷誠啊、真的這麼的誠心前進,諸佛會現全身啊!後面教你們統稱:『南無香雲蓋菩薩摩訶薩』

 

稽首發願:我們講真,真的要誦持這部經典,要有一願力才能開始啊。

 

稽首三界尊,皈命十方佛。我今發宏願,持此金剛經。(忽而雷聲大做……)

 

上報四重恩,下濟三塗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

 

這要發菩提心嘛!沒想到一開經,奉請八金剛打大雷,這也不錯啊!真是有妙極這個!

 

我們講金剛經義:如是我聞,就是有一天我聽到。一時佛在舍衛國:這一個古代的一個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一千二百五十人俱。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穿好衣服持著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城中,次第乞完。第一段我們講「法會因由分第一」就在講一個「情境」啊。初且我們講:佛在舍衛國,祂也在持衣乞福,祂還在托缽啊。次第祂托缽完,還至本處。吃飽了,收起祂的衣缽,洗好了自己的腳,敷座而坐。

 

你看為啥它講法會因由分第一?每每人家在看這,只能了解它的意義(第一段)。說那時候的情境就是我們講:「佛啊,去托缽乞食,又回到此處,又講祂吃飽又講祂洗腳,然後完坐好了、坐定了。」每每我們只看到這個經文中的意趣,就是它怎麼解釋。您怎沒想當初已有大比丘眾千兩百五十人俱,大比丘眾就是當初的所謂的大修行者,有一千兩百五十人跟著祂。這時如果以世間法來看啊,這是否已經叫「大師」、「高僧」存長於世嘛。沒錯!你看祂,依然維持原有之修行法,祂也與眾人一般還在托缽乞食,遵從苦修之法。祂並非把自己當作大師啊。您看啊!如現今在這人世界,你們如修行有一點點小小心得,有三五十人追尋你們,我看大家已經不曉得頭大成甚麼,覺得自己已足夠。維持現狀不可能,你們可能已經在養尊處優當大老闆啊!然後有大家在朝貢你啊!您看這第一段講的,您真要了解它的意境,真的深思熟慮。看看人家講叫「因由分第一」—法會的因緣,這個第一是闡現甚麼?

 

第二:善現啟請分第二

 

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一個長老須菩提這一個人,在大眾中即起從坐,偏袒右肩,都在講他的很細節怎麼起來、怎麼開始右膝著地合掌恭敬,就是怎麼用顯現他最謙卑的態度,請教希有世尊啊!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我先唸完,一段一段來啊。)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願樂欲聞。這一段您看,當大修行者向我們佛討教如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就發大慈悲願力!【雷聲幾度大作】哇!哇!欸這雷打的可真大聲,哎呀真是響亮啊!我看起這部經典,威德力還滿大。唉滿好,您看很成功啊!辦法會,大家都說打雷就成功。您看師父今天念經也打雷,好像辦法會啊。這還蠻好笑!

 

我們講真的,現在插播一個小玩笑讓大家輕鬆一點。師父我現今用這方法在教學,是有你們幾個人先產生這樣的佛因種子。未來真會像你們想要的哎呀就祂們那天講一笑話:「搞不好租個體育場上課!」這個是絕對辦的到,只是現今因時因地因分沒辦法做到這樣的故事。而大家在刻苦中求學,為啥?你不覺我人在你們統稱的中國大陸,你們人在台灣,尚有人也在中國大陸這塊,很可能還在世界各地。用這樣的方法把你連結在一起,只想讓你們真正表現啥?你們有求法求道之心,不從千里迢迢前來求法。故事是這樣,要你們先起這心啊。這故事…

 

第二祂們在討論怎麼讓善男子善女人就是男眾與女眾,怎麼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就叫「法界正信與正念,還有無私來奉獻。願廣持自己能量,護持所有人成佛。」這應云何住:要發這個心,要讓它怎麼安住在你們的心裡?要怎麼降伏心中所有惡念?這個很難,對吧?自己如果沒辦法超脫進入佛世界已然成佛,渡不了自己之前,搞不清楚怎麼告訴人家。只知道自己對佛法很堅定,他自己堅定別人都堅定不了,可是他沒真悟透解脫為佛之時,解釋不出方法,也教不了別人怎麼做。只能告訴大家說:「你要相信佛,真的有佛!」也只能講這。

 

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這個情境您看:長老須菩提在那世代,是大修行者之長。他是所謂修行界推崇至高之修行高僧大德,尚如此謙卑去求一法。是因佛的地位高張?還是因為祂的修行能力很大?我想不然!而是有一正法。他們看不管是誰,如能為他解決這所謂正法現世正正的法啊,能告訴他們怎麼為世界大眾造福,他們都以虔敬的心來恭迎這份【法】的現世。而不是跪拜某一人也不是崇揚哪一人,而是尊敬這正法的現世。他們要恭請一個真正的經典,告訴他們怎麼去普救世人、怎麼安住這些所謂世間云云大眾的心。如然有這一部【法】,他們皆以最虔敬的心來迎接它,而且堅信不變喔!

 您看,如然這個環節回歸到現在現實社會大眾中,我們不要談宗教,我們談啥談工作就好。如然我去上班,當我學了一門工作與能力到一定程度以後,(我學學,三五年後我覺得能力俱足。還有一點,如然我掌握到這公司的那個經濟來源,甚麼經濟來源?客戶來源!)我心裡就想:「我應該已學俱足,我趕快去另立門戶,趕緊開一間公司養活自己,省得為別人打拼嘛!」結果往往十個出去九個失敗,您知為啥?第十個為什麼沒失敗?不只好運,還有他在這創建的過程中,已經完全體檢老闆的心酸或是他真正的所為。而一般人只會學別人的做法,學老闆怎麼坐姿、怎麼談話、怎麼用錢、怎麼找生意,只會學這一套,其他學不到。學到表象,沒看到精隨,就已覺自己成功立大業。出去以後啊,您看看誰還信誰啊?我也有我自己一片基業,管它好與壞,起碼也好嘛。誰肯真正相信一個故事的存在啊!

如然我們趕把第一跟第二分結合起來談,開始單純一個所謂乞食托缽動作,還有一個環節。如然念經,這兩段最不重要叫啟經嘛?哎!我不覺。我覺得哪一段都有含意,可以深耕進去了解。

 

第一段所談,你們剛剛有解釋。佛陀受眾人所尊崇,祂已成佛立法證果。祂依然托缽乞食沒有改變,祂依然赤著腳在街上走路。為啥要洗腳?古時赤腳沿街托缽,那個腳很髒。為什麼吃飽以後把腳洗乾淨才肯坐在眾人面前,因為要有禮貌,怕對大家不禮貌嘛弄的一個髒腳。不像師父我我才不管,坐了就坐了。您看,祂們依然以這種謙卑跟體恤別人的心態而存在,那才真是佛。那不然裝一個高僧大德,弄一個所謂的招牌給他,弄個繁華現示與他,我看也很難那叫大師啊?

 

您看,裡面一千兩百五十大比丘眾。我們把它形容啊,現在的宗教你們進去思考,有一千兩百五十個舉世聞名的大修行者。這大修行者或許有廟堂而居,或許已然受世人尊重,或許有眾多追求者(就你們這樣講追求明星好嘛,總有個人後援會,可能這一千兩百五十個後援會都還滿多,才能聚集在那裡來聽法。)您看,為啥他們趕來此聽法?因這一千兩百五十人都不具備所謂「宗派」的觀念或是「地位名利」的追崇,他們一生一世只為這條靈魂爭取一真正的法而能現世,而能讓靈魂愈來愈純淨。才能打破這社會紅塵迷思嘛。不然現在如果有一千兩百五十宗教界的名士,你看他向誰求法啊?我看誰來他也不相信祂叫佛,為啥?我才叫真正的地位嘛,我開了一間公司挺大間,我怎麼可以向你承認我相信你。到時候客人給你搶光了,我靠什麼維生啊?

 

您看,第一段寫得那麼簡單是不是?你們看的故事只單純只這樣,所以你們念經念表象。口中唸經,心裡想旁分,對吧。念完經,趕時間趕著出門洗頭兼化妝。然後再來幹嘛念完經變負擔,為啥?回家又累又勞累,因為嘴巴酸。為什麼嘴巴酸?出外聊天又說是非,講完半天講八卦,講完他人講旁人,講完旁人講不認識的人,然後再來連電視上都能批評,這些都講完了,念經嘴巴當然酸。師父打個打油詩,開開玩笑。

 

您看再來第二段,講到這個長老須菩提。大家或許不太熟悉只覺經典中,在當初這一千二百五十大修行者眾,居他為長者,是非常一個高僧大德受世界所尊崇。您看,他為了請教一法,不是在拜希有世尊,不是拜如來,他是在求一法門,他才真在求一法門。很合掌的恭敬的在請教:這個法如何求來?我們如何能幫助眾人?他是為眾生在求一法,不為他個人求一法。您要看清楚啊!應怎麼讓他安住、伏了不跑,如何讓他降魔他所有的人世間誘惑?

 

所以佛言:善哉善哉!祂說:真是覺得對蒼生萬民感到所謂的幸福啊!須菩提如你所說的,我將為你們解說如何讓你們能護佑這些所有眾生菩薩、能夠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如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他們的對話,願樂欲聞!非常高興能夠聽到這部經典,也很感動,才能幫助到云云眾生。

 

這故事中我們講講到這裡,甚麼高深佛法都還沒啊!只在講,這些大修行者,比你們或許更高深,我想比你們或許讀得書更多,佛理更堅信。您看他們聚在一起,只為做啥?不是大家來辯經講理—誰的經講得深厚?誰的經講得高級?誰的學問好?誰的信徒多?誰的山門比較大?誰的廟堂比較大間?誰福份比較夠?誰福份比較少?全然不做比較。他們只為有一個正法,只要有一法是能夠幫助到所謂我們講法界眾生者,皆為值得尊敬也值得追求,覺得值得護持。這才真是修行真應該護持的,而真要發的心。護持一正法,護持一能解救蒼生黎民脫離疾苦之事,這才是真的所有修行者而能放下所有那個界限、能一起合作護持。護持甚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護持世間所有正法:能解救所有靈魂脫離苦難之法,能教他們不要在心中受紅塵誘惑淪陷進入五濁惡世產生所有不滿與離苦。只要能夠幫助他們讓佛種深種,堅信不疑,而能一直朝著這條道路前進。眾人皆願捨棄所有世間名利成就或個人生命,為這件事付出。這就是法界所講的無我、無私、無相,而只為一正法而存在,就是所謂的唯一嘛。

 

這故事在這兩段中,表現出他們那社會的情境。也難怪啊,這情境您看,難怪那時那個佛法這麼興盛,人心這麼純樸,他們的國家那麼的強大,風調雨順,安養萬年。您看為啥?因為所有人都只為所有人在付出。第一門課就今天,談到這先講兩段,絕不往後講,講多也吸收不了也做不到,又聽我講廢話一套經。我看那個經解釋的再漂亮也當作笑話給你們聽,那沒用啊。這兩段就像剛剛啟經還沒開始。師父我坐在這裡,啥事不講就要教你們學會啥?我們講第一門課下午上課,他們在學啥?他們在學會等待、學會安靜前的等待。你們在學甚麼?你們真的在學安靜。而怎麼讓自己安靜下來?欸那個不用我說。你看隨便師父假裝如果等等假裝三十秒不講話,我看有十幾個說我聽不到,其實我沒講話而已。你看學不會真安靜,三十秒可能都靜不下來。這沒有安靜怎麼能夠學會定力啊,沒有定力怎麼能幫你們把佛家的種子種在你們的心田啊。

 

我們講第一門課「佛法通識」在教大家真正開出佛性,學會真懺悔。第二門課進入精修的部分。懺悔的故事師父在之前裡面許多人都有聊過許久,講到大家真的是顏面無光,自己覺得也滿糟想改變,那個是心裡真懺悔。真懺悔不是跪在佛祖面前,有嗎?哎啊我錯了你原諒我,趕緊保佑我,給我錢給我名給我利,賜我全家大小皆平安,子孫萬世皆昌榮。嗨你買一份水果叫我保佑你這麼多,我才不幹。我跟你講真,怎麼算我也划不來。那個不叫真懺悔,那個叫做去求神吧。祈求平安嘛!真懺悔是看到佛前了解累劫累世自己犯了多少錯誤,而知道自己在此生中、言談中傷害多少人,在很多作法中也不時的造下所謂業的因子,希望在那一刻能真懺悔祈求原諒。這才能把佛心開啟,佛心開啟前要學會懺悔。懺悔自己也懺悔對別人的所作所為,就不會想怪別人。

 

然後這門課就叫種佛種。你們看為什麼要種佛種?如果不把佛種深種心田,往往我們講三個月正常、三個月不正常,還有三個月很慌張、三個月很神經。我們講人一年四季大部分有這狀況。我分啊春天人夢想,心裡真幸福。因為冬天過完開始暖活起來覺得很享受。一到夏天覺得熱死人,幹嘛開始脾氣不好。一到秋天有沒有冬轉熱又更熱一點。然後那過程端午節一到節氣,你看一年到頭紛爭最多的我們講差不多就農曆四月下旬清明過後,一直到中秋左右紛爭最多。不管世界、自己個人、家庭想吵架的全挑這時候絕對沒錯。因為大家都想吵,一定吵翻天。不用太緊張也不用設計局面,兩句說不攏大家可能還可以拿兩寶刀相砍。你看這個故事就這樣。

 

怎麼讓自己維持如如不動?就是要種下真的佛種啊。甚麼佛種?你看佛心開了,欸有那份感知也知道那觀念,可是你如沒讓它深耕進去已經扎扎實實有根長了。那個佛心剛開始就像已經相信有佛啊。可是用佛內的知識,用蓮花種在水上,坐在水上隨波逐流。如果一不小心水太大,那個蓮花打溼還沉水裡,那很像中元節放水燈很糟糕啊。你想我形容這層界,你們幻想一下。欸好笑,笑的大聲不錯不錯,捧場啊。

 

你看那個故事,佛心開啟像浮萍在水面,你當然無根隨波自動。如果你們真的種下佛種,就像你們種下一棵樹。今年不斷的澆花灌溉,回去的檢省它,到明年它可能變成一枝小樹。再來這棵樹絕不可能看你種種子是啥?就跟耕種一樣,你種下一顆蘋果樹,不會來年長大變長出一個瓠瓜。對吧!就會只有這樣嘛,已經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道理嘛,不會種瓜得到豆。這種下去開始耕灌,等它小樹長大,它才能開花結果,你才不會變質嘛!不然那個心就像浮萍一樣,當然浮移產生,一個甚麼風吹雨打、四節變換我看就完蛋。難怪你們老是問我說:「師父,為什麼我聽完你講話,我有三五天好安靜。過完以後我又回復而且愈來愈糟糕、愈來愈嚴重。」那只有為啥?聽完三天跟浮萍一樣嘛。風吹雨打你都忍耐無所謂,因為陶醉在師父說的幻境裡面,幻想佛很開心。到第五天忍不住才感覺:哇那個也拿話罵我,欸那個也曾經拿東西弄我,哇他還占我便宜,突然發現那產生報復心態,你看會不會愈來愈強烈。我看肯比以前沒念佛還可怕,那簡直像修羅。

 

就這故事,今日在教你們。前幾日因為很多人與我非常詳談過許多。真的開這一門課是要讓你們真正了解這經文的意境,還要進去看它(不是字面上解釋)背後真含意啊。要讓你們真的把佛種深種,佛種深種你們未來才不會被世界動搖、紅塵迷惑,不會有的回去上班以後變一張臉,那更可怕!跟師父碰到你的時候慈眉善目,哎呀從我面前走開關門那一刻又變成女修羅、男修羅。為啥?出去外面要防護跟保護自己。哇每個拿刀拿槍看了挺可怕。其實這背後兩種故事我們都有檢視完,才挑這一群人一起上個課。為什麼?不是甚麼而是真找不到道路。甚麼道路?因為迷失在兩種道路中而不是沒有找到道路。哪一種道路?怎麼學著真正作人,怎麼學著真正當佛。我想會找你們來上課,這些人都有深刻的體驗認知這件事。迷路啊不是找不到路。是要真正當佛好呢?還是真正當人好啊?然後當人怎麼當啊?回到人世間當然要用人的方法?放屁!這個用佛的方法難道會比你們人的方法糟嗎?欸這我也覺得搞笑。欸用你這一套回去人世間活不下去?我告訴你,都有人用這部經去賣鑽石賣到全世界了。你們比他成功啊?你們沒有嘛!還講用那一套會活不下去,會被人欺負,真的是講不聽。你怎沒真正落實去嚐試?因為你根還種不夠深,你就像浮萍嘛!一點水波你就晃動,你當然經不起人家考驗。你怎麼不想先把種子種下去?種子種下去,人會變很低調。為啥?還在處理都不知道長不長得出來,您先說我未來是一棵大松樹。哈哈!我這有時候真覺得你們很會幻想。不錯你們看卡通的能力倒是蠻好,倒不是學佛。不過學佛真的要有一些幻想能力是真,所以我覺得你們這些人基礎還不錯,因為很會幻想啊。不會幻想看不懂師父講的話。

 

這我們講,這兩種故事真在教你們怎麼無私為社會奉獻。還有您真學佛,不是追嘗甚麼偶像(倒不是說神靈皆不存在,神靈皆存在。)而是真正心裡要有一個真實的想法。您們是護持所有對世間大眾能有幫助解離苦,能幫靈魂解脫幻境之正法,您們皆要護持。因為為啥?要廣為推行才可以解離難嘛。這宇宙天體運行必有它正道,只有一唯一道理,這真很單純。

 

您看,如果學不到我們剛講,你們說要學啥?金剛經講啥?光這第一段跟第二段,每每你們現在先檢視一下自己,我敢保證沒一個人現在做得到。叫你們有一天我們進入這個過程想好了:哇你如以這個故事,我們看以人的故事看。佛像不像是世界第一啦?就叫專業嘛,權威嘛!所以所有的這個行業的菁英都來向祂討教。結果祂還去托缽,回來還要洗腳給大家看。你看祂還在做祂同樣的事,您們辦得到嗎?如你們已經變權威,所有世界的菁英都向你討教,哈哈!我看你要住高樓大廈不打緊,可能皇宮還有專車接送。我想出門還要有人餵飯給你吃,連手都不動,變成人殘。那不就叫大老闆、叫人殘嘛!手都不動,那幹嘛?對吧。

 

您看進入這境界,第一條我剛講,你們做得到?先思考啊!第一是你已變世界權威,還有菁英給你,你怎麼維持心不變,你不會被這權力欲望所湮滅,不會被掌聲弄到頭大,不會被阿諛奉承弄到大屁股,走不動了啊。第二這個長老須菩提,時長老須菩提在講一個甚麼?當他自己已俱足一個大的能量受世人肯定,但他並不會去拒絕有更好的正法現世而能真正調整。他也不戀棧那權位,他能捨棄而追隨著正法前進。正法只要是為千萬人有幫助,他就能捨棄不戀棧權位,這才真叫「高僧大德」啊!他也願意去求這正法能幫忙所有人,不是幫忙他嘛,那他自己也願意奉獻自己的力量!

 

當你已經有了,如果知道別人的更好,往往我們口出甚麼?哎呀,開始挑他毛病說他壞話,因為不能承認他最好(我就比他差嘛)。這不就叫比較與忌妒心。如果修佛有這一套,我看修哪裡?修到魔道去!修羅—我告訴你女修羅特質:一會忌妒、二會比較、三還很崇尚色心。甚麼色心?虛華世界。好的都是他的,漂亮的也是他的,甚麼都是他的,虛華比較。如果真的用這樣沒辦法捨棄,一般為什麼說修佛修到一半都變質,變得很難看面目可憎,那已修到修羅道去。而且還要特別注意,女子修成修羅道,忌妒比較心很重而且還會使壞傷人。欸這要小心啊,別佛沒學成學到修羅去啊!這就是這個長老須菩提真正能夠解離的部分。他只求一正法現世,其它他不太在乎。您看,這兩點是今天課的重要,就在這兩條裡面顯示。好好研究看它的故事,幻想一下像卡通片。有一個所謂權威,又有一個世界原本第一又看到另一個第一出現,然後他還幫忙求法,希望正法現世。您看這胸襟啊!

 

兩點,精修佛法班教你們種佛種。一不受權利名位世界高尚而改變自己初始之衷;二不因自己已擁有而產生比較傷害,而心中只有一念:好就是好,追求能利益世界大眾之事,甚麼自己都能捨去。兩種我看已經要修半天,你們好好思考。

 

師父再講講,就用剛剛你們在網路那故事,你們自己檢省看看啊!你們如果讓你們激起中間發生一隻螞蟻死掉,我看你們也可以聊上三十分鐘。欸這可能時間浪費過大沒檢視自己,只看外界發生甚麼事,挺好奇。永遠忘記看自己啊!這故事我剛在那個網路連結上看的挺清楚。這樣來談,我想這門課上到這,今天前面的叫預警,你們先回憶一下。網路在連結時自己發生啥事,旁人發生啥事,你們很清楚知道人間所有人發生甚麼事。當坐在自己家中,自掃門前雪時,哪管他人瓦上霜。還有一點再看看,當沒人看到你之時心中起多少變化。埋怨旁人或是恥笑旁人的心皆會跑出來,因為人家看不到你。而不知這念頭只要有一念你也變習慣啊。再來看看,學不會等待大家煩煩躁躁。或許指責旁人哪一個造成你們困擾,學不會真正成就別人或是把大家當作一個團體中一分子,學不會真正凝聚眾善念。這也在教你們學會凝聚眾善念嘛,佛因善念而生而存嘛。當你們這一組人,學習能夠互相扶持,能一起發揮善念,我想佛的力量會被你們發揮得更強大。

 

再來剛剛講那兩點,就是第一分跟第二分的分別,兩種比照,我剛剛講的就是現實的故事。你們好好體檢一下自己—這一星期我不要再像以前一般,話講完下禮拜大家再聊聊天再講其他話。這我想真沒辦法幫你們深種佛種。希望你們有空閒,別再去聊誰家螞蟻死掉,誰家螞蟻生小孩,或是吃甚麼買甚麼好,還是大家來去做指甲燙頭髮。我想這個先把時間省略一下,一個禮拜不幹應該不會出人命或被老公甩掉啊!應該不至於。把這時間省下來,好好靜思一下師父此日所說話,能不能讓你們真正把那個心,所能真了解而能檢視自己作與作不得到。好嗎?就這樣,今日課上到此,要你們深思熟慮。下個星期師父可會逐條逐條問啊。不曉得問誰,你們各自小心。哪那麼多人你們很多人很喜愛面子,這給師父問到回答不出來,可被大家笑死。自己看著辦。好,不囉唆!

 

  

阿彌陀佛心自在,願汝眾生佛種耕,未來茹素善如風,能夠虔誠護萬人。

 

佛種深耕佛來護,願汝消災且祈福。

 

阿彌陀佛濟公佛,在此盡只一己力,奉獻心法與汝聽,願汝生根佛性發。

 

常住阿耨多羅三藐中。阿彌陀佛!

   

法會因由分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

 

善現啟請分第二 

  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請按右鍵另存錄音檔
 
 
金剛經第二十六堂課-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應化非真〉第三十二 2010-10-11 21:38:28
金剛經第二十五堂課-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2010-10-11 21:31:28
金剛經第二十四堂課- 〈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 2010-10-11 20:24:20
金剛經第二十三堂課-〈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 2010-09-05 22:17:13
金剛經第二十二堂課- 〈無斷無滅〉分第二十七 2010-08-29 09:58:00
金剛經第二十一堂課-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2010-08-29 09:54:45
金剛經第二十堂課- 〈化無所化〉分第二十五 2010-08-24 21:57:49
金剛經第十九堂課-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 2010-08-24 21:47:50
金剛經第十八堂課- 〈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2010-07-11 15:54:17
金剛經第十七堂課- 〈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2010-07-11 15:28:56